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作者:愚人之见  于 2019-12-13 12: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门外汉 门外看|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哥伦比亚到底发生了什么?

​哥伦比亚华侨深度剖析动乱根源


第一部分:亲眼所见

在11月21号哥伦比亚大罢工日子前大概一个星期,此消息已经在网络上盛传,而政府方面却极力掩盖,直接称之为谣言。而在临近这个日子时,政府又改变态度,估计是以秘鲁、厄瓜多尔以及智利的暴乱为前车之鉴,意图做出防范的努力。游行前一天,总统还在总统府办公室召集紧急会议,商讨如何应付第二天的游行示威。

11月16号,哥伦比亚驱逐了12名外国人,怀疑他们将参与21号的游行示威,其中6名委内瑞拉人,除此之外还有古巴和西班牙等国的人员。随后又以同样理由驱逐了30名外国人,委内瑞拉人占多数。


11月21号 游行第一天

政府关闭包括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巴西、秘鲁等所有与邻国的边境。

据当地媒体报道,11月21日哥伦比亚全国大罢工,并在各大城市有超过20万人游行抗议。首都波哥大的SUBA,中产阶级和白领的聚集地,是当天波哥大最糟糕的地方。从早上就开始有烧轮胎,到后来的打砸抢。

公交快线的车站被恶意破坏,玻璃被砸,验票设施被损;公交车和车站被砸、被涂。

南部哥伦比亚第三大城市卡里情况最严重,有笔者朋友目睹暴民追打警察。当地还发生哄抢商铺的事件。结果,卡里市长果断宣布当天晚上实行宵禁。

据当天的央视新闻报道,截至当晚八点,全国超过20万人参与游行。在波哥大、麦德林和卡里等大城市均发生游行人群与军警冲突事件,共造成37名军警和42名平民受伤。不排除伤亡人数进一步上升的可能。

当天晚上,总统杜克在电视上讲话。但从讲话可以看出总统对此次游行示威的准备不足,重视程度不高。而且看上去政府把根源定位在国外势力(委内瑞拉和古巴)的参与和挑动,没有直面参与大罢工的各方的诉求。当然,这个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了该次全国大罢工并不是有统一的组织者,而是各方的一个共鸣。

杜克的这个讲话,给接下来的第二天的暴力游行埋下了伏笔。有点火上浇油的味道。


11月22号 游行第二天

早上还算有秩序,但到中午时分就开始混乱了。波哥大南部的几个区域都有不同程度的暴行。有人抢了公交车冲撞警车, 撞烂超市,冲过已经关掉的闸门,并冲进超市进行抢掠。波哥大市长佩纳罗沙宣布在该市南部三个打砸抢烧最严重的区域在晚上八点以后实行宵禁。波哥大全城老百姓敲锅和平抗议,其它城市也开始如法炮制。

总统杜克在下午六点多也在电视上宣布晚上九点开始到第二天的早上六点,波哥大全城宵禁。这是从1977年之后第一次宵禁。

当天哥伦比亚有多地区的民宅小区被匪徒团伙潜入进行抢掠,警铃声大作的视频在网络流传。居民自己组成护卫队,手持木棒等自卫武器进行自保。

部队和装甲车进驻几个情况最严重的地区,但是在市中心附近的区域依然有数百名示威者违抗禁令,继续敲锅抗议直至深夜。


11月23号 游行第三天

上午,暴力游行的情况大量减少,游行队伍变得稍有秩序,警察随处封路。大量市民只能徒步回家,有些甚至走上两三个小时以上。几十个被暴徒损坏的车站终止使用。

下午,在波哥大市中心的街道上和平示威的人群被防爆警察发射催泪弹。有一名叫DILAN CRUZ的青年中弹倒地,被送医抢救。


11月24号 游行第四天

与前一天大致相同。

11月25号 游行第五天

有59名委内瑞拉人因为在游行示威中的暴力行为被拘捕。被催泪弹击中的青年DILAN CRUZ抢救无效去世。


11月26号 游行第六天

杜克开始与各方谈判。总统与游行示威的各方代表对话之后做出了一些承诺。首先,总统提出:“将对最贫穷家庭进行减负,减免增值税。并且将100%返的税返还给那些贫困家庭。”并确保对全国民众实行一年有三天不收取任何增值税;他还保证最低工资的养老金领取者2020年的医疗缴费从12%降低到8%,并在2022年达到4%;再者,关于年轻人的就业。总统承诺将鼓励企业雇用18至28岁年轻人。当然,这些承诺最终还得国会通过,需要落实不少细节,但至少为慢慢平息游行示威铺平了一些道路。


11月27号 游行第七天

在抢救DILAN CRUZ的医院门口人们聚集并点蜡烛,送上鲜花悼念,到下午人群聚集更多,并伴随着敲锅敲碟。后来有交响乐队带着乐器来到现场,与敲锅的一起演奏哥伦比亚国歌等歌曲。一时场面感人。现场报道的记者创造出一个新的词汇“Cacerolazo sinfónica”:敲锅交响乐。


