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疫情下的北京胡同小区和天安门

作者:为真理护航  于 2020-6-30 01: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评论



北京爆发第二波疫情之后,中共以所谓“大国防疫”的各种措施封堵病毒。胡同、小区、工地封闭。路口街头密布的警车警察,到处可见的封条警戒、管制交通,居民大门上被贴上检疫告示。

请详见组图:

https://is.gd/xROcVB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为真理护航 2020-6-30 01:39
唤醒良知,选择善良和美好未来:

https://ch%6Fg%6Fo%6E.%63om/srt/cu2hx
回复 金复新1 2020-6-30 03:43
为真理护航: 唤醒良知,选择善良和美好未来:

https://ch%6Fg%6Fo%6E.%63om/srt/cu2hx
郭文贵妻女获释并非是中共史上首次服软,中共首次向对手服软应该在十几年前。如果你们看过在江泽民镇压雷哄稚当天,也就是1999年7月22日雷哄稚发表的两篇求饶文章《我的一点声明》和《给中央及政府领导的一封信》,就会看到在《我的一点声明》一文中它曾说:“目前我的母亲与妹妹还在北京,情况也很不好。听说公安要带走她们。”

然而,仅仅过了几年(最迟不超过2004年),熟悉雷哄稚家庭的弟子们便惊讶地从轮媒看到新溏人电视台多了一个化名叫“宇欣”的主持人,神晕艺术团也多了一个化名叫“白雪”主唱,并认出所谓的“宇欣”正是雷哄稚的大妹李君,所谓的“白雪”正是雷哄稚的二妹李平!原来这两人竟然早已被中共释放,与其母芦淑珍移民到了美国。其中的李君很快就嫁给了大(女支)元的副总裁李继光,李继光不久就死了,至今已经过去近十年。连其母芦淑珍也于去年在美国病逝,网上不少人为此还嘲笑过雷哄稚的“法力”,同情心泛滥的法轮圣(女表)们可去搜索。

轮媒为了显示中共对轮*所谓的“迫害”,一直声称轮*在大陆连行动自由都没有,为防上京闹事,中共把它们身份证都收缴了。雷哄稚的家人作为中共的人质,价值不菲,理应压住不放、折磨致死、死摘器官,为什么反而毫发无伤、受到礼遇、轻松获释,并由中美双方私下交易,走快速通道移民美国的呢?我想就此请问胡平、刘青、陈奎德:“这种完全不可想像的事怎么竟然就发生了呢?”

这才是中共首次服软,甚至是国际共运史上的首次服软。回顾历史,我们发现,雷哄稚从1999年起,就一直要求在大陆的轮*“走出来”,兑现子虚乌有的“屎前誓约”,也就是为其卖命,到北京滋事,倾家荡产血拼中共,否则就威胁它们要下“无生之门”,并暗示要反过来读所谓的“精 进 要 旨”,那就是“只要进京”——“只要进京闹事就能圆满”,多次在明贿网故弄玄虚地向弟子介绍济公斗秦相爷的故事,说与警察斗正是开发特异功能的好机会,可以象济公那样把恶警落下的电棍打在恶警自己身上……连哄骗带驱赶地指使炮灰弟子学电影里的拳民,呼喊着“刀枪不入”的口号,发着“法正乾坤”的正念,一拨拨飞蛾扑火般扑向北京,向中共核心阵地发起疯狂进攻,在中南海旁边的天安门广场屡屡制造事端,险象环生,尽管被专政铁拳揍得哭爹叫娘、连北都找不着了,却一直消灭不完,累得恶警筋疲力尽,吓得常委胆战心惊,就怕哪天雷哄稚命令轮*把汽油瓶扔进中烂海来。

中共明白,这样下去对自己很不利,这样正好中了雷哄稚的圈套,正是雷哄稚求之不得的,反正电棍打下去痛不到它身上,倒成为它向世人哭诉受迫害的口实,帮它成为反华势力眼中奇货可居的红人,中共的形象只会越糟。雷哄稚就这样终于迫使中共坐下来与自己私下谈判,谈判内容之一,就是要求释放这三个人,而交换条件就是雷哄稚保证不再唆使轮*来天安门闹事。既然扣押这三个人并不能让雷哄稚停止捣乱,再扣押下去没有丝毫意义,权衡利弊之下,中共便与雷哄稚“相向而行”,答应放人。这就是国际共运史上的首次服软。

