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搜救12天无人生还 美公寓楼坍塌救援何以如此缓慢

京港台:2021-7-7 09:24| 来源:纽约华人资讯网 | 评论( 14 )  | 我来说几句


搜救12天无人生还 美公寓楼坍塌救援何以如此缓慢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随着周日佛罗里达州瑟夫赛德市尚普兰大厦南塔(Champlain Towers South)残存的楼体被定向爆破拆除,救援人员得以进入以前无法进入的地方,今天(7月6日),搜救人员又从倒塌现场中找到了八具尸体,使确认的死亡人数上升到36人,受害者的年龄从4岁到92岁不等。

  6月24日凌晨尚普兰南塔突然倒塌以来,136个单元中有55个严重捐毁,当中预计有113人仍然下落不明。不过当地政府表示,目前只能确认有大约70人在大楼倒塌时确实在里面。警方在继续对朋友和家人进行面谈,以匹配姓名、出生日期和公寓号码。

  悲剧发生后,救援人员使用各种设备和技术,包括可以探测受害者的地下声纳系统和雷达、配备热传感器的无人机和地下搜救机器人、经过特殊训练的搜救犬来探测任何可能的生命迹象,但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他们目前仍在现场配备了20多条可以闻出活人呼吸和气味的搜救犬,但也带来了三只嗅尸犬。

  随着热带风暴Elsa逼近佛州,现场的搜救工作变得更加紧迫。周一夜间,雷雨和闪电迫使搜救人员短暂中断了搜救行动,但在一小时后恢复工作。目前现场天气非常湿热,但救援人员已经穿上了厚重的防生化服,希望能在风暴来袭前将遗体从废墟中清理出来。

  迈阿密-戴德郡消防局局长艾伦·康明斯基(Alan Cominsky)说,现场已经移走了112吨瓦砾,可惜,尽管救援人员在事发后一小时内设法从废墟中救出两人,并从公寓楼中救出37人,但此后没有人获救。

  12天,无人生还。这样的结果令人怀疑这次救援行动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一些失踪者的家属也曾质疑救援不力,但从上周日开始,官员们开始护送这些家属近距离观看涉及数百名救援人员的紧急响应。他们希望这些家庭能够看到这场灾难的规模,这或许能帮助他们理解为什么救援进展如此缓慢。

  现场救援人员表示,这次坍塌事件非常特殊,从地下车库层开始陷落,12层外加顶层公寓的楼像煎饼一样堆叠在一起(电视剧),压成了最后只剩9米高,而且底层可能只是靠家具之类物件支撑着脆弱的结构,这一方面导致人们生还的可能性极小,另一方面考虑到进一步崩溃的风险,为了确保救援人员和可能的幸存者的安全,在地面部分的救援在很多时候无法使用重型机械。此外,在废墟中发生的火灾、毒气和烟雾也都导致救援中困难重重。来自以色列的外部搜救小组称,这是他们见过的最困难、最复杂的情况之一。

  现场是如何施救的

  尚普兰南塔倒塌后,搜寻幸存者的工作几乎立即开始。迈阿密-戴德消防救援中心派出80辆车前往救援,当地警察也在现场与他们会合。他们的目标是55个垮塌的单元,希望寻找由冰箱、空调、沙发或其他碎石等大型物体形成的“空隙”,为人们制造一个生存的狭小空间。

  领导这次行动的是佛罗里达城市搜救第一特别工作组(Urban Search and Rescue Florida Task Force 1),这是一个由80人组成的小组,被广泛认为是世界领先的搜救组织之一。美国在28个城市中部署了这样的搜救任务小组。

  这个团队可能在应对飓风方面最有经验,但他们在处理结构倒塌方面也有经验。他们已经在一个被称为“灾难之城”的独特的德克萨斯州设施中就建筑物倒塌问题进行了培训和演习。这个训练中心可以模拟灾难场景,由德州农工大学运营。该团队在国内和国际范围广泛的灾难中都有经验,包括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和2010年的海地地震。他们使用训练有素的狗来嗅出楼层外活人的气味,并依靠监听设备和光纤摄像机在瓦砾中寻找生命迹象。

  除此之外,来自弗吉尼亚州、印第安纳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新泽西(专题)州的五个联邦 1 类城市搜救 (USAR) 工作队也陆续带着救援专家和各种设备部署到救援现场。

  除了这些本国的救援人员,还有15名以色列国防军(Israel Defense Forces)经过专门训练的救援人员在6月27日加入到搜救中。这个团队以在受损建筑中展开救援行动而闻名。他们在出发前就就研究了尚普兰南塔的结构,构建了3D模型。接着他们与失踪者的家属沟通,了解卧室、床、壁橱的具体方位,以期精确地进行救援活动。

