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法国版“特朗普”人气大涨 反穆反移民 赞亚裔

京港台:2021-10-7 05:04| 来源:欧洲时报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法国版“特朗普”人气大涨 反穆反移民 赞亚裔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移民、绿卡相关新闻汇总!
专题:美国前总统川普最新动态!

  近日,一名至今仍未宣布自己是否参加2022年大选的“准候选人”频频登上法媒头条,一名《费加罗报》记者甚至直言:“现在所有媒体都想采访他”。此人名为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在2000年代因参加“我们没睡”节目而“崭露头角”,主要“出圈”言论的主题可总结为“3i”——移民(专题)(immigration)、安全问题(insécurité)和伊斯兰教(islamisme),语言风格大胆而极富攻击性。

  因“政治不正确”言论而扬名的他,在最新一份2022年总统大选民调中,首次反超极右党魁勒庞,排名仅次于人气第一的马克龙。

  01 最新大选民调:泽穆尔将与马克龙杀进第二轮

  10月6日公布的最新一项民调显示,在2022年法国大选,泽穆尔将获得17%至18%的选票,首次超过极右政党国民联盟(RN)党魁勒庞(15%至16%),将与法国总统马克龙(24%至27%)在第二轮对决。

  根据这项民调,马克龙将在第二轮击败泽穆尔。

  目前还未正式宣布自己参加大选的泽穆尔对民调结果感到高兴,他表示,“很高兴自己长期以来捍卫的信念在法国得到如此回响。”“民调结果鼓励我(去参选)。”

  02 以“政治不正确”言论迅速涨粉的法版“特朗普(专题)”

  现年63岁的泽穆尔因出格言论,多次招致法律纠纷和各界人士的口诛笔伐。

  早在2011年,泽穆尔就因在电视上说“大多数做非法买卖的都是黑人和阿拉伯人”被判煽动仇恨罪。

  2016年,泽穆尔又因在电视节目的反穆言论被罚3000欧元。

  2019年9月,泽穆尔公开谴责法国移民是把“法国街区伊斯兰化”的“殖民者”,并把穆斯林面纱和罩袍和“纳粹制服”划上等号。

  今年9月他又因将未成年移民称作“小偷”、“杀人犯”而被传召。

  9月8日,法国高级视听委员会(CSA)决定将泽穆尔视为政治人物,在2022年总统大选的背景下,需统计他在电视节目上的发言时间。对此,CNews电视台决定取消他在该电视台的每日固定专栏节目。

  然而,这些并不妨碍泽穆尔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将选民投票意向飙升。

  《世界报》饶有兴趣地将泽穆尔的职业生涯和特朗普类比,并引用《特朗普与媒体》作者皮查德(Alexis Pichard)的观点:“在参选前,特朗普2011年至2015年间每周都会在福克斯新闻出镜。两者都有相似的策略:由观众推动其支持率不断上升。”而特朗普卸任后,仍通过福克斯重申“移民潮将摧毁美国”的观念。

  “泽穆尔现象”不禁让人们对法国传统政治局面和民众心态进行了反思。我们先来了解下这位“破局者”的主张和围绕他的主要公开辩论。

  03 泽穆尔解析法国“如何走向自我毁灭”

  近年来,身为记者兼评论员的泽穆尔已在多本书中解释法国为何面临日益严重的政治、经济与文化困境:例如,在2014年出版的《法国在自杀》中,泽穆尔描述了法国自戴高乐逝世以后,“走向自我毁灭”的具体过程。

  先,法国陷入困境的“锅”该由谁来背呢?

