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河南暴雨下的乡村灾情:老人被困屋顶 救援难度大

京港台:2021-7-22 10:55| 来源:南方周末 | 我来说几句


河南暴雨下的乡村灾情:老人被困屋顶 救援难度大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老君堂村北部紧挨着黄河支流汜水河,几条南北走向的山脊从村中穿过。在7月20日的暴雨中,“依山傍水”成了天然的劣势。受访者提供 | 图

  由于老君堂村距离汜水镇很近,因此村上的年轻人大都到镇子里工作定居,留在村中的人口以老年人为主,许多村民没有智能手机。

  老君堂村北部紧挨黄河支流汜水河,几条南北走向的山脊从村中穿过。在7月20日暴雨中,汜水河出现倒灌,而地处洼地的村子无法及时将水排出,“东西夹击”。

  一民间救援热线已登记了40至50条老君堂村的求助信息。目前救援队无法从郑州市区赶到老君堂救援。“现在不单是汜水河(涨水),郑州的每一个十字路口都是一米多深的水。”

  为了让水流顺畅而不直接冲塌房屋,村民冯帆上楼前打碎了一楼玻璃。夜间,她带着家人和邻居一行9人来到屋顶,点起一个小火堆寻求帮助。她接通南方周末电话的第一句是:“喂?是救援队吗?”

  7月18日以来,河南郑州出现罕见特大暴雨。20日16时至17时,郑州本站降雨量达201.9毫米,超过我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根据郑州发布微信公众号21日凌晨4时的通报,洪灾已造成郑州市区12人死亡。

  庞杂的救援资讯在社交媒体上占据着首要位置,一条来自郑州周边乡村地区的求助微博牵动着人们的心——“一个村庄所有的人都已经在屋顶从下午待到现在,老家大部分都是年迈的老人。从两点半到现在,我们已经和村子里的年轻人也失去了联络,不知道现在家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自20日18时许发布以来,这条微博转发量已超过1.4万。

  这条求援消息指向郑州下辖的荥阳市汜水镇老君堂村,地处郑州以西30公里位置。在这场被郑州市气象服务中心称作“千年一遇”的暴雨中,周边乡村地区的灾情不亚于城区。但同时,乡村地区在基础设施强度、救援物资储备、救援人力方面的不足,使之成为灾情下不容忽视的薄弱一环。

  1

  “水位20分钟上涨1米多”

  李文卿在老君堂村经营着一家兽药厂。暴雨来临时,他恰好不在村内,但厂房里的工人被困住了。截至21日凌晨3时,3名工人还被困在厂房房梁上。

  大雨从7月19日开始下了一整夜。早晨,村里并没有明显的积水,村民们也没有提起警惕。中午12点左右,厂房开始出现几十公分的积水,工人们随之转移到房梁上。“觉得避一会儿可能没事了,没想到只过了20分钟,水就有一两米深了。”李文卿对南方周末表示。

  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中,老君堂村积水在20日下午已达数米。视频中可以看到,浑黄色的洪水漫至村子沿街商铺的门楣处,几辆小轿车在水中漂流着。

  陡然增高的水位让人猝不及防。包括这些工人在内,至少有数十名老君堂村村民被困在了楼房高层或楼顶上。超市老板彭旺(化名)也是其中之一。

  21日凌晨,彭旺对南方周末表示,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喝水,但此刻困扰着他的,是洪水造成的财产损失——超市内的货物大都被浸泡,一辆价值十几万元的轿车也被冲走了。“真是一百年罕见的大水。”

  与许多人相比,彭旺可能是幸运的。在汜水河对岸的东河南村,村民刘振华的锅炉配件厂厂房被冲垮,初步估计损失达一百多万元。他告诉南方周末,周边还有七八家工厂的厂房出现坍塌。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村民刘振华的锅炉配件厂厂房被冲垮,初步估计损失达一百多万元。受访者提供 | 图

  洪灾发生时,质量良莠不齐的农村建筑物面临更严峻的考验。一位老君堂村村民对南方周末表示,她从楼顶上看到,除几间厂房已经被水冲塌,居民的民房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垮塌。但由于村内通讯瘫痪,她无从得知是否出现了伤亡情况。

  2

  被困者老年人为主,救援难以抵达

  根据公开信息,老君堂村下辖8个自然村,有村民2200多人。其北部紧挨黄河支流汜水河,几条南北走向的山脊从村中穿过。在7月20日的暴雨中,“依山傍水”成了天然的劣势。老君堂村村民晴子(化名)表示,水位增高的原因之一是汜水河出现倒灌,而地处洼地的村子无法及时将水排出,“东西夹击”。

  晴子告诉南方周末,由于老君堂村距离汜水镇很近,因此村上的年轻人大都到镇子里工作定居,留在村中的人口以老年人为主,许多村民没有智能手机。在洪水袭来时,晴子的姥姥逃到了山上,得到了邻居的帮助。此后因为老人手机没电,晴子一度无法联系上她。

  21日上午,救助晴子姥姥的邻居告诉南方周末,目前救援队依然没有到达老君堂村。许多老人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并且由于身着夏季衣物,出现了着凉情况。所幸,经过一夜时间,村中的水位已出现下降。

  郑州市民李鑫(化名)自发建起一个民间自救热线电话。他负责搜集求援信息,再提供给专业救援队。7月21日上午,他告诉南方周末,目前已经登记了40至50条老君堂村的求助信息,但因为那边涉水深度较高,地势复杂,救援队很难过去。他不敢给被困者们回电,因为担心他们的手机会没电。

  一位郑州红十字蓝天应急救援队队员证实了这一情况。21日凌晨,他对南方周末表示,目前无法从郑州市区赶到老君堂救援。“只有车子能过去了,才能拖着船过去。但是现在不单是汜水河(涨水),郑州的每一个十字路口都是一米多深的水。”

  3

  楼顶点火自救:“喂?是救援队吗?”

  一位老君堂村民称,洪灾发生后,村支书侯宝军调了一艘木船,救出了几位村民。另一位村民证实,20日晚间被困楼顶时,借着月光她看到有一个人划着船从楼前过去。对方朝着房顶喊话,让大家暂时在高层待着,暂时不会有事,等天亮再说。

  南方周末就此致电侯宝军询问此事。电话那头,这位村支书语速飞快,嗓音沙哑。他表示现在太忙,无暇接受采访,之后挂断了电话。

  在救援难以到达的情况下,村民一度想办法自救。

  7月20日下午,东河南村村民冯帆发现水位越涨越高,即将漫过一楼,迅即向高层转移。为了让水流顺畅而不直接冲塌房屋,她上楼前打碎了一楼玻璃。到了晚间,冯帆又带着家人和邻居一行9人来到屋顶上,点起一个小火堆寻求帮助。她接起南方周末电话的第一句是:“喂?是救援队吗?”

  21日上午10时,冯帆对南方周末表示,东河南村的水已经退去,自己已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另外一个好消息是,21日中午,晴子的姥姥已经被救援队救出,送往其亲戚家。一位老君堂村居民表示,已有救援人员赶到村里,但没有水上设备。有被困村民看到水位下降至1米左右,便冒险趟水离开庇护所,但遇到水深处,再度被困。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2 10: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