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合作围剿天花的历史与启示

京港台:2022-1-16 23:54| 来源:BBC中文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合作围剿天花的历史与启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竞争与对抗中的超级大国是否有联手应对疫情的可能?

  过去两年,新冠疫情肆虐全世界,造成近550万人死亡,3亿多人感染,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破坏之后,除了世界卫生组织进展艰难的疫苗分享计划COVAX之外,国际社会没有明确的合作抗疫的计划和行动。

  当今世界的两大强国——美国和中国,从病毒出现开始至今,虽然在疫情问题上少了些对立多了些合作的表态,却仍然缺乏实际的行动。

  但是超级大国抛开政治立场、携手应对传染疾病却是有先例可循的。

  冷战期间的两个超级大国美国与苏联就曾合作,成功消灭了一种流行了数千年的传染病——天花。

  天花疫病

  天花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闻所未闻的疾病。但是天花曾经困扰人类数千年之久,是最先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烈性传染病,也是迄今唯一通过全球疫苗接种运动而根除的人类疾病。这一成果一直是医学科学的重大胜利。

  这种由天花病毒引起的传染性疾病,其症状是在全身长出皮疹,每10个感染者中就有3人死亡。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也往往残疾、失明或毁容。而病毒传播的方式是接触病人或接触感染的衣物、床单等。虽然对病毒最初的起源并不明确,但是有证据表明天花在公元前3世纪已经出现在古埃及。

  最早对于天花的文字描述来自公元4世纪的中国。天花曾经在日本和朝鲜半岛肆虐多年多次,尤其是在公元735-737年间,天花在日本大爆发,死亡人数据信达到了人口的三分之一。

  直到19世纪,天花被认为比其他任何一种传染病,甚至鼠疫和霍乱造成的死亡人数都多。

  

  图像来源,LIBRARY OF CONGRESS图像加注文字,

  1806年5月15日,美国总统杰弗逊致信英国医生詹纳:“未来各个国家只有从历史中,才知道天花这种可怕的疾病曾经存在。”

  1796年,英国乡村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发现挤奶女工的手有时会感染牛痘病毒,这种局部感染可以保护她们不患天花。

  这一发现对现代天花疫苗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标志着疫苗接种时代的开始。

  牛痘的拉丁文名字为“variolae vaccinae”,也就是现在“疫苗”(vaccine)一词的来源。

  冷战中提议合作

  1958年5月,苏联科学院院士兼苏联卫生部副部长维克特·日丹诺夫博士(Viktor Zhadanov)前往美国明尼苏达州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年会——世界卫生大会(World Health Assembly)。

  这是自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1956年出台与西方“和平共处”新政策后,苏联代表团第一次参加国际卫生组织召开的大会。

  当时苏联领导的东欧集团与美国领导的西方阵营自二战后开始的冷战已经持续了十年之久。世界卫生组织于1948年成立后不久,苏联就以抗议世卫组织未能向东欧国家提供足够资源为理由宣布退出。

  正是在这样的政治对立气氛中,日丹诺夫在美国号召:世界卫生组织应该把在全球根除天花列为首要的项目之一。

  他指出,苏联和其他已经没有天花感染的国家仍然经常受到从海外输入的天花病毒的困扰,这使得所有国家为防疫不得不继续在各国范围推行代价高昂的天花疫苗接种工作。他指出,既然苏联早在1930年代就能在各地区参差条件中利用疫苗控制住天花的传播,同样的疫苗抗疫经验应该可以在全世界各地复制。

  他提议:世界卫生组织联手在全世界范围解决这一问题。

  美苏对抗与政治考量

  苏联方面提出的这一建议,虽然原则上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支持,但在实际工作中却并没有太多的响应。

  美国哈佛大学历史教授艾瑞兹·曼内拉(Erez Manela)在“叙事中的天花:将疾病控制写入冷战历史”一文中写道:“意料之中的是,世界卫生组织最重要的‘股东’,美国,并没有为之表现出太多兴趣。”

  当年世界卫生组织的头等大事是根除疟疾,几乎所有资金都投入到世界范围的疟疾防疫,而天花根除项目既缺钱也缺人。

  1959至1965年间,世界卫生组织根除天花项目(SEP)每年的工作预算从10万美元到20万美元不等,专项人员只有在日内瓦的一名医疗官员和四位在南半球实地工作的医务工作者。

  

  这些年中,日丹诺夫一次又一次在世卫组织大会上对根除天花项目进展缓慢和投入稀缺表达不满和无奈。但是他终于等到了“云开日出”的时刻。

  1965年4月7日,即每年世界卫生组织成立周年纪念日,美国总统约翰逊发表了一份声明,第一次对苏联根除天花的提议表示支持。

  接下来,国际社会对根治天花提议无论是口头上和行动上都明显加快。

  1965年5月18日,美国总统约翰逊再次发表宣言说:虽然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已经消灭了天花,然而这种疾病仍然在世界上许多地方肆虐流行。

  宣言说:“只要它还存在于世界的某个角落,就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真正置身事外。”

  哈佛大学历史教授艾瑞兹·曼内拉对美国在天花根除问题上的重大态度转变评论认为:随着疟疾根除计划的惨淡收场,以及越南战争升级造成的美国在第三世界形象的持续跌落,约翰逊政府开始寻求在公共健康领域开辟国际合作的新方式。

  疫情结束

  总结根除天花的历史,可以归纳出以下几个关键因素:

  美国与苏联两国的制度保障和政治支持

  美国提供绝大部分资金:当年总共9800万美元的项目开支,约三分之一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国际组织,而美国是这些组织的主要资金来源国;另外美国还曾直接专项拨款2500万美元;

  苏联提供了绝大部分疫苗:全球使用的两亿剂疫苗中,1.7亿剂由苏联生产;

  世界卫生组织委派的项目负责人美国科学家唐纳德·亨德森(Donald Henderson)非同寻常的政治智慧,在美苏之间敏感的政治气氛下,务实推进执行天花根除项目。

  在亨德森看来,根除天花是一个”冷战胜利“。1998年,他撰文写道:虽然在(根除天花项目)很多年中,东西方关系特别紧张,但来自两个国家的专业人士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框架下齐心合作,在十年多的时间内成功根除了天花。”

  1979年12月9日,全球根除天花认证委员会的代表在”天花已经从世界上根除“的声明上签字。

  在1980年5月8日的第3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天花被正式确认为根除。

  新冠疫情启示

  在新冠疫情肆虐的过去两年中,美国、苏联当年合作根除天花的历史常常被用作希望美国与中国这两个当今超级大国抛开政治对立,合作抗疫的参考先例。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020年在纪念世界消除天花40周年的在线活动中发表讲话说,在冷战最激烈的时候,苏联和美国联手征服了天花这个共同的敌人。"现在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在团结基础上共同击败新冠病毒。"

  然而问题是,世界卫生组织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一直被卷入中、美政治纷争。2020年5月,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公开批评世卫是"中国傀儡",并宣布不再提供资金,完全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虽然现任美国总统拜登2021年年初上任伊始宣布重返世界卫生组织,但观察人士普遍认为,美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从前。

  而另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在于,冷战时期美、苏两国早都利用疫苗控制了天花在本国的蔓延,如今中国与美国国内却都仍在各施其法疲于应对新冠疫情。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军事动态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6 20: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