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德国最大党选出新党首,默克尔“接班人”就是他?

京港台:2021-1-18 11:58| 来源:上观新闻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德国最大党选出新党首,默克尔“接班人”就是他?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被新冠疫情延误的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党主席选举终于尘埃落定。

  在1月16日的选举中,59岁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当选为党主席。由此结束了自克兰普-卡伦鲍尔去年2月辞职以来长达近一年的党首“空窗期”。

  这次党首选举被视为德国总理默克尔“接班人”的争夺战。那么,胜利者拉舍特能否笑到最后,登上总理宝座?经过这次选举,“后默克尔时代”的政治图景又显露出哪些端倪?

  何以“反败为胜”?

  15日至16日,基民盟全国党代会举行线上会议,选举新的党主席。

  此次,原有三名热门候选人参与角逐,分别是北威州州长拉舍特、前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弗里德里希·默茨、联邦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诺贝特·勒特根。

  其实,拉舍特的表现并非最出挑。比如民调不如默茨,仅与勒特根持平;第一轮投票中,拉舍特甚至还输给默茨,屈居第二。由于首轮投票无人获得绝对多数,默茨与拉舍特进入第二轮再决雌雄。最终,拉舍特“反败为胜”,以521票对466票,击败默茨,当选党主席。

  拉舍特何以能“逆势而上”,最终夺魁?分析人士认为有以下一些“制胜”因素。

  一是拉舍特拥有更丰富的执政经验。这名矿工的儿子曾担任德国联邦议院议员、欧洲议会议员,自2017年至今是德国人口最多的工业大州北威州的“一把手”。

  律师出身的默茨虽然也曾担任欧洲议会议员、德国联邦议院议员、联盟党(基民盟与姊妹党基社盟联合组建)党团主席,但是他自2009年下海经商直至2018年重返政坛,近10年远离政坛。勒特根曾任环境部长,2014年起出任联邦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至今。

  “拉舍特是三人当中唯一赢得过选举(州议会选举),并且拥有实际执政经验的候选人。”“德国之声”如此评论。

  二是拉舍特以“中间派”形象受到基民盟高层,尤其是默克尔的支持。

  德国媒体形容拉舍特践行“中庸之道”,秉承默克尔的“中间道路”。他的政策主张与默克尔相近,崇尚社会市场经济体制,支持默克尔接纳难民的决定。在此次竞选中,他表示将保持政策的延续性,反对党内的两极分化以及社会的分裂。所以,拉舍特更能获得党内传统精英层以及中右派的支持。

  相比之下,默茨的政策主张更为保守激进,偏离了默克尔稳健的政策轨道,比如他曾公开反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主张自由市场经济而非社会市场经济。两人还曾有“过节”——默茨的联盟党党团主席曾被默克尔夺走,默茨也曾抵制默克尔代表基民盟竞选总理,以致默克尔被迫让出机会。中国前驻外大使杨成绪指出,默茨尽管民调第一,在年轻党员中也颇受欢迎,但是在基民盟高层中支持率低,这是他的弱点。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表示,默克尔这次虽未明确表态支持谁,但她委婉地表达对团队竞选的支持(拉舍特与卫生部长施潘这次“组团”参选),已显示出对拉舍特的倾向,这对拉舍特胜出是很重要的加分项。

  分析人士还指出,对默克尔本人而言,总理任期到今年9月结束,她肯定希望与一个志同道合的党主席合作,以便顺利完成任期,并平稳过渡到9月选举。“党主席主要负责党的事务,但是从理论上说也能影响默克尔的执政。”杨成绪说。作为默克尔的忠实拥护者,拉舍特无疑是更合适的人选,两人的合作会更顺畅;若默茨出任党主席,势必会与她较劲,既不利于其施政,也将有损基民盟的团结,恐对9月大选带来负面影响。

  此外,郑春荣还认为,拉舍特的竞选策略也更胜一筹。他不是像默茨那样单枪匹马竞选,而是与卫生部长施潘“组团”竞选。施潘对年轻党员和女性党员富有吸引力,在他的“助攻”下,拉舍特也收获了这一群体的选票。再加上勒特根在首轮投票出局后,其阵营转投拉舍特,这些都使得拉舍特能在二轮投票中反超默茨,夺得党魁。

  锁定总理宝座?

