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一片黄色的土地

作者:量子在  于 2017-9-13 19: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俚曲乱弹|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黄土地, 青纱帐

一 

性启蒙性教育不是来自书本也不是来自课堂授业。 

而是来自民间。 

记得初中生理卫生常识课,女教师提问我的同座---回答泌尿系统构造。我的同座一个大男生涨红了脸支支吾吾。 

因为他从肾脏说到了膀胱。 

那时侯,这个系统只讲到尿道为止,不涉其他。 

已经让小青年不知所云十分害羞。 

到了社会,踏进黄土地,跟学生的课堂——当时的象牙塔完全不同了。 

自然,现在的小青年现在的大学生甚至于初中生由于时代不同,完全精通,至少不会像金婚里的张国立蒋雯丽那样新婚之夜大汗淋漓一事无成。 

我一个朋友说她的儿子,迟迟不肯结婚---海归金领,就说起其实他们早就啥都懂了。 

啥都懂了——一尽在不言中。 

大学毕业,分配进了娘子关,很快就又回上海培训,历时一年不到。 

开始领略黄色的土地。 

由于身份不是学生,是学徒,又能和工农打成一片。 

第一次听到车间花边。 

那是我一个好朋友传过来的消息。 

伊拉做得出,阿拉讲勿出。 

这是一位女师傅讲拨徒弟听的“控诉”。 

于是,知道了整理车间那些布车可以派上用场---作为云雨,也就是“通奸”的温床。 

回转厂子,果不其然。那会儿经常停电。一旦停电,大家叫起来——回去喽——回宿舍:单身宿舍或者家属宿舍。 

黑灯瞎火,还呆在车间里干吗。 

可就有人在布车里干好事。 

据说还有奇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个男人干了好事,提起裤子走了。潜伏在旁的另一个男人(没有轮奸集团的意思,也决不是约好一起赴会)跑出来对女的说,你和他怎么干,我也照样干。 

黄土地的故事,就像红高粱电影那么好看。 

二 

开厂。 

动力车间和机修车间先锋队。 

能源---水电汽,蒸汽和煤气;设备---各种机器。 

工艺车间尽管是主角,此时此刻是小三子。普通的劳动力。 

打发去修公路。 

从厂门口到水泵房的那条工程队因为文革武斗停下来没完成的马路。 

男职工的干活。 

不仅是累,而且是饿和渴,离厂区很远,扛着简陋的工具走到作业现场。 

时间长,忽然一个我的好朋友要撒尿。 

不是习惯性地找墙角,至少是背对着他人----长途车一停歇,就有这么一道风景线。 

就是电视连续剧里也好拍这样的镜头。 

美国的长途车都带厕所,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可是第三世界不然。辛庄站出站往左拐,一溜长长的围墙,墙根就常常散发出尿味。意大利罗马的公交总站广场也有痕迹,区别在于规模大小范围界限。 

