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

97年邓小平逝世后夫人卓琳为他完成一件什么遗愿

京港台:2017-10-11 11:31| 来源:中国新闻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97年邓小平逝世后夫人卓琳为他完成一件什么遗愿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邓小平与卓琳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申再望,原题:《中华文摘》文章:怀念卓琳

  卓琳阿姨早年投身革命,从北京辗转至山东,再从西安徒步奔赴延安。我的母亲肖里也在同一时期入党,随范文澜领导的战地服务团长途跋涉,从河南来到延安。她们都是出身富裕家庭的大家闺秀,为了民族解放,舍弃了优裕的生活,投入到抗战的壮阔洪流。青春年少的她们,一同在延安学习,后来成为很要好的朋友。1938年,卓琳与邓小平结婚,1941年,肖里与李井泉结婚。邓与李都是老红军,受过“左”倾路线的排斥和打击,又都参加了红一方面军长征。来到延安之后,两家人有了更多的交往。

  忧患岁月的深情

  “文革(专题)”中,邓伯伯饱经磨难,一度被发配到江西南昌参加工厂劳动,卓琳阿姨随他到了江西,与他共同度过了不平凡的蹉跎岁月。

  当时我和妹妹大蓉、二蓉在父亲的家乡江西省临川县插队务农,1972年元旦前夕,通过我父亲的战友、时任江西省革委会副主任的刘俊秀叔叔帮助联系,我们兄妹三人获准去看望邓伯伯和卓琳阿姨。

  我们被送到赣江边的省委招待所,因为邓伯伯一家人每个周末到那里洗一次澡。邓伯伯和卓琳阿姨见我们来了,很高兴,他们关切地问起我们家的情况,听到我母亲1969年在成都被迫害致死的噩耗,邓伯伯的神色开始凝重,卓琳阿姨的眼圈红了。

  见时候不早,我们准备告辞,邓伯伯一听马上说:“今天不要走了,到我们家去住几天。”卓琳阿姨也说:“你们大老远赶来,话还没说完呢,跟我们回家去,一块儿过个年。别担心,家里能住下。”就这样,我们随他们来到了南昌市郊区的步兵学校。

  我和妹妹刚在小楼里安顿下来,毛毛就来打招呼,让我们上楼去,老人家有话要说。在楼上的起居室里,我讲述了父亲在四川被轮番批斗以及在北京被关押的情况,又讲述了母亲被江青点名迫害、在成都含冤而死的情况,妹妹二蓉作了补充,说着说着,妹妹哭了,卓琳阿姨、毛毛、邓林都忍不住掉了眼泪。邓伯伯一直沉默不语,他眉宇紧锁,神色严肃,心情沉重。过了好一会儿,邓伯伯说了一句话:“肖里和井泉同志都是好人。”

  我们继续讲述二哥李明清被造反派拷打致死的情况和其他兄妹被关押、劳改、毒打的情况,说到这里,邓伯伯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一下子站起来,对我们说:“我今天给你们做饭吃。”

  我们在邓伯伯家住了5天,离别的时候,卓琳阿姨拉着我们的手,一再叮嘱我们要注意身体。她还悄悄塞给大蓉200元钱,其实他们一家当时的生活也挺困难的。卓琳阿姨还说:“以后来南昌,到家里来啊。”我们的眼圈都红了,自从和父母别离后,好多年了,我们都没有听到过这样亲切的话语。在我们最孤单、最困难的时候,是邓伯伯和卓琳阿姨给了我们家庭般的温暖和安慰,令我们终身难忘。

  熬过严冬的坚韧

  1973年1月,我的父亲被解除“监护”,全家人暂住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招待所。春节之后,邓伯伯从江西回到北京,住在花园村1号。父亲听说后,决定带我们全家人去花园村“串门儿”。

  花园村1号是国务院为副总理级别的领导干部新建的一个居所院子,里面有五幢两层小楼。我们来到邓伯伯住的小楼,先见到了卓琳阿姨,她高兴地说:“我们搬回北京十多天了,天天都在忙着整理家务,当然也在等待,看谁家胆子大,上我们家来‘串门儿’,结果你们是第一家。”

  邓伯伯闻声来到了会客厅,只见他气色很好,步履稳健,我们真有说不出的欣慰。接着,父亲与邓小平到另外一个房间“叙旧”去了,我们便与卓琳阿姨话起了家常。她告诉我们:“有人给邓林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个穷苦家庭的孩子,人很老实,也爱学习,邓林一直身体不太好,如今有了个伴儿,我们也就放心啦。”卓琳阿姨还说:“我们家孩子找对象,大人不干预,也不要求门当户对,只要人好,双方情愿就行了。”是啊,邓楠姐姐就找了一个普通人家的男孩,卓琳阿姨逢人就夸赞这个女婿厚道勤快。

