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乞丐冒充地主家儿子 直接继承家产 直到41年后…

京港台:2022-7-6 04:17|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乞丐冒充地主家儿子 直接继承家产 直到41年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作者:事儿君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这可能是一个看上去很像宝莱坞电影的故事,但它是真实的。

  故事的起点,是印度(专题)比哈尔邦中部的穆尔加万村,那里住着1500个村民,大多数是高种姓的有钱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穆尔加万村的村民

  其中,最富有、最有威望的人,是卡密什瓦·辛格(Kameshwar Singh)。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这个老头是村里的大地主,手握60英亩土地,还有一栋有着16个房间的祖传老宅。

  他从不自己下地,都是雇人干活,近40年时间,他在村里担任村委会领导,手中实权挺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卡密什瓦·辛格

  他的其他亲戚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些在最高法院当律师,还有一人在印度议会当议员。

  所有人都知道,辛格家属于名门望族。

  卡密什瓦对生活中的一切都挺满意,但有一点让他烦心:

  他没有儿子。

  印度农村里的人,重男轻女是少不了的。卡密什瓦结过两次婚,有七个小孩,个个都是女儿。

  眼瞅着别人家都有男性继承人,年纪渐老的卡密什瓦几乎要绝望了。

  1961年,他和妻子终于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叫坎哈亚·辛格(Kanhaiya Singh)。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坎哈亚·辛格

  作为家中独子,坎哈亚受尽万般宠爱,想要什么都能得到。

  卡密什瓦早早扬言,等他长大后,他会把家产都交给他。

  夫妻俩以为能看着儿子顺利成年,没想到,1977年2月,意外出现了。

  当时,16岁的坎哈亚去学校考试,回家的路上,他莫名消失了!

  老两口急坏了,赶紧去警察局登记“失踪人口报告”,警方、村民和亲戚们连夜寻找,但找不到男孩的一丝踪迹。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坎哈亚·辛格

  时间一天天过去,坎哈亚像是人间蒸发似的,没留下任何线索。

  卡密什瓦从担忧、恐惧到陷入严重抑郁,失去儿子后,他整个人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终日失眠,视力也越来越差。

  妻子拉姆斯妮·提毗(Ramsakhi Devi)带着他寻医问药,偶然间,他们遇到一个萨满。

  萨满肯定地说,他们的儿子还活着,很快就会见面。

  两人欢欣期盼了三个月,但坎哈亚还是没有现身,卡密什瓦的抑郁症更严重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穆尔加万村所在的纳兰达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一晃四年过去。

  1981年9月20日,穆尔加万村15公里外的小村子,出现一个神秘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打扮成僧侣模样,穿着破破烂烂,一路走街串巷,唱歌行乞。

  当地人问他从哪里来,他说,自己是穆尔加万村一个大人物的儿子,一次意外走丢,到现在都回不了家。

  “穆尔加万村”、“大人物的儿子“……那可不就是坎哈亚吗?!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突然出现的年轻人

  消息很快传到穆尔加万村,卡密什瓦一听,精神了,马不停蹄地赶到小村子里看人。

  当时,妻子提毗正好和女儿去比哈尔邦的首府巴特纳办事,因为身体不行,卡密什瓦让邻居们陪他一起去。

  到小村子里后,他发现对方是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符合坎哈亚此时的年龄。

  但因为卡密什瓦的视力太差,看不清面容,他转头问邻居们,他是不是自己儿子。

  所有邻居们一口咬定,说他肯定是坎哈亚,长得太像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自称是坎哈亚的人

  “我的眼睛不行,看不清楚。既然你们都说他是我的儿子,我就把他带回家。” 卡密什瓦后来在警方记录中说道。

  四天后,妻子和女儿回来了,瞬间傻眼。

  这个陌生的年轻男人是谁?

  妻子提毗说他长得根本不像自己的儿子,眼睛不像,嘴巴不像,头上更没有小时候留下的印记。

  坎哈亚因为幼时磕碰,头上有块地方长不了头发,但年轻人整个头都有头发。

  如果说他是坎哈亚,他看上去像是患了严重的失忆症,问他什么都含含糊糊。

  见到学校里的老师时,他也是一脸茫然,好像没见过他们的样子。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年轻人和辛格一家的合影

  唯一相似的地方,是两人的笔迹。

  年轻人来到辛格家族的豪宅后,拿出一封信,里面写着他如何在外漂泊。

  信的字迹和坎哈亚是一样的。

  邻居们劝说提毗,儿子在外受了四年苦,容貌变化大一些很正常。

  因为看到丈夫的情绪和健康肉眼可见地好转,提毗没多说什么。

  但两个月后,见这个陌生人天天在自己面前扮演乖儿子,她实在忍不住了,去警察局报警。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多年后被捕的照片

  警方很快把他抓起来,一个月后,他被保释出来,重新住进卡密什瓦和提毗的家。

  印度审理案件的速度特别慢,在判决结果出来前,这个年轻人是无罪的,所以他搬回去不算奇怪。

  这一进一出,也让卡密什瓦更加疼爱“儿子”,认为他受委屈了。

  刚开始他对“儿子”的身份还有所怀疑,但住得越久,他越信以为真。

  到最后,他已经听不下人们说他是冒牌货,一听就火冒三丈。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儿子”在父亲安排的婚礼上

  后来在最高法院当律师的亲戚戈帕尔·辛格(Gopal Singh)说,他们都看出来此人不是坎哈亚了,但实在拗不过老人。

  “我和坎哈亚一起长大,一起玩耍,印象里他是个胆小害羞的男孩。而这个男人,看着完全不像,可他的父亲非说是同一个人。我们能怎么办?能怎么办呢?”

