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朱温弑杀唐昭宗

作者:为真理护航  于 2020-7-5 08: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历史故事:朱温弑杀唐昭宗

唐文德二年(公元888年),唐僖宗李儇病逝后,22 岁的李晔继位为昭宗。此时唐王朝已到末期,大唐王朝的皇权日渐衰落,大臣们争权夺利,特别是宦官和藩镇势力为了夺取对唐王朝的控制权,内争不息, 祸乱不断。

唐光化三年(公元900年)宦官们作乱,囚禁皇帝控制朝政。经过一系列较量,藩镇中力量最强的被赐名为“朱全忠”的节度使朱温消灭了宦官势力,并将唐昭宗李晔劫持到洛阳,变成了自己手中的傀儡,控制了朝政。

早想称帝自立的朱温一直逼皇帝禅位于己,然而李晔却不愿意。不久,朱温觉的与其这样留着昭宗,还不如早日将他弑杀,于是便伙同其养子朱友恭、蒋玄晖等人,策划将李晔弑杀掉。“玄晖与张廷范内诇,必以告全忠。全忠恨帝无传禅意,乃谋弑以绝人望”(《新唐书》卷223)。

唐天祐元年(公元904年)八月,一场由朱温导演的血腥政变,终于在洛阳上演。一天半夜时分,蒋玄晖与朱友恭、氏叔琮等人暗中带领“勇士百人叩行在,言有急奏,请见帝”。当宫门打开时,蒋玄晖下令留下十余名兵士严密把守。而他则带了另一部分兵士,大喊大叫着直奔寝宫,杀害昭仪(皇帝妃嫔的一种封号)裴贞一后,又闯进皇帝卧室,将李晔与昭仪李渐荣一起弑杀。

次日,跟随昭宗李晔到了洛阳的一些朝官闻迅后追问蒋玄晖事由。这个刽子手吓的竟不敢出来,只是对人胡说李晔为他的夫人所杀。“明日,宰相请对,日晏不出,玄晖矫遗诏,言帝夜与昭仪搏,为贞一、渐荣所弑,出二人首”。

然而朱温这个整个事件的幕后导演与策划者,却不想承担历史罪责,反而为了掩人耳目,将这些替他行刺的走狗,包括他的养子朱友恭、蒋玄晖、氏叔琮等全杀了。而那个直接指挥谋杀李晔的蒋玄晖,下场最惨,“全忠矫诏收付有司车裂之,贬为凶逆百姓,焚尸都门外”。

朱温本人也未得善终,后梁乾化二年(西元912年)六月,因皇位继承人之争,其亲生儿子朱友珪率所部政变,朱友珪的仆夫冯廷谔一刀刺入朱温腹部,刀尖透出背部。朱温死后,尸首只用破毡裹了裹,便草草埋在寝宫之下,连棺木也没有。

读罢历史,掩卷长叹,历史上替残暴的掌权者卖命的走狗下场总是凄惨的:这些忠实的走狗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常常被抛出来,作为替罪羊,来平息民众的愤怒,以便使真正的元凶逃脱罪责。一旦入选“替罪羊名单”,故事中蒋玄晖等人悲惨的下场,将是他们的前车之鉴。历史是一面镜子。谁用无辜者的血肉换来奖金和提升,谁转眼就是“替罪羊”的下场!即便漏网也是暂时的!如果因为走狗们还有一点利用价值,没被马上抛出来,那他们最终也难逃历史的惩罚。

其实不仅走狗们没有好下场,就连元凶罪魁本人都难以善终,就像故事中朱温最后也是被人所杀,死后连一口棺材都没有。做恶者谁也逃不过因果报应的惩罚!

