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5天43亿,“抠门”雷军为何狂撒“狗粮”

京港台:2021-7-7 22:32| 来源:AI财经社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5天43亿,“抠门”雷军为何狂撒“狗粮”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五天发3个大红包

  雷军的7月是从连续“撒钱”开始的。

  继7月2日公告披露授予小米3904名员工7000多万股股票,7月5日给自己担任董事长的金山全体正式员工送去了480万股股票,7月6日一大早,雷军再次宣布,小米颁布新的股票激励计划,将向 122 位核心员工奖励1.1965亿股小米股票,人均2400万元,称要给他们“类似早期创业者的回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 / 雷军微博截图

  一周之内,雷军三次“撒钱”引发轰动,前一次价值约15亿元,第二次近2亿元,今天价值约合26亿元。网友在雷军的微博下面评论:“雷总,还缺人不?”

  有分析人士称,相比于金山阳光普照式的奖励,小米针对性的激励措施,体现出雷军对“技术为本”战略的重视。根据小米的披露,7月2日近4000名获得激励的员工中,包括了小米集团核心岗位的优秀员工、优秀青年工程师、年度技术大奖获得者,甚至还包括了优秀的应届生;7月5日的122位核心员工则为技术专家、中高层核心管理者、新十年创业者计划首批入选者。

  无论是从范围还是力度,今年的人才激励似乎都可谓前所未有。

  值得注意的是,小米还是首次专门向年轻的工程师们抛出了橄榄枝。据了解,7月2日这次激励中,雷军牵头了一项“青年工程师激励计划”,约700名青年工程师入选,最年轻的只有24岁,这些人“瓜分”了价值约3.5亿元的1600万股,人均约合39万元。一位小米员工对AI财经社说,设立工程师专门的股权激励计划还是第一次见。

  一位前小米员工对AI财经社评价:“小米最近几年发生了一些改变。”之前他在小米的时候,小米员工处于小米价值链条中间,利益和待遇实际上受到了两头严重的挤压。

  一头是小米的高层、大股东。“一上市就造就了数位亿万富翁。”他说,另一头是米粉、用户。“主打性价比,让小米本身利润不高,员工的待遇就只能是靠其他方面来弥补。”很多因素叠加,也一度导致了雷军和小米在业内“抠门”的名声。

  除了小米上市对早期拿到期权员工的奖励之外,这两次的奖励规模空前。公开统计,包括本次在内,小米上市以来共进行过12次股权激励计划。但相比较而言,以2019年全年为例,小米共进行4次股权奖励,总计也不过8.33亿元。而且,标准严格,有各种限定,奖励人数有限。除了一次为庆祝跻身500强的阳光普照股票奖励外,只有一次选定人数超过了400。

  仅两年后,股价上涨后,雷军似乎变得大方了。今年1月,小米授予2405名员工1686.63万股股票奖励,按当时的股价计算,价值也超过了4.5亿元。加上7月两次的41亿元,今年仅过半,小米对员工股票奖励规模较前年已经有了5倍之多。

  在去年小米10周年庆典上,雷军回顾过去数度哽咽,他总结:“优秀的公司赚取利润,伟大的公司赢得人心。”而赢得员工的心,同样是小米的关键一步。

  但实际上,新推出的青年工程师激励计划在小米内部还是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一方面是小米的激励方案有意向年轻员工倾斜,招致“老员工”的抱怨。另一方面是,激励评选和分配规则本身的不透明,引发大量吐槽。比如,有小米员工在脉脉吐槽选人方式五花八门,“有的部门靠公投,有的部门靠答辩”,标准不统一。

  资深人力资源管理专家、12个德鲁克的创始人康至军对AI财经社称,“有争议有时候是好事。”“一个激励政策出来之后,有争议说明它在打破现有的平衡。”他以华为(专题)举例,“华为管理当中有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叫远离平衡,实际上一个公司现有的架构、政策,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利益格局。但是面向未来,意味着公司需要资源的重新配置,这里面包括对激励资源的重新配置。”