11月28号 游行第八天

仍有少量游行示威,但市面转入正常。除部分损坏严重的车站停止使用外,快速公交干线早上也基本恢复服务。下午仍有部分路段有游行影响。

​第二部分:原因分析

记得在2016年3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有过以教师为主,学生为辅的大罢工,断断续续持续了有三个多月。其后,2017、2018年都有过教师继续游行抗议。主要诉求是要求提高教师待遇,改善医疗保障,加大对教育的投入等等。

承接着教师的游行抗议,去年10月的学生罢课,游行示威,抗议政府不兑现增加对教育投入的承诺。包括3.2万亿比索(10亿美元)的运作费用和15万亿比索(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

今年年中也陆续开始爆发学生的游行示威,随着10月以来厄瓜多尔、秘鲁、智利和玻利维亚相继发生动乱而愈演愈烈。

厄瓜多尔因为取消燃油补贴掀起暴力示威,以莫雷诺政府妥协收场。但这场暴力游行之后,厄瓜多尔人显示了其极高的民族素质,大家一起上街打扫卫生,清理游行留下的杂物,把市容市貌恢复原样。

秘鲁,发生严重的府院之争。

智利,因地铁繁忙时间涨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价,结果造成了至今依然没有平息迹象的暴力游行。乃至总统被迫取消了即将来临的两场重要国家性会议。

玻利维亚,大选争议导致总统莫拉雷斯出走墨城,寻求政治庇护。

诚然,外因只是推波助澜的作用。关键还是在于内因长期的积累。其主要原因大致如下:

1. 劳动法改革

罢工组织者宣称,现任政府计划实施的劳工改革将会破坏国内就业的稳定性,因为政府有意向刚进入就业市场的年轻人仅支付法定最低工资的75%(2019年法定最低工资是828,116比索,约合美元240元)。另外,组织者声称政府新规定的劳工合同,按照工作时长计数,会导致很多人无法满足退休条件。
2.养老金改革
工人统一中央委员会透露,政府试图取消Colpensiones国家养老基金,改由私人基金收取公司和劳工养老金缴费,工会推断此项改革措施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等组织有预谋的推动。这个尝试已经在智利证明是失败的。
3.税收改革
组织者反对政府进行税制改革。不但没有增加对大型跨国公司和国内企业的征税,反而增加了个人税负。
4.私有化
根据工会的说法,政府打算将Ecopetrol,电力公司ISA,Cenit(用于运输碳氢化合物的Ecopetrol的子公司)和“国家持50%股份的所有公司”私有化。

5. 腐败
此番抗议也是对腐败的控诉。哥伦比亚每年因腐败造成500亿比索(约合145.6百万美元)的损失。被揭露的卡塔赫纳炼油厂(Reficar)的相关领导的行贿丑闻。该炼油厂属于Ecopetrol公司。于2015年10月,由时任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揭牌,最终成本为80.16亿美元,是最初预算的37.77亿美元的两倍多。
6.融资改革
在名为“融资法”的税制改革中,政府将第4、5和6类的群众的电费提高了35%,美其名曰“拯救Electricaribe(加勒比电力公司)”,这个公司自2016年开始接受西班牙天然气公司入资。(注:哥伦比亚的居民住宅按照居民的经济及住房情况,分为贫下、贫、中下、中、中高、和最高共6类。1类为贫下,6类为最高)
根据法院财务部门去年三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Electricaribe为哥伦比亚大西洋沿岸的七个省提供电力服务,赤字为1.3万亿比索(约合4.07亿美元)。
7.最低工资
哥伦比亚目前的法定最低工资为828,116比索(约合今天的240美元),而领取此工资的公务员还将获得99,023比索(约合28美元)的交通津贴。根据工会的说法,最低工资不足以支付“家庭菜篮”,无法满足基本生活需求。
8.违反协议
发动全国罢工抗议的另一种说法是,据称政府违反了本届政府和先前政府与各社会和工会部门,特别是与土著,农民和教师签订的协议。
9.捍卫社会抗议权利
召集人认为政府侵犯了民众“社会抗议权”,并将在上街游行定为犯罪行为。(这个原因有点牵强,哥伦比亚一直对游行示威都很宽容)
10.教育
去年,大学生举行了为期两个月的罢课呼吁,要求政府遵守已签署的公立大学反腐败协议和措施。总统杜克曾经许诺,对公立大学投资45,000亿比索(今天约合13.09亿美元),为期四年,这是该国历史上用于高等教育的最大一笔投资,至今仍未兑现。

11. “和平协议”

此外,哥伦比亚政府与前游击队武装力量的和平协议的执行问题也充分暴露了哥伦比亚的社会、政治矛盾。

对于和平运动人士的参与大罢工游行,主要是因为自从2016年桑托斯政府与哥伦比亚第一大反政府武装FARC哥武签署了和平协议后。六七千人的原游击队员被按区域安排在全国各地的26个过渡营里,进行各种技术培训和辅导,让他们学习一些重归社会的技能,比如种经济作物、酿酒、制衣,甚至有些还因地制宜搞起了旅游观光。

