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刘和珍君 鲁迅

作者:东方邪  于 2010-6-3 12: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7评论

鲁 迅

纪念刘和珍君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 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莽原》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 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 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 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 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 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四十余被害的青年之中,刘和珍君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 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杨荫榆女士做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 许已经是刘百昭率领男女武将,强拖出校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学生告诉我,说:这就是刘和珍。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 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校长的学生,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偏安于宗帽胡同,赁屋授课之 后,她才始来听我的讲义,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学校恢复旧观,往日的教职员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 才见她虑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 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 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 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请愿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 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张静淑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其一是手枪,立仆;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 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张静淑君 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 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 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 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 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 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 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刘和珍君!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7 个评论)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3 12:18
这篇文章, 已经退出中学语文课本了。 其实,按照我的预想,退出的已经够晚的了。

中学时代,我喜欢背课文。 当年鲁迅的这篇文章,我基本上是整篇被下。 时至今日, 其中的一些段落还是能够张口就来。

陶渊明的那首:亲戚或余悲, 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 托体同山阿“, 以及,时间永是流逝,街道依旧太平的那个段落,都背的非常的纯熟,乃至终生不忘。

这是鲁迅的精品中的精品之作。 名作,之所以成为名作,就是在于,它具有穿越时空的价值。

任何时候读起来,都是那么的真切很现实。
0 回复 Bluebay 2010-6-3 12:18
这篇文章我读中学时就读过,所以我不打算再读…
但我知道,你现在帖出来的意境…
0 回复 awang9988 2010-6-3 12:21
东方还是有正义感的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3 12:23
后来才知道,卫队开枪杀害学生的事,并不是段祺瑞下的命令。 而且段祺瑞赶到后,曾经在刘和珍的尸体面前长跪不起。 并且,从此以后,段祺瑞终生吃素。
无论是文人鲁迅,还是军阀段祺瑞,都能让我看到人性和良心的光芒在里面。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3 12:24
Bluebay: 这篇文章我读中学时就读过,所以我不打算再读…
但我知道,你现在帖出来的意境…
个人收藏之用。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3 12:26
awang9988: 东方还是有正义感的
谢谢, 我的确非常喜欢鲁迅的这篇文章
0 回复 awang9988 2010-6-3 12:33
东方邪: 谢谢, 我的确非常喜欢鲁迅的这篇文章
54, 64 都是学生代言社会大众, 下场都是镇压。 希望当今政府不要老盯美国和GDP, 也应该吸取国民党失败的教训。 现在资本家和台湾的国民党都是共产党的师傅。 如是, 何必当初干革命? 国民党如果很高明, 又如何被共产党打败?
1 回复 东方邪 2010-6-3 13:00
awang9988: 54, 64 都是学生代言社会大众, 下场都是镇压。 希望当今政府不要老盯美国和GDP, 也应该吸取国民党失败的教训。 现在资本家和台湾的国民党都是共产党的师
哈哈,作为一个学了六年政治, 也读过一些历史书的人。  出于对中国人的人性的了解。 我在这里可以给你打个赌: 现在的中国,已经是重病在身,除非大的手术,否则一切都会恶化下去。  大的社会动荡已经不可避免,工潮已经开始。 每次法官和警察被杀,都有百姓前去祭奠。 民心已经失去个差不多了,拿什么维持稳定?

不是个人看不起自己的同胞,中国人,傻瓜多,能够遇见政治未来的中国人就更少。
目前的中国,已经习惯了报喜不报忧。 问题都捂了起来。

实际的问题,比表面看到的更严重。  麻木和自我麻痹,真的要命。

盲目乐观惯了。 老百姓也是温水煮青蛙。
0 回复 yulinw 2010-6-3 13:18
东方邪: 哈哈,作为一个学了六年政治, 也读过一些历史书的人。  出于对中国人的人性的了解。 我在这里可以给你打个赌: 现在的中国,已经是重病在身,除非大的手术,否
老邪说的是~~真的很要命。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3 13:25
yulinw: 老邪说的是~~真的很要命。
不是我仇恨什么共产党,或者仇视中国,是出于对中国的爱和关心,才不停的写这些负面的东西,希望当政者能够警觉,可惜目前的统治集团,太过于迷信武力和暴力,顽固性更不亚于历史上其他任何的一个统治集团。
民心即天下,现在是什么样的民心呢?
唉,打好河山,亿万苍生,恐怕又得遭殃。
我不明白,在现代社会,中国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石头脑袋的人。
为什么那么多人,如此短视,一味护短呢?
难道是愚民教育的彻底和成功?
风花雪月,我自信也可以写出不错的文章。
但是政治和民生,才是民族未来的大事。  作为个人,如何放的下?
0 回复 yulinw 2010-6-3 13:32
东方邪: 不是我仇恨什么共产党,或者仇视中国,是出于对中国的爱和关心,才不停的写这些负面的东西,希望当政者能够警觉,可惜目前的统治集团,太过于迷信武力和暴力,顽
很理解老邪你的心情,刚从国内回来,有很不同的体会。但看新闻联播,也觉得笙歌艳舞的,可一出门就不一样了,纵使全部的瓷砖都从厕所贴到了们脸上,老百姓感受到的也和宣传的大不一样。兜里一大把的票子换不回多少东西,心里头都慌慌的~~~你说的是:民心即天下,现在是什么样的民心呢?当权的未必不知道!!
5 回复 xqw63 2010-6-3 13:45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3 13:49
yulinw: 很理解老邪你的心情,刚从国内回来,有很不同的体会。但看新闻联播,也觉得笙歌艳舞的,可一出门就不一样了,纵使全部的瓷砖都从厕所贴到了们脸上,老百
统治思维太老旧。
0 回复 itute 2010-6-3 16:51
工潮开始是比较麻烦,但还不致命,
今年西南大旱,农民如果没有收成才是g.c.d的心腹大患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3 17:02
itute: 工潮开始是比较麻烦,但还不致命,
今年西南大旱,农民如果没有收成才是g.c.d的心腹大患
麻烦越来越多了,都是捂惹的祸
3 回复 marnifan 2010-6-3 21:10
历史总是不断重复着~
0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0-6-4 02:31
历史是不会重复的。历史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不是重复。人类就是从历史教训前进的。
0 回复 tree24405 2010-6-4 12:46
最近十年,每年这一天,我和朋友们都会转发《纪念刘和珍君》。不写一个字,就转发这篇文章。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4 12:47
tree24405: 最近十年,每年这一天,我和朋友们都会转发《纪念刘和珍君》。不写一个字,就转发这篇文章。
是.
0 回复 小由 2010-6-8 01:09
东方邪: 后来才知道,卫队开枪杀害学生的事,并不是段祺瑞下的命令。 而且段祺瑞赶到后,曾经在刘和珍的尸体面前长跪不起。 并且,从此以后,段祺瑞终生吃素。
无论是文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看来段军阀真的是很有点人性,做到了情为民所系, 在我党历史上并不多见。
建议提名优秀共产党员。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3: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