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福布斯:美国已不再是全球创业家首选移民目的地

京港台:2021-6-5 03:46| 来源:福布斯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福布斯:美国已不再是全球创业家首选移民目的地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移民、绿卡相关新闻汇总!

  美国复杂冗余、政治色彩浓郁的移民(专题)系统成为了阻碍外国企业创始人定居的路障。眼看着20多个国家用创业签证等福利吸引他们,美国恐会失去全球人才竞争中的优势。

  5年前,Sendbird联合创始人John S. Kim从家乡韩国迁至旧金山(专题)。Sendbird为移动应用软件和网站提供实时聊天功能。

  他想缩短自己和雅虎、Reddit、Headspace等美国客户的距离,接近硅谷风投,聘请美国工程师,扩大自己的公司。鉴于Kim在韩国成立的Sendbird,他没花多大力气就拿到了面向外国高管的L-1非移民签证,然而,2019年,他只剩一次延长期限了。Kim申请了绿卡希望可以获得合法的永久居留权,可却收到了看似拒签的回信。他说,“拒签通知就像‘我们要把你赶出美国,你来说服我们改变想法’”。“我们融资一亿美元,我们营收达到了数亿美元,我们创造了就业机会。这简直就是给了(我们)一巴掌”。

  令人意想不到是,Kim很幸运。两个月后,他和首席财务官和人力主管商讨好了应急计划,并提交了大量的补充文件,如韩国兵役制度的翻译,Kim拿到了绿卡。不过,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阴影。Kim的公司Sendbird估值约为10亿美元,软银和老虎全球管理基金均是他的客户。现年40岁的Kim与妻儿住在旧金山。他表示:“你想发展自己的企业,不想被踢出去。而你不是美国公民的时候,这就像死神拿着镰刀悬在你的头顶”。

  长久以来,美国曾是创业的热土,移民的希望灯塔。如今,美国复杂麻烦、高度政治化的移民政策,阻碍了外国创始人的移民步伐,削弱了灯塔的光芒。多年来,在美创业的外国人不得不想方设法把自己塞进某一个签证项目下,可能是面向美国缔约国投资者的E-2签证,可能是面向杰出人才的O-1工作签证,还可能是从数个类别中拼凑出个什么东西(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项目)。本届政府并没有延续前总统特朗普(专题)对待移民敌视的态度,然而无论是拜登(专题)总统还是新国会都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改善外来人才所处的环境。

  美国花了十多年的努力设了一个创业签证,可最基本的问题是这个签证不是专门面向创始人的。多年来,美国吸引了全球顶尖的人才。然而,世界各地的创业家有了更多更简单的选择。新加坡和英国等大约25个国家在过去十年里开放创业签证,吸引创业家。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法律总顾问Jeff Farrah表示:“并不是其他国家想出了这个想法,而是我们美国没能践行这个想法”。

  “这是一场全球人才争夺战,”美国在线(AOL)和投资公司Revolution联合创始人、亿万富豪史蒂夫·凯斯曾直言不讳地谈到创业签证的重要性。“我们希望有好想法的最优秀人才来到美国,留在美国,在美国创办和建立他们的公司。否则,我们可能会失去作为世界上最具创新精神和企业家精神国家的领先地位”。凯斯说,移民创始人不仅在自己的公司创造就业机会,而且还会产生连锁反应,在社区也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我不会忽视移民方面的挑战,但如果我们继续在移民问题上,特别是涉及企业家的移民问题上,采取前后不一、混乱复杂的方式,我们就不会保持最具创新力国家的地位”。

  国外企业家是美国成功的关键。约有320万企业家在美经营业务,占企业主总数的22%左右,仅占总人口的14%。他们人数少,可拥有大量的新技术专利和800万名员工。并且,包括Databricks在内的所有风投支持的独角兽中,有一半以上创始人来自海外。分析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可以发现,有77位海外企业家创建的是美国公司,总收入超过5,280亿美元,雇佣总人数超过77.5万人。谷歌特斯拉和雅虎均是拥有移民创始人的业界巨头。雅虎的联合创始人、亿万富豪杨致远说:“如果我不得不担心签证的问题,雅虎可能就不会诞生。”他小时候从中国台湾(专题)移民美国,创办雅虎时已经加入美籍。

