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语魁北克

作者:trunkzhao  于 2008-12-10 05: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8评论


当初选择登陆地点时,因为自己身无所长,对自己能否在加拿大活下去没有信心,就选择了福利最好,生活压力最小的魁北克了。我的英语并不好,雅思属于拿七分困难点,六分绝对没问题,因此认为语言问题对比不是很强烈,不会感觉太痛苦,哪曾想适应这法语的魁北克却太不容易。不过毕竟都过去了,一混也是好几年。



加拿大两种官方语言都占据同等的地位,但绝大部分省份都是英语省份,只有NB省是英法双语,而魁省是唯一的以法语为官方语言的省份,也就是说,英语在魁省没地位。

刚来这个城市,感觉根本不像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因为公共信息基本上看不到一点英语:路标是法语,布告是法语,就连公共交通报站名都是法语。法语的发音和英语很不一样,因此坐车要瞪大眼睛,寻找自己要下车的车站,不能靠耳朵。我马上就学会了东南西北四个法语词汇,否则连家都找不到。

刚刚登陆,马上买了张月票,按照国内的习惯,靠公交车和腿考察市场。当我走过市中心最主要的一条商业街,有一段街道两边,建筑上到处张贴着比较暧昧色情的海报。我以为到了红灯区,那些建筑就是窑子了。建筑临街的一面基本上没有窗户,仅仅开了一个小门,门上贴着一张时间表我想当然地以为那就是各位姑娘的工作时间。我不禁感叹,一个窑子里姑娘就是六七个,每个人工作时间都很长,真可怜。到了第二家,怎么还是姑娘六七个,工作时间都差不多,而且......,似乎名字都差不多。我仔细看了一下,姑娘大多都是叫什么di的。心里暗想,这些可能是红牌姑娘,其他普通的小姐是没有资格列到名单上的。到了第三家,我看出来了,这些姑娘的名字怎么都这么眼熟呢。于是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最后一个姑娘,名字不叫什么di。然后,我又看一家普通店铺也挂着同样的时间表,我终于明白了,这些姑娘分别叫lundi,mardi,mercredi,jeudi,vendredi,samedi,dimanche,星期一到星期日,而且也不是妓院,而是脱衣舞酒吧。

有一次,也是第一次,还是唯一的一次,我去农场干活,赶的是头班车。地铁走着走着就慢下来,最后就停了,然后走走停停,到了一个车站。车上叽哩咕噜地广播了一通法语,很多人就下车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跟人家走,但不知道干什么去,怎么办。那种无助孤独的感觉是与生从没有体验过的。看看车上还有几个人没下车,我就咬牙坚持。最终车还是开动了,蹭到了终点,我也赶上了农场的班车。那里面有很多同胞,因此我才知道早晨在地铁的倒数第二站,一个人跳地铁自杀,造成地铁延误。

其实蒙特利尔并不是一个纯法语城市,而是一个多语言的小世界。我刚到这个城市就去打工,一个人跟我说他是英裔,太太是法裔,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我看报纸上招工,凡是符合我的条件的都要求双语,我觉得会双语实在了不起。后来接触的人多了,才知道,双语实在是小菜一碟。虽然很多法裔人只会说法语,但是大多数英裔人却都会双语,而更多的移民受过教育的子女都会三语——英法和本民族的语言,甚至四五种语言。在交谈时人们一般选择一种共同的语言交谈,比如和别人谈话,发现他的法语口音重,而自己法语不差,就选择法语用来交谈。我的合伙人在和不同的销售代表打交道时,就分别用英法语与之交流。有一次为了砍价,甚至动用了英法意大利三种语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天上下着丝丝细雨,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并肩走着,好象是在讨论文艺问题。中年人用英语,年轻人用法语,俩人就缓缓地走着,轻声交谈着,恍如仙境,

上初中的时候,学过一篇《最后一课》,说到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我还天真地以为是真的。来到加拿大这才明白,所有国家的人都会说自己的语言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的确,法语的规律性要好于英语,语法相对也宽松,如果要是弄熟了,性、数、时态、变位之类的还是可以应付,但是对学惯了英语的中国人来说,还不是太轻松。