(资料来源:《通鉴纪事本末》、《新唐书》、《隋唐五代史解》)

http://ulv%69%73.%6E%65t/yW1Oj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金复新1 2020-7-6 07:14
如果说像杨恒均、于丹是有编制的御用五毛,有中共资金支持,属于“上边有人,而且很硬,下面又配合活动,还出了血”的性质。那么有没有人渴望进步,有洪图大志,却因没人举荐,于是反其道而行之,自掏腰包当自干五,企图利用自己维稳取得的成绩作为投名状,取得中共赏识,跻身体制的呢?有!这点我可以向大家保证,中国什么样的奇葩都有,我还可以告诉大家,最大的自干五就是雷哄稚老师,没想到吧?!

我们不妨先看看雷哄稚在被老江镇压前的一些言论。雷哄稚在《转法轮》第329-330页中讲:“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它叫轮轮在为中共打工时,要“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在第三讲《修炼心性》一节中,要轮轮“把名利地位看作是无所谓的东西”“炼功人要把一切物质利益都看的很淡很淡,没有任何追求,一切顺其自然。”要轮轮逆来顺受,学会忍,学会舍,消磨反抗中共的意志。

远在1996年1月5日,它就模仿老子的语气以经文《修内而安外》的形式向老江上书,企图“货卖帝王家”,称“……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这与普世价值们追求的“民主法制”完全相悖,要由没有衡量标准、由它个人说了算的“道德”来治国,而所谓的道德就是要一切众生为权贵资产阶级的家族利益让路。

1995年9月25日还发表过所谓经文《境界》,假装清高地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要求弟子不许嫉妒权贵亿万资产,无论受了中共多大的气,也不许怨恨,不许上访,否则就是恶人,只能以苦为乐,意念自己在“另外空间”占了权贵们的大便宜,学阿Q整天“乐呵呵地”傻笑,这才算慈悲。

听上去是不是耳熟?是不是和于丹的言论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在轮界的专业术语为“向内找”。如果您在网上搜索轮轮们写的的修炼心得,您就可以看到它们经常吹嘘:“领导愿给多少奖金就多少,拆迁费中共随便看着给,不给也不要紧,就算支援国家社会主义建设,就算中共替自己消了业。一切凭领导的良心,绝不上访,绝不闹事。”炫耀自己“心性高”。

胡适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这就是针对杨恒均、于丹、雷哄稚这些仇恨法律的伪君子说的。这些人总是以大道德家、大慈善家、大教育家的身份出现在人们面前,开口论语老子,闭口之乎者也,满嘴仁义道德,却无一不是男盗女娼的骗子。

在《转法轮》第九讲中,雷哄稚还提出:“人家把你弄得够呛,你心里头还不能跟人家一样去对待,反过来还得谢谢人家。”要求时刻体谅中共官员的难处,一味配合党的工作,别说反抗,连恨都不许,更不许上访,为中共“善解”(轮界术语,笔者注)了许多即将爆发的群体性事件,为维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吹嘘自己的《小传》中,为了标榜与生俱来的慈悲,雷哄稚称小时候每当看到电影里共谍受刑的镜头时总是“泪水涟涟”。至今,雷哄稚及其小轮轮说起中共党员依然比亲爹还亲,口口声声要赶在地球爆炸、宇宙毁灭之前,把中共党员都渡走享福。无论这党员害死过多少人,贪污过多少钱,只需匿名退党,甚至死后由别人代它退也行。

在《真残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一讲中,它还为中共五六十年代的“德政”叫好,说:“今天人类社会道德水准已经发生了变化,道德标准都扭曲了。现在有人学雷锋,可能就得说他是精神病。可是在五、六十年代,有谁会说他是精神病呢?”在《提高心性》一讲中,它还编了一个故事,说有个人摸奖摸个自行车,自己不要,拿去给单位赞助,并对此评论说:“若在一般的环境下,一般的单位,你说你是练功人,摸个自行车,你说你不要,要把钱给单位赞助,领导都得想这人精神有毛病。别人也得议论纷纷:这个人是不是练功出偏了,走火入魔了?我讲了,道德水准发生了扭曲了。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这算个什么事儿,平平常常,谁都不会感到惊奇的。”对中共的精神文明赞不绝口。