  美国未来的关键在于持续吸引、留住这些人才。奥巴马政府在任期即将结束时设立了一个名为“国际企业家规则”的非移民入境项目,允许拥有至少25万美元资金的外国创始人无需签证就能留在美国——但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决定搁置该项目。拜登政府今年5月宣布,恢复“国际企业家规则”,但这仍然只是一项临时措施,没有明确的途径获得永久居留权或公民身份。

  特朗普时代实施的限制移民政策、获得工作绿卡的等待时间越来越长均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获得工作绿卡平均需要5年以上的时间,印度(专题)人等待时间还要更长,印度申请人数量很多,但并没有获得更多的名额。美国恐会失去创业热土的地位。据移民调查倡议组织新美国经济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特朗普执政的前三年,移民美国的创业家增加了4.1%,而此前三年的数字为11.3%。2019年,在美的外国创业家减少了4,400人,这是2000年以来首年下降。

  哈佛法学院研究员、《移民外迁:为什么美国会输掉吸引全球创业人才的竞赛》(The Immigrant Exodus: Why America Is Losing the Global Race to Capture Entrepreneurial Talent)作者Vivek Wadhwa表示:“美国逐渐丧失竞争力,就像漏气的轮胎”。“事实就是越来越多的顶尖人才不再前往美国了”。

  不然他们来了也不想创业。“我认识很多想创业的斯坦福大学博士,但他们没有这样的身份,”华裔(专题)移民、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上榜者Xiaoyin Qu说。她在Facebook工作时获得了绿卡,后来辞职创办了主办线上活动的Run the World。“我知道Facebook至少有20个人说,‘嘿,我想创办一家公司’,但他们做不到,因为他们没有签证。”

  美国并没有让任何事情变得容易。在与二十多位外国出生的创始人的交谈中,他们谈到了自己遇到的问题和不得不做出的艰难决定。一些人因为移民身份等了多年才开公司;还有一些人因为签证问题迁往海外。

  现年35岁的Genia Trofimova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回到了对初创公司友好的爱沙尼亚,创立了线上辅导平台Introwise。两年后,她在美国成立了一家公司,这样她就可以参加在西雅图(专题)的Techstars加速器的工作。她回到了爱沙尼亚,但会在力所能及的时候照看美国的业务。上次去美国时,Trofimova持有B-1临时商务签证(这种签证不允许持有者在美国工作),她说自己在机场被拘留了5个小时:“他们告诉我,我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创始人。”

  34岁的伊朗人Peyman Salehian在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后曾考虑去美国读研究生,但后来被新加坡国立大学吸引住了。在那里获得化学和生物分子工程博士学位后,他于2019年底和一个朋友创办了合成生物公司Allozymes。他考虑移居美国,并收到了美国的创业融资邀请,但他决定留在新加坡,接受新加坡一家大型投资者的融资。Allozymes才刚刚起步,已经筹集了25万美元。“对我们(在美国)感兴趣的投资者……希望我们能立即在美国成立公司,但我们做不到。”他回忆道:“我们和律师们谈过了,在美国没有创业准证(EntrePass,新加坡为外国企业家提供的工作通行证),其他任何类型的签证都需要更长的时间。”

