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也发狂,转黎阳的文章: 温家宝发狂了zt

作者:东方邪  于 2010-6-19 16: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26评论

关键词:

国内看来确实到了多事之秋了啊。 这都是邓矮子,江戏子没有远见,能维持就维持的结果。 到如今也是这个样子, 如果下一届是习胖子干,我真是非常的同情他。 现在的老共, 怕毛派我是知道的。

闲话不说。 以下是正文:
温家宝发狂了

黎阳

2010.6.18.

评宰相评得温家宝发狂—— 一夜之间,中国大陆所有网站一切评宰相或对温家宝不恭的文章全部被取缔:张宏良的《千古兴亡,亡于一相》被禁,“雨夹雪”的《奸相掌军权是亡国之兆》被 禁,空心菜的《内朝出身为相者多为奸相》被禁,孔庆东的《装修的最高境界》被禁,我的《奸相当权,天下焉得不乱?》自然更不在话下。

不仅如此,还勒令《毛泽东旗帜网》删除张宏良和我的全部文章(能和张宏良教授同等光荣待遇,够荣幸的)。

不仅如此,还关闭了张宏良的新浪博客和价值中国网博客。

不仅如此,还动用专政机器对写了评论宰相的“雨夹雪”进行“调查”,迫使这个在“只有毛泽东时代是充满政治迫害的最黑暗的时代”的教育中长大的年轻人为防 不测而提前写下了遗言。

不仅如此,还乘机关闭了不得人心遗臭万年的活证据——中华网“邓小平纪念馆”。

……

会不会到此为止呢?显然没那么简单。都公开撕破脸皮赤裸裸来硬的了,岂有手下留情半途而废之理?自古中国政治的规则是“一不做,二不休”。下一步会怎样, 不妨拭目以待。

温家宝用上述行动明明白白宣布:如今在中国可以骂皇帝,不许评宰相;皇帝代表毛泽东,宰相代表温家宝;如今中国只允许象袁腾飞那样肆无忌惮骂毛泽东、骂共 产党、骂中华民族,哪怕骂“人渣”、“挂炉烤鸭”、“狗穷光蛋”、“共产党不干人事”、“这个民族就是猪一样的民族”、鼓吹“西藏是个独立国家”也没关 系,都算“言论自由”、“生动风趣”,都不许干涉,唯独绝对不许对温家宝有丝毫不恭——转基因“八宝饭”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谁敢不吃,就得吃不了兜 着走——真是太后老佛爷的气概:谁叫我一阵子不痛快,我叫他一辈子不痛快;谁发一篇文章叫我不自在,我叫他从此一篇文章也发不成。

奇了怪了,温家宝不是一直拼命给人以“民主”、“自由”、 “宽容”、“道德的血液”、“普世价值”、“爱民如子”、“虚怀若谷”、“谦谦君子”等种种“真善美”的代表印象吗?当初为读者来信纠正“岩浆岩”、“火 山岩”这几个字的错误就闹了个头版头条、“亲自公开回复,而且还向读者表达歉意”、自我激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坦荡真诚的伟大人格,值得我们所有人认真 学习!”、“作风严谨,具有一代领导风范”、“文中出了一个平常人都可能出的平常疏漏,但更正错误的态度和方式展现了一位伟人的胸怀和伟大”……为什么现 在突然如此抓狂,毫不犹豫就把自己好不容易编织出来的道貌岸然遮羞布一下子全仍进了大粪坑?