  不久,我们家也入住花园村1号,和邓伯伯、卓琳阿姨成了邻居。邓伯伯常叫我父亲去打桥牌,他们一边打牌,一边议论时局。江青闻之,十分恼怒地说,邓小平找人打牌,打的是“政治桥牌”,“走资派”不悔改,还在走。

  邓伯伯和卓琳阿姨也开始去看望一些老同志,他们首先看望的是林月琴阿姨(罗荣桓元帅的夫人),而后去看望的是李富春伯伯和蔡畅阿姨。

  完成心愿的欣慰

  1997年6月,我作为新华社香港(专题)分社的一员,负责接待邓朴方来香港参加庆典活动,有机会又一次见到卓琳阿姨。

  中央请卓琳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一员参加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卓琳欣然接受。她知道自己是代表邓小平去的。中央和香港政府对卓琳赴港参加庆典高度重视,指定由邓榕陪同,与江泽民主席同乘一架专机抵港,并下榻位于九龙红磡的海逸酒店。邓楠时任科技部副部长,也参加了中央政府代表团,下榻在港岛五星级的君悦酒店。朴方参加的是中央观礼团,下榻在港岛四星级的新世界海景酒店。

  6月30日下午,朴方乘坐的轿车从深圳直接开到了下榻的酒店,朴方见到我来接待他,笑着与我握手。

  我陪着朴方来到会场后,离仪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朴方想见一见母亲,我就推着他快步穿过若干道警戒线,来到一个特别休息厅。刚进门,我就看见卓琳阿姨坐在右边的沙发上,身边陪伴她的是毛毛。朴方以他浑厚的嗓音说了一声:“妈,我来了。”卓琳笑容满面回答:“我们很好,你怎么样?”朴方说:“我很好。”

  我和卓琳阿姨有十多年没见面,老人家一时面生,毛毛对妈妈说:“这是井泉叔叔家的老五,大蓉、二蓉的哥哥”,卓琳阿姨才认出我来,她紧紧握住我的手说:“朴方和你在一起,我就放心了。”

  卓琳阿姨所在的休息厅是为中国国家领导人准备的,此刻江泽民主席和李鹏总理已乘船抵达新会展中心,正在会见英国王储查尔斯,尚未来到休息厅。我利用时间差,打了个“擦边球”,让朴方见了母亲。

  卓琳阿姨知道这个休息厅的重要性,更知道国家主席和总理马上就要进来了,她便催促朴方离开。在这个时候,她首先想到的是国家大事,总体安排,自己的孩子不能有任何理由“特殊”。我便推着朴方的轮椅去另一个休息大厅。

  庆典当晚,卓琳阿姨彻夜难眠,情如潮涌,她对毛毛说,我能代表小平同志完成这个遗愿,他在九泉之下也会感到高兴和欣慰的。

  清澈明净的挚爱

  2000年2月6日,我的兄弟妹妹到卓琳阿姨家拜年。我因为在四川,没能参加这次拜年。

  据我妹妹说,那一天我们李家去了15口人,满屋子欢声笑语,充满温馨。卓琳阿姨头发花白,穿一件淡蓝色的外衣,领口透出碎花的衬衣,很漂亮。她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拄一根拐杖,神采奕奕,容光焕发。老人家还记得我妹妹的名字,一一道出。她高兴地说:“过年了,来了这么多孩子,真够热闹的。”在卓琳阿姨眼中,哪怕是年过半百或几近半百的晚辈仍然是孩子,永远是孩子。

  会见的地方,曾是邓伯伯的办公室。靠墙的书柜里,放满了邓伯伯在“发配”江西时常看的中国典籍,有《史记》、《资治通鉴》和《二十四史》等。书柜里还摆放着一些瓷器花瓶,是江西景德镇瓷厂赠送的。睹物思亲,可以想见江西的患难岁月,在邓伯伯和卓琳阿姨心中,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痕。

  卓琳阿姨告诉我妹妹,这几年她因为脊椎受伤,腰不好,很少出远门。出门要人扶,得有人照顾,她不想麻烦别人。她还说,自从老爷子走后,中央举行的新春团拜会她只参加过一回,主要是想见一见林月琴和薛明(贺龙夫人),结果她们都没去,她也就没再去参加团拜了。

  那一天,邓林、邓楠、毛毛都在家。毛毛说,你们来得好,今年是新世纪第一年,也是妈妈的本命年。

  在谈笑声中,我们簇拥着卓琳阿姨合影留念,把久远的回忆和老人家的希冀定格在幸福微笑的一瞬间。

相关专题:邓小平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7-10-22 15: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