  与此同时,30岁的Nilay Parikh 9年前从印度来到美国,在南加州(专题)大学攻读航空航天工程硕士学位。如今,他持H-1B签证为芝加哥(专题)一家软件公司工作。H-1B签证是大企业员工的主要三年签证。Parikh曾有过一个创业的想法,利用人工智能让工厂更安全,但由于美国的移民规定,他不能这样做,而且他不想等到他能拿到绿卡。他的解决办法是:他保住了在美国的工作,但在荷兰成立了名为Be Global Safety的公司。“这肯定是非常复杂的,”他说。“我关注了加拿大(专题)、迪拜、德国和荷兰。”他表示,荷兰胜出了,因为它为人工智能公司提供了资源,还因为鹿特丹港是一个航空枢纽和一个主要港口的所在地。由于疫情导致的旅行限制,他尚未见到鹿特丹港。

  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风险投资公司Flagship Pioneering的亿万富豪创始人Noubar Afeyan表示,签证问题推迟了他的多家初创公司,有些推迟了几个月。Flagship Pioneering创办了新冠肺炎疫苗生产商Moderna。58岁的Afeyan是出生在黎巴嫩、2008年成为美国公民的亚美尼亚难民的孙子,他说:“关于这个人能否获得(签证)的不确定性导致我们放慢了进度。”“环境变得越来越难、越来越难以预测。”

  很难量化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也很难统计从未成立过的公司,但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2013年的一项分析得出结论,创业签证将释放被压抑的创业需求,在10年时间里创造多达160万个新工作岗位。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2020年发布的一份工作报告阐述了限制移民对美国创业的不利之处,报告显示,移民创业的可能性比出生在美国的人高80%。相对于每个人口,这些移民创办的公司创造的就业岗位数量比本土创办的公司创造的就业岗位数量高出42%。

  企业家是关于美国功能失调的移民体系的更大争论的一个方面,但他们对美国的经济增长至关重要。“通过限制和阻止移民企业家来美国,我们故意让我们的国家处于竞争劣势,”Foundry集团的董事总经理和Techstars加速器的联合创始人布拉德·菲尔德(Brad Feld)说。

  许多其他国家提供创业公司签证和特殊待遇的原因之一是,他们需要这样做,以吸引有才能的企业家。从历史上看,美国不必担心这个问题。美国大学总是从海外吸引人才,成千上万从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等精英学校毕业后的毕业生在毕业后创办公司。根据美国创业中心公布的研究,早在上世纪90年代,苏联难民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与他人联合创立了谷歌,法国移民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创办了eBay——当时全球90%以上的风险资本都流向了美国公司。

  但现在,硅谷的风投公司正在进行全球投资,外国投资者也在寻求在其他地方重建美国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风险投资的一半多一点,即总计3,210亿美元中的1,640亿美元流向了美国公司。印度企业家Kunal Bahl是电商巨头Snapdeal的创始人,他在2007年从沃顿商学院毕业后因为没能拿到H-1B签证而离开了美国。Snapdeal目前约有4,000名员工,大部分在印度。波士顿(专题)移民律师伊丽莎白•戈斯(Elizabeth Goss)表示:“我们正在执行的移民规则已有40年历史。”“企业家是就业岗位的创造者。”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场疫情对美国大学的影响。长期以来,进入美国的大学或研究生院一直是外国出生的企业家进入美国的一个主要途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这一局面。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牵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秋季,美国国际学生总数(包括实地和在线学习的学生)下降了16%。显然,这些数字在疫情结束之后会在一定程度上反弹,但也许不会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你必须考虑到那些没有获得签证在美国学习的人,因为他们没有签证,所以以后也不会有条件在美国创办公司,”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研究移民企业家的教授Pierre Azoulay说,他也是NBER这项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

  早在2008年,风投资本家Feld在看到Techstars的一些非美国籍创始人在这里艰难地建立他们的企业后,就开始为创业者组建一个新的创业签证。2010年,当时的印第安纳州共和党参议员Richard Lugar和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院John Kerry提出了第一个创业签证立法,但未能获得通过。另一项创业签证提议被纳入2013年的综合移民改革法案中,但后来也被搁置了。此后,参议院的Jerry Moran(堪萨斯州共和党)和Mark Warner(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以及众议院的Zoe Lofgren(加州民主党)和前众议员Luis Gutiérrez(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发起了两党合作的努力,但这些都没有形成法律。现在,移民小组委员会的负责人Lofgren正在研究制定一种新的签证。

