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曝光!海航背后裙带关系网 神秘人出现(图)

京港台:2017-7-20 02:44| 来源:纽约时报 | 评论( 46 )  | 我来说几句

曝光!海航背后裙带关系网 神秘人出现(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世纪90年代,海南航空公司想要扩张时,高管们找来一个30岁出头、默默无闻的商人,他帮助这个中国新贵公司开发了高尔夫球场、度假村和海边别墅。

  这个商人名叫王伟,对他来说,这是一段利润丰厚的合作关系的开始,让他走上了成为亿万富翁的道路。在之后的20年里,王伟创立了多家公司,为海南航空公司及其母公司海航集团管理物业资产,并提供电脑、软件服务、海鲜和古巴雪茄。

  海航极少(甚至可能从未)公开披露的是,王伟是其联合创始人兼联合董事长王健的弟弟。根据《纽约(专题)时报》对该公司上万条记录的查阅,在过去25年里,海航经常把业务交给一小群公司高管的亲属和同事,这些交易仅有限地透露给其上市公司或海外债券的投资者。

  海航从一个小航空公司发展为中国少数几个业务遍及全球的企业集团之一。该集团的年收入达1000亿美元,在美国、欧洲和亚洲其他地区进行数十亿美元的交易,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s)等跨国公司中持有大量股权。

  海航属于新一批雄心勃勃的中国交易者,它们似乎从无名小卒突然跻身于全球精英公司之列。不过,这些巨头的雄心受债务刺激,被不透明的所有权结构所掩饰,增加了公司管理、战略动机和财务健康状况方面的不确定性。

  这种情况让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公司很难理解它的投资狂潮背后的力量。公司和监管机构在做决定时可能不完全了解这些企业集团是如何运作的,投资者可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收购什么。

  

  2012年,海航的联合创始人和联合董事长王健在巴黎。该公司创造了一千亿美元的年收入总值。

  海航以及安邦保险公司和大连万达集团等巨型中国企业在国内和国外正经受压力,因为当局和投资者为这些高债务公司对整体经济可能造成的风险感到担忧。

  由于模糊的所有权和一系列复杂的附属公司,想弄清海航的运作十分困难,而高管的朋友和家人相互关联的交易网更是增加了难度。时报查阅了海航的年度报告、法庭文件以及它在美国和中国的公司注册记录等文件,发现了一个与朋友和家人进行所谓关联方交易的系统性模式。

  王伟与十多家同海航做生意的公司有关系。公司高管的其他亲属和同事也拥有几十家与海航合作的公司。

  “海航集团及其投资的公司与全球性的独立会计、金融和法律顾问密切合作,遵守相关的司法管理披露要求,包括与关联方交易相关的披露,”该企业集团在一项声明中表示。“关联方交易是在符合标准的商业条件下进行、审查和记录的。”

  海航等企业集团的缺乏透明性可能会增加美国等地的担忧。前不久,海航对德国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所持有的近10%的股权也引起了欧洲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

  据两位了解内情但未获授权具名发言的人士称,负责监管欧元区商业银行的欧洲中央银行正在考虑就海航是否符合大银行持股者的标准展开调查。如果监管机构认定海航不符合标准——比如因为它的财务状况不佳——那么,它们可能会迫使该集团出售自己的股权或剥夺其投票权。

  北京当局越来越为海航等负债累累的公司感到担忧,因为它们从国有银行获得了大量贷款。借贷成瘾正在威胁中国的经济,因为人们越来越担心,一些最大的企业集团给该国的金融系统造成了潜在风险。中国官员开始遏制安邦等频繁交易者。前不久,安邦的董事长因未公开的原因被警方拘留。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在德国法兰克福的总部。海航集团对该银行的控股引起了欧洲监管者的审查。

  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都密切关注与家人和朋友的交易,以确保公司将投资者的利益放在首位。如果合同未经竞标程序就被给予关联方,或者关联方为获利而牺牲公司和股东的利益,那么交易就可能造成潜在冲突。

  如果海航没有向银行或投资者充分报告此类交易,那么它可能违反多地的规定,包括中国、欧洲和美国。对海航业务交易的任何监管审查都可能影响该企业集团筹集新资金的能力。

  “围绕这种事情会有警报,”全球咨询公司FTI Consulting的风险管理专家杰夫·佩克(Geoff Peck)说。“我认为,如果没有披露,那么监管机构会产生怀疑。”

  海航的惊人发展让它快速站到中国开发大型跨国品牌的“走出去”计划的前列。它宣称自己是个现代企业——透明,具有社会责任感,由哈佛毕业的高管经营。

  该公司雇用了一大批精英律师、银行家和审计者,包括来自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UBS和普华永道(PwC)的人员,他们仔细查看账簿,在重要交易中提供建议。前不久,该公司通过了美国政府的审查,获准以60亿美元收购加州科技公司英迈(Ingram Micro),该审查要求公司的所有权、财务状况和附属公司透明化。

  摩根大通、UBS和普华永道拒绝置评。主导此次审查的美国财政部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机构不会就审查过程作出评论。

