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愤青和本土愤青异同论 转贴

作者:东方邪  于 2012-3-7 14: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博你一笑|已有22评论

作者:挥一挥手

 

经过长期观察,挥手对愤青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积累一点心得体会与各位分享。愤青是政治意识的分类,和年龄无关,从十八岁以上至七老八十都可以是愤青。

同样是愤青,本土愤青和海外愤青有相同的基本面,也有相异的特质。

本土愤青一般出身都比较低下阶层,属于目前阶层定性所指的弱势族群份子,这是本土愤青的基础组成;其中有少数经过个人奋斗进入精英阶层,但在精神和心理上依然保持了愤青本色。比较有名的代表人物是北大教授孔庆东,因为连骂三声妈而声名大噪。原先传说他是孔府后人,最近据揭露他其实是个弃儿,被姓孔的人家收养;其次,他长相骇人,右眼帘下坠,不知是天生的还是punched所致。在歧视意识深厚的国度其成长过程想来充满不可言表的辛酸。所以孔庆东成为愤青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符合他信奉的政治标谱人物毛泽东的阶级成分论。

任何事物都不能简单划分,也有不属于弱势族群的愤青,但是这类愤青愤而不清,基本把家人财产投放在海外,严格意义上不属于愤青,他们只是利用愤青角色博取名利而已。

但是,海外愤青们的出身就比较复杂了。弱势族群一般没有能力跨洋出国。俗话说:不是强龙不过江,能够出国的当然比较地有能力,这个能力就包括家庭背景,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个人能力。也有出身农村贫困家庭但从小聪颖被政府培养并成为学界泰斗的弟子现成为美国P.H.D一类的精英人物。

本土愤青具有草根特色。海外愤青具有精英特征。

海外愤青那是真愤,因为他(她)们已经在海外有了优裕富足的生活条件,没必要为了钱财物质方面牺牲情操,所以海外愤青基本是真愤青。

这两点是本土和海外愤青的基本不同点。

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十多年来大量偷渡客来美,他们都出身于贫穷地方,属于极端的弱势族群。来美后生活安定了,但也有成为愤青的。这部分愤青此篇不予讨论。他们属于特异事件里的特异族群,而这篇讲的是通例。

本土愤青和海外愤青最大的不同在于政治身份的不同。这是第三个不同点,而且是最主要的不同点。

政治身份不是出身。出身不能改变,但个人政治身份是可以改变的。在讲究政治的国度里,政治身份对于人生有极其重要意义,是一条捷径,一种特权,一个地位的证明。相信国人理解这一点并不困难。

本土愤青因为弱势,基本就是草民阶层,他们的政治身份不鲜明,只有身份证——他们大都不是党员。是自发愤青。

海外愤青就不一样了,他们中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具有政治身份,也即是党员同志。当然党员同志不一定都成为愤青,人性战胜党性回归本原的人很多,在此向他(她)们表示一下敬意。中共党员,就是政治身份。除了身份证之外,还有一张党证。

挥手这样说,是不是信口开河呢?

还是看看事实如何。

精英里面党员的比列不小。这是从占有政治资源份额上说的。其次从其愤的角度上来推测研究,海外愤青所愤多是出于维护党的声誉形象。本土愤青什么都反:反帝反修,反现在的领导党,主张回到毛时代,赞颂文化大革命。海外愤青和本土愤青政治主张基本一致,但不反现在的党,这也是两地愤青的差异。

海外愤青的特征之一是打着爱国旗号行爱党之实。

形成这一特性除了利益之外,心理因素占很大比重。

党员同志在入党的时候都要参加仪式:右手握拳举至头顶部与眉间齐,双目凝视前方党旗,嘴中呐呐有词口宣誓言(挥手没有参加过这个仪式,只是从影视里看到过,不知描述得对不对)。这个仪式和帮派收徒的仪式相同,形式略有差异,比如插刀盟血,等等不一而足。宗教的洗礼和剃度也是一种仪式,此篇不讨论宗教,故在此一提,下不赘述。

不要小看了这个仪式。

一是它的誓词。誓词里有一句闻名遐迩的话:

为解放全人类而奋斗。

相信每个人在其一生中发过不止一两次誓。比如看见中意的女子,发誓要把她追到手;也曾发誓要拿到博士学位,要发财,要做官,要跻身精英富豪行列,要------

这些誓言统统都属于短期目标,或者是终极标的,当目的达到之日也就是它自身终结之时。

而解放全人类这一宏愿是永远无止境的,因而没有终点。因为理想太过巨大,为此发过宏愿的人心胸就此比普通人膨胀是必然的结果;因为虚妄,所以狂妄,这是一条规律,但凡心怀高远的人处事处人往往出滥招走极端,多是源于此。党员同志一般都好斗,这和他们心怀解放全人类的虚妄又高远的理想有关。中共党史就是一部斗来斗去的历史。愤青好斗,基于党性。

普通人发誓,仅是私愿。但是假如在师傅或者介绍人、大哥大或者老头子主持下,经过一系列程序,在庄严神秘的气氛下发出誓言,那就不一样了。经过这一仪式,党员同志的认同感归属感得到强化。发过誓,党魂就俯身了,如同打了鸡血。

