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欧洲花式鼓励生孩子,被激励的却是这群人

京港台:2021-1-9 06:59| 来源:观察者网 | 我来说几句


欧洲花式鼓励生孩子,被激励的却是这群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曹野蛮评论文章:长期以来,包括斯洛伐克在内的欧洲人口老龄化势不可挡,出生率在下降,退休年龄在上升,初产母亲的年龄也在逐渐变大。

  总生育率(TFR),即每名妇女生育子女的数量,长期以来不仅在欧洲,在世界各地都在下降。今天,全世界的总生育率约为2.5,但在半个世纪前的1950年是4.9,联合国对2050年的预测是2.0—2.2。

  我自己来自一个斯洛伐克大家庭。我父母有四个孩子,所以我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但我们的家庭在斯洛伐克并不常见,也没有多少人会有这么多孩子。我小学时最好的朋友没有兄弟姐妹,其他大多数孩子只有一个兄弟姐妹。所以小时候我很困惑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多兄弟姐妹。

  我自己现在没有孩子,但我的一个兄弟已经结婚生女了。但他和妻子并不想要二胎,因为生一个孩子已经占用了他们所有的空闲时间,而且要花很多钱才能让她得到她需要的一切。我的另一个弟弟和他的女朋友几个月后就要生孩子了,我妹妹和我一样也没有孩子。

  

  欧洲人现在也觉得“只生一个好”。 图自新华社

  越来越少的欧洲人

  在未来,虽然预期寿命将增加,但欧盟公民的总人数将继续下降。欧盟2019年的人口接近4.47亿。到2070年应该会下降到4.24亿。随着欧洲家庭数量的增加,家庭的规模却在减小,单亲家庭或无子女的夫妇越来越多。

  在欧洲,几乎三分之一的家庭由一个人组成。另一个原因是欧洲正在老龄化,独居的老年人越来越多。到2070年,预计65岁或以上的人口将占30.3%(2019年为20.3%),80岁以上人口将占13.2%(2019年为5.8%)。

  2019年1月1日斯洛伐克共和国总人口为550万,斯洛伐克人占欧盟总人口的1.2%。斯洛伐克人口中年龄在30至39岁之间的公民人数最多。到2070年,80岁以上公民的比例会显著提高。

  据推测,欧洲人在世界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将下降。因为趋势很明显:老年人增多,儿童减少。2018年,每名妇女的平均出生率为1.55(斯洛伐克达到了1.5以上的数值),初产母亲的平均年龄刚刚超过31岁,而2001年,初产母亲的平均年龄为29岁。只有当一个国家的出生率达到每名妇女至少2.1个孩子时,才有可能维持稳定的人口。然而最近,每个欧盟会员国的数据都远远低于这一门槛,斯洛伐克排在最后。

  2018年,老年人数量超过儿童数量,每100名儿童对应有102名老人。如果不考虑移民(专题),斯洛伐克没有一个城市的生育率达到每名妇女2个孩子的。此外,斯洛伐克人的生育年龄也在显著上升。在所有城市中有超过一半的案例,30岁以上的人才成为父母,只有五分之一的父母年龄在25岁以下。

  穆斯林拯救欧洲人口

  虽然欧洲人的孩子越来越少,但生活在欧洲的穆斯林移民却很不同。欧洲穆斯林社区的人口动态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改变这个古老大陆的面貌。

  移民,尤其是穆斯林,有着强烈的家庭观念。某种程度上,他们拯救了欧洲的人口统计数据。穆斯林的出生率普遍高于其他欧洲人。如果未来出现“零移民”的情况,到2050年,仍将有大约3000万穆斯林,他们将占到欧洲人口的7.4%。

  按中等移民率计算(出于经济、教育和家庭原因的移民,而非寻求庇护的难民移民),到2050年,欧洲将有5880万穆斯林,占欧洲总人口的11.2%。而实际上随着高移民率的存在,到2050年,欧洲将有7500万穆斯林,增长到欧洲总人口的14%。

  在后一种情况下,德国和瑞典的穆斯林人数将增加最多,因为这两个国家在难民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接收了最多的难民。根据一些推算,虽然穆斯林群体目前占德国人口的6%,但到2050年,他们的比例可能将达到20%。目前占瑞典人口8%的穆斯林群体在本世纪中叶将达到31%的占比。