据签署“和平协议”的当天的电视直播中报道,全国32个省,有22个不完全由政府控制。也就是说,几乎半个国家不完全受政府控制。而哥武落实和平协议后迁入过渡营,以前控制的区域成了真空状态。第二大游击队ELN(民族解放军Ejército de Liberación Nacional)和第三大游击队EPL(人民解放军 Ejército Popular de Liberación)以及各毒贩集团乘虚而入抢占地盘。更有个别前游击队的重要据点地区被游击队宣布“武装罢市”。而政府束手无策的反应和表现确实让当地民众失望。

和平协议签署后,陆续的大量的社区领袖和前游击队员被杀害,多与阻碍或参与毒品交易以及寻仇有关。据国内人权组织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间共发生591起暴力袭击事件。这引起了民众对和平协议执行的担心。

加上在8月29号,以Iván Márquez(伊万·马尔克斯)为首的几个前哥武组织成员不满政府对执行“和平协议”不力,反而处处为难这些前哥武首领,决定带领小部分人重新拿起枪杆子走回丛林。这都是引发了那些和平协议支持者以及和平运动人士对杜克政府的不满的原因,直言这是开“和平协议”的倒车。

另外,由于哥伦比亚在针对指责委内瑞拉的民主人权问题的“利马集团”里比较积极,加上与邻国委内瑞拉的矛盾从查韦斯执政时就已经不断积累。所以,马杜罗政府也对哥伦比亚第二大游击队ELN以及第一大游击队FARC的残余部队和退出和平协议,重新武装的部分游击队公开进行支持。使得哥伦比亚多年来的安全形势转向倒退,使得和平运动人士对杜克政府不满越趋加深。

这次游行的另一条导火索就是据《波哥大邮报》称,自杜克去年8月执政以来,已有135名原住民遇袭死亡。上月又有至少4名原住民在南部考卡省一次袭击中丧生。由此引发了全国以及国际社会呼吁哥伦比亚政府采取行动。还有,火上加油的另一件事。原国防部长博特罗被迫本月初辞职,原因是政府军今年8月一次空袭哥武残余部队营地的行动中,造成至少8名儿童死亡。

还有其它的诸如女权,教育等方面的问题都是此次游行积累多年的原因,笔者在哥伦比亚生活多年,深知其细节,如果读者感兴趣可以留言索要更多详情。(作者观点不代表结藤社观点)

哥伦比亚当前的严峻形式,让笔者想到读过的一篇外刊Colombia lanza un mensaje contra la impunidad con la orden de arresto de un exjefe de las FARC(哥伦比亚发出对FARC前领导人逮捕令,传递出了一种“不可以逍遥法外”的信息),现在把这篇文章分享给大家:

1:El 17 de mayo por la noche la Justicia de paz de Colombia tomó una decisión que trasciende su valor estrictamente jurídico. 2:El tribunal encargado de juzgar los crímenes de la guerra ordenó a la Policía Nacional y a la Interpol el arresto de un exjefe de las FARC, Hernán Darío Velásquez Saldarriaga, alias El Paisa. 3:El propósito de la detención de este antiguo comandante de la guerrilla, que se encuentra en paradero desconocido desde 2018, es que comparezca ante la Jurisdicción Especial para la Paz (JEP) por "incumplir gravemente" lo estipulado en los acuerdos alcanzados en 2016 con el Estado.

1:Detrás del fallo, con el primero dictado por violación de los compromisos adquiridos, hay un mensaje claro contra la impunidad. 2:Es decir, los miembros de la antigua organización insurgente que se alejen de las normas y condiciones pactadas en La Habana por el Gobierno de Juan Manuel Santos se enfrentarán a la justicia. 3:La Sala de Reconocimiento de la Verdad estableció, por ejemplo, que El Paisa "en estos momentos no es elegible para recibir las sanciones propias de la JEP". 4:Esto significa que, al menos temporalmente, el excabecilla de la Columna Teófilo Forero, una de las más sangrientas de la guerrilla, se enfrenta a las penas ordinarias sin los beneficios contemplados por este tribunal.

1:Óscar Parra, presidente de la sala, se refirió precisamente a la filosofía general de esta resolución, que fortalece el principio de velar por "un cumplimiento riguroso" de los acuerdos y garantiza "la centralidad de los derechos de las víctimas". 2:La advertencia no tiene dobles lecturas: hay que "tomarse en serio las reglas que gobiernan la concesión de beneficios y tomarse en serio las reglas". 3:Velásquez Saldarriaga, señala el auto, "no compareció frente a los llamados que hasta el momento ha realizado la Jurisdicción, ni ha contribuido a la verdad y la reparación de las víctimas". 4:La magistrada Catalina Díaz incidió en que el excomandante guerrillero mostró "nulo interés" en acercarse a los perjudicados por el conflicto armado. 5: Por esta razón, la JEP, un tribunal centrado en la reconciliación, le revocó la libertad condicional de la que gozaba hasta ayer. (节选)

阅读过这篇文章,相信大家对哥伦比亚政府与FARC签署“和平协议”后仍存在的社会矛盾。

另外,此篇文章被收录到了我们的外刊课程中,本月25日西班牙语在线阅读平台将推出外刊试读活动,届时大家将以超低价格阅读到超值的内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等你呦!!!​​​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2-13 12: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