  很显然,雷军领导的“青年工程师激励计划”有很明确的激励导向。这样的政策难免会产生比较大的争议。“小米这个事情内部一些争议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可能来自于怎样保证过程公平。政策导向没问题,但具体执行中,过程本身的公平公正对员工的体验可能影响更大。”康至军说。很多时候,人力资源政策不仅是一个分钱的问题,更是一个强价值观的体现。

  “一个人可能走得快,一群人才能走得远。”雷军今天在其微博中说,人才是小米新十年腾飞的基石。小米将持续为各级优秀人才提供充足的发展空间和丰厚的回报。毫无疑问,雷军已经意识到,小米的新十年,需要留住更多年轻、核心的人才。但它在达成的过程中,面临的问题依然重重。

  人才竞争背后的焦虑

  雷军“疯狂撒钱”,背后是紧迫的补课工程。

  一位手机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说,“小气”的雷军能够做这个改变,是因为目前手机行业进入综合性竞争阶段,不再像过去,靠打一个点就能起来。“现在是软件、硬件、芯片、生态、通信、管理,越来越往底层走。”小米想实现真正的高端突破,需要补短板。一位资深的人资顾问也对AI财经社表达:“把人作为核心能力来做长期性的保留,其实企业都是被市场竞争逼迫的结果。”

  在雷军的战略蓝图中,小米是一家“技术为本、性价比为纲、做最酷的产品”的公司。他还曾希望小米在2027年-2028年能够达到十万人、年营收十万亿元的规模。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 / 视觉中国

  但问题是,小米今天的手机产品仍然缺少独特技术、不够酷。这是它要补的功课。

  “红米系列还是注重性价比,小米系列主打应该是硬件配置。”在被问到如今小米手机的核心卖点为何时,一位市场调研人士如此说。小米冲击高端价格段的代表作小米11系列,实际上能够拿出来的宣传点还是高通骁龙888、三星2K屏这些通用的零部件。11 Ultra被小米视为创新的背部镜头模组带一块小屏的设计,在业界还是见仁见智,没有掀起跟随潮;而小米一贯引以为傲的MIUI,近来从12到12.5版本,也因一些顽固BUG引发大量吐槽。

  一位小米离职员工评价,他对小米的印象是“大的不扎实”。小米以智能手机业务为枝干,生出了繁茂的业务线和生态链。而该员工认为,小米依旧缺少技术底蕴,缺乏核心技术,没有一呼百应的产品力。

  对于说小米“研发不行”的评价,雷军是万万不能同意的。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林斌同样曾经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说过,这是外界对小米最大的误解。“小米能做到这么大的份额,绝对不是只做组装厂的活。”

  没有任何一个厂商希望自己只是一个组装厂,但打破质疑最好的方式是在产品上做出价值点和差异性。在国内安卓阵营局部技术的开创性上,华为引领了相机影像,OPPO带火了快充,过去有很长一段时间,一定程度上,小米除了性价比都处于追赶状态。

  小米手机的独特卖点不够,也导致其在销售市场更多只能靠价格竞争。一位小米经销商告诉AI财经社,小米很少有机会稳定赚钱。“总是赚一波赔一波,可能让你赚两三个月,后面又赔两三个月。”该经销商认为小米操盘问题也不小,“价格很容易击穿,越往后越难保证你卖的价格都能在提货价之上。”

  另一位小米高级别分销商对AI财经社表示,华为淡出之后,小米加大线下布局,给渠道的利润稍微提高了一到两个点,但小米门店的投资回报率仍然不高。“可能干下来赚的钱比银行利息高一点。”他说,“这不是个很好的投资。”

  在这些经销商看来,小米线下起了规模,但没有达到相匹配的盈利能力,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的产品卖不了一个有丰厚利润的价格。对于做了30多年研发的雷军,小米要冲出中低端内卷的泥潭,迈向高端,必须要得到消费者对高端产品的认可,要有过硬的技术、引领性的创新。

  当下,小米在基本盘手机上,面临的挑战不小。雷军已经看到,在经历连续多年的爆发性增长后,智能手机转向存量市场,换机需求不再刚性,今年市场更是处于震荡状态。在此形势下,性价比策略不再一招鲜。与此同时,华为淡出市场后,大家要想接住华为让出的部分市场,都在寻求突破高端,提升定位。

