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纽约时报:特朗普到底为什么喜欢当总统?

京港台:2020-11-25 06:48| 来源:纽约时报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纽约时报:特朗普到底为什么喜欢当总统?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前总统川普最新动态!

  2018年11月,在一场还不足以让他推动阴谋论的投票结果出炉后,特朗普总统站在玫瑰园,说出了残酷的事实。

  “这是一场公正的竞选,”他对着一只名叫“胡萝卜”的火鸡说,它在一年一度的白宫火鸡放生仪式上成了配角,因为在关于哪只火鸡(“豌豆”还是“胡萝卜”)将成为仪式主角的网络竞选中落败。“不幸的是,‘胡萝卜’拒绝认输并要求重新计票,而我们仍在与‘胡萝卜’一起争取。”

  人群发出了笑声,特朗普也露出一点假笑。助手们说,在庄严场合进行夸张过火的表演,长期以来都是他在这份工作中特别享受的部分。说到笑点时,他的手会抓住讲台,拇指就在总统纹章后面。

  “我们已经得出了结论,”特朗普煞有介事地说。“‘胡萝卜’,我很抱歉告诉你,结果没有改变。这对‘胡萝卜’来说这太糟糕了。”

  两年后,在一场对特朗普而言太糟糕的大选结果出炉后,他可没那么乐意接受人民希望谁入主白宫的无情数字。

  在大选日之后的几周里,总统及其盟友们进行了一番毫无根据且危险的努力,试图推翻将他否决的选民意愿,削弱美国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则,以保住他在四年前并没想过会赢下、在那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也没有特别珍惜的职位。

  周一,当总务管理局(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局长正式宣布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为这次大选的明确赢家时,特朗普在推特上对此举表示赞同,但仍誓要继续推进法律诉讼。

  然而直到这一刻,总统的孤注一掷是如此让人心力交瘁,他对失败的厌恶是如此众所周知,以至于几乎没人关注那个潜藏于这一切的棘手问题:他到底在坚持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反抗,让国家经历如此多磨难,来保住他似乎并不想要的职位呢?

  在某种程度上,他对自己在华盛顿生活的想象似乎更接近于一场波澜起伏的火鸡放生仪式——诚然,这里富丽堂皇,但也是一个极为贴合他老板形象和忽冷忽热的世界:这只火鸡被放生了,那一群火鸡则没有。他随后会让手下去联系提供火鸡的人,落实相关细节。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话才是一言九鼎。

  这种本性同样激发了特朗普赦免他人的喜好:他恣意使用自己赦免权和宽宏大量来奖励盟友和其他得到名流支持的人。在任期的最后几周,他仍在考虑进行一波这样的赦免。

  但对特朗普来说,关于他的总统任期的那个更连贯的现实——充斥着简报会、国会阻碍、弹劾与批评——从来就没有符合过他的设想。

  总的来说,他喜欢这份工作能让他在某些事情上主持大局,无论是关于家禽的还是其他——这对一个视他人的关注为精神需求而非只是希望的领导人来说,是一个合适的场所。

  显然,这份工作的虚饰和头衔最能让他快活,仅仅因为他是总统这一事实,就足以把他置于重大庆典的重心。他惊叹于巴黎的巴士底日游行,被白宫里“美丽的电话”所吸引,为自己让大学橄榄球冠军队吃上了快餐而开心不已。7月,多年来一直敦促在拉什莫尔山举办一场盛大烟花秀的特朗普也终于如愿以偿。

  2019年初,在克莱姆森大学橄榄球队造访白宫、庆祝拿下全国冠军时,特朗普用一盘盘快餐招待他们。 SARAH SILBIGER/THE NEW YORK TIMES

  他还靠炫耀空军一号和林肯卧室以自娱。然后还有与椭圆形办公室连在一起的书房,被他改造成了一个小餐厅——他会眨着眼告诉客人,这里就是莫妮卡·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见面的地方。

  亚利桑那州前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在离任前曾激烈抨击过特朗普,他回忆称,在工作场合摆拍照片这件事让特朗普格外开心。

  “他爱让人去椭圆形办公室——他坐着竖起大拇指,他们则站在他身边,”他说。“他似乎从未厌倦过,向人们展示椭圆形办公室,然后拍下那样的照片。”

  弗莱克表示,总统疯狂地想要保住权力,反映出特朗普已经意识到自己未来的名气可能永远都比不上现在。“无论他以前有多出名,都无法与现在相比,”他说。“一旦他拥有过,就很难放弃了。”

  特朗普的前任们当然对这个职位带来的许多特权很领情,比如在白宫接见大受追捧的娱乐明星或运动员,以及对他们享有特权的临时住址的愈发喜爱。但比起大多数总统,这一位对这些好处的青睐则更加直白。

  政府的运作机制从未吸引过特朗普多少兴趣,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在他的成年生活中,对于大部分重大政治议题,他都有最百变的立场,只取决于他当天的心情。他的连任竞选几乎没有探讨对未来第二任期的详细愿景,而是在文化怨恨和煽动种族矛盾的集会上投入多得多的精力。

  虽然他实际上已经放弃了领导国家应对新冠病毒的任何角色——在处理今年疫情造成的灾难时,他的视角总是疫情对他的政治影响——但总统仍计划确保周二的火鸡放生仪式如期进行。

  由于感染病例数量飙升,以及他对大选公正性的持续攻击,这是他最近几周为数不多的公开露面之一。自11月3日以来,特朗普一直保持着较为轻松的公开行程,在为数不多的几次活动中,他往往显得心情沮丧,这包括一次关于推动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的声明,他在竞选期间曾对此进行大力宣传。

  除了周末固定的高尔夫之旅,这个似乎一贯靠人际交往——看他无休止演出的观众——续命的人,并没表现出与他人相处的兴趣,只因他找不到令人信服的宣布胜利的证据。

  自大选以来,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斯特灵的高尔夫球场上消磨了很多时间。 OLIVER CONTRERA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他愉快地对着火鸡讲话的样子,或许可以被视为一个恰当的转折,象征着灾难和荒谬不断交织的执政进入末期阶段。

  在三年的火鸡放生之后,这也可以说是一个高潮,在这三年里,有时的放生数量会翻倍,并伴随着尖刻的旁白,以及轻松的微笑,意外地反映出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不同时刻的心境。

  “就我所见,”美国火鸡协会(National Turkey Federation)发言人贝丝·布雷丁(Beth Breeding)表示,“总统似乎真的很喜欢它们。”

  在2017年的放生仪式上,当时正在尽其所能地撤销奥巴马政治遗产的特朗普开玩笑说,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提醒了他,前总统的火鸡放生是不能撤销的。

  2018年,面对民主党即将掌握众议院、国会调查可能到来的压力,总统说他警告了“豌豆”和“胡萝卜”,尽管他有仁慈之心,但“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可能会向两位都发出传票”。

  而在2019年,当弹劾调查和即将到来的大选让他感到压力沉重时,特朗普的开场白就带上了一点沾沾自喜(“首先说到股市又涨了总是好事”),让思绪游离在2016年的胜利(“非常伟大的一天”)带来的情感安慰上,并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众议员亚当·B·希夫(Adam B. Schiff)大加抱怨。

  但到最后,总统还是完成了对他来说最有意义的那部分工作:主持典礼。他把手放在一只名叫“黄油”的火鸡上,用“特此”这个词给仪式带来的必要的庄严(“我特此将你完全彻底放生”),并在回屋路上开始鼓掌。

  “挺棒的,”特朗普望着正在注视着他的人群说。“真有意思。”

 

 

 

相关专题:纽约,川普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2-28 17: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