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四(89年学潮)期间经历

作者:东方邪  于 2009-4-10 04: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37评论

关键词:

这篇文章,不知从何处下笔. 我只好写写小的东西,个人的亲身经历. 大的方面我不说了.包括大气候和小气候,免得有更多的口水. 自己的经历,该是比较有说服力.难免有情绪成分和各人偏见在里面.
 
记得六四学潮的时候,我是我们系唯一一个受了影响的人,但是我却没有担任任何职务,也没有使用过募捐的一分钱.我却是个非常积极的人, 我做一切可以做的事,就是不担任任何职务.那个时候,年轻气盛,是个心很野的人. 所以,从自我抱负的角度,小的官,对我不具任何吸引力. 因为演讲和募捐,我的嗓子都喊哑了,游行跑烂了至少一双鞋.当时空校期间,我是少数的留守者,负责打电报让同学复课.
为何?因为骨子里对政权的恐惧,对人的恐惧,我是个思想非常激进的人. 但是一开始,他们就推举我当领头人,我拒绝了.出了事,谁来帮我?我们家里吗?没有钱,中国人民吗? 呵呵,那个太虚.
因为我没有什么家世背景,也不想通过这场运动捞一笔.或者骨子里不相信美好,真的,别看我那么积极,但是我不相信能成功.我不是说自己先知先觉,我对很多美好的事,都有些悲观. 另外,我的个性,绝对不是当领导的料,我太了解自己了.还有一个,我大学的主要目的,就是考研. 当时系里很多人,都拿我当精神领袖,大概是因为我观点激进,言辞激烈吧,而且口才也好. 一个年轻人,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但是未必一定要当什么头.也许是因为这,我们系一直盯上了我. 我觉得做党务工作有时候很无耻. 真的很无耻,运动来的时候,他们自己甚至也参加,清算的时候,却拿个别学生开刀.
我的过错就是,太容易冲动,在深夜加班学习的时候,赶上了系主任和党总支书记做学生工作,我一个激动,和他们辩论起来,说实话,我当时读了很多政治学方面的书,尤其是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时期的书,
当时活跃的各种思潮,我也非常注意,辩论的结果可想而知,系主任和党总支书记当时哑口无言,虽然当时加班学习的学生不多,但是我也由此一辩成名,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一下子成为系里的名人.由此也和系领导结下了疙瘩.
亲身经历六四的学生都知道.当时那是一个全国性的学生运动,几乎人人都参与其中,没有经历过的人,就没有必要和他们讨论了.我们系恰恰有学生党员和若干班干部,坚持不参加,我当时公开表示蔑视,这根本就不象是个年轻人.这似乎也结下了一些梁子.按下不表.
因为出身农家,我是个很实际的人,我热诚的支持参加这场运动,甚至于告市民书都是我写的.但是我不担任任何职务,参加募捐演讲,我演讲嗓子都哑了,但是从来不过问钱的事, 甚至连北京都没有去.为什么?就是担心有朝一日被抓住把柄.
结果,在6月5号,知道北京的事之后的全校集会上,我又一次犯了冲动的毛病,第一个在集会上发表演讲.呵呵,这成为唯一的把柄.就因为这,我考研系里都借口政审不让通过,害的我亲自跑到校长办公室,因为处分讲究证据,参加高自联的一大帮,去北京的更多,我区区一个演讲,实在在学校算不上什么.系里没有办法,只能强迫我在自己的档案里要写上"对社会主义不满"这句话.  而我们系参加高自联的几个头目,没有一个受处分的,何也? 都使了钱的缘故(至少是我怀疑). 这就是人性和原则.而且他们分配,竟然也都进了政府部门了.当时我真的对人性的有趣,以及所谓党的战斗力的问题,大为摇头,而不是今天才怀疑,那些入党的人,多半是为了自己捞些好处罢了.而且有些学生参加学潮,也纯粹是投机.
但是,你却不能否定,这场运动当时的正当性,至于后来的演变,似乎人人都可以找到一大堆理由,问题是,你当时亲历了吗? 如果亲历,能说说当时自己的感受吗?要说真实的,当时的.别扯后来的事.
后来,大学毕业,因为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来的晚,我已经到地方中学报到,要起档案和粮油关系,我把档案拿到自己手里好几个月,拆开档案看了,而且完全有机会重新做一份,当时想了想,实在没有什么必要,无非就是刻个萝卜章,或者找个私人,刻个章,改的圆圆满满的,现在档案扔在人才,人在国外,我早不管了. 也正因为闹学潮的缘故,我们校长就轻易放我走了,因为我这样的人,留着实在是个祸害,而实际上,我在到那个中学报到之前,就已经有了自己的铁哥们集团了,小小的县城,兴风作浪不难. 生活中我人很仗义,到那里都有很多朋友,不象网上有些人想的那样.
后来参加工作,公务员不考,我就以主任科员的身份进到国家部委,因为关系够硬,这才是中国社会的现实.而且带团出国到美国培训,一次就呆过三个月之久,想借口留在美国太容易了.相反,很多公派出国留学逾期不归的,多是党员,不信你查查?呵呵.所以,在我自己的生活中,我是特别喜欢交有主见有原则的人做朋友,奴才似的满嘴好话的人,却要分外小心.即使在这个部委之前,在残疾人联合会,我呆的也是要害部门,负责干部调配的组织干部处. 到是那些曾经想当官的,在六四中我那些很圆滑的同学,后来竟然没有一个混上来的,目前最多只是处级.
去年回去,同学聚会之后,我和一个要好的同学谈起另外一个同学时说,这个人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分配怎么会留在省城机关呢,这个同学,一脸不屑的说,当时他是主要的告密者!我听了一脸的愕然.当年毕业,我背着档案的污点出大学校门的时候,哈哈,他非常热心的送我走的啊.怪不得这次见面,我满脸真诚的向他道谢的时候,他竟然一脸的尴尬. 呵呵.
在毕业典礼的全系大会上,当时档案已经发回地方,毕业证书也已经在手.我就公然坐在第一排,而且光脚蹲在前排的桌子上,听党总支书记做最后的毕业动员.党总支书记气的满脸通红,整个系,也没有人把我怎么样? 至少我也扬眉吐气了一番,这象在那场运动中犯了错误的学生吗?  我们下一届的一个小师弟,却没有那么幸运了.我在北京读书的时候,听说,他仅仅因为在黑板上写了"千万不要忘记六四"几个字,就被系里开除学籍了.
一场运动,不能因为站在风口浪尖有几个小丑,就否定它当时的正当性,这场运动,对我而言,学习了实在太多的东西,对人性,对制度.后来,我就对一个亲戚家的孩子说,在中国这个社会,不能相信制度,更不能相信法律,要更相信个人关系!
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是个非常成功的律师,我偶尔聊起做生意的事说,一个朋友曾用一个破书包,背了十几万现金见客户,没曾想,他也淡淡的说,他经常带几十万的现金给法官,一起分钱. 书呆子,迂腐的人,在中国是不会成功的.
至于我自己,在人格人是个分裂的人,在思想上,是个理想主义者,在实际生活中,绝对的能同流合污. 该怎么干怎么干,不然,在中国,你将如之奈何? 进监狱还是喝西北风? 或者做那个血染馒头的夏瑜?
生活中到处充满滑稽与反讽,我自己不过是个例子罢了.毕业之后,从来没有回过我们系,更不用说和那些领导联系了.
 
