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新西兰的日子(十三)

作者:RobertLi171  于 2017-11-14 03: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抵纽初期,我妻子曾在Avondale区住过一段时间,这里邻近跑马场,每周六都有早市。

  到了周六的清晨,整个跑马场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摆摊卖货的,逛摊买货的人络绎不绝,到处都是讨价还价的人们。到了这里,恍惚间我总感到似乎回到了国内的自由市场,那种熟悉的喧哗声和不时飘来的鱼腥气以及煎炸食物的香气,总会带我回到久远的记忆。

  那时,我已在旅行社上班,妻子正学英语,撞车事故让我们破费了一大笔钱,我们时刻想着怎样节省开支。每到周六,我俩各自背着一个空包,牵着手,从住处穿过马场附近长长的一段路,来到热闹的市场,开始我们的周末休闲之旅。

  在市场上,我们闲逛着、挑拣着,这里摆卖的各类物品相对于超市便宜许多,还有一些人把家里用不着的东西也拿来出售,这让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经济拮据的新移民有了很大的选择余地。

  我们使用的许多日用品都是从那里淘来的,每次临近收市时,妻子还会买一些便宜的白菜、萝卜,把我俩背来的包塞得满满的,我俩再一起背着回家。

  老婆向同住的东北人请教,用米汤学着做些韩式泡菜,这些泡菜成为我们餐桌上的佐餐佳肴。

  那时,同住在那幢房子里的有留学生,有国内来的黑户,有经商失败的生意人,大家蜗居在那幢陈旧的house里,各自过着自己平淡而有些艰辛的日子。

  房东是位女强人,来纽多年,凭着开外卖店赚了不少钱,也买了几幢物业,来收房租时偶尔坐下和我们聊天。

  她感叹自己虽然赚得不少,却只是在给赌场打工,原来房东夫妇流连于赌场已有多年,赌瘾很深,难以戒除。据她说这些年贡献给了赌场几幢house。虽然他们夫妻有心戒赌,还申请了赌场的禁止令,即申请赌场禁止自己入内,但是当赌瘾上来时,一切都无法阻挡了,他们会去另一个城市的赌场,甚至乘机远赴南岛以偿赌瘾。

  与我们同住的老丁也和房东夫妇一样赌瘾难戒,老丁是来自国内某省的黑户。7年前他持旅游签证来到奥克兰后,就再也没回过中国。据老丁说他们那里国企下岗职工太多,谋生艰难,许多人都滞留国外打工为生。

  老丁的工作是给人刷油漆,老板是韩国人,老丁说虽然活重且累,老板要求严格,但是收入可观,而且是现金,也就足以弥补辛苦了。

  新西兰夏日的阳光猛烈炽热,紫外线照射强烈,每日在户外工作的老丁被晒得肤色黝黑,只有牙齿雪白。为了省钱,他一人独住在house外的小屋内,这里房租便宜一些,由于屋顶只是一层铁皮,小屋内闷热不堪,老丁依然安之若素。

  闲暇时,老丁时常拿出老婆和女儿的合影看了又看,老丁已有7年没有见过她们娘俩了,上一次见面女儿还读小学,现在,女儿已经上高中了。照片和电话是他与母女俩仅有的联系,如果还有,那就是在梦中了。

  我曾问过老丁打算何时回国,老丁说至少得等到女儿大学毕业,有了稳定的工作,他才会回国度个安心的晚年。

  老丁除了工作和想家外,唯一的爱好就是去赌场了,为了戒赌,他也申请了赌场的禁止令,也同样难以戒除。老丁笑着说道曾经大赢过几回,只是输钱还是大多数时候,幸亏他每回一拿到工资就先给家中汇一部分回去,余下的才贡献给赌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1-14 03: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