简单得很:阶级斗争激化的必然结果。

毛泽东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而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法西斯主义。”“一切资产阶级的政府……对于资产阶级内部是有所谓民主的,对于人民 则是独裁的。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佛朗哥、蒋介石等人的政府取消了或者索性不用那片资产阶级内部民主的幕布,是因为国内阶级斗争紧张到了极点,取消或 者索性不用那片布比较地有利些,免得人民也利用那片布去手舞足蹈。美国政府现在还有一片民主布,但是已被美国反动派剪得很小了,又大大地褪了颜色,比起华 盛顿、杰斐逊、林肯的朝代来是差远了,这是阶级斗争迫紧了几步的缘故。再迫紧几步,美国的民主布必然要被抛到九霄云外去。”

中国社会如今危机四伏,阶级矛盾空前激化,温家宝的“民主布”欺骗把戏越来越不灵,必然按毛泽东揭示的规律行事:“国内阶级斗争紧张到了极点,取消或者索 性不用那片布比较地有利些,免得人民也利用那片布去手舞足蹈”——全面地公开地法西斯化,狗急跳墙干脆靠暴力解决一切,即便赤裸裸光屁股也顾不得了:不争 论、禁上访,禁菜刀,禁弹弓,禁散步,禁“恶意自杀”、禁披露阴暗面、禁评宰相……

别以为黔驴之技仅限于此,这仅仅是刚开头。既然铁了心用暴力镇压,那必然见血——敢对拆迁户使用暴力,敢对访民使用暴力,怎么就不敢对持不同意见的学者百 姓使用暴力?《炎黄春秋》和《凯迪论坛》不是一再大声疾呼要“诛杀毛左”、“杀左族毛”、“对文革余孽和毛左,人人可诛之”吗?这就是先兆——如今决定中 国政治走向和决策的实际是《炎黄春秋》、《南方日报》和《凯迪论坛》:它们主张什么,温家宝们下一步的决策就必定是什么。它们主张“深化改革”,温家宝们 就出笼了一系列诸如“新36条”之类;它们大骂评宰相,温家宝们就严禁一切涉及宰相的文章。现在它们公开主张杀人,那就预兆着随时可能出现新的 “四.一二”、新的“国会纵火案”、新的“六.四”——只有制造出新的大规模流血事件,才能有借口公开把“杀左族毛”付诸实施,才能彻底撕掉一切伪装,公 开用暴力把老百姓的一切反抗镇压下去,应付眼前的重重危机。

所以人们最好有点心理准备,准备着中国出现意想不到、突如其来的流血事件,然后宣布这是“毛左”干的,接下来明火执仗大张旗鼓“杀左族毛”:《乌有之乡》 被封、在《乌有之乡》上发表过文摘的人被调查、“被下岗”、“被犯罪”、“被自杀”、“被失踪”……

如果这一切当真发生,不必奇怪,也不必沮丧,因为这虽然是坏事,却同时也孕育着好事——第一,不打自招告诉老百姓所谓的“深化政治改革”、“民主化”、 “言论自由”等“普世价值”是什么东西,有多么虚伪——连不合胃口的几篇文章都不容忍,岂能容忍搞什么“自由选举”、“多党制”?第二,将把中国真正的左 派逼入地下,死了心不再指望靠循规蹈矩坐在房间里写写文章发发议论就能制止温家宝们祸国殃民,从此放开手脚干自己该干的事。第三,将把中国老百姓彻底逼上 梁山:当被无孔不入地敲骨吸髓还被强迫吃转基因主粮、喝三聚氰胺牛奶、打有毒伪劣疫苗、住豆腐渣校舍而不允许有任何怨言时,想靠逆来顺受生存是不可能的。 要么亡国灭种,要么拼死求生,没有其他路可走。第四,将现身说法,从反面告诉中国老百姓:毛泽东的暴力革命究竟是个人头脑发热,还是客观规律——记住鲁迅 先生当年的话:“快了!一个政权到了对外屈服,对内束手,只知道杀人、放火、禁书、掳钱的时候,离末日也就不远了。他们分明的感到:天下已经没有自己的 份,现在是在毁别人的、烧别人的、杀别人的、抢别人的。越是凶,越是暴露了他们卑怯和失败的心理!”