  海航与家人和朋友的交易可以追溯到1993年海南航空公司成立之时。

  当时,中国正在进行经济改革,试图从计划经济转向鼓励市场力量和私营企业的经济模式。在海南岛被列为经济特区之后,当地领导敦促曾与世界银行合作的政府官员陈峰以及曾在中国民航局工作的王健帮助创立一个区域性航空公司。

  

  2011年,海航集团的联合创办者和联合董事长陈峰在北京。他的家族成员与该公司结成了商业联盟。

  两人说服当地政府以股份制公司的形式成立海南航空。这种结构在当时的中国是个新现象,它允许私人投资者,包括创始人和高管,持有这个国家支持的航空公司的部分股权。他们还劝说政府允许外国投资者在这家中国航空公司持股,这是前所未有的。陈峰前往华尔街向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大力推介该航空公司,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投资,极大提高了海航的声誉。

  “在中国,它是唯一一个被允许那样运营的航空公司,”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n Sydney)教授冯崇义说。“陈峰能从国有银行获得大量贷款。所以人们知道他的交易很特别。”

  根据时报对文件的查阅,公司起步后,公司高管的亲属和朋友开始设立私人公司,为从该公司牟利做准备。

  一个名叫黄薇蓉的女性持有北京商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股份,该公司为海航处理了上亿美元的广告业务。一个名叫张志军的男子手里掌握着海南祥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与海航及其附属公司一起在技术和航空信息系统方面展开投资。

  这两人分别与海航高管有着关系。他们还分别与联合创始人兼联合董事长王健的家人创立了其他很多公司。

  王健的弟弟王伟是海航业务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王伟的多个公司向海航出售设备或提供服务,帮助开发该公司的地产,包括海口的西海岸高尔夫球会。他也是海南岛的一个大型滨海地产项目的主要合伙人,该地产如今囊括了很多高端别墅和一个奢华的度假村。

  科罗拉多州著名高尔夫球场设计公司Dye Design Group的总裁奥布赖恩·麦克格雷(O’Brien McGarey)称,20世纪90年代中期,海航雇他对海口附近一块大型地产展开评估,计划在那里修建高尔夫球场和别墅。“我们与海南航空公司签了合同,会见了王健以及他的弟弟王伟,”麦克格雷说。“王伟当年是名义上的主管,经营着高尔夫球场。”

  不清楚王伟最初是如何为自己的公司筹集资金的。但他慢慢登上了中国亿万富翁的榜单。

  海航的联合创始人兼联合董事长陈峰的家人也与该公司结成了商业联盟。

  1990年代,当海航第一次寻求在美国开设办公室的时候,陈峰的弟弟陈国庆在纽约创办了太平洋美洲公司(Pacific American Corporation)。该公司曾为海航的机队——其中包括空客320、波音737和湾流飞机——采购飞机发动机和零部件。太平洋美洲公司还帮助海航收购了一系列欧洲酒店,并与其联手对扬子江国际租赁有限公司进行了投资。

  太平洋美洲公司的所有权颇为模糊。

  多年来,它一直自称海航或海航集团的子公司。陈国庆在其提交给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机构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的个人简历中,说它是一家子公司。作为2007年一桩牵涉多尼尔北美航空公司(Dornier Aviation North America)的破产纠纷的一部分,在美国提交的法庭文件把太平洋美洲公司列为海航的子公司。

  

  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投资了海航及其一家子公司,大新华航空。他在2011年售出了自己的股份。

  但亚洲地区的公开文件并未如此描绘太平洋美洲公司的身份。海航于2015年在新加坡提交的一份债券说明书称之为“关联方”,海航在18年间提交的年报则把太平洋美洲公司称作一个主要供应商。这些文件没有披露太平洋美洲公司的运营者曾是陈峰的弟弟,最近则换成了陈峰的儿子陈晓峰(Daniel Chen)。

  海航集团发言人证实,太平洋美洲公司是一家独立的公司,不为海航或其旗下任何公司所有。

  至少有一个主要投资者对此类交易并不知情,那就是索罗斯。

  由索罗斯控制的对冲基金最终总共向海航及其旗下的大新华航空投了5000万美元。早期,索罗斯团队的一名高管一直出任海航的董事。

  但按照三名对相关投资有所了解的人士的说法,海航与供应商及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密切关联从未被讨论过。索罗斯拒绝置评,他在2011年卖掉了手中的股份。

  这种亲密关系还渗透到了海航的收购战略之中。海航创办了数以百计的附属企业,那些私营和上市公司之间常有业务往来——互换资产、合并,然后重组。

  来自Dealogic的数据显示,过去7年间,有超过30起并购涉及海航旗下两家公司之间的交易,据估计相关交易价值200亿美元。2015年,海航旗下的西安民生曾出资86亿美元,收购同属海航旗下的海南供销大集控股有限公司。

  这种系列性交易的达成,一直是海航快速成长的驱动力,为该战略提供支撑的则是数额越来越大的债务。海航的负债在1000亿美元以上,其中很大一部分借自国有银行。

  在海航以及其他企业集团日益加大赌注之际,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经济学家和投资者开始怀疑它们能否持续借债下去。最近几周,债务引发的担忧让海航旗下几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出现暴跌。

  海航的陈峰以前似乎并不担心。“虱子多了就不痒啊,”他在若干年前接受采访时说道。“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相关专题:郭文贵,海航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8-8 21: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