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子女.当权派和造反派--小村的故事 2

作者:东方邪  于 2010-6-1 10: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47评论

关键词:

我办事回来,继续写吧。
 一个村子,其实也是一个社会的缩影。 关于村子里的事,基本上都是真实的,即使那些老家伙们在世, 我也是不怕的,何况这些事情,都是他们被批斗的时候自己交代的。  其实我们家虽然贫农,但是文革后期受的歧视以及欺压,也就比地主好点。 原因就是,我父亲被卷进了文革,当过一阵造反派,造反派的子女和地主的子女成为同一个阵营,倒也是有些稀奇了。  这些,却是真实的发生。 农村的事,就是这样希里古怪, 却又真真实实。想起小时候家里的种种遭遇,我都有些想打人的冲动。  这也是后来我对党非常不感冒的种子。 

我父亲其实是个读书人,是村里最有学问的人。 但是农村讲究家族势力,我们虽然是个大家族,但是爷爷兄弟四个,却只有我父亲一个男丁。 而且我爷爷早逝,父亲其实是个孤儿,是我奶奶带着两个姑姑要饭,把我父亲养大的,并且我父亲读了私塾。 刚刚解放时, 我父亲曾经到沈阳在工厂当工人,而且当了车间主任,但是因为是独子,家里有孩子,有老母亲, 所以,依然回到了农村。 他清高耿直,说话又容易得罪人,本来是不适合做官的,也没有做官。 只是文革的机缘巧合, 反正成了镇里的造反派成员之一。 村子里的事,也多有参与。

说到那个曾经强奸地主女儿的人,这个人。 我是有印象的,总之啊,文革后期,又当起了支书。 我父亲不是党员,又没有家族势力,为人又欠圆滑,文革中那么一出头,其实是为自己树下了仇人。 在农村做官的人,多是心眼多,或者家族势力强,或者是恶人。 这个人,是挨过斗了。 贪污自然是有的,强奸地主女儿,也是他自己交代的。 戴高帽子挨批斗,这种事,谁都记恨的。  不过所谓乡下的复辟,来得更早些罢了。 文革终究是个非常不现实的东西。 好在我们那里,没有死人,也没有那么激烈。 挨斗那是非常正常的事。

另外一个挨斗的,则是经常欺男霸女的, 我父亲经常叫他“坏四”, 在一个大家族里面,兄弟之中,排行第四。 他在村里,大概是调戏妇女,甚至强奸人妻的事太多。 他本身就是个恶棍。结果是被斗的太狠,吓的跑到外地不敢回来。 用我二哥的话说,当时是村里不打算让他回来的,是我父亲心软。 说他没有儿子,让他回来生个儿子吧。  我二哥悠悠的调侃说,你说赶走了就赶走了。 就再也不要叫他回来了。 还让他回来生儿子干嘛? 不仅如此,后来这个人,又当了队长。 因为还是党员的身份。 小时候,带头到我们家逼抢公粮的,就有他。 说句解恨的话,如果他现在还活着,在村子里见到他,我都想踹他一脚。

我父亲好像当时并不在村里,而主要是在镇里。而同村另外一个文革期间斗这些老家伙的造反派,却油滑的多,明里斗这些人,私下里,却告诉这些人,和他无关,把事情都推到我父亲这里来。防人之心,真的不可无啊。 所以,二哥成年后,也找过他的麻烦。村子里的事,小村的人性,比起大城市。似乎没有什么大的两样。 文革你说出这个头干什么啊。 我父亲经常说,我当官的时候,问心无愧,一不贪,二不沾(手不干不净)。 任何时候,清官都难做,清官都没有势力。 官场就是利益链。 没有利益,谁跟你干呢。 我父亲,终究是不能看透这其中的厉害关系的。 更何况,在农村,更讲究的是家族势力。 能混上官当的,多不是老实人。 后来听二哥讲这些的时候,我才能把小时候的很多事情连起来。 小时候出门受孤立,受欺负,其实是和父亲也是有关的。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一个月光明亮的夜里,和四哥一个出去玩。 在回来的路上,我四哥曾经我一起。 和那个地主家的二儿子,也就是挨欺负的那个成玉的弟弟,以及被打的那个小孩的哥哥。 一起拉钩做好朋友。 其中的原因,就是我们家的孩子,和地主家的孩子一样,也是被孤立的,尽管受欺负的概率很小。 用我二哥的话说,是下一代也受影响。我们家世代贫农,文革期间,我父亲还红过一阵子。 而我们却和地主家的子女结成好朋友。 那个月夜,我哥哥和叫小晨的地主的儿子拉勾做好朋友的事。 我一直印象深刻。

同样是可以划地主的另外一家富人,因为眼皮子活, 却成了开明士绅。 有一次我哥哥和那家的孩子发生冲突,我父亲称对方是“绿化地主羔子”, 后来我才知道,划分成份的关键时刻。 终究是私人关系起了一些作用。 在可划可不划之间。 是有人来掌握的。