顺便说一句:既然“黎阳” 这个名字如今在中国大陆已经上了黑名单、成了敏感词而被严禁(孤零零一个人能让一个政权如此重视,实在够抬举我的),那我建议今后大家如果转载我的文章就 别再用“黎阳”这个名字,也别再原封不动用原标题,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另起名字标题,免得受连累——反正如今我要的是观点流传而不是版权,改头换面有何不 可?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0 回复 bluemei 2010-6-19 16:15
狂发呀?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9 16:18
bluemei: 狂发呀?
呵呵,作为学政治的。 这些文章, 其实都预示着什么。 社会混乱和变革,先从思想活跃开始。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作为一个喜欢写写文章发牢骚的人,我很庆幸自己移民出来了。不过,移民的目的之一,也在于能够自由的说话。

在国内,对时局有看法,而不能写出来。 那个感觉,是非常的难受的。 只有喜欢自由的人,才会珍惜自由的环境。
0 回复 lilly13 2010-6-19 16:40
啊!
0 回复 yulinw 2010-6-19 16:41
等着,看着拉~~·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9 16:46
yulinw: 等着,看着拉~~·
还是那句话: 一个健忘的民族,一定会重复自己的悲剧。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19 16:48
lilly13: 啊!
左派太赤裸而猛烈,他们要连邓一锅端,恢复毛的路线,而不是真正的现代国家,同时,他们同情弱者的立场, 值得钦佩。 有空我打算读读他们的文章,自己胡乱写点东西。
0 回复 oneweek 2010-6-19 19:22
就是国内左派的文章都有条有理, 村里5毛写文章要好好学习。
0 回复 marnifan 2010-6-19 21:50
oneweek: 就是国内左派的文章都有条有理, 村里5毛写文章要好好学习。
nod~nod~~
0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0-6-19 23:03
oneweek: 就是国内左派的文章都有条有理, 村里5毛写文章要好好学习。
这篇就是:


《千古兴亡,亡于一相》;历史的唯心主义
        ――与张宏良先生商榷

看了张宏良先生《千古兴亡,亡于一相》的文章,对通篇充斥的历史唯心主义的观点不能同意,且感到有些说法不符合史实,愿与张先生商榷。

毛泽东曾经说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注1)“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就叫做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的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注2)

张宏良先生所谓“千古兴亡,亡于一相”,所谓 “中国封建王朝统一迄今二千多年,所经秦、汉、隋、唐、宋、元、明、清等八大朝代,竟无一例外地全部亡于宰相”的说法,完全是站在历史唯心主义的立场对中国封建社会历史的歪曲。

马克思主义指出,自从阶级产生以来,“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注3)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动力。在阶级社会里,当旧的生产关系已经成为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的桎梏时,就必然发生尖锐的阶级冲突。在封建社会,农民阶级为了反抗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一次又一次地进行斗争,每一次斗争都不同程度地打击了地主阶级的统治,也在不同程度上推动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中国封建社会从秦朝的陈胜、吴广起义,直到清朝的太平天国,大小数百次的农民战争,打击了当时的封建统治。归根结底,是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对于改朝换代,对于破坏封建制度起着决定性作用。毛泽东在论述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的农民革命斗争时指出:“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因为每一次较大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的结果,都打击了当时的封建统治,因而也就多少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注4)

人类社会历史是不依赖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按照本身所固有的必然规律而发展的客观过程。列宁指出,在马克思以前,一切历史理论有两个主要缺点。“第一,以往的历史理论,至多是考察了人们历史活动的思想动机,而没有考究产生这些动机的原因,没有摸到社会关系体系发展的客观规律性,没有看出物质发展程度是这种关系的根源;第二,过去的历史理论恰恰没有说明人民群众的运动,只有历史唯物主义才第一次使我们能以自然史的精确性去考察群众生活的社会条件以及这些条件的变更。”(注5)也就是说,物质生产的发展是决定社会发展的最终原因。张宏良先生说什么“宰相成为中国历朝历代兴衰治乱的历史关键”,将封建社会发展的原因归结于个别人物甚至是一个“宰相”, 则完全抹煞了封建社会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者――农民阶级在封建社会历史上的决定作用。根据这种理论,只有封建社会的“贤相”才是推动封建社会发展的动力,只有“贤相”才是农民的“救星”。这岂不是告诉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们,要摆脱压迫与剥削只能等待“明君”任命的“贤相”出现。这种论调对于人民群众来说只能是精神的麻醉剂,是要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出现的“明君”和“贤相”身上。