人天生有归属和认同感的诉求。人类社会初始就有宗教、乃至氏族帮会党派的产生,就是这个诉求的反应。即使是人格独立精神独立的人还是保有一份社会认同感的。参与过入党仪式会产生荣誉感,党员身份在中国是人的品牌证明,从入党之日起就变得优秀了,材料也立马特殊起来,与众不同高人一等了;党员同志因此具有优先权和特权。比如,说大一点,一张党票是可以免于一死的,党纪大于国法。

在战争年代党员同志身先士卒只有吃苦牺牲在先,那时是信仰维持认同感归属感。和平时期尤其是开放时期,信仰荡然无存,只有靠特权、利益来维持两感。发展到如今入党已赤裸裸成为沽取人生名利的垫脚石敲门砖。正派的人士对此都哂之以鼻敬而远之。

而出国与否,成为党员同志的分野。

留在国内的党员同志依然享有特权,属于既得利益者,他们之中鲜见愤青分子。他们最多有牢骚,有不满,但打打麻将泡泡妞吃吃饭局洗洗脚分分红心就平了。

海外愤青就不行了。他(她)们的悲剧(成为愤青)在于出国。

在海外,党员同志的优势丧失贻尽,没有荣誉感,没有认同感,没有归属感;一下子失去组织有点没着落,以前交党费现在交所得税,感觉大不一样,失落感油然而生且比普通人更强烈。比照西方国家同样是党员,生活中无任何特权,只有在选举中出钱出力特别卖力。这不是傻B吗?海外愤青一般特别讨厌、反对西方两党选举制度不完全出于政治原因。西方政党党员形象颠覆了他们的党员概念,党员怎么可以混同一般老百姓呢?自己看不懂闹不明白,就反对排斥。这也是中国人又一个明显特征。

哲学家早就说过:一个人不能同时踏进一条河流里。中国人是不信哲学不信宗教只信鬼神和皇权,信奉脚踏俩头船,两头得好八面玲珑的实用主义信条。所以当两头都没得好的情况下,心态失衡,为演变成愤青铺垫了心理基础。再加上长期接受共产党教条宣传,心灵像农村的土灶烟垢厚积,党魂俯身冰冻三尺了,很难接受阳光。

更难堪的是在进入美国海关时申报表上有一栏必得填写是否是manber of communist party,百分之一百的党员同志为了进入美国都背叛了党组织,说了谎话写NO。当年六十一个关押在国民党监狱里的中共党员经组织同意写了悔过书出狱参加抗日,二十多年后在文革中翻旧账遭受打击清算,定位叛徒再踏上一只脚。其中有名的大佬就有薄熙来的爹薄一波。设想假如真的回到老毛时代,本土愤青必定揪住海外愤青(假如有海外愤青回国参加革命的话)这一背叛党的罪名将他们挂牌子戴高帽子游街,斗得灰头土脸,还要监督劳动。争夺革命领导权吗你死我活。

众所周知,虽然党组织对于这一叛党行为并没有追究甚至还默认了,但是对于有自尊心和党性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党员身份在海外是不得声张的共识,好像见不得人的隐私。你可以张扬买了大房子,买了好车子,得到了硕士博士学位,谋得了好差事,没见人宣扬自己曾是党员的光荣历史的。这种羞辱一直伴随在侧,除非离开海外回到党的怀抱——其实回去也未必得好,墙还是那道篱笆墙,党妈却不是原来那个妈了。比较一下国内的党员同胞,他们能够宣称:反对我,就是反对党!责问记者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气焰张天牛B烘烘;甚至党员的子女也能够宣称:我爸是李刚!真是天壤之别啊!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FBI里一定有心理学家,想出这一招。在国门口就来了个下马威把共产党毒芽扼杀在摇篮里。

羞辱长期积压必然导致心态失衡,所以海外愤青一听到反党反毛言论就怒发冲冠拍案而起,甚至要“咔嚓一声”磨刀霍霍,完全是出于宣泄。

最近逝世的歌星惠妮-休士顿是很好的例子。她出身宗教家庭,从小在宗教氛围下成长。她的婚姻很失败,但恪守不能离婚的宗教教规一直忍受背叛和暴力。直到最后才有勇气离婚。但离婚也没有能够拯救她,违背教义是人生的大失败,挫败感包围了她,靠磕药麻醉自己。海外愤青当然不能和惠妮-休士顿相比了,他们珍惜生命,自尊自爱不会去尝试毒品,好死不如赖活,受了羞辱就只有走愤青这条道,在这条道上越愤越青,直至青出于红而胜于红,青面獠牙脱离本色了。

海外愤青愤到最后的结局,是走向人格分裂。他们一面强烈反美反西方,却同时千方百计要在美国海外留下来,以谋得好差事为幸为荣。幸好现在有了网络让他们找到了宣泄口,网络便成为他们的毒品麻药。虽然确实有五毛党的存在,但确信大多数海外愤青对五毛钱是不胥一顾的,尽管在感情上是和五毛党相通的。他们是真愤,不为名利(不排除专业分子),只尽义务,他们能够做的也就是在网上捍卫党的利益了。