我们可以看到,自2004年雷哄稚与中共达成默契以后,轮*的捣乱方式发生了重大调整,以前雷哄稚一直给大陆的弟子戴高帽子,说正法的主战场在大陆,把敢于去天安门闹事的轮*抬得很高。此后,对大陆弟子的批评越来越多,高帽子给海外弟子戴了。虽然没有停止在大陆捣乱,但再也没鼓动弟子去北京,表彰去天安门广场闹事的先进事迹越来越少,直至绝迹,而是转为与美蒋当局合作散发辛耗子的“九评”,再到后来,干脆玩起了“三退”的游戏,相较于在天安门制造事端这一与中共近似(Close Combat)“贴身肉搏”的战术,这些隔空抹黑做秀,对中共伤害不大,至今所谓的三退已经玩到了二亿,对中共毫发无伤,在中共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雷哄稚的三退九评,与其说真的是为了反共,不如说是转移热点,与中共假打,假装与中共不共戴天,演戏给美蒋看,以求诈骗美蒋第二年的活动经费,中共开明派对此心知肚明,将其作为雷哄稚的一种游走江湖、发财致富的谋生饭碗予以充分的尊重和谅解,只求不要来天安门闹事,甚至胡、温、习为了倒江,反与雷哄稚暗中结盟,资金注入,互相吹捧。

可是,如果现在有人想在轮*网站搜索那两篇落款日期同为1999年7月22日的文章《我的一点声明》和《给中央及政府领导的一封信》,恐怕很难找到。因为雷哄稚怕人看出破绽,为了掩盖自己与中共私下谈判的事实,已将其删除。据网友考证,《给中央及政府领导的一封信》只放了近一年,到2000年7月就被删除了,《我的一点声明》也于2002年8月被删,另外一篇《雷哄稚老师托人向中国驻美大使馆转交一封署名信》,不久也被删除。

对此,轮媒仅于2004年发表了一句话的声明(如图),称“1999年文章绝大部分内容因故暂时封存”,不仅没说因何故,更没说这暂时是多长时间。反正直到今天也没有将其恢复。可惜欲盖弥彰,早在1999年,方舟子的新语丝等网站就曾转载了这些罪证,谷歌的镜像也能查到,轮*删了自己的,便以为别人保存的这些“历史印痕”就不存在了,活像鸵鸟头扎进沙子,不知屁股还在外面。

雷哄稚吹嘘,他的“经文每个字都是法轮……每个字都是法身,都是佛的形像,连偏旁部首都是单个的佛……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句句都是宇宙真理,是绝对不允许篡改和删除的。然而为什么又这么害怕留下这些“真理”让世人知道呢?

因为他“深悔前言”,当时它还没有放弃让中共招安自己进政协当官的幻想,在这几篇文章中曾主动向中共示好,发誓不参与政治:“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在万言书中称呼老江是“敬爱的江主席”,可后来又自打嘴巴,逢中必反,提出“解体中共”的政治口号,彻彻底底投身政治。为了掩盖其通共的罪行,雷哄稚做贼心虚,不惜费尽心机,疯狂销毁罪证。

郭文贵妻女获释,是公开讨价还价的,雷哄稚家人的获释,是背地暗箱操作的;郭文贵妻女获释,是光明正大,自己说出来的,雷哄稚家人获释,是讳莫如深,死不认账的;郭文贵的妻女获释,是郭文贵亲自与中共的抗争得到的,雷哄稚家人获释,是牺牲小轮*,害得无数小轮*家破人亡换来的。同样服软,本质不同,同样获释,代价各异。胡平刘青陈奎德诸公有无胆量去质问一下雷大师?讨论讨论这种完全不可想像的事怎么竟然就发生的呢?欺软怕恶可不是好汉所为哦~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6-30 03: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