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国发生颜色革命是可能的,而且可能已经发生

京港台:2020-11-24 22:24| 来源:全球眼 | 评论( 21 )  | 我来说几句


美国发生颜色革命是可能的,而且可能已经发生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作者|Tim Kirby (独立记者、电视和广播节目主持人) 

  眼下,整个世界都在坐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胜利者的最终宣布,即使有些国家已经正式向拜登(专题)表示祝贺。这场技术上仍在进行的选举,揭示了许多真相,也证实了人们对美国政治内部实际情况的种种猜测。更进一步的 "游戏要怎么玩",将取决于谁赢了,或者说取决于赢的方式。在这个短暂的不确定窗口期,让我们来审视一下我们应该从这个非常不寻常的投票年中学到的一切。

  民主党呼吁 "疗愈与团结"说明什么?

  美国左派如今在全国范围内高呼 "疗愈与团结",这显然是一个并不高明的伎俩,目的是让川普为获得公平最终选举结果而做出的任何尝试都显得可悲和分裂。

  如果民主党确定川普输了,那么在多年来妖魔化任何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之后,就没有必要呼吁和平了。这种话语上的变化反映的不是胜利,而是恐惧。当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上台后,左派大胆地乘着这股政治惯性的浪潮使进步主义得寸进尺,同时对失败者和 "团结 "表现出零关心。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洋洋得意的胜利时刻,同时对输家和“团结”毫不关心。那么,为什么这次他们会突然变得如此友好呢?

  在对川普多年妖魔化之后,民主党呼吁 "疗愈与团结"

  之所以采用这种策略,有可能是认为川普真能打赢诉讼,准确清点选票,最终结果对他有利。民主党的道德制高点攻击不太可能奏效,因为川普从之前的竞选开始就被比作希特勒。对总统的安抚到目前为止已经完全失败,为什么现在会奏效?

   美国的颜色革命是可能的,而且或已发生

  在俄罗斯,有一个玩笑——革命 "永远不可能在美国发生,因为华盛顿没有美国大使馆"。这种说法现在已经过时。媒体,甚至包括所谓的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也无视大量选举违规,彻底地把屁股坐到拜登一边。更何况,在打出这些文字的时候,选举还没有正式结束。

   如果颜色革命有一个关键因素必须到位才能取得成功,那就是控制媒体。如果每个电视频道和新闻网站都说候选人X是赢家,那么不管票数如何,也不管有多少人还在使用上述媒体,他都已经赢了。他们最终投出了最大的选票。

  在大选期间人们目睹猖獗的篡改和造假行为(往往是肇事者自拍),就像在一个 "落后的第三世界地狱般的国家 "看到的东西。这种操纵是猖獗、肆无忌惮的。

  这个事实,可以而且应该被与美国不和的国家(俄罗斯、中国、伊朗古巴叙利亚等)永久地用来证明美国从来没有、也不应该有某种基于民主的道德权威来压制其他任何人。美国自己的颜色革命使任何通过媒体在全球其他地方实现政权更迭的企图失去合法性。

   共和党和民主党已被彻底改变。

  唐纳德·川普改变了共和党,从一个以商人和防御性的上层中产阶级为主,信奉社会保守主义、只讨好白人的政党,变成了一个民粹主义政党,为我们今天生活的多民族美国提供了右翼的情感愿景。

  川普对共和党的转变是如此巨大,其影响堪比 "南方战略 ",甚至可能更大。大约在十年或十五年前,由于人口统计学和共和党无法吸引非白人,人们担心美国似乎会演变成一个一党制国家。如果民调可以相信,相比上次选举,最起码给川普投票的美国黑人数量增加了一倍,尽管川普修建了 "隔离墙",但还是能够说服三分之一的拉美裔选民投票给他。回顾2016年的大选不难发现,这些巨大的收获,来自民主党人的票仓。

  与川普提出的支持宪法、偏自由主义的民粹主义政党的愿景相比,民主党则强化了进步主义立场。如果说民主党过去在美国白领与蓝领之争中代表劳动者,那么现在他们已经转而成为一个后现代主义的马戏团,以种族、性别和性取向为诱饵,再通过税收撒上环保主义锦上添花。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信息,彼此直接对立,两党不再是 "一枚硬币的两面"——对开国元勋制定的自由主义的观点略有不同看法。这大概就是事情变得异常丑陋的原因,美国政治可能已经真正变成了 "赢家通吃"。

   敌人名单是极端主义的证明

  当理查德·尼克松的敌人名单(注:尼克松主要政治对手名单,由被称为“尼克松刀斧手”的查尔斯·柯尔逊与乔治比尔合编而成)被发现时,美国人震惊了。这样一个重要的政治家怎么能试图报复那些与他意见相左的人?这是一个怪物独裁者的行为,这种与美国格格不入的做法多么可怕!好吧,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奥弗顿之窗”(注:来自同名政治科幻小说,这个名叫“奥弗顿之窗”的设施用来侦测人们的想法,以大多数人的意向为依据,采集相关数据。当有政策要制订或有意见之与相左时,只要改变“窗”侦测的范围,就能改变人民讨论时所得的结论,最后改变国家的命运)肯定已经发生了改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蒂兹(美国众议院民主党左派“四人帮”之一)呼吁对她的敌人进行同样的政治清算,竟在推特上得到一片叫好。

  现在,一个 "川普问责计划 "已经根据她的想法冒出来,它试图让每一个支持川普的人都受到某种惩罚,包括下毒手、骚扰等等,直至他们的生活被毁掉。

  这种建立黑名单来惩罚的想法,显示意识形态的狂热演变为了极端主义。这和Antifa组织的恐吓手段一起,证明民主党左派现在有明显的极端主义观点。

  极端主义者的关键问题是,你无法与他们达成任何协议,因为他们将对手视为非人类,或等同邪恶。川普在过去4年里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就是试图 与之合作。问题是,不能对那些有狂热观点的人这样做。对那些持极端主义观点的人做出让步,基本上只是在自己的脖子上收紧了绞索。川普如果能活下来,就需要明白,这是政治战争而不是政治游戏。

   川普与右派需要投资一个媒体帝国

  美国新闻媒体的同质化已经有奥威尔式的苗头。川普和其他志同道合的亿万富翁们需要自己掏钱组建一家可以与之抗衡的媒体。如果有一家价值10亿美元的新闻机构站在他这一边反击,川普政府会做得更好。有很多具有所需经验的媒体专家(包括尤其是这篇文章的作者)可以快速有效地完成这项工作。

  美国媒体在这次大选中的表现备受诟病

  华盛顿百万人挺川普游行肯定会变成暴力事件,而且这种暴力会被利用来获取政治利益。

  经历过“颜色革命”的领导人,比如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和白俄罗斯的卢卡申科,都有一个共同点——大规模的公众支持。最起码,大规模的公众对亲爱的橙色领袖的展示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如果Antifa组织出来滋事,事件可能会被右派利用,成为他们采取各种政治行动的理由。与SJW(“社会正义战士”,通常为贬义)相比,川普的观点显得更人性化、更合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圣人。该活动将被会被利用。

  一些国家已经向拜登表示了祝贺,而美国的两个对手——俄罗斯和中国,以及其他许多不满的国家却没有(注:中国已向拜登表示祝贺)。这种向拜登表示祝贺,支持主流媒体报道的选举合法性的意愿至少可以说是非常有说服力的。

  编译|权酋研

  Source:https://www.strategic-culture.org/news/2020/11/13/inter-election-period-breakdown-of-strange-moment-of-us-history-that-we-right-now/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4 11: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