在中国历史上,秦始皇创建了皇帝制度。自此,中国进入长达两千多年的皇帝制度时期。皇帝,是中国封建社会中央政权的突出代表,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在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下,皇帝具有对全国的臣民、土地、财富的控制权和管理权。包括行政、军事、立法、司法、文教等大权。在当时社会,皇权是至高无上的。具体表现为皇帝的独断专权。

据史料记载,在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体制中,宰相制度曾经居于核心地位,是连结政治制度各部分的中心环节。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在对政治制度进行改革时,确立宰相“掌丞天子,助理万机”,使之成为正式官制。秦朝的宰相称“丞相”。秦实行丞相制度后,相权日强。到西汉初期,宰相的权力迅速膨胀。由于皇权受到威胁,皇帝便想办法制约相权。西汉初期到汉武帝时期的百余年间,宰相被杀多达30余人。魏晋至宋,皇权不断集中,相权不断被分割。宋朝时正副宰相同设,多相并行,目的是分散相权。元至清末,宰相制度走向衰落。元朝依然实行多相制。明朝废丞相实行内阁制。洪武十三年,朱元璋以擅权挠政为名,杀中书省丞相胡惟庸,废丞相,使六部直隶于皇帝。废除宰相制后,相权被分于六部,国柄则集于皇帝一身。清朝从三院长官到内阁大学士,再到军机大臣、总理大臣、内阁政务大臣,宰相权力日趋淡化,皇帝集权达到极点。

史料证明,所谓“宰相”无非是辅佐皇帝、“助理万机”的大臣,宰相的官职乃皇帝钦封,宰相的权力乃皇帝所授,宰相所做的一切都是代行皇权。宰相也必须要效忠于朝廷,倘若“擅权挠政”,依然难逃一死。在中国封建社会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下,张宏良先生所谓“宰相作为官权代表”以及“官权与皇权相分离”的说法是荒谬的。

中国历代封建王朝都是中央集权的封建君主专制的国家,是地主阶级的统治工具,是镇压农民阶级的特殊力量。这个特殊力量,在政治上压迫农民阶级,通过赋税和徭役从经济上剥削农民阶级。在这个特殊力量面前,难道还有属于农民阶级的所谓“民权”吗?在一个不存在“民权”的国家,所谓“皇权、官权、民权和洋权所组成的权力结构”的说法是一种荒诞的。至于所谓“民权则完全融化在皇权之中”则更加荒谬。

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两大对抗阶级。当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之间阶级矛盾激化的时候,尤其是封建政权的苛征暴敛,往往引发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尽管每一次农民起义都受到统治阶级的残酷镇压,却不同程度地打击了地主阶级,推动了封建社会生产关系的调整,从而有利于社会经济的恢复与发展。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促进了封建社会形态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陈胜吴广起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平民起义。他们提出“大楚兴、陈胜王”的口号,起兵反秦。 陈胜自立为王,国号张楚。陈胜、吴广起义虽然最后失败,但因此而燃起反对秦王朝的熊熊烈火,不久秦王朝便在烈火中灰飞烟灭。历史上著名的还有东汉的黄巾农民起义,唐朝的黄巢农民起义,宋朝的方腊起义,元朝末年的农民起义,明朝的贵州、湖广各族人民大起义,明朝末年的农民起义等等。清朝末年期的太平天国运动则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人数最多、时间最长的一次农民战争。这些著名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斗争的矛头直指朝廷。尤其是太平天国这场大规模的反清运动,持续十四年(1851-1864),波及大半个中国,建立了与清王朝对歭的政权,一度动摇清王朝的统治,使清王朝元气大伤。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形成了武装割据,尤其是太平天国运动,破坏了清王朝江山一统的局面。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张宏良先生所谓“中国历史上民众造反往往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以及“中国老百姓才会义无反顾地选择皇权和维护统一”的说法是不符合史实的。至于张宏良先生所说“当初蒙古灭宋,被屠杀的汉族人超过百分之七十;后来满清入关,被屠杀的汉族人又超过百分之七十。”老朽实属孤陋寡闻,不知这样的数据来自何处。不过,老朽倒是知道清王朝倚赖汉人组建的湘军和淮军平定太平天国,镇压农民起义,曾国藩、李鸿章等汉臣平乱有功,被封为地方总督或巡抚。老朽还知道,太平天国由于不承认清朝政府与外国订立的不平等条约,加上禁止鸦片入口,损害西方国家的利益,因此,英、法两国跟清朝统治者签订北京条约后即支援清军对付太平天国。