  由于默克尔已明确表示不寻求第五个任期,这次基民盟党主席选举在某种意义上也被视为默克尔“接班人”竞逐的一次预演。

  在德国政治游戏中,党主席通常会成为总理候选人。从目前情势看,基民盟领跑民调,甩开第二名绿党十多个百分点,有望在今秋联邦议会大选中再获组阁权。这也意味着拉舍特或能以党主席身份成为总理人选,进而“加冕”总理。

  “一个能在拥有1800万人口的联邦州成功执政的州长,也可以担当总理之职。”拉舍特也如此自诩,大有舍我其谁之意。

  那么,拉舍特荣登议会最大政党党首之位,是否意味着就此锁定总理宝座?一些观点认为一切还是未知数。

  按照路透社的说法,当选基民盟党主席并不能保证一定会成为总理候选人,因为该党还可以提名其他人。比如此次党首选举中为拉舍特“助战”的卫生部长施潘也被曝考虑竞逐总理大位。现年40岁的施潘竞争力并不弱,属于党内少壮派,抗疫表现也可圈可点。

  拉舍特的竞争对手不仅会来自党内,还可能来自党外。其姊妹党基社盟同样可以推出总理候选人。眼下,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泽德风头正健。凭借亮眼的抗疫战绩,他作为总理人选的支持率目前超过拉舍特,仅次于默克尔。如果泽德有意冲击总理之位,将对拉舍特构成巨大挑战。

  郑春荣预计,从目前的民意支持率来看,德国下一任总理还是会来自联盟党,但是谁最终会出任总理却仍是未定之天。

  对拉舍特来说,这次仅以55票的微弱优势当选党主席其实是险胜,若要顺利成为总理候选人,仍面临一些挑战。首先,如何在党内树立威信,赢得默茨支持者的心,特别是基层党员和年轻党员的支持。“小默克尔”卡伦鲍尔也曾当选党主席,被视为默克尔的“接班人”,但终因在党内缺乏威信,未孚众望,结果提前下台,拉舍特须引以为鉴。其次,在9月大选前,拉舍特还需提振个人支持率,这将取决于其未来8个多月的执政表现。未来,拉舍特将身兼二职,责任更重:作为北威州州长,他在抗击疫情、复苏经济方面不能失分;作为基民盟党主席,他将面临多场地方选举考验,基民盟一旦失利,他要担责。所以,拉舍特能否成功阻击泽德或者施潘与其竞争总理之位还有待观察。

  不过,在杨成绪看来,鉴于基民盟有望拿下9月大选,拉舍特接替默克尔出任总理的可能性很大。一则,按照基民盟的传统和行事规范的风格,党主席会成为总理候选人。即便施潘决定参选,但是与拉舍特相比,他在党内并未获得广泛支持。二则,尽管泽德的民调目前优于拉舍特,但基社盟只是巴伐利亚州的政党,非全国性政党,恐难撑起台面。而且基社盟此前曾两次推出总理人选代表联盟党出战,但都铩羽而归。有前车之鉴,联盟党会否再次推出基社盟主席作为总理人选要打个问号。第三,拉舍特接班当总理或许已获得默克尔的背书。拉舍特为人低调内敛,稳重温和,受到默克尔的赏识。他当选党主席后,默克尔第一个表示祝贺,可见两人关系之密切,也说明默克尔对拉舍特的当选感到满意。

  释放“连续性”信号

  当默克尔在2018年10月宣布“双退”——不再寻求连任基民盟主席和总理之职时,舆论惊呼“后默克尔时代”提前到来。同年12月,被默克尔属意的克兰普-卡伦鲍尔当选基民盟主席,她也被广泛视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当时,外界认为,基民盟顺利选出一位亲默克尔的党主席,德国政权更迭可避免不必要的风险。然而,去年2月发生的图林根州州长选举风波暴露了卡伦鲍尔在党内缺乏威信和领导能力不足,以致其在压力下辞去党主席并宣布放弃2021年竞选总理。“小默克尔”的辞职一度引发对德国政治能否平稳过渡到“后默克尔时代”的担忧。

  分析人士认为,这次党主席选举的平稳举行,并且由更资深的中间派政治人物拉舍特出任党主席释放德国政治保持“连续性”的信号。“一方面说明在默克尔的余下任期内,德国政治仍会朝着稳定方向发展,继续遵循偏中间路线。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政治图景更加明确,即未来新领导人上台会继承默克尔政策——追求平衡和平稳,选择后发制人而非咄咄逼人,善于广泛听取意见,与各方面保持关系。”杨成绪说。

  郑春荣表示,由默克尔路线的追随者出任党主席,为延续默克尔政策、保留其政治遗产增添一份确定性。但是必须看到,“后默克尔时代”究竟如何演绎,关键仍在于最后谁将成为总理以及如何组阁。

相关专题:德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4 05: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