  目前最主要问题是,要将任何可能成型的创业签证从美国移民政策的有毒僵局中解救出来。“我们没有任何天敌说我们想要更少的创业精神,而不是更多的创业精神,但是我们无法将其从更大的移民争论语境当中分离出来。”NVCA的Farrah说。

  在没有联邦立法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些临时性的项目来填补这一空白。总部设在纽约(专题)市的Global EIR倡议成立于2015年,它与包括底特律和匹兹堡在内的城市合作,为移民企业家创建企业家居留权计划。迄今为止,Global EIR已经与100多位企业创始人合作,筹集了约5亿美元,创造了约1,000个就业机会。如果想要了解我们错过的机会有多大,请想象一下,如果有一个正式的企业家签证计划,这个规模将扩大100倍。

  一个好消息是:国际企业家规则(International Entrepreneur Rule)。这是拜登政府于今年5月重新启动的政策,它允许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对至少拥有25万美元资金的外国创业者给予“假释”。根据规定,创业者必须证明自己为美国带来了一些利益,而在获得“假释”以后,他/她可以为自己的初创公司工作两年半,而且可以申请延期一次。奥巴马首次提出这一政策时,原本预计每年将有近3,000名申请者加入,未来10年有望在美国创造至多43万个就业岗位。然而,特朗普在上台之后将其几近扼杀,只有28人提出申请,四年里只有一人获得批准。

  Yiannis Yiakoumis从希腊来到美国,在斯坦福大学获得了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他就是那个唯一成功的申请人。2017年,他在旧金山跟人联合创立了Selfie Networks公司,该公司根据他的学术研究提高了网络的安全性和性能。他已经有一个O-1签证,但这不允许他的妻子在美国工作,所以当得知有可能获得“假释”时,他就在2018年提出了申请。“反正提交申请肯定没有什么坏处,”39岁的Yiakoumis说,“我们原本对它也并不抱期望。”过了一年之后,他得到了批准,这让很多人感到惊讶。

  30岁的Glen Wang出生在中国,毕业于芝加哥大学,在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Calgary)和父母一起准备“假释”申请。2019年底,他与合伙人(电视剧)创办了The Third Place,这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创业公司,通过设置循环外卖订单来帮助餐馆获得业务,该公司还得到了Y Combinator孵化器的支持。但Wang之前的H-1B签证将他与他的前雇主、在线教育公司可汗学院(Khan Academy)联系在一起(电视剧)。他表示:“从法律上讲,在获得某种正式身份之前,你很难全职为自己的初创公司工作。”

  硅谷移民律师Sophie Alcorn预计不久将为一些企业家提交少量的申请。“有些创始人在美国境外,但不能来美国,还有一些人在美国,但不能在他们自己创办的公司工作,”她说。“我现在正在精挑细选那些已经筹集到数百万美元的企业创始人。”

  国际企业家规则恢复生效是一个伟大的步骤,但它不是一个签证。相反,它是作为一个人道主义举措在总统的监督下被允许生效的,并可能被未来的政府撤销。对于想留在美国的创始人来说,也没有从“假释”到永久居留的直接途径。这只能通过建立一个创业签证来实现。

  “我希望国会在为时已晚之前采取行动,”Steve Case说。“在未来几年内会有进展发生吗?最好会是这样,否则我认为我们的国家作为创新经济领导者的地位将面临着风险。”

  长期以来,关于移民问题的党派之争总是使创业签证陷入困境,遥遥无期。但是,随着美国考虑如何帮助经济在疫情结束后进行反弹,这个问题不应该等得太久。毕竟,其他国家对这些原本想实现美国梦的人倒是很欢迎的。

 

相关专题:移民,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8 01: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