  任何时候现场都有500多名救援人员,12小时轮班一次进行搜寻。

  为什么搜救这么慢

  从外表看,救援人员似乎是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移动。救援人员站在摇摇欲坠的瓦砾中,一桶一桶地清理碎渣。在他们上方,起重机小心翼翼地将混凝土板从瓦砾堆上抬下来。搜救犬、声纳设备、热成像技术和摄像机也被用于寻找可能的幸存者。

  一些亲属对救援的速度感到沮丧,正如一位母亲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说:“我的女儿才26岁,健康状况很好。为什么救援需要花这么长时间,她本来有机会活下来。”

  但该郡消防员兼医护人员玛吉·卡斯特罗(Maggie Castro)说,救援人员使用了雷达、声纳设备和视频设备来探测任何可能的生命迹象,在第一天过后,已经听不到多少声音。“听不到人们说话或大喊大叫的声音,一些动静可能只是金属或物体受压后发出的声音。”

  卡斯特罗说,遇害者的家人们如果能够亲眼看到这场灾难的规模,可能会理解为什么救援进展如此缓慢。她说:“坐在某个地方想象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一回事,自己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在6月27日,他们邀请亲属们去现场近距离观看搜救情况,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名搜救人员从7.6米高的残渣堆上掉了下去,然后爬上去继续工作。

  进一步崩溃的风险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考量因素。用救援专家纳尔逊·加西亚的话来说,当他和他来自佛州坦帕市消防队的同事们来到现场时,感觉这里的残渣堆“像是活的”,由于下层结构极为不稳定,他们所处的一堆堆残砖断瓦会不断移动。

  现有的废墟摇摇欲坠,太多的救援人员同时作业可能会导致下面狭窄的空隙坍塌,重型机械在起初几天也无法发挥作用。这就给人一种救援非常不积极的印象。但一件一件地拆除数千吨混凝土是一个充满危险的缓慢过程,每一个动作都会给救援人员和废墟下任何可能的幸存者带来额外的危险。加西亚说:“我们带着千斤顶锤、钢筋切割机、空凿、大锤和铲斗队来清除材料。需要将大石头破成小石头,起重机才能搬运。”

  国际救援组织Serve On的丹·库克(Dan Cooke)在接受《新闻周刊》(Newsweek)采访时指出,在清理废墟时,工作人员的工作速度很慢,就像“在层层叠抽积木游戏中一样,移动、切割和添加不同的空间,都会引起反应。包括钢筋混凝土在内的倒塌材料具有极其复杂和沉重的荷载……有很大的风险,因为进一步崩溃的可能性很大。”

  迈阿密-戴德搜救队中尉奥贝德·弗洛梅塔(Obed Frometa)说,“我们正在应对一种多层面、多维度的威胁。我们不仅要处理结构本身暴露的部分,还要处理空洞和持续倒塌的威胁。我们需要确保碎片不会落到他们身上。不会落在任何可能的幸存者身上。”

  正是受这样的条件所困,最初几天的救援是一小队人员在废墟上搬移切割钢筋混凝土,更多人则在地下作业,一边挖掘一边进行结构加固。洛杉矶(专题)消防局的亚当·范格朋(Adam VanGerpen)上尉说,有许多救援工作是外界看不到也想象不到的。比方说,需要经常读取水和空气质量读数,以确保急救人员不会接触到不安全水平的有毒元素——水中可能含有燃料,空气中可能含有石棉;而在有倒塌危险的地区,必须在进入前把所有东西都撑起来。

  通过重型机械——有时则有手挖,救援人员最终在尚普兰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挖通了一个125英尺长、20英尺宽、40英尺深的壕沟,底层是最有可能发现幸存者和遗体的空间,正是通过这个壕沟,救援人员又发现了四具遗体和一些残骸。

  困难还不止这些。

  火、雷暴、毒气

  极端天气、火灾和对安全的担忧使搜救工作变得更加复杂。

  在塌楼一天后,废墟下面发生了火灾,浓烟从大楼中倾泻而出。

  SARAID国际反应小组的工程师马克·斯科勒(Mark Scorer)告诉《新闻周刊》,大火可能烧穿了支撑建筑的物品。

  “火灾的风险显然会使建筑不稳定,可能会导致以某种方式支撑着现有结构的家具倒塌或烧毁,因此,存在进一步崩溃的风险。而且那里的高温和金属熔化意味着进入和突破它也更加困难。还有烟雾。有许多危险会增加寻找安全通道的挑战。”