雷哄稚还编过一个故事:“有一天单位分房子,领导讲:缺房住的人都过来,摆摆条件吧,讲一讲个人如何需要房子。各说各的,那人不吱声。最后领导一看就他比人家都困难,房子应该给他。别人说:不行,房子不能给他,得给我,我如何缺房子。他说:那你就拿去吧。”要轮轮们向这人学习,说这才是“大根器之人”,是最好的人,是“不修道已在道中”。要大家老老实实做中共的奴才,任由中共摆布,方便中共统治。1998年,它推出打油诗集《洪吟》,号召轮轮“生无所求,死不惜留”,死后不许报丧,为中共节省了大量丧葬费用。

在《向党中央的万言书》中,它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协助中共维稳的成绩。称人们只要练了它的功,就会“不计较个人得失,严以责己,宽以待人,助人为乐,吃苦中之苦,忍难忍之事,力争做一个比雷锋还要好的人。过去重名利的,修炼后自觉地把名利看淡了,在长工资、发奖金、分房子、评职称、提职务、下岗和再就业等等所有涉及个人利益的地方,大法学员都自觉主动地把好处让给别人,把困难留给自己。”为向党妈展示自己的洗脑威力,在《提高心性》一讲中,它举了个例子,称山东某针织厂工人练功后,竟老老实实把以前偷的毛巾拿回来还给中共。

它还露骨地宣扬党文化、为中共愚民政策山呼万岁。甚至在自己被中共镇压了6年之后的《2005年旧金山讲法》上,依然不承认雷锋的事迹是中共编出来的,当会场上有弟子表示质疑时,竟煞有介事地说:“其实那个雷锋有一个副元神是辟支佛。”不仅肉麻地神化雷锋。还把听它话的轮轮赞美成“活雷锋”。请问,既然如此,又何必三退呢?

以上引用,都来自雷哄稚书中,虽与其目前竭力煽动群众上访捣乱的言论大相径庭,但仍可在网上搜到,所以请不要闭着眼睛说我冤枉了雷哄稚哦。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雷哄稚强令轮轮不许看病,不许吃药?这对它到底有什么好处?难道只是为了恶作剧,捉弄弟子?后来看了雷哄稚炮制的《轮轮功祛病健身调查报告》,我终于明白其用意。雷哄稚伪造数据,称练了轮功,不需吃药,有效率高达97.7%。雷哄稚又在《给党中央的万言书》中,向党表功:“从国家财政开支来看,大法为国家节约了可观的宝贵资金……这种巨大的社会效益是在政府不花一分钱,不投入一个人力物力的情况下实现的。”没用党妈一分钱,却为党妈做了那么多事,不打自招地承认了“自干五”的身份。

要认定五毛有点难,因为不一定找得到它与中共金钱交往的证据。而认定自干五就简单了,那是单方面服务,只要它象雷哄稚这样义务赞美中共,义务为维稳出力,就具备了自干五的构成要件,就可以认定。

群众受雷哄稚的欺骗,有病不去看,有病不吃药,靠练功硬挺,自然不会向中共报销医药费。不及时治疗,自然死得早(雷哄稚称为“圆满”),让中共把退休金和丧葬费也给“节约”了。成为雷哄稚当自干五向中共邀功请赏的政绩。

可惜,雷哄稚做梦没想到,党中央江蛤膜是要看文凭看出身的,一见雷哄稚只是个小学毕业停薪留职的保安,打内心看不起,反而听信雷哄稚以前合作者们的检举材料,下令调查雷哄稚。这可把雷哄稚伤透了心,委屈的泪水止不住地在眼眶中打转:“我为党省下了那么多钱,‘善解’了那么多群体性事件,为维稳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你们却视而不见,不仅一声谢都没有,还听信谗言迫害我。江蛤膜,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弄出点事情来,秀点能力给你看!”