这些还不涉及情色。 

令人震惊的是这位朋友口里嘟嚷着宣布——看惯了的不怕,没见过的稀罕。 

至理名言啊。 

这情色意味级别不低了。 

三 

婚礼。 

激动人心的时刻。 

当今的婚礼,中西合璧。已经开始有当众接吻和咬苹果等余兴节目。 

比之李安《喜宴》电影还差---闹洞房桥段。 

在黄土地那么些年,目睹了好几场婚礼。 

也有错过的--春节回家探亲了。 

一次是好朋友婚礼,大队好友专程骑自行车赶去。 

承蒙抬举,坐上主桌。很不习惯。因为很快就闹开了。 

一个闹友,命令新郎说——提倡晚婚好政策。 

这句话没啥玩玩绕,新郎照说不误。 

接下来的一句是——今晚寻个好睡处。 

这就很有些言外之意。新郎不肯说,或许腼腆,或许是——。 

马上拿了尺子打手背。一直打到他说了为止。 

不知道是不是有不熟悉的人在场,没闹得太过分。当然,我们大部队仍然骑车退场,没看到闹洞房。 

看到的闹洞房一幕是化验室主任的家。新婚,喜宴在夫妻双方老家办。 

回厂是招待一下同事好友,记得香烟喜糖之类。 

因为同在技术科的关系,去看了一下。 

已经闹得蛮凶了。 

新郎新娘被命令站在炕上,情形好像文革批斗。 

新娘已经披头散发,新郎也狼狈不堪。 

我看到的桥段是让谈恋爱经过。 

一定要新娘说看上新郎基本要点是什么。 

用当地方言夸张地把基本点念成鸡巴点。 

非得让新娘亲口说出不可。 

最后说了没有不得而知,我回宿舍去了----那个新房拥挤的很。 

还有,记得看到一副对联,准备贴到新房门口。 

上联——一根长枪能缩能伸两把快刀无边无刃 
下联——双方大战几十会合到头来是枪败刀胜 

不成对偶,意思粗俗。 

据说,最厉害的是在晋南,一位女同事---我和她两人交接班,成为好朋友---说她老家闹洞房,农村还有把新郎拉出房外,避免他挣扎英雄救美,绑在树上不得动弹。 

为什么呢?原因在当地风俗,闹房除了不能真的和新娘性交之外,啥事都可以干。 

于是,闹房三日无大小。不管长辈晚辈。都来乘机揩油。 

前面闹的还是口舌之得意,嘴上过瘾,这里是真的闹,据说能让新娘开窍。 

危言耸听的是有新郎被发现天亮闹房的退出,新郎被狼咬死了----闹房的只管胡闹,根本没听到。 

很可惜很可叹,那时侯的封闭,造成愚昧。 

如果有改革开放,有电视手机,有影视A片,有其他发泄途径,这样的中华文化习俗早该销声匿迹。 

四 

很奇怪和很奇妙的一个地方习俗是传经送宝。 

究竟如何,其实不得而知。 

因为我个人既不会去传经送宝,也不是被传经送宝的对象。 

那是老大哥般的过来之人对新郎小兄弟传经送宝。 

假设新郎官是童男子,这是前提。 

或者经验不足。 

那么是老大哥主动出来在新婚前夕教授心得的时候。 

如何示范,是否示范,也不得而知。 

知道的是有好几位老大哥很得意地表示自己乐于传经送宝。 

这好比以前历史小说里皇后大婚,有嬷嬷来教诲。 

因为皇后理该是处女---就像英国挑选王子妃。按理不懂房事。 

累积经验久经沙场的老大哥的提携看来很重要。 

否则就是《金婚》里的张国立了。 

五 

除开不知其详的传经送宝,还有一个陋习。 

那就是听门子。 

之前知道就是巴金巴老的小说家。 

长辈指使一批小孩躲在新郎新娘的新床底下,干吗呢? 

就是听新郎新娘上床后干点啥。 

结果大表哥思念心上人,当时没有上床,而是独立窗前。 

那些小孩困得受不了了。 

这也是听门子。山西地方的听门子不是小孩,而是成人。 

未婚的男青年,其中某些特别热衷。 

谁让那时侯没有A片呢。 

现在的大中学生,可以说至少男生或许好些女生都看过真刀真枪的三级片。 

那就何必听门子啊。 

听门子多种方式。 

一般是躲在门前窗下的墙角。 

厉害的有倒挂金钩---不是球王贝利临门一脚——而是从屋顶倒挂下来,正好能看到楼房顶层一家的夜生活。 

还有寒冬腊月,带着铺盖去听门子的。 

尤其是厂里男职工老家来了老婆探亲,那门口就热闹了。 

探亲探亲,时间抓紧。 

探亲假一年十二天,人说卅年夫妻只做得一年——三百六十天。 

有一个同事,最后被门外聚集的听门子朋友嘈杂声生气得干不成好事。索性开门出来声讨。

还有一位绰号叫阿四的最是武功高强----听到紧要关头,竟然拿出随身携带的钻头,把房门钻开一个洞。 

迅速地把听转化为看——屋内亮着灯呢。 

六 

刚看完六十集的红高粱。 

远比电影好看。尤其是女一号男一号。更不必说男二号和女二号要多棒有多棒了。 

上次说了周迅多刁蛮公主气息,少农民村妇味道。现在来说朱亚文和姜文。 

两文相拼。 

朱亚文的匪气跃然屏幕,活灵活现。所以说他的端木极大反差,可以扩展戏路。 

姜文多的是痞气。所以说他的末代皇帝难能可贵。 

回头说主题,高粱地玉米地青纱帐。 

原本只在书本上有印象,以前的电影也不曾完整地体现过。 

直到到了黄土地,这才明白为什么叫青纱帐。 

据说里面密不透风,女人是没法下地的 ——这个时候。 

红高粱看点之一是野合。 

关于野合,在拙作“亦问世间性为何物”里专门讨论过。 

高粱地确实是野合好地方。 

传言厂里的同事是带上塑料布去的。 

据说有人认为UIUC那个章姓同学失踪女性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是被丢到玉米地里去了。茫茫青纱帐,很难发现。一直要等到秋天收割。 