挥手得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海外愤青具有党员身份这个结论,并没有什么内部渠道和资料参考,更不可能有公开的资讯。但是观其行察其言,得出这个结论并不需要高深知识,仅需常识和一点人生经验。我们从小生长的环境不缺乏党员典范,党员做久了身上有党味,说话有党气;屠夫身上有肉膈气,风尘女子有胭脂气,酒鬼酒气冲天,体虚者有口臭——海外愤青喜欢曝粗口,那不就是口臭么。党味党气源出于党性,党性大于人性,气味就自然流露出来了,这就是品牌的实质:看事看人角度就和常人不一样,善恶取舍也异与常人。愤青们自诩有挽狂澜于既倒的气概,有捍卫的责任和勇气,有打倒和追杀的权力——这点上本土和海外愤青是一致的。愤青们在心理上都是暴力意淫者和杀戮倾向带原者。是潜在的凶犯,一有机会就会造反就要杀人滴。

本土和海外愤青有诸多不同点,但是本质却无差别。当今中国的种种现实虽然离普世理想还差得太远,但离愤青们希望的社会模式更是背辙而驶。愤青们信奉的教主毛泽东作为大神在民间流行,失却了政治神威染上迷信色彩,和赵公元帅关帝爷财神爷土地公公一样待遇,再次验证中国人信鬼神的传统。

挥手引用阶级和心理分析方法作此愤青调研,自然不能和党校的调研精确度相比。人毕竟是活的生物,内涵丰富不能一而概之,只能笼而统之。

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不以愤青的意志为转移。挥手不才,诌一首六字令做结束:

原是党员同志,

做了海外愤青,

心中愤愤不平:

妈你妈你妈的!

腊肉早已风干,

回头岸已不存,

劝君莫过激愤,

神马都草泥马,

吃饭睡觉上网。

嘿嘿哈哈呀呀!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2 回复 东方邪 2012-3-7 14:15
哈哈,这是我见过比较中肯的帖子,其实真正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后代,比如高官或者巨富的后代, 他们是没有时间耗在网上的。
3 回复 yulinw 2012-3-7 19:51
    
3 回复 黑山老猫 2012-3-7 21:10
  
3 回复 Cateye 2012-3-7 22:42
党员做久了身上有党味
3 回复 dwqdaniel 2012-3-7 23:04
够损!        
3 回复 解滨 2012-3-7 23:19
我党在海外的势力原来还是蛮强大的嘛
3 回复 trunkzhao 2012-3-7 23:28
dwqdaniel: 够损!           
切中要害。
2 回复 mosville 2012-3-8 05:26
其实这些人在美国也不咋样,折腾了半天,还是普通人。
2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3-8 10:00
很多人混得够惨。
2 回复 东方邪 2012-3-8 10:15
yulinw:      
  
3 回复 东方邪 2012-3-8 10:15
黑山老猫:   
  
2 回复 东方邪 2012-3-8 10:16
Cateye: 党员做久了身上有党味
这一点倒是对的,很多人出国前都是党员。 象我这样从不写入党申请书的,真是不多。
党是有味的, 我们班的党员什么样子我还是见过的。
2 回复 东方邪 2012-3-8 10:17
dwqdaniel: 够损!           
只能说,还是比较透彻的。  
2 回复 东方邪 2012-3-8 10:18
解滨: 我党在海外的势力原来还是蛮强大的嘛
所以,海外论坛左派看起来人多势众,国内的网络基本上都是五毛党。
2 回复 东方邪 2012-3-8 10:19
mosville: 其实这些人在美国也不咋样,折腾了半天,还是普通人。
其实党员的很大一个特征是势利,投机性强。 入党,出国。好事总能轮到他们。  
3 回复 东方邪 2012-3-8 10:21
mosville: 其实这些人在美国也不咋样,折腾了半天,还是普通人。
有些人多少有些水土不服,但是实用主义哲学的党员,基本上也就把入党当做一个工具和跳板,一旦到了海外,早就弃之九霄了。
3 回复 东方邪 2012-3-8 10:21
活水涌泉: 很多人混得够惨。
也有很多干的不错,成为很彻底右派的。 哈哈。
3 回复 Cateye 2012-3-8 10:42
东方邪: 这一点倒是对的,很多人出国前都是党员。 象我这样从不写入党申请书的,真是不多。
党是有味的, 我们班的党员什么样子我还是见过的。
我大学毕业时我们班有17个党员,那党味,大老远就能闻见,我躲。
3 回复 黑山老猫 2012-3-8 20:40
东方邪:   
这篇够损
3 回复 mosville 2012-3-8 22:20
东方邪: 其实党员的很大一个特征是势利,投机性强。 入党,出国。好事总能轮到他们。   
我认识好几个这样的人,他们在国内高人一等,很有优越感,可惜在美国,再混也就是个普通的中产阶级。他们喜欢美国的物质生活,但是留恋国内的优越感和社会地位。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15: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