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最近被屠杀阿富汗女学生,长着和中国人一样的面孔

京港台:2021-5-11 11:32| 来源:牛弹琴 | 评论( 47 )  | 我来说几句


最近被屠杀阿富汗女学生,长着和中国人一样的面孔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资料图

  (一)

  早上起来,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尤其是当我意识到,在上周六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爆炸中,据说已有80多名女中学生死亡,而且,她们都长着和我们中国人一样的面孔。

  她们正是豆蔻年华,在中国,她们肯定还都是父母疼爱的孩子;但在阿富汗,她们就这样悲惨地告别了人间。

  看外媒的一篇报道,开头就这样写道: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把女孩们抬上陡峭的山坡,被裹住的尸体上盖着一块祈祷布,抬棺人凝视着远方。为死者祈祷的呼喊声打破了寂静。

  尸体不停地运来,掘墓人在烈日下拼命忙碌。无休止的节奏残酷地证明了前一天的新闻:周六下午发生在当地一所学校的三起爆炸,绝对是一起大屠杀,目标是女孩子们。陡峭的山坡上,几乎已没有地方容纳所有的新坟墓……

  唉,这是怎样的人间惨剧!陡峭的山坡上,几乎已没有地方容纳所有的新坟墓。

  

  恐怖分子的暴行让人发指。

  先是一辆装满炸药的卡车,在女学生放学走出校门时爆炸,当女孩子们惊慌失措地逃到旁边街道时,又发生两起爆炸,更多孩子倒在了血泊中。

  爆炸的目标,就是女孩子,而且是阿富汗哈扎拉族女孩子。

  这是一个悲惨的民族,但却是和我们中国人长得非常像的民族。事实上,一些阿富汗人干脆就叫他们“中国人”。

  20年前,在阿富汗采访,豪爽的哈扎拉人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处得熟了,他们也再三叮嘱我,晚上你千万别乱走,因为塔利班分不清你是中国人,还是我们哈扎拉人。

  塔利班,是哈扎拉人的主要敌人。

  

  20年前,和哈扎拉记者的合影,他的爽快、友好和热情帮助,让我感动、感谢

  (二)

  这些阿富汗的“中国人”,被认为是成吉思汗西征留下的后裔。

  历史学家考证,哈扎拉的意思就是“千”,很可能就来源于成吉思汗西征大军中“千夫长”的职位。

  珀西·塞克斯在《阿富汗史》一书中说,哈扎拉族人居住在兴都库什山以南、巴米扬与赫拉特河谷之间的山区一带,“其居民显然是蒙古种,他们的祖先据信是由于成吉思汗肆意破坏,使此地空无一人居住时才占领了这些地区的。”

  当年的西征,蒙古大军所到之处,攻无不胜、战无不克,当然,伴随着战争的,是一次又一次屠城。

  在今天的巴米扬山谷,就是我们熟悉的巴米扬大佛所在区域,据史书记载,成吉思汗的一个孙儿战死,作为报复,蒙古大军屠戮了当地所有生灵,男人、女人、小孩,包括所有动物,无一例外。

  

  今天的巴米扬,仍有当年屠城留下的废墟,最有名的叫Shahr-I-gholghola,意思是“噪音之城”,据说身临废墟,仍可听见当年屠城时万千民众撕声裂肺的哭喊。

  不想世事轮回,几百年后,蒙古虎狼之师不再,“一代天骄”的子孙,沦为仇敌的统治对象。

  雪山之颠养育的阿富汗各民族,最具有的就是复仇的血性,以侮辱还侮辱,一个小小的冤仇,如金钱、女人或者土地,就可以结下数代的仇杀,造成成千上万人的死难,更别提惨烈的种族仇杀悲剧。