不仅如此,村里的党员,就那么三五个,只要不被开除党籍(就如同邓小平一样),按照规定,村支书一定要党员当的。 在那个时代,农家的孩子有点出息,只能走当兵这条路。 被打倒的村官们上台之后,无论分地,还是交公粮,处处为难我们家。 老大老二要当兵,死活就是不给机会,宁可浪费掉。  想想后来老干部上台后,纵容子女瓜分国家财富,发大财的事,不过又是另外一种形式上,更大范围的报复和报偿罢了。

上一代人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而且大多不在人世了。 到下一代人,估计连这些结仇的事,都没有印象了。

至于那个年代,乡镇官员包小蜜的事情,似乎有些半真半假的传闻。 管区有个姓杜的书记。让邻村的一个漂亮媳妇当他的秘书,同时负责给他做饭。 这个女的,本身好像还是个妇联主任。 有不正当关系的传闻,似乎类似于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传闻一样。 至于有没有,只是传闻了。很多事情,发挥一下,构思一下。 其实可以写个乡村小说的。 我是没有那个精力去写罢了。

有时候我在想, 如果再来一次革命,再来一次文革,那么现在中国的富人和官僚,下场又会有多大的不同呢,这才是重要的。 事情这样演变,穷人和富人,大概都有关系吧。 富人多做善事, 官员多做正事。 矛盾才不至于积累如此。后代才不至于如此仇恨。

很多事情,似乎不仅仅是穷富的问题,穷人上台也一样可以做恶事,甚至更恶。 问题还是在于文化,传统,人性,以及制度上。


中国依然是中国,乡村依然是乡村,一切都在重复着,主角已经换了罢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47 个评论)

0 回复 丑女多做怪 2010-6-1 10:58
沙发?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1:05
丑女多做怪: 沙发?
哈哈,还真是沙发。 上茶
0 回复 史无前例 2010-6-1 11:11
山东农民运动调查报告与毛老的有一比!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1:12
史无前例: 山东农民运动调查报告与毛老的有一比!
这个不是报告,就是我家村子曾经发生的真实的事情。 我写的匆忙,几乎没有任何的加工。
0 回复 史无前例 2010-6-1 11:20
东方邪: 这个不是报告,就是我家村子曾经发生的真实的事情。 我写的匆忙,几乎没有任何的加工。
请中办打印若干抄送各长尾及整治拘委员并转发联合国各直辖市、行省、部委
0 回复 xqw63 2010-6-1 11:22
是个小社会,那个年代,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敌人的犯罪哦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1:40
史无前例: 请中办打印若干抄送各长尾及整治拘委员并转发联合国各直辖市、行省、部委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1:43
xqw63: 是个小社会,那个年代,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敌人的犯罪哦
不知道,我父亲文革中什么好处没有捞到,却为子女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我是觉得非常遗憾的。 很多的事情,我依然是了解的有限。
0 回复 彩舟云淡 2010-6-1 11:48
写回忆录阿,好,继续阿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1:49
彩舟云淡: 写回忆录阿,好,继续阿
哈哈,好像能挤的,也就这么多了吧
0 回复 史无前例 2010-6-1 11:49
东方邪:
时代不同了,别吓着
0 回复 xqw63 2010-6-1 11:51
东方邪: 不知道,我父亲文革中什么好处没有捞到,却为子女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我是觉得非常遗憾的。 很多的事情,我依然是了解的有限。
其实,他们那个时候,能在台上整别人,就是好处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1:54
史无前例: 时代不同了,别吓着
我还是胆子小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1:56
xqw63: 其实,他们那个时候,能在台上整别人,就是好处
因为是贫农出身啊。 好处个屁, 子女的前程都耽误了。 不过挨斗的家伙,都不干净,欺男霸女的。
0 回复 xqw63 2010-6-1 12:02
东方邪: 因为是贫农出身啊。 好处个屁, 子女的前程都耽误了。 不过挨斗的家伙,都不干净,欺男霸女的。
小地方搞这些政治运动,经常是泻私愤的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3:03
xqw63: 小地方搞这些政治运动,经常是泻私愤的
是,有些乱套. 不过结仇总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0 回复 yulinw 2010-6-1 13:59
那位廖亦武的“最后的地主”倒是调查报告,可惜禁了!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4:16
yulinw: 那位廖亦武的“最后的地主”倒是调查报告,可惜禁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好奇了.
0 回复 yulinw 2010-6-1 14:51
东方邪: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好奇了.
上下2部,很详细的记录最后的地主阶级的,值得一看。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 15:05
yulinw: 上下2部,很详细的记录最后的地主阶级的,值得一看。
我有空找出来看看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14: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