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倍可亲 返回首页

玉米穗的个人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28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统计信息

已有 1,874,075 人来访过

    现在还没有相册

    现在还没有记录

    现在还没有动态

日本人的好色 2020-10-24
一个朋友之前说起可以聊聊日本的情色文化,我也觉得这是个有意思的话题,我没有对日本的情色文化做过研究,只是凭印象瞎扯一二。     很多人
(20323)次阅读|(11)个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十六) 2020-10-20
科长韩天琦住院第二天,我们科里几个小青年就去医院看望他。他说,唉,早知道是这个(肝癌),我就不来检查了。又说,搞什么鬼,为什么是我啊?!我从来
(2267)次阅读|(2)个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十五) 2020-10-13
宋晓琳说瞿秀秀和体育教研室主任朱柏年有“花头”,说朱柏年频繁去找瞿秀秀,瞿秀秀还老带朱柏年进书库找书,在里面一呆良久。有次宋晓琳进书库,正巧撞
(2796)次阅读|(2)个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十四) 2020-10-07
瞿秀秀告诉我葛振军邀请她一起去做生意,说图书馆这种地方有啥呆头,跟他去做生意一个月能挣她一年的工资。当时社会氛围与前几年不一样,人们心思活泛,
(2685)次阅读|(2)个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十三) 2020-09-30
体育教研室在一年里新来了四个老师,其中一个叫朱柏年的顶替林明德做了教研室主任。林明德是顶替郭大雄上位的,郭大雄因为半夜三更去木工厂偷木头丢了教
(5116)次阅读|(7)个评论
关于花痴和痴汉 2020-09-28
看到长岛兄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趣文,想起一些往事,也来凑个趣,掰扯一二。 儿时我们那里常见到一个所谓“花痴”,是F大学图书馆里的。花痴这个词现在使
(11036)次阅读|(16)个评论

查看更多

现在还没有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麦琪儿 2020-3-28 03:03
你的插队琐记的第一句话就引起了我的注意,看完第一篇后就想等你多写几篇再给你留言。三篇了,哈哈,真是把乡下的事描述得活伦活现。我插队在罗泾,比罗楠远些,去的比你早吧,73年去的, 那块地方太熟悉了。好多事情都有同感。谢谢你的回忆篇,期待你的文章的继续。。。。。。

目前疫情当道,多保重!
麦琪儿 2020-3-4 07:22
你好!
好久没有上倍可亲了。今天一气看了你的文章,很过瘾!
特别是多集上海弄堂邻居,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父母家人都描绘得十分生动。和你一样海外侨居几十年,你的故事不免抅起我对亲友家人的怀念。
还有,大明风华我也看了,很不错。
麦琪儿 2019-11-3 22:59
生动的描写:邻居,宠物,野兽和新陈代谢。。。
麦琪儿 2019-8-6 02:46
Very good story...
麦琪儿 2019-7-29 07:00
读了你一路的重庆游记了,描叙生动,把国人的各种“吃相”显示一番。还提到崇明,哈哈,上海人当它一盘菜了。我五月也去了一下,“享受”了一下朋友所说的氧吧。。。国人见树不多,所以每逢树林就惊叹不已,可以理解。 崇明当年都是林场,现在的东台国家森林公园的树都是当年知青种的,当时有十来个知青农场呢!谢谢你的随笔文章!
麦琪儿 2019-6-19 04:35
非常欣赏你写的回国游记,期盼阅读你一路去重庆的感想。
麦琪儿 2019-6-13 07:01
玉米穗: 谢谢夸奖!很高兴,呵呵。第四宿舍和国权路那里现在面目全非了,只在记忆里了。问好!
刚从复旦那里回来。回上海还是蛮开心的,特别是坐地铁,方便。以前的55路公交车现在还有,我那天还去坐了一次去外滩,慢一点,还是舒服的。小时候的三路电车,还好像在眼前。
麦琪儿 2019-4-29 04:11
你好! 你的老地方老故事写得太好了,那些背景街口我都熟悉,许多人的名字我也知晓。国权路上的那些店,儿时几分钱买零食的纠结, 哈哈,你写得文字简洁流利,还带着幽默。谢谢!
我以前住第四。
chenyidong 2019-3-13 22:34
嗨嗨
chenyidong 2019-3-13 22:34
  
何以静待 2019-3-12 22:59
南沙2 2018-12-26 03:20
节日快乐
麦琪儿 2018-5-2 04:04
你好! 读了你写的好多复旦往事,很感亲切。我也是在那里长大的,可能年纪要比你大了。我家以前也住第四。
Duffy 2016-4-14 10:54
玉米穗,您好: 您在《另类元帅叶剑英的另类历史功绩 ( 上) 》一文中提到的那樁红军史上最大的谜团公案,由于无任何证据,当时就广受质疑,随着当事人已全部离世,现在,除了专门研究军史的人,还有个别当年红四方面军的指战员家属之外,也已经很少有人持续关心此段公案了,现在中国人中大概也很少有人知道曾有过这么一段谜团公案。 我哥哥曾经有幸参与过中央军委通信兵史的研究编写工作。据他临终前告诉我的一件事:1966年文革初期,在一次有关军队支左的会议上,毛泽东在会前讲话中,又提到这封电报,并且问:“王铮同志来 ...
查看全部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3-2013 Backchina.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