除开高粱地,另外一个去处是上洪山。 

现在绵山那里是开发为旅游区,以前很荒凉。 

绵山远洪山近。 

恋人就相跟上上山,带了塑料布野合,不至于沾上多少土。 

那时侯,找个地方不容易。 

现在听说大学生宿舍都可以留宿,每人的蚊帐就是当年的青纱帐,各不相扰。 

在热门电视连续剧《潜伏》里姚晨就提到野合。 

七 

各种各样有关情色的话语充斥耳旁。 

在车间在宿舍在会场......无处不在肆无忌惮。 

有专门宣扬自己的性能力: 

一晚上干了七次! 

很奇怪,说这话的同事看上去瘦不拉叽的,平时上班也是精神不足的状态。 

或许这就是原因。 

好朋友新婚之夜办了三次(办了,是比较通俗常用的词汇)。 

还有说到姿势。 

当时没有涨姿势这个新名词。 

比如死猪趴桌子;比如懒汉推车等等。 

起先不知所云,后来想想还是蛮形象的。 

民众的语汇,不可小瞧。有文学细胞,形象比喻。 

到美国后,有一次一个高中生,打工收入去书店买了一本袖珍型折叠书,有漫画插图。 

书名大概就是世界各国最流行的性交姿势。 

那小青年翻到其中一页,拿来给我看,还问是不是啊。 

我记得当时闹了个大红脸,不置可否。 

事后想想,中美两国的传统文化观念如此之不同,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公开的性教育渠道封死了,民间的渠道地下的通道就泛滥开来。 

想想现今的荤笑话吧。 

八 

在民间,在普通底层的工人阶级群落里,在车间里,在澡堂里,会听到不少课堂里书本上听不到的声音看不到的东西。 

透露消息的还不乏自豪感或者消息灵通人士的得意。 

比如,按照满清皇家习俗---这在曹雪芹曹家也沿续——即怀孕多少天后就夫妻分居以免出问题不能保胎。 

一般人还是很小心,尤其是独生子女政策期间。 

可有一位“勇士”却宣告临产前夕照常同床,生下来的孩子没有丝毫影响,顺产哦。 

可能是个人体质不同吧。 

我在“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科技探源文字——亦问世间性为何物?”一文第四部分:空间效应的启示,提到: 

其一是手淫。 

手淫分自身进行手淫(自摸)和他人实施手淫(外借)两种。有专家为澄清事实消除恐惧,曾在会议上问道:请问在座诸位,有哪个不曾手淫过,倒觉得其为害在哪里?西厢记里的张生在惊艳之后佳期之前,“指头儿告了消乏”。张君瑞是自摸摸到杠头开花。有一位不知是汾阳王第几十代孙的则求助于小兄弟“该出手时就出手”。郭某人是寻求外界力量排解渲泄。这只“黑手”无论是来自自身或是来自他人,五爪金龙发威起来就形成了所需要的空间,同样有摩擦有温度有张缩,胜任了使性张力得以释放的等效作用。劳动创造了人类,手脚的分家是一大特征一种飞跃。手的灵巧也反映在创造性的性这一方面。人作为万物之灵的手具有极大的三维自由度,更易于做锥面运动就更感刺激。若再加上高科技社会研究开发提供专用于手淫的塑性粘稠万能胶既能发热又能滋润效果更好更受欢迎。性工作者不分妓女妓男,其广告上说的全方位服务即应包括手工服务在内。 

他人来出手,据说有比自身手淫的意趣大不相同 的感受。 

很可能还不仅仅是被动者,还泽惠主动帮助者。 

某些描写看来好像是恶作剧行为,其实不然。这也是一种性刺激。 

网友故事羔羊情色小说长篇《今世爽约》37章“夜幕下不回家的孩子”里就发生了甲乙两人彼此帮助的情景。自然,也是老手主动,率先启动。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9-13 19: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