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倍可亲 返回首页

玉米穗的个人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28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留言板

facelist doodle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麦琪儿 2020-3-28 03:03
你的插队琐记的第一句话就引起了我的注意,看完第一篇后就想等你多写几篇再给你留言。三篇了,哈哈,真是把乡下的事描述得活伦活现。我插队在罗泾,比罗楠远些,去的比你早吧,73年去的, 那块地方太熟悉了。好多事情都有同感。谢谢你的回忆篇,期待你的文章的继续。。。。。。

目前疫情当道,多保重!
麦琪儿 2020-3-4 07:22
你好!
好久没有上倍可亲了。今天一气看了你的文章,很过瘾!
特别是多集上海弄堂邻居,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父母家人都描绘得十分生动。和你一样海外侨居几十年,你的故事不免抅起我对亲友家人的怀念。
还有,大明风华我也看了,很不错。
麦琪儿 2019-11-3 22:59
生动的描写:邻居,宠物,野兽和新陈代谢。。。
麦琪儿 2019-8-6 02:46
Very good story...
麦琪儿 2019-7-29 07:00
读了你一路的重庆游记了,描叙生动,把国人的各种“吃相”显示一番。还提到崇明,哈哈,上海人当它一盘菜了。我五月也去了一下,“享受”了一下朋友所说的氧吧。。。国人见树不多,所以每逢树林就惊叹不已,可以理解。 崇明当年都是林场,现在的东台国家森林公园的树都是当年知青种的,当时有十来个知青农场呢!谢谢你的随笔文章!
麦琪儿 2019-6-19 04:35
非常欣赏你写的回国游记,期盼阅读你一路去重庆的感想。
麦琪儿 2019-6-13 07:01
玉米穗: 谢谢夸奖!很高兴,呵呵。第四宿舍和国权路那里现在面目全非了,只在记忆里了。问好!
刚从复旦那里回来。回上海还是蛮开心的,特别是坐地铁,方便。以前的55路公交车现在还有,我那天还去坐了一次去外滩,慢一点,还是舒服的。小时候的三路电车,还好像在眼前。
麦琪儿 2019-4-29 04:11
你好! 你的老地方老故事写得太好了,那些背景街口我都熟悉,许多人的名字我也知晓。国权路上的那些店,儿时几分钱买零食的纠结, 哈哈,你写得文字简洁流利,还带着幽默。谢谢!
我以前住第四。
chenyidong 2019-3-13 22:34
嗨嗨
chenyidong 2019-3-13 22:34
  
何以静待 2019-3-12 22:59
南沙2 2018-12-26 03:20
节日快乐
麦琪儿 2018-5-2 04:04
你好! 读了你写的好多复旦往事,很感亲切。我也是在那里长大的,可能年纪要比你大了。我家以前也住第四。
Duffy 2016-4-14 10:54
玉米穗,您好:

您在《另类元帅叶剑英的另类历史功绩 ( 上) 》一文中提到的那樁红军史上最大的谜团公案,由于无任何证据,当时就广受质疑,随着当事人已全部离世,现在,除了专门研究军史的人,还有个别当年红四方面军的指战员家属之外,也已经很少有人持续关心此段公案了,现在中国人中大概也很少有人知道曾有过这么一段谜团公案。

我哥哥曾经有幸参与过中央军委通信兵史的研究编写工作。据他临终前告诉我的一件事:1966年文革初期,在一次有关军队支左的会议上,毛泽东在会前讲话中,又提到这封电报,并且问:“王铮同志来了没有,他是红军时期中央军委机要通信最高负责人,他应该能够证实这件事。”作为当时军委通信兵部主任兼电子工业部部长的王铮站起来说:从延安时期批判张国焘起,中央对这一问题经过多次调查,我一贯表示,我以一个老共产党员的身份保证,我从来没有见过这封电报,按照军委机要通信保密规则,所有中央军委机要通信在收发之后都必须严格记录存档,否则以军法处置。我和中央委派的其他人都为此领导过对军委机要通信的档案查阅,没有发现任何有关这封电报的相关档案或记录。我亲自询问过当时红四方面军专门负责与中央军委机要通信的原红五军团报务主任荊振昌同志,他也说从来没有见过这封电报,也没有任何相关档案和记录。因此无论从发报到收报,都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封电报的存在。王铮同志的直言,使当时会场气氛非常尴尬,沉默好一阵子,才有人把话题岔开。

从此,王铮被扣上一贯反对毛主席的罪名,受到残酷迫害和打击,甚至由造反派策划了一个绑架王铮和制造畏罪自杀假象的阴谋,最后只是因为阴谋败露,王铮才算逃过这一死劫。

王铮在会上提到的荊振昌同志,就是我的父亲,他因长期患病,早已于1981年去世。

我之所以没有把这段话写在您的文章评论中,只是不想把过多的个人隐私,暴露在大众媒体面前。请见谅。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3-2013 Backchina.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