  来到欧洲的难民都是对获得公民身份和在欧盟国家工作感兴趣的人;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兴趣融入西方文明。许多社区遵循先建立伊斯兰文化中心,然后要求建立清真寺的步骤,重塑生活。更有不少社区不再控制来自国外的伊玛目的说教,他们经常要求改变法律制度,引入伊斯兰教法。值得注意的是,对欧洲穆斯林舆论的调查显示,其中15%是极端伊斯兰教徒,他们呼吁引入伊斯兰教法。这些极端穆斯林中有三分之一(即所有穆斯林人口的5%)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

  随着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人来到欧洲,欧洲的激进主义也在潜滋暗长。例如,德国的极右翼政党选择党(AfD)就宣称将打击“外国人入侵”德国。他们说:“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政策。一百万来到这个国家的外国人正在毁灭它,而AfD将不允许这一切发生。我们不想因为外国文化入侵而失去德国。”

  在普通民众中间,AfD已经获得了政治资本。不仅仅是德国,现在许多欧洲国家的议会中至少有一个极右翼的反穆斯林政党,这是10年前没人能想象到的。穆斯林和欧洲激进主义者之间的紧张关系将导致什么样的后果,我不敢预测。而如果越来越多的民族主义政党掌权,要求欧洲传统价值观的回归,恐怕局势将继续恶化。

  未来,欧盟将需要引入一个深思熟虑的制度,因为移民潮将继续,因此需要一个更强有力、更有效的政策。而如果欧洲国家想要的是欧洲人自己的后代而不是移民,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可能多地投入资金来支持那些欧洲人的家庭。

  

  2018年上映的电影《何以为家》,讲述了一个12岁的黎巴嫩男孩扎因悲惨的生活经历,他控告自己的父母生下了他,却没能好好抚养他

  生育成本是最好的避孕药

  经济因素是主要原因之一。这包括你所有的孩子抚养费,衣服或住房的费用。它包括一本书的价值,一张电影票,一个玩具,一个你花钱度假的价值。不仅如此,这还包括机会成本,尤其是对妇女而言。

  如果她有了孩子,她就失去了原本可以挣到的薪水。如果父母不决定要孩子,他们花在休息或娱乐上的时间也很有价值。在过去的一两百年里,养育儿童的成本显著上涨,而价格上涨就意味着需求下降。

  在过去大多数人还是农民的时候,一个成长中的孩子的工作带来了经济利益,降低了养育孩子的成本。此外,这家人自己生产食物,这进一步降低了成本。因此,农村养育儿童的成本比城市低,农村的出生率明显高。孩子们在葡萄园和田野里喂牛、养鹅、帮忙做家务,孩子根本不是父母的负担。因为在他们独立之前,他们就在通过工作为父母挣钱。

  然而,现在情况改变了。实行义务教育后,农村送孩子上学的费用比城市高。城市和农村的出生率已趋于平稳。妇女参与劳动力市场成为20世纪养育儿童成本上涨的一个关键因素。家庭主妇不会因为怀孕、分娩和抚养孩子而失去任何薪水。然而,就就业妇女而言,她在怀孕期间和在家陪孩子期间没有挣到的工资成为育儿成本的一部分。

  因为生育一个孩子,一个有工作的妇女也会中断她在劳动力市场上的人力资本投资,这将给她带来未来工资的负增长。统计数据显示,孩子越多,妇女的工资就越低。失去这个机会也是孩子代价的一部分。一百年前,妇女很少就业,而今天,家庭主妇很少。

  

  电影《帕丁顿熊》剧照

  过去,人们的生活条件对今天的普通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贫乏。父母只会花钱给他们的孩子提供他们生存所必需的东西。今天,给自己的孩子花多少钱的问题显然要复杂得多。除了吃、穿、住之外,父母还应该为他们提供什么?语言教学,电脑,网球课,度假的钱?