  哈扎拉人祖先对待其他民族的悲剧,就在他们身上重演了。

  16世纪,在忍耐了几百年后,当地部族开始向草原民族发起攻击,成吉思汗一个后世汗王被击败,他的头盖骨被做成酒杯,它的头皮被填满稻草,四处招摇(电视剧)。

  当年阿富汗内战最激烈的时候,有数万甚至数十万哈扎拉人被杀害。要知道,哈扎拉族总共也就200来万人口。

  已皈依什叶派的哈扎拉人,与第一大民族、逊尼派普什图人的仇恨更是根深蒂固,他们称后者是“侵略者”和“压迫者”。

  千年仇怨夹杂着宗教纷争,在当年内战中,尤以哈扎拉人和普什图人之间战斗最为惨烈。喀布尔城内千疮百孔的建筑,相当多就毁于这两派的生死较量的炮火。

  所以,当年在阿富汗采访,很多哈扎拉人看到中国人的我,感到非常的新鲜和亲近。他们介绍,我们就跟你们中国人一样,也都使用十二生肖。

  当然,也有一些历史学家指出,至少哈扎拉族祖先中的一部分,并非成吉思汗蒙古武士的嫡系子孙,而是此前和此后来到中亚定居的东方人,其中也包括在东方人口最多的汉人。

  当然,这都是久远的事了。

  

  哈扎拉人,像中国人吧

  (三)

  因为同样的面孔,当年在对阿富汗各民族的采访中,哈扎拉人就容易。

  记得当时塔利班刚刚被赶出喀布尔,阿富汗临时政府成立。我曾在一个早上,没打招呼就敲开了哈扎拉人领袖、临时政府副主席穆罕默德•穆哈齐格的房门。

  一看同样东方人的脸,老穆虽然诧异,但还是很爽快地接受了采访。

  事后分析,以老穆不喜欢面对媒体的个性,能够如此爽快,与他的背景身份有关——作为一个弱小民族哈扎拉族的领袖,他迫切希望得到外界,尤其是中国、日本(专题)等东亚国家的支持。

  因为在阿富汗四大民族中,普什图族、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背后,总可以看到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影子,只有哈扎拉族,因为历史和宗教等各种问题,一直孤立无援,受尽其他民族的欺凌。

  也是在老穆的带领下,当时初生牛犊的我,竟然一路绿灯,没任何安检,就进入阿富汗总统府,旁观了临时政府第一次内阁会议。而且,看我们对他们手里的机枪很感兴趣,阿富汗老游击战士还很热情地交出机枪,给我们演示如何扣扳机……

  那可是在阿富汗总统府唉!

  

  往事历历,一晃20多年过去了。

  今天早上为写这篇文章,回看当初的照片,时光真的催人老啊。

  但万万没想到,20年过去了,哈扎拉的命运,仍旧充满着苦难。他们的敌人,不仅仅有塔利班,还有“伊斯兰国”等各种势力。

  各种势力之间,互有较量;但哈扎拉人,总是被攻击的对象。最近几年的悲剧。

  去年10月,一所教育中心外发生袭击事件,30人丧生;

  去年5月,一家医院产科病房遭遇袭击,15名女性遇害;

  2018年9月,一个摔跤俱乐部遭到袭击,20人死亡;

  2018年8月,一所学校遭到袭击,34名学生死亡;

  2017年,一座清真寺爆炸,39人死亡……

  哈扎拉人似乎也对这种悲剧麻木了。以至于这次学校惨烈爆炸后,《纽约(专题)时报》一篇文章也感慨: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少数族裔常年遭受迫害的无奈表情。

  尤其是哈扎拉女孩子,更是遭遇了一次又一次劫难。作为一个与东方人民族,哈扎拉人重视教育,但女孩子受教育,在阿富汗本身就充满争议。

  以最近的这次学校门口爆炸为例,很多女孩子还没到16岁,她们的人生还没有充分展开,就倒在了血泊中。

  而且,很多人担心,这只是一场大屠杀的序幕。

  因为阿富汗又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打了20年阿富汗战争后,美国人正在匆匆撤军,塔利班卷土重来已成必然。当年苏联撤离,阿富汗随即陷入惨烈的内战,现在,又是类似的场景!

  但美国人只想拍拍屁股赶紧走人,拜登(专题)说要将更多资源聚焦中国,哪管背后洪水滔天。

  在遭遇这次惨烈爆炸后,有媒体报道,绝望的哈扎拉人表示,除了自己也拿起枪,他们没有选择。

  但等待他们的,又会是什么呢?

  我曾经的哈扎拉朋友,你们还好吗?

相关专题:枪案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8 04: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