2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7 个评论)

5 回复 borninheaven 2009-4-10 04:40
写得实在!
4 回复 fanlaifuqu 2009-4-10 04:53
见文如见人,敬个礼!
7 回复 追求永生 2009-4-10 05:09
The voice from your heart, solute! Seek things not from this world.
7 回复 xqw63 2009-4-10 05:32
经历了炼狱,才知道了人生。
人性的认识,正是从这样的环境中得到了升华,永不言悔
7 回复 sujie_alex 2009-4-10 06:06
写得挺真实的
5 回复 stellazhu111 2009-4-10 06:48
谢谢.
6 回复 xifa 2009-4-10 07:02
这个就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了,篇名改成六四期间或者六四时期吧,这可是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
5 回复 ww_719 2009-4-10 09:23
xifa: 这个就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了,篇名改成六四期间或者六四时期吧,这可是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
好编辑!哈哈...
7 回复 宜修 2009-4-10 10:08
xifa: 这个就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了,篇名改成六四期间或者六四时期吧,这可是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
6 回复 xifa 2009-4-10 10:39
ww_719: 好编辑!哈哈...
没别的意思
7 回复 xifa 2009-4-10 10:51
ww_719: 知道你没意思,哈哈哈...
这兄弟文笔思路很不错呢,若是去掉网络语言,就是极好的文字了
5 回复 Nellie 2009-4-10 11:45
六四对我而言是个谜,印象里面就是大家都避讳谈起的事情,中国社会的现状是中国人本性及文化造成的,谁也无可奈何
5 回复 绛紫湮 2009-4-10 11:46
问好
6 回复 东方邪 2009-4-10 11:47
绛紫湮: 问好
呵呵,你也好.谢谢
4 回复 翰山 2009-4-10 12:16
拜读,很好!
5 回复 xli710 2009-4-10 13:31
5 回复 homepeace 2009-4-10 13:37
生活中到处充满滑稽与反讽,的确如此。
7 回复 tree24405 2009-4-10 15:00
忘不了那些日子,千里迢迢从湖南跑去北京,虽然已经不是学生,还是跟那些小弟小妹一样激情澎湃,可是结果让人心痛啊。
4 回复 普通一丁 2009-4-10 17:19
六四是個激情洋溢的日子。
6 回复 野木耳 2009-4-11 20:52
实实在在,坦坦荡荡的东方之子。谢谢东方君的心路分享。向你学习。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2: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