法语有时候表达能力不如英语,有时甚至还是很可笑。最好笑的就是法语的数字了。法语直到六十九,每个数字都有对应的词汇。可是到了七十,用法语来说就是七十 十,七十一就是六十 十一,这是加法;到了八十,就要说四 二十,这是乘法;到了九十网上,那就是混合运算了。比如说九十九块九毛九,就要说“四 二十 十九 和 四 二十 十九”,我是练了很长时间会说九十九的。最可恨的是记电话号码,如果有人说“六十....”或者“八十...”千万别着急写下或者按下“6”或者“8”,要听完,因为很可能说的是”7“或者”9“。这帮子法国人的算术本来就不灵光,不知道怎么还折腾出这么一套独特的体系,而和法语相近的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都不是这样。这有可能是法国人的老祖宗认为世界上最多数到六十就够用了,根本就没发明七十八十九十这些词,而其后代为了与世界接轨,又重新设计的。关于数字我也闹出过笑话。有一次我去进货,问老板娘烟盒多少钱,老板娘说quatre-vingt-cinq,我飞快地计算了一下:4×20+5=85,肯定不是八十五块钱,那就是说八十五分钱。平时都是卖三四块钱的,我觉得太便宜了,又跟老板娘确定,如果真是八毛五,那就给我来两麻袋。老板娘又用英语重复了一次,这回我明白了,原来是四块两毛五。老板娘说话太快,我没听清楚,她说quatre et vingt-cinq,那个et就相当于小数点,空欢喜一场。

每天我都要面对各式各样南腔北调的法语。真正的法语,巴黎口音还是比较好听的,就像苏南话一样,虽然听不懂,却也是一种享受。而我们这里,有魁北克法语,被称作魁北瓜子,还有北非法语,中部非洲的刚果布隆迪,西部的象牙海岸,还有独具特色的海地法语。这里面魁北瓜子讲话就像中国的保定话,说话老拖着儿音,北非人倒是中规中矩,黑非洲法语像吵架,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海地法语。海地人讲话发音独特,含混不清,而且有很多用词也尤为奇特。有一次一个海地人找“tapis round”,恰好我刚刚学会这两个词,不就是圆地毯嘛,我告诉她没有。我的房东听到了,赶紧叫住顾客,给她找。我一看,原来是圆桌布。人家的tapis铺地上,海地人的tapis上桌子。

刚开始开店,一句法语都不会,不,就会一句,merci,谢谢。连多少钱都有指着收银机,让顾客自己看。顾客要问东西,那更是如同天书。后来稍微听懂一丁点,就带着顾客到处转,这个不是,那就上那边看看。大约理解移民的艰辛,本地人很少有人对此不满。我见过一个最不满意的法裔客人,问了几句不懂之后,脸一耷拉,一句话不说就转身离去。倒是同样是外来的海地人有几次恶语相加,骂我们,问我们不懂法语干嘛来魁北克,赶紧走吧。旁边的很多顾客看不过眼,过来帮腔,质问为什么不会法语就没有权利在魁北克,他们可以学习,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法语的,把海地人说得张口结舌。几年后,很多人都夸奖我法语进步大,从一句话不会,到现在能和人交谈,实在了不起。其实我现在法语依然停留在原始水平,连个句子都说不完整。

后来我才知道,海地人指责得没错,我作为公共服务行业,根据法律的要求,必须会讲法语,这部法律就是魁省的语言法。

魁省的语言法是为了保护法语免遭强大的英语的侵蚀,打压英语,保护法语文化,提高魁省地位而制订出来的。语言法对法语在各方面的应用作了规定,比如说商店招牌法语的字一定要大于英语的,比如路牌只能用法语等等,并有专门的语言警察管理处理相关事宜。

讲英文的人认为语言法过于苛刻,二十年来已经有许多讲英文的人迁移到其他省份;而法语中坚分子和一些会讲法语的民族却认为语言法执行不力,应当加大执法力度。今年初一家酒吧就因为悬挂英文海报被查处,而另一家法语大报的记者揭露很多商店不贯彻语言法,让只会讲英文的人上岗,要求重视语言法。更有甚者,有些极端分子要求许多企业改名,例如Best Buy太英文了。实际上,有很多企业为了融入社会,到魁省改了名称,比如说The Bay到了魁省就改为La Baie,而肯德基KFC改成FPC什么的,而Pharmaprix和bureau en gros都是改名而来。其实改不改名,是市场行为,应当由企业自行决定,比如说McDonald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大家都认可这个品牌,改成Jean Pierre大约实在过分。La vie en rose是一个全国品牌,是个明显的法语品牌,难道在英语省份应该让她改名吗?无论怎么改都不如原来这个名字好听,有吸引力。说到底,还是因为法语过于孱弱,法语人士过于自卑造成的。