  仗着卡密什瓦的宠爱,“新坎哈亚”行事肆无忌惮起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提毗见到他给比哈尔邦孟格市的人写信,邀请一大群人来豪宅做客。

  当着她的面,“新坎哈亚”和他们用陌生的语言交流,这帮人离开的时候,他还送给他们钱。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年老后的“新坎哈亚”

  当提毗表示不满或不信任时,“新坎哈亚”威胁说他会离开村庄,到处犯罪。他还试图拿走卡密什瓦的枪。

  丈夫喜欢,政府不管,“新坎哈亚”就这样继续在他们身边当儿子。

  住进来的第二年,卡密什瓦安排他和高种姓的女人结婚,婚后他们生了两儿三女,全家都住进豪宅。

  “新坎哈亚”后来考上大学,读英语、政治和哲学学士学位,他在大学的表现还不错。毕业后,他找了份体面的工作,足够养活一家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新坎哈亚”和他的女儿

  不管是投选票、纳税、旅游,还是更新身份证,他用的都是坎哈亚·辛格这个名字。他彻底变成了富人的儿子。

  表面的风平浪静下,隐藏着时刻爆发的激流。

  因为,提毗仍然不接受他,他的姐姐们更不接受。

  1991年,卡密什瓦去世后,“新坎哈亚”继承了所有土地和一半的豪宅(另一半给了辛格家的亲戚)。

  提毗再次走进法院,要求严惩这个盗窃儿子身份的人。

  在法庭上,她说:“他利用我丈夫虚弱的身体状况和糟糕的视力,酝酿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夺取我们的财产。”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新坎哈亚”的儿子站在豪宅前

  “新坎哈亚”说,他就是她的儿子,但拒绝做DNA鉴定。

  1995年,提毗也去世了,她的女儿们接过接力棒,把案子告到最高法院。

  经过十几位法官,历时41年,这个案子缓慢地推动着。直到今年,因为法院堆积的陈年旧案实在太多,印度政府要求快速解决2000年以前的案子。

  在集中审理了两个月后,最近,法院宣判“新坎哈亚”确实是冒名顶替者,他的真名叫达亚南德·戈赛因(Dayanand Gosain)。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达亚南德·戈赛因被捕照,整件事引起十里八乡的轰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戈赛因来自贾梅区的一个村庄,距离穆尔加万村大约100公里。

  他是农民的儿子,也是四个孩子中最小的。少年时,他早早结了婚,但妻子很快改嫁,两人都没有孩子。

  1981年,因为老家穷到呆不下去,戈赛因离开亲人们,一路靠唱歌和乞讨为生。

  路上,他可能听说了坎哈亚的故事,便有了冒名顶替的念头。

  警方调查的时候,发现戈赛因老家的人都知道他在地主家假扮别人儿子,这不是新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达亚南德·戈赛因走进法庭

  在深入研究戈赛因的政府文件后,警方发现他的出生日期模糊不清,有时是1966年,有时是1960,还有1964和1965。

  他似乎痴迷于伪造假身份,成为“新坎哈亚”后,他搞到多个其他身份的证件,日常生活中都会用。

  为了更安全,戈赛因还在2014年伪造了自己的死亡证明,说达亚南德·戈赛因在1982年1月死了。

  因为开具时间太晚,这张证明后来成为罪证。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另一种形式的自己杀死自己

  今年2月的法庭上,曼文卓·米什拉(Manvendra Mishra)法官问他失踪的四年,他到底在哪里。

  戈赛因的回答非常含糊,他说他和一位大师住在北方邦的寺庙里。但他说不出那大师的名字,也无法提供其他人证明自己的说法。

  可能因为太紧张,戈赛因的思维非常混乱。

  一开始,他说自己从未声称是卡密什瓦的亲儿子,老人是收养了他。

  之后,他又说自己就是坎哈亚,他从未假冒过任何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印度最高法院

  法官要求他提供DNA样本做亲子鉴定,他仍然拒绝,到这里,法官认为一切都已明了。

  “我们现在不需要其他证据了。被告知道,一旦做DNA检测,就会暴露自己的谎言。”米什拉法官说,“证明自己身份的举证责任,是在被告身上。”

  4月初,米什拉法官判决戈赛因有罪,上诉法院在6月维持了该判决,并对戈赛因处以7年有期徒刑。

  法官认为,此事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穆尔加万村的其他人也牵连进这场庞大的阴谋。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 地图上的穆尔加万村

  在获得60英亩土地后,戈赛因卖掉了其中37亩,买家都是村里人。

  法官怀疑是这些人帮助戈赛因,把他安插到卡密什瓦的家里,好等他获得继承权后,用低价购买土地。

  如果真是这样,这么多年精心布置一盘局,可是够吓人了。

  目前,尚不知道这些土地是否会收回来,会不会在七个女儿中分配。

  真正的坎哈亚在哪里,又经历了什么,也是一无所知。

  不过有一点是知道的:

  戈赛因和他的孩子们会失去一切。

  名声、金钱、地位,这些都建立在虚无的谎言之上,终究是要消失的……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7-6 20: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