  在过去,对大多数父母来说,孩子是一种投资,因为生孩子意味着一旦他们老了,不能工作,就会有人照顾他们。国家打破了这样一种“养儿防老”的模式。上个世纪开始,国家养老金制度的发展,改变了父母对于子女的依赖。

  单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在国家养老金发放之前,儿童养育成本提高了,使得这笔对于生育的投资的整体成本升高了。因此,如果我们从经济角度来看待出生率的下降,出生率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儿童相对成本的不断上涨。

  欧洲政府花式鼓励生孩子

  在许多欧洲国家,政府正努力利用各种政策鼓励人们多生孩子。例如,在波兰,政府制作了一段视频。视频中,有62个兄弟姐妹的兔子“叙述者”正在谈论兔子大家庭的美好生活。而如果你想成为父母,就以兔子为榜样吧,这是一对夫妇在一群兔子的簇拥下享受野餐时得到的建议。波兰卫生部在声明中说,它正在努力呼吁促进健康的生活方式,这也将有助于改善人们的生殖健康。

  

  为了鼓励生育,欧洲政府号召年轻夫妻向兔子学习。电影《比得兔》剧照

  在匈牙利,政府鼓励生育的方式更多样。他们会给生育多的母亲减税,取消有四个或更多子女的妇女的所得税,而且还会通过在国家认定的医疗机构进行免费体外受精(IVF)来支持出生率的提高。政府还会为结婚的新人提供高达一千万福林(近30万人民币(专题))的补贴贷款。如果这对夫妻婚后有两个孩子,三分之一的贷款将被注销,如果生下三个孩子,全部债务将被抹去。

  在德国,则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投诉儿童在托儿所或游乐场的噪音,法律允许建造游乐场以提高出生率。在瑞典,有些议员就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提出了另一个想法。他们建议,人们可以在工作时间回家,享受一小时的性生活。提议者认为这将改善民众的福利和伴侣关系,并提高出生率。

  在斯洛伐克,我们没有任何疯狂的视频或法律来支持出生率的增长。很多家庭都会得到政府的津贴来抚养孩子。为人父母津贴、孕期补助、生育津贴、多胞胎津贴、儿童养育津贴、退税奖励等等。生育津贴在孩子出生后一次性发放,其余每月发放给父母。

  “更好地支持家庭和新生子女来解决人口问题”,这一观点是好的,但我们已经听了几十年。至少目前看来,人口结构不会产生逆转。这不仅是斯洛伐克的经验,也是许多其他国家的经验。尽管欧洲各国政府试图提供一些形式的育儿支持,但它们并没有带来出生率的大幅上升。迄今为止,欧洲各国提出的所有解决办法都没有取得显著成效。

  唯一被生育政策激励而快速增长的群体——吉普赛人

  不过,在斯洛伐克,有一个群体有足够的动力来繁衍后代。他们就是吉普赛人。斯洛伐克共和国是欧洲吉普赛人所占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据估计,斯洛伐克大约有42万至50万吉普赛人,占总人口的8%至10%。

  在斯洛伐克,吉普赛人以没有工作却有很多孩子而闻名,因为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政府的生育津贴。孩子越多,他们能得到的钱就越多,这就激励他们更多地繁衍后代。这些津贴的初衷是为了帮助父母为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而他们的孩子却什么也得不到,他们的钱大多花在了酒、烟或毒品上。

  与居住在中东欧其他国家的吉普赛人的情况类似,在斯洛伐克,大多数吉普赛人居住在定居点和村庄的郊区,生活条件非常恶劣。在我的国家,最常被讨论的话题之一就是斯洛伐克吉普赛人的人口增长与近亲结婚。

  

  《巴黎圣母院》中的吉普赛女郎艾丝梅拉达

  由于吉普赛人的高出生率比任何其他人口群体都要高,因此可以假定他们的人数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增加。根据最近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在保持目前趋势的同时,到2060年,吉普赛人可能成为斯洛伐克人口中的“大多数”。

  由于吉普赛人中贫穷人口所占比例过高,他们在几乎每一项基本社会条件方面都比其他人群差,教育、健康、住房和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机会,都是如此。虽然斯洛伐克是世界上基尼系数较低的国家之一,但在它的领土上有一些极端贫困的“角落”,那里也正是吉普赛人口高度集中的地区。

  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斯洛伐克有一个名叫维卡隆尼卡的小村庄,该村有4550名居民,其中2150人是吉普赛人。因此,吉普赛人和非吉普赛人的比例接近1:1,但在出生率方面却有着极大的差异。去年,维克洛姆尼卡共有85名儿童出生,其中76名是吉普赛人,只有9名是斯洛伐克白人儿童。

  这个例子清楚地表明了斯洛伐克的人口趋势:吉普赛人越来越多,斯洛伐克人越来越少。因此,斯洛伐克人口出生率的下降和吉普赛人人口的不断增加给许多斯洛伐克人带来了巨大的担忧,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斯洛伐克人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8 17: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