当然许多法裔人士致力于法语保护和发扬光大,另一个主要动机就是谋求独立。法语民族主义虽然已经从暴力走向政治和平,虽然历经两次公投失败,但是独立势力依然强大,在刚刚结束的大选和省选中就体现了这一点。有一个说法,说是魁独分子不想让人们庆祝国庆,就把住房租约的起讫日子定位七月一日,让许多人这一天在忙碌的搬家中度过,无暇欢庆。魁北克的省庆被称作"fete de natioanell",猛地听起来就像个国家,也可以解释为民族节庆。所以联邦政府以其人之道,封魁北克为一个"nation",实际上什么也没有改变。

事实上,就如同经济上魁北克不可能脱离加拿大和美国的圈子而仅仅靠法国输血过日子一样,魁北克被英语省份包围,紧邻美国,面对强大的英语文化,法语不可能不受到冲击。我刚来时,碰到许多只说法语的人,尤其是Madam们,特别爱说“Oh, my god!”或者“It's cute.”我还以为是他们美国毛片看多了的缘故,后来才发现英语入侵之深。我曾经在魁省的法语区住过,那里的家庭妇女绝大部分都只会法语,却能在体育场旁边为儿子加油时,用非常标准的口音说:“Come on. Go! Go! Let's go!”

标准的纯粹的法语只能在小学里找了。我跟人见面,尤其是路上碰到的,喜欢叫“傻驴”(soluté),既可以用作见面打招呼,也可以作为再见使用。有时叫“傻娃”(ça va),我女儿说这是不礼貌的,非正规的。还有一次我跟人说bon weekend,女儿又纠正我:应该说bonne fin de semaine,weekend是英语。我告诉她,weekend也是法语,她不信,回家查字典果真有这个词。唉,就连魁北瓜们的老窝法国都被英语占得一塌糊涂,更何况在北美?要想维持法语的纯洁和独立纯粹是异想天开一厢情愿。


8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4 回复 四合院的闲人 2008-12-10 05:49
这么多的感想啊,见识了
回复 千里之外 2008-12-10 05:54
bonne fin de la semaine  ,hehe.... :-)))
1 回复 trunkzhao 2008-12-10 06:03
千里之外: bonne fin de la semaine  ,hehe.... :-)))
文盲,文盲,见笑了,咱没上过一节法语课,能到这程度就算不错了。原来我还写过“piti3/$1","grand2/$1",愣是贴了大半年,最后一个小学生指出了我的错误,我一查字典,还真是,惭愧,惭愧。
1 回复 千里之外 2008-12-10 08:18
trunkzhao: 文盲,文盲,见笑了,咱没上过一节法语课,能到这程度就算不错了。原来我还写过“piti3/$1","grand2/$1",愣是贴了大半年,最后一个小学生指出
呵呵,没有啦,也是看着好玩。法语口语很好学,不过语法比较麻烦,很多法国人都错误百出呢。
3 回复 宜修 2008-12-10 09:47
四合院的闲人: 这么多的感想啊,见识了
俺写的只是梦,赵君写得才是生活的真实一面。感慨!
1 回复 纯子的世界 2008-12-10 12:21
兄弟,你够棒的!说出了法语情节.感受到啦.
1 回复 ww_719 2008-12-15 09:06
我感觉法语挺难学的...我现在学法语是工作需要,英文本来就不灵光,现在又是学法文,整个一个瞎闹...哈哈...法文老师说,魁北克的法语跟法国的法语不一样,她去魁北克都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就好比听到澳大利亚人说英文,哈哈哈..
我学到数字时候,美国同事都会说stupid法国人怎么如此笨呀,为什么非要六十 十一才是71,说以后要帮他们转过来,又发现,美国人实在是不喜欢法国人还有些恨!!
总之,我的法文实在是学得费劲..特别是性、数、时态、变位之类..看来我的路还很长~~
回复 江上渔夫 2009-2-3 11:49
在montrea 学了4个月的法语,都还给老师了。l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16: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