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纽时:蓬佩奥——美国“史上最糟糕国务卿”?

京港台:2021-1-20 03:13| 来源:纽约时报 | 评论( 35 )  | 我来说几句


纽时:蓬佩奥——美国“史上最糟糕国务卿”?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华盛顿——被许多外国盟友唾弃,被对手嘲笑,被自己手下的大批外交官厌恶,还要试图保护自己的政治前途,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上周援引自己个人历史中的一个重大时刻,让人们得以深入了解他作为特朗普政府焦土外交政策指挥官的遗产。

      1983年,庞皮欧还是美国西点军校(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学员时,一个与伊朗有关的民兵组织轰炸了黎巴嫩贝鲁特的海军陆战队军营,造成241名美国士兵死亡。用他自己的话说——“从那之后,我的生活就不一样了,”周二,庞皮欧在任内最后一次公开演讲中说——这对一名正在受训的年轻士兵来说是一种有力的教育,让他明白,要保护美国免受致命敌人的攻击。

      时隔35年,于2018年成为第70任国务卿后,庞皮欧在面对世界时也抱着同样的军事思维。他将外交政策描述为“任务组”,他的妻子苏珊(Susan)则是让达官贵人和国务院雇员家属放松戒备的“火力倍增器”。

      庞皮欧不相信说服的力量,而是试图对欧洲领导人施加高压,嘲弄中国和伊朗的统治者,努力让独裁者失去平衡,包括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谈判,但不与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谈判。

      但外交政策分析人士和国务院的一大批人认为,庞皮欧拒绝了可预测外交的传统作用,还模仿特朗普总统本人的风格,这些令他的战略产生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57岁的庞皮欧即将离任,许多官员和分析人士给他贴上了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糟糕国务卿的标签。当他考虑在2024年竞选总统,或像外界普遍认为的那样寻求其他民选职位时,这个标签将再次困扰他。

      “这杯水,空的部分远多于满的部分,”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主席理查德·方丹(Richard Fontaine)说。他曾是一名外交官,2008年担任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的竞选顾问。

      方丹指出,伊朗现在离制造核弹更近了一步,而朝鲜拥有的核武器比特朗普政府刚上台时更多。与欧洲主要领导人、联合国以及其他外交和经济联盟的关系更加糟糕。许多职业外交官认为,与四年前相比,美国在促进世界民主和人权方面的地位有所下降。

      庞皮欧帮助总统在乌克兰实行影子外交政策——这削弱了美国多年来对抵御俄罗斯军事进犯的支持——在2019年底的众议院弹劾听证会上,议员们担心他对特朗普的忠诚是否超过了对美国安全利益的忠诚。

      庞皮欧并不是第一位成为美国首席外交官的军人:科林·L·鲍威尔(Colin L. Powell)在2001年成为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国务卿之前,曾是陆军四星上将。鲍威尔援引错误的情报,促使美国于2003年入侵伊拉克,这给他的任期永远蒙上了污点,他称这是他个人记录上的“痛苦”和“污点”,但人们普遍认为他比庞皮欧更像一个政治人士。

      出于政治目的,庞皮欧可能希望人们记住他是特朗普政府中的关键人物——比起不太关心选举中外交政策的铁杆共和党人,这样的称号在国外要糟糕得多。然而,在特朗普的支持者本月冲击国会大厦之后,越来越多的共和党官员寻求与即将离任的总统保持距离。

      值得注意的是,庞皮欧并没有这样做,尽管接近庞皮欧的人说他对这次袭击感到震惊。相反,他继续每天在Twitter上发一连串帖子——始于1月1日——称赞他所谓的外交政策的成功,呼应特朗普的竞选口号。

      在特朗普对中国、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压制中,庞皮欧冲在最前面,使用经济制裁和挑衅政策调整相结合的方式来重塑针对每个对手的全球战略。

      对于中国而言尤其如此,庞皮欧成为政府中最激烈的北京批评者。他抓住一切机会强调中国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侵犯人权行为,作为离开前的最后一击,他现在正在考虑是否宣布这些行为属于种族灭绝。

      他还领导全球谴责北京的扩张主义野心和对香港、台湾和南海的压迫。然而,其他国家拒绝跟随美国从世界卫生组织撤出的决定、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从该联合国机构撤资,庞皮欧坚持称这种病毒为“武汉病毒”,再次与特朗普相呼应。

      在委内瑞拉问题上,庞皮欧在有争议的选举后召集了约60个国家反对马杜罗,并对在加拉加斯的政府进行了制裁。但是马杜罗仍然掌权。

      在欧洲,通过增加军费开支等方式,庞皮欧被认为有助于加强北约(NATO)作为对抗俄罗斯的堡垒。北约前副秘书长,同时也是美国前驻俄罗斯和韩国大使、国防部长助理亚历山大·R·韦什伯(Alexander R.Vershbow)表示,庞皮欧已帮助北约免受特朗普“藐视盟友和欺凌策略”的侵害。

      庞皮欧还使用穿梭外交,以增进以色列与中东和北非国家之间的关系,这是《以阿和平协议》(Abraham Accords)的一部分——该届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标志性成就。但是,这些和平协议很大程度上是由总统的高级顾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促成的。

      庞皮欧通过违反国际公认的准则坚定地支持以色列,例如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并宣布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和西岸定居点的合法性。作为一个福音派基督教徒——保守派政治选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庞皮欧有时用与以色列和圣经预言有关的宗教语言描述对伊朗的行动。

      庞皮欧是推动对伊朗军事打击的特朗普的顾问之一,总统在2019年6月对此表示拒绝,但在2020年1月同意击杀一名在伊拉克的伊朗高级将领。尽管如此,庞皮欧在11月反转了自己的立场,与一群高级官员——包括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C·米勒(Christopher C. Miller)、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A·米莱(Mark A. Milley)将军——一起,对总统寻求打击伊朗的要求进行了反对,警告说,在特朗普担任总统职位的最后几周,这很容易升级为更广泛的冲突。

      庞皮欧形容自己是“现实主义、克制和尊重”的信徒——这是他长期以来的金主查尔斯·G·科赫(Charles G. Koch)倡导的方式。在2010至2016年的四次众议院选举中,保守派亿万富翁科赫的捐款关系网为庞皮欧提供的竞选捐款,比给美国其他国会候选人的都要多。

      作为国务卿,庞皮欧几乎毫不遮掩在政治前途上的打算——他先是盯上了他的第二家乡堪萨斯州的参议员席位,然后燃起人们对他可能在2022年竞选州长或在2024年竞选总统的期望。他在国务院的任期充满动荡和一系列调查,其中一些仍在继续,包括他通过在任职期间从事政治活动违反了操守法规。

相关专题:美国,国务卿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6 00: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