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越南出事了 数十万人逃离胡志明 跪求士兵放过

京港台:2021-10-8 00:38| 来源:客观记事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越南出事了 数十万人逃离胡志明 跪求士兵放过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上周,越南当局取消了严格的居家令,数万名曾经在该国COVID-19疫情中心胡志明市谋生的越南人正绝望地返回家乡。但是,可怕的一幕可能即将上演:人们担心这种传染性极强的德尔塔病毒变种可能会在该国疫苗接种率仍然较低的地区传播。

  从周五开始的大规模撤离,使得湄公河三角洲地区和中央高地的地方官员忙于追踪和隔离返回者,其中许多人在胡志明市及其周边省份度过了数月的封锁,没有工作,也没有足够的食物。据Zing新闻网周二报道,到目前为止,在16万返回家乡的人中,至少发现了200例阳性病例。

  报道援引湄公河三角洲安江省当地官员Nguyen Than Binh的话说,“在这个时候大批返乡的人,对我们省来说是极其困难的。”他说,“在过去的三天里,我们一直在不停地接收、筛选、测试,并为人们提供食物和住宿。人们不分昼夜地骑摩托车,而且还下着雨,所以当班的人得给每个人买雨衣。我们还提供饺子、面包和饮用水来缓解他们的饥渴。”他说,在骑摩托车抵达安江的3万人中,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半人接受了检测,其中大约44项检测结果呈阳性。

  目前,大量人口的涌入已经使地方当局对返回者进行COVID-19筛查的能力不堪重负,以至于湄公河三角洲地区至少有两个省——Soc Trang和Hau Giang——已要求中央政府暂停从胡志明市及其周边地区出发。由于担心病例激增,金茂省于周一暂停了放松COVID-19限制的计划,告诉居民只有在必要时才能外出。

  据悉,当当局取消了胡志明市及其周边省份——龙安、平阳和同奈——的严格居家令时,他们不允许各省之间的往来。这些省份是越南的经济重镇,是大约350万民工的家园。但在几个月的封锁之后,在最后几周,人们甚至不允许外出购买食物,许多农民工都渴望回家。周五,当居家令结束时,胡志明市的检查站出现了混乱的场面。当天的一段视频显示,移民(专题)工人跪在地上,以越南人向祖先祈祷的传统方式向安全部队敬香,恳求士兵让他们离开这座城市。可以听到一个女人说,“你害怕你的上级会责备你让我们走,但我们害怕死在这里。”

  周五清晨,在曼谷西南边缘的平昌区(Binh Chanh District)的另一个检查站,数千人骑着摩托车挤在一起(电视剧),孩子们睡在路边,等待通过。在检查站等待的一名男子称,“我什么都没吃,最近吃的都是方便面,我是一个瓦匠,我已经失业四个月了,我根本没有钱买吃的。”另一名女子说,她不知道如何在胡志明市继续生存下去,“我还欠着4000万越南盾的债务,没有钱买食物。告诉我我怎么能留下来?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回家。”

  随着黎明的临近,安全部队拒绝让工人通过,混乱爆发,人们推倒了阻止他们离开城市的路障。32岁的胡志明市居民Nguyen Tha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这里挨饿4个月后,他们打破了胡志明市和龙安省之间的屏障,回家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如果人们没有被逼到生命的边缘,他们就不会那么好斗……我认为在这个时候,他们必须打破规则才能生存下去。”

  在混乱中,胡志明市当局改变了策略,允许人们离开,但表示返回者回去时必须接受检测和隔离。周六,当局在继续敦促人们不要“无人监督”地离开的同时,安排了113辆公交车将8000名农民工接回家。周二,邻近的同奈省的警察护送1.4万名骑摩托车的人离开了该地区。然而,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没有官方监督的情况下返回。

  当地媒体周日发布的图片显示,在多山的达克拉省的一个隔离设施里,筋疲力尽的人们躺在成堆的砖块上和地上,等待检测。周二的其他照片显示,许多人把行李绑在摩托车上,冒着雨走了上千公里(注:越南南北跨度达近1700公里),还有些人甚至试图步行回家。

  分析人士和慈善工作者将混乱归咎于缺乏政府支持。他们说,在之前为期数月的限制措施中,当局未能向胡志明市及其周边地区的移民工人提供足够的援助。限制措施从6月底开始,8月23日扩大到几乎完全禁止离开家园。约13万名士兵被部署到该市执行禁令,并设置了300多个路障,其中一些设有带刺铁丝网,防止人们在各地区之间移动。

  这次真悬了,越南纺织服装行业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冷的寒冬

  与今年上半年行业正增长完全相反,随着7月开始越南国内疫情愈发失控(电视剧),政府执行的强制隔离措施愈来愈严苛,越南各地,特别是南方各省的纺织服装企业可以说是命悬一线。

  大量的纺织服装企业不得不关停,产能严重不足,绝大多数企业无法按时按量履行订单。 由于原料的供应和出货的运输通道两头受阻,无法按时发货成为行业的普遍状态,一些企业为了按时交货而被迫空运,只为保住客户。也有相当一部分企业被客户取消了订单,景象不一而足。

  越南国内第四波疫情爆发以来,南方省份大量纺织企业不得不按照政府的要求执行“3就地”(现场吃住工)、“两点一线”(从临时住宿到生产线的日常动线)或“4个安全绿区”的生产制度,即使如此也只能维持总产能的10-30%左右, 产生的费用却成倍增长。企业损失的不仅是经济效益,因为无法按时完成订单的交货量,自身信誉也受到了相当的损害。

  8 月和 9 月越南纺织服装业出口大幅下降。 8月全行业整体出口金额较7月下降约16%,较2020年8月下降近2.7%。 9月出口情况继续恶化,比8月下降9%以上,出口额仅30亿美元,较2020年同期下降10.5%。今年前9个月越南国内纺织服装累计出口只有约290亿美元。

  越南纺织服装协会(Vitas)预测,由于疫情在许多地区特别是南部省份仍存在潜在的危险,今年最后3个月的生产及出口状况将是非常困难的。 企业员工为躲避疫情返乡,届时又很难召回,不可避免的会造成劳动力短缺,另外客户会将订单转移到其他地方,很可能导致整个供应链的中断。

  协会估计,约有 100 万名员工(占整个行业的三分之一)受到休假、轮休、无薪休假和暂缓劳动合同、收入骤减的影响,甚至无法满足生活基本保障。

  面对越南国内目前仍然没能完全控制住的疫情,该协会认为今年国内纺织服装行业有三种发展可能。

  第一种可能,越南从10月初开始控制住疫情,实现“新常态”,出口额有望达到375-380亿美元左右。

  第二种预测,如果仍在处于防疫状态,11月份部分地方和工业区被封锁隔离,全年出口预计将达到360-365亿美元左右。

  第三种可能,也是最不乐观的预期,直到12月初疫情还未被控制住,预计行业出口仅335-340亿美元。

  越南纺织协会副主席张文锦(truong van cam)认为,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要达到2019 年390 亿美元的出口额目标都将是极其困难的。

  越南纺织服装企业代表也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以及国内媒体呼吁,企业除了竭尽全力的自救,也希望越南政府能够继续优先为工业园区工厂的工人、运输司机、快递员、进出口行业员工接种疫苗。代表们还希望政府能够减免各种税费成本,让企业现金流得以维持,避免陷入流动性紧缩,避免整个行业掉进冷冬的冰窟。

相关专题:越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8 08: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