  泽穆尔认为,一切都和“68年5月思潮”脱不了干系。40年来,法国主导意识形态都来源于这一“平等、多元文化和绝对的自由主义”。要解决就业、债务、移民问题、竞争力方面的问题,就得从源头上彻底否决这个左翼思潮,并重归“传统”。

  其次,在泽穆尔看来,移民显然也是极大问题:法国的根基是“犹太—基督教“,而外来的穆斯林移民和法国注定无法相容。

  在新书《法国还没放弃》中,泽穆尔再次将火力对准了穆斯林移民,还将巴黎北郊塞纳-圣德尼比作1998-1999年遭受战争蹂躏的科索沃。

  除此之外,泽穆尔对身份认同的“迷恋”还不止于移民和治安。国际母语日(2月21日)前夕,他呼吁在欧盟层面抵制英语、挑战其“话语权”,“恢复法语的地位”。

  这匹黑马也毒舌“辣评”过不少政坛大佬:如,萨科齐“能力不足”、菲永“随时准备低头”,而说起马克龙同样不留情面:“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马克龙是不那么粗俗的萨科齐,后来我明白他只是穿衣品味更佳的奥朗德。”

  04 万众瞩目的“两极对决”

  泽穆尔最近一次大出风头,当属与“不屈的法兰西”党领导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的“公开对决”。

  在此之前,不少左派人士纷纷“劝退”梅朗雄,称后者没有资格借此光明正大地宣扬其荒谬观点。事实上,右派候选人巴尼耶(Michel Barnier)、贝特朗,以及勒庞此前也纷纷拒绝了和泽穆尔辩论的邀约。

  不过,这场2小时的辩论吸引了比预期高得多的关注。

  在这场辩论上,泽穆尔又说了哪些“出圈”言论?

  谈移民:反对融入,主张同化,“亚洲移民接受同化”

  辩论第一个主题有关“移民”。

  当主持人问道:“泽穆尔先生,您认为法国这60年来有尽全力促进移民融入吗?”

  不料,泽穆尔却拒绝回答他:“首先,我是来和梅朗雄辩论,不是来回答您的提问”(梅朗雄一脸看热闹地对主持人笑道:“他(泽穆尔)比我还讨人厌”),“其次,您问题的预设就不对,把法国视作了‘过错方’”。

  就在这个基调上,泽穆尔延续了他一贯的反移民主张:“伊斯兰教本质上是一种政治性宗教。它不关心信徒的内在,而是侧重社会和政治规范。伊斯兰教是一种与民法相竞争的宗教,(...)它与法国完全不相容。”

  对他来说,法国正站在生死存亡的“临界点”:

  “ 法国精英错误地向数百万对基督徒文明充满敌意的穆斯林移民打开了大门。”

  泽穆尔对同化伊斯兰教信仰的移民持非常消极的态度:

  “ 我不赞同‘融入’(intégration),我主张的是‘同化’(assimilation)。”

  在讨论每年移民人口原籍国时,泽穆尔强调仅有30%合法新移民是来自其他欧洲国家,绝大部分新移民都出自几个穆斯林国家。

  当梅朗雄提示道,您还忽略了来自美洲、亚洲的移民时,泽穆尔插话道:“亚洲移民是接受同化的”。

  总体看来,当泽穆尔反反复复强调外国人的同化、伊斯兰教与共和国制度的不相容问题时,梅朗雄推崇的是国家的克里奥化(créolisation,即创造性地融合、产生新文化),以及宗教信仰的“私人”特质。

  谈治安问题:“法国郊区就像旧中国租界”

  在谈到治安问题时,泽穆尔则再次语不惊人誓不休地将犯罪问题和穆斯林移民划等号,将安全问题描述为“圣战”:

  “我们正在经历的不是犯罪,而是圣战”,这是一场“针对我们文明的战争,一场掠夺、强奸、谋杀的战争”。

  “ 幸运的是,数百万穆斯林没有犯罪、不是恐怖分子。只不过,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此外,泽穆尔还将法国郊区治安困境比作“旧中国租界”,意指郊区被穆斯林“占领”,法国警察根本无能为力。

  谈贫富差距:“法国正在沦为第三世界国家”