  同时,面向下一个十年,小米也正在挖掘属于它的下一个金矿市场。造车成为一个可以预期的事。但中国的自动驾驶公司从2015年就已经开始“抢跑”。小米现在要补课,还是得老实掏钱。

  “小米在智能汽车这个领域没有什么积累。”某互联网大厂自动驾驶产品经理吴起告诉AI财经社,他观察到的小米只有智能座舱部分技术,但在自动驾驶软件、硬件,以及激光雷达等关键技术部分,小米并无动作。“但后几方面才是最被认可的。”

  如果要补课,吴起认为,小米最有可能的路径是花重金挖来大佬,对方牵头跟独角兽企业谈合作,甚至收购团队,然后在内部慢慢补齐能力。但自动驾驶人才的工资,即使在互联网大厂也是“天之骄子”。他表示,小米要拿出百度Apollo每年烧掉百亿的那种决心。

  芯片,也是小米的一个痛点。对手机企业来说,芯片是他们往上走的关键。今年6月,小米被曝出正在招募团队,重新杀回手机芯片赛道。小米造芯之路并不顺利,始于2014年,“芯片是手机科技的制高点,小米要成为伟大的公司,必须要掌握核心技术。”雷军如是说。2017年小米芯片团队“交卷”,发布第一款SoC芯片“澎湃S1”,但反响不佳。此后小米手机芯片没有再更新发布。

  “同期做芯片的大疆,芯片都用在无人机上了,小米为什么不行?”一位业界人士称。有小米芯片团队员工向AI财经社反馈:没有从小米身上看到“对芯片研发规律的尊重”,而是急性子,更像互联网的做事方法,“砸一些钱,做上3个月,就指望能做出产品来”

  如今,小米友商都开始纷纷造芯。有了芯片,他们可以摆脱内卷,拿下行业的巨大利润。比如,过去两年,关于OPPO造芯的消息一直就没断过。消息称,其在芯片上开始了逆袭之路,大肆招募芯片工程师,华为、展锐、联发科都是挖角对象。6月,媒体曝出OPPO以40万以上的年薪招聘芯片相关专业应届毕业生,上了热搜。

  无论是汽车还是芯片,赛道都比手机门槛更高,玩家体量更大,对人才的竞争也更为激烈。小米也必须拿出举措,造出舆论,打造自己的技术品牌,吸引更多的技术人才。10年前,小米提出了互联网思维以及“专注、极致、口碑、快”七字诀,曾吸引了一批人才。但如今,这些早已经被其他企业掌握甚至反超。小米需要树立自己新的形象。

  好在小米有比较充足的钱。据雷军2020年底透露,小米账上现金余额超过1000亿元。今年年初,小米宣布史上最大规模的工程师扩招计划,扩招5000名工程师用于死磕硬科技。在研发投入上,小米也在去年100亿元的基础上宣布预估再增加30%-40%。根据公开招聘信息,小米目前给自动驾驶工程师开出的价位多在每月3-6万*14薪的水平,已经与滴滴和小马智行开出的工资齐平,部分岗位甚至高出一截。

  但小米还需要更多的技术人才、攻关投入。去年底,即便华为深陷芯片危机,任正非仍表示2021年华为要至少招聘8000名应届生,并在1400多亿研发投入的基础上额外增加数十亿美元的经费投入。

  “现今的环境下,原地踏步都是倒退。”一位分析人士说,“小米哪怕是被动的,也必须做出被动的改变。”

  肯撒钱的企业能站上风口

  小米已经出牌,而环顾小米的友商,这些在手机、互联网服务或电商上与小米有直接竞争的企业,都是“肯撒钱”的主。肯给钱,员工才更愿意冲锋陷阵。讲话一向务实的任正非说过:“什么是人才,我看最典型的华为人都不是人才,钱给多了,不是人才也变成了人才。”

  今年3月24日,腾讯发布了去年财报,其中一项数据瞬间上了热搜:全年支付员工福利开支696.38亿元,除以员工85858人,平均每人年薪81万元。有腾讯员工抱怨,刘炽平一个人拿了4.28亿元,马化腾拿了5874万元,自己难免有“被平均”之嫌。但仍有不少员工在脉脉上表示,自己达到或超过了平均数。