  据迈阿密-戴德县市长达尼尔·莱文·卡瓦(Daniella Levine Cava)称,幸运的是,在之后的那个周末,救援人员通过红外技术找到了起火点,并扑灭了这场大火,但此后废墟内间断还有阴燃,这都给救援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弗洛梅塔说,每次出现新的起火点时,工作人员必须确保不要在混凝土上浇太多的水,担心这会导致结构进一步坍塌,压在可能还活着的人身上。大火导致的烟雾和毒气也导致他们行动进一步受阻。在有些方位,救援人员需要在齐大腿深的水里戴着防毒面具工作。

  由于暴雨和雷雨在搜索过程中多次袭击该地区,搜救人员不得不暂时休息,这使他们的行动更加缓慢。弗洛梅塔说,严重的雷暴限制了救援人员的能见度。由于雨后的湿气,不断发生的火灾留下的浓烟在现场上空盘旋。

  弗洛梅塔说:“理想情况下,南佛罗里达阳光明媚,海风吹拂,会给我们提供最佳的条件。不幸的是,这不是我们在这场灾难中要处理的问题。”

  此外,虽然嗅探犬和声纳可以帮助找到可能找到幸存者的地方,但至少在短期内,它们可以在使用过程中减缓救援速度。库克介绍说:“这需要时间,因为要让狗工作或使用地震声波探测仪,你必须要做到部分清场。这会在起初阶段减慢速度。”

  “最困难的情况”

  纽约(专题)市消防局前反恐和应急准备负责人约瑟夫·普法伊弗(Joseph Pfeifer)说,“到目前为止,这里仍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需要在安全和积极搜索之间取得平衡。”普法伊弗是第一个到达911袭击现场的负责人。

  厄尔·蒂尔顿(Earl Tilton)在北卡罗莱纳州经营一家专业的搜救咨询公司,他说迈阿密-戴德郡的救援人员“工作出色”。蒂尔顿说,如果没有仔细的计划和执行就冲进废墟,可能会害死救援人员和他们正在抢救的人。

  “我理解这些家庭对此事的担忧。如果是我的家人,我希望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拼尽全力,赶紧以最快的速度把瓦砾堆铲走。但在错误的时间移动错误的碎片,可能会导致碎片落在他们身上。”

  以色列搜救队的负责人戈兰·瓦奇上校对《以色列时报》说,在他看来,佛州和来自其他五个州的救援人员在艰难的环境下做出了非常好的工作。在他20多年的军事经验中,从未见过像尚普兰南塔这样的灾区。他表示,此前他们习惯的是在火箭弹击中一幢建筑时造成10到15米的破坏,而在这里,他看到坍塌造成了50到60米的损伤。“这是我见过的最困难、最复杂的情况之一。”

  失踪者的家属们也开始体会到了救援人员的艰难处境。在距事发地一个街区的地方,人们竖起了一座纪念碑,上面有花束和留言,其中一条是给急救人员的,上面写着:“谢谢你们寻找我的祖母。”

  为什么要拆楼

  7月4日晚间,工作人员使用炸药拆除了尚普兰南塔的剩余建筑。需要明确的是,爆破点位于大厦未倒的那部分。

  尚普兰大厦每层共12户,在坍塌发生时,一条看不见的分界线从每层楼的4单元一分为二,从104到1204室,每套房的主卧室都直坠下去,如果当时居民还在客厅没有入睡,则有机会生还;而西侧的几个单元,包括05-09单元,这部分则没有发生垮塌,因此幸存者在惊醒后逃生时,会发现他们那侧的楼梯还在,但走廊消失了。经过反复确认,西侧当时的所有住户都已经逃生,经过三次探测,也已经检测不到任何宠物的活动迹象。

  尽管没有倒,但西侧大楼已经非常不稳定。受制于这半边建筑,搜救人员会有很多区域无法进入。

  热带风暴“艾尔莎”帮助官员们做出了这个决定:拆除这部分建筑。美国国家飓风中心预计风暴中心将于周二和周三经过佛罗里达州西海岸附近或上方,瑟夫赛德将经历至少65公里每小时的强风,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有控制的定向爆破,比大风吹倒大楼这种不可控的倒塌要理想得多。预计拆掉残留的西区,能消除对工作人员的潜在危险,更有利于开辟通道,便于大型机械入场,搜救离这栋楼最近的区域,包括灾难发生时人们正在睡觉的卧室,而这是他们之前无法进入的。

  搜救人员表示,他们对寻找到生还者已经越来越不乐观,家属们也已经开始对“悲惨的消息”做准备。一旦搜寻的基调从“搜救”转为“寻找遗骸”,他们的工作模式也将发生相应的变化。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8 11: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