于是,它一手策划了震惊中外的围攻中烂海事件。它误以为这次党妈总会欣赏自己的能力,一定会认识错误,不再纠缠文凭,请它进政协当官了。谁知事与愿违。尽管政治局包括猪笼鸡、胡温在内的几乎所有常委委员都作了批示,认为雷哄稚“人才难得”,要“留住人才”“不拘一格选拔人才”,赞成收编它进朝廷当九品弼马温五毛,予以正式编制。但江却偏偏不识货,一意孤行,力排众议,从中作梗,下令摧毁整个轮功组织。

雷哄稚这么心高气傲的人,做梦没想到当了十几年自干五却是如此下场,心情可想而知。于是它在1999年6月2日发表了《我的一点感想》,多次强调轮功对维护党国的统治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它质问党妈:“难道还怕好人(实际指的是顺民,笔者注)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挑明了自己自干五的身份,并大呼不公:“我雷哄稚无条件的帮修炼的人们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体,使其社会安定,用健康的身体更好的服务于社会,那不是给当权者造福吗?”大家听听,雷哄稚就是想给当权者造福。

在《我的一点感想》中,雷哄稚又情绪失控地以一亿老头老太炮灰弟子为筹码自抬身价向党发出威胁:“为何不但不知感谢我,反而要把上亿的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哪一个政府能这样叫人不可理解呢?然而这上亿的人哪个没有家属子女,亲朋好友,这是一亿人的问题吗?那么反对的可能是更多的人…为什么在能够得民心的好机会时不要,却树立上亿人为对立面?”它实在想不通江蛤膜为什么就这样看不起自己,为什么江蛤膜连它当自干五的资格都不肯给?又骂道:“我热爱的那片国土里的领导者到底怎么了?”发泄怀才不遇的愤懑之情。

这不仅没有取得一点积极效果,反而彻底激怒了江蛤膜,干脆发出通缉令,向美方要求引渡。雷哄稚不知为此在厕所哭晕过多少回,家里人几次在厕所门框吊着的绳圈中把它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好在它的老乡张而平外语不错,托了门子,帮他联系上了美帝白左议员,又利用白左议员的愚蠢,骗取了美帝大量活动经费,给它办了许多媒体,让它组织神晕艺术团,到处走穴,丢人现眼,这才柳暗花明,不再想上吊了。

雷哄稚逼轮轮满世界“讲清真相”,为自己鸣冤叫屈。凭良心讲,这的确是一起冤案,它明明是自干五,却被看作公知;它明明崇拜独裁专制,忠心为党国维稳,却被视为民主同道;它明明要求进步,积极投靠组织,却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被网友笑称“官逼佛反”。这样的乌龙,只会发生在愚昧的中国人中间。

二十年过去了,它终于拿得出成绩向党示威:“我看你们简直是瞎了眼!我叫你们看不起我!我叫你们不重用我!我就是要让你们看看我的组织能力、欺骗能力、动员能力和文艺天赋!你们党内哪个比得上?我白手起家,能做这么大的事业,骗那么多钱,是来美华人中混得最好的一个,虽然在国内没骗得了老江,但出国骗了美帝!你们当初就没想到把我推向对立面,会给你们自己造成这么大的麻烦吧?你们现在终于后悔了吧?嗯?”

现在小学毕业的保安雷哄稚,化名“大法先生”(D.F.先生),自封为神晕艺术团的艺术总监,戴上墨镜,模仿黑社会老大的架势,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出现在神晕宣传广告中。这个白字连篇、把“掘墓”写成“抉墓”、把“金刚”写成“金钢”、把“疾风”写成“击风”、把光年说成时间、“的地得”都分不清楚的半文盲,连吹小号都找不到调,从来没有吹完整一个曲子的殡葬业唢呐吹鼓手,终于可以在自由世界自由自在地自封“原创作品大师”“杰出音乐与舞蹈教授”,无限度地满足虚荣心,大言不惭地把自己的山寨作品吹嘘称“体现了五千年中华文化精神”。既圆了文青梦,又当了文化人,过足了鸦片瘾。不知白天神气活现后,夜深人静时,还能不能回忆起给党妈当自干五的那段屈辱岁月?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7 03: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