  在股权激励上腾讯也并不吝惜。2020年7月,腾讯宣布将发行价值142亿元新股,来激励不少于2.97万名员工。这占到腾讯总员工的35%。按当时股价计算,每人平均能拿到44万元。

  另一互联网巨头阿里在财报中并未单列薪酬开支,但单独列出了股权激励。在2020年,阿里用于股权激励的钱较上一年增加了112%,占收入比例从7%增加到10%。熟悉阿里的猎头张仪告诉AI财经社,也许是得益于阿里的合伙人(电视剧)文化,在股权激励上“基本是互联网公司里最大方的”。

  张仪表示,阿里的工资单看着不高,但算上股票打包就很有竞争力。“在阿里职级越高,现金占比越少,股票占比越多。如果是P9以上,股票占到年收入2/3都有可能。”她表示,股票一旦归属,离职时可以带走,不必像一些公司一样限期卖掉。

  “在零几年的时候,阿里甚至给了销售冠军10.5万股期权,换算成今天的股价价值2个多亿。”张仪表示,很多求职者都听过类似的传说。

  字节跳动尚未上市,财报并未披露。但有不少网站会统计员工自己披露的薪资。据levels.fyi统计,字节跳动几个层级的程序员在2020年平均收入居全球第七,其中中级工程师26万美元(约170万元),高级工程师中40万美元(约258万元),主管工程师49.3万美元(约319万元),是唯一上榜的中国科技企业。

  有猎头表示,算法/研发岗位的薪资一般会比产品岗和设计/市场岗高20%-50%。但即使以此计算,字节跳动的薪资仍然非常有竞争力。有百度员工甚至吐槽,自己的同事“不是去了字节,就是在去字节的路上”。

  根据脉脉发布的《新经济、新选择 ——人才流动与迁徙2021》报告,字节跳动也是2020年人才净流入最多的公司,阿里巴巴、快手、腾讯和美团紧随其后。

  “整体来说,阿里给股票最大方,总包也最有吸引力。腾讯的薪资主要是现金,股票只有高层有。字节也是现金多,股票少。滴滴虽然全员持股,但每人股票不多。”张仪解释说。

  能跟阿里搏一搏股票收益的,也就是华为了。根据华为2020年报告,其发放的工资、薪金及其他福利共计1391亿元,折合每名员工70万元。但华为董事、高级副总裁在某次校招时讲过,在华为“工资就是零花钱”。在工资之外还存在优厚的股权激励。

  在华为被美国打压的2020年,即便业务遭遇诸多困难,但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仍宣布,2020年分红预计每股1.86元,大约相当于2014年水平,当年员工持股收益率在33%左右。而2019年,华为股票股价在7.85元左右,每股分红2.11元。

  此外,企业还有各种吸引青年顶尖人才的计划。2019年任正非透露,华为将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用顶级挑战和顶级薪酬去吸引顶尖人才。这一计划的最高档年薪达到201万元,部分入选者甚至并不来自于名校,但拥有较强的研究能力,可谓“不拘一格降人才”。

  在很大程度上,给员工的薪资反映了企业是否站在舞台中央。以最近火热的造车举例,猎头张扬表示:传统车企员工跳槽去滴滴造车,能涨薪3倍;即使从造车新势力理想平行跳槽到百度旗下智能车公司集度,也能涨薪约30%。“钱在哪里,牛逼的人就在哪里,然后企业才能站在风口上。”张扬说。

  此外,这些企业在研发上的大投入,早已在科技人才心目中形成了品牌认知。比如,华为2020年研发投入高达1418亿元,是中国唯一一个超过千亿元研发投入的公司;排第二的是阿里巴巴,研发投入430.8亿元;而腾讯、字节跳动都榜上有名。小米显然急需改变自己在技术人才心中的位置。

  了解了这些,也就不难理解,“不放过任何一个爆点”的雷军,为什么会在7月初的5天内连续撒钱。正如一位行业人士所称,他需要给年轻科技人“撒狗粮”,重新获得他们的认同,毕竟得人才者得天下。

  

 

相关专题:军事动态,雷军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8 00: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