  在贫富差距问题,梅朗雄的具体方案包括“限制部分生活基本必需品价格”,以提高贫困者的购买力。考虑到生产力增长了20倍,为了改善“赢家通吃”的局面,需要将最低工资净收入提高到1400欧元。

  对此,泽穆尔则警告“法国正在沦为第三世界国家”,因为它成了个“臃肿”的“福利国”。

  他首先指责来自中国的制造业竞争使得法国丢失了大量工作岗位,再者“法国的问题不是贫富差距,而是生产率下降”。

  而经济衰退的原因在于,“这种社会模式放弃了2个原则:将收入与工作挂钩,我们已经从分配制转变为援助制;此外,社会援助的范围太过广泛,外国人也能像本国人那样享受到补助(如房补)。

  泽穆尔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减少相应的社会福利支出和税,不过没有给出具体方案。

  对此,梅朗雄驳斥道:“你还停留在过去…经济可以无限期增长,但地球没有无尽的资源!”

  谈环保:“放弃核电就是放弃主权”

  另一个争论点:环境。对泽穆尔而言,解决全球变暖的方案仍然是核能,后者将让法国“成为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少的国家”:

  “ 放弃核电就是放弃主权,放弃20万个直接工作岗位。”

  梅朗雄提出的方案则继续截然相反:考虑到核事故风险和废料问题,他建议在未来几年“放弃”核能。

  05 “一切问题皆出自移民”成了泽穆尔硬伤?

  虽然相信泽穆尔描绘的2050年法国前景会让许多人印象深刻,他认为“法国将成为一个大号的黎巴嫩,一个有更多贫困、苦难、混乱和暴力的国家,法国人将逐渐被另一个民族取代”。但是,他“一切问题皆出自移民”的“争论点”,也似乎是他的硬伤。一旦脱离这多年耕耘的主题,他在其他问题上显得底气不足。

  他的对手和法媒显然都察觉到了这一点。

  例如,事后回顾辩论时,梅朗雄总结道:“泽穆尔在兜圈子。他不停在说‘伊斯兰教、伊斯兰教、伊斯兰教......’。一旦我们进入另一主题,他就不得不把话题重新带回到伊斯兰教。”

  同样,当泽穆尔最后再次拒绝明确回答何时宣布参选时,梅朗雄笑道:“离第一轮还有不到200天,有些人甚至还没有竞选纲领?”

  06 泽穆尔超高人气连马克龙都坐不住了

  虽然综上所述,一直在告诉法国人“不要什么”,却没有给出更切实方案的泽穆尔短板明显,但公开发表“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言论的泽穆尔依旧能在民调中步步高升,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事实上,梅朗雄在“对决”后就预测,泽穆尔会获得更多的投票意向,并将蚕食国民联盟党魁勒庞、以及法国传统右派共和党的选民基础。

  《世界报》还评论道,泽穆尔的高人气让现任总统马克龙都坐不住了。

  就在9月27日,马克龙还拒绝了媒体评论泽穆尔观点的要求(“总统不应点评政治辩论”),而就在第二天,马克龙就不点名地批评了泽穆尔新书中一项有争议的提议。

  07 黑马折射民众心态

  虽然不少人对泽穆尔的缺点心知肚明(如Elabe民调就反映了受访者对泽穆尔的综合考量:他在移民问题支持度仅次于勒庞(39%),但其他环境、社会不平等、经济等分数都落后),而且声称要投给泽穆尔的受访者最终也未必真会选择这位“政治不正确”代言人,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之所以能以黑马之姿搅乱竞选局面,正是满足了部分选民对现有竞选者失望、想要“推翻重来”的诉求。

  至于泽穆尔在移民的强硬态度将如何转化为实际操作、他“上位”是否会导致梅朗雄所担忧的局面(“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推动人们互相对抗、爆发冲突”),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对于泽穆尔的“政治不正确”言论你怎么看?你看好泽穆尔在法国大选上的表现吗?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观点。

  (欧洲时报/ 靖树编译报道)

相关专题:移民,法国,川普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7 10: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