岳飞是南宋时期抗金名将,被后人誉为民族英雄。岳飞青年时代,正值金女真贵族对宋发动大规模掠夺战争,为了抗击女真贵族的民族压迫,他与深受民族压迫的汉族、契丹族、渤海、奚等各族人民一道,参加了打击外来侵略者、收复失地的战争。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岳飞反对外来侵略和民族压迫,对此应当予以肯定。但是,对其残酷镇压农民起义,愚忠于封建帝王,则必须予以批判。后世的一些帝王纷纷追封岳飞为“公”为“王”为“帝”,无非是要利用其“精忠报国”的思想蒙蔽人民,维护封建王朝的反动统治。对左宗棠及其他历史人物亦应如此,无论是“真诚地歌颂他们纪念他们”都应当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予以实事求是的评价。

赵构是南宋第一代皇帝。也是南宋初年投降派的首领。据史料记载,他派使臣向金朝乞降,哀诉自已逃到南方后,“所行益穷,所投日狭”,“以守则无人,以奔则无地”,要求金朝统治者“见哀而赦己”,不要再向南进军。金兵暂停南侵,赵构便抽调精兵镇压荆湖、江西、福建等路的农民起义军,巩固反动统治。他把秦桧任为宰相,伙同秦桧进行投降活动。为了向金朝表示坚决议和的决心,他与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了岳飞父子,同金朝签定了屈辱投降的绍兴和议,向金称臣纳贡,以换取在淮河、大散关以南地区的统治权。 秦桧死后,赵构仍坚守对金和议条款,每年除纳贡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外,送给金统治者贺正旦、生辰等的礼物也“以巨万计”,只要金朝统治者索取玩好,赵构立即下令搜访送去。但对其统治区的人民,则巧立名目大加搜刮,使南宋的赋税名目比北宋时还多,剥削也更加残酷。

慈禧是同治、光绪两朝实际最高统治者。她独揽朝政,实际操纵内政和外交大权。她依靠曾国藩、李鸿章等组织的汉族地主武装,勾结外国侵略势力,先后镇压了太平天国、捻军和苗民、回民起义,使清王朝的统治得到暂时稳定。1883年—1885年爆发了中法战争,尽管双方在军事上互有胜负,但以慈禧为首的清政府却主张“乘胜即收”,与法国签订了《中法新约》,使法国获得了许多侵略利益。在中日战争中,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中国在海陆两个战场均遭失败,她派李鸿章为全权大臣,赴日乞和,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中国放弃对朝鲜宗主国地位;赔款2亿两白银;割让辽东半岛(后以银3000万两赎回),台湾,澎湖列岛;开放4个通商口岸;允许日本在通商口岸开矿设厂。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后,她携光绪帝逃往西安。并以庆亲王奕、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出面议和,签订了空前屈辱的《辛丑条约》。然而,“议和大纲”签字后,联军并无撤军迹象。各国要求:必须把赔款的数额定下来,必须亲眼看到惩办祸首。李鸿章无法接受皇亲们在菜市口被洋人斩首,最终顶住了联军要求对皇亲“正法”的压力。在赔款问题的谈判中,李鸿章吐血到了“濒危”的地步。结果是清朝赔款4亿5千万两,分 39年还清,年息4厘。列强们说,4亿5千万中国人,“人均一两,以示侮辱”。李鸿章请示朝廷,朝廷的回电是:“应准照办。”

通过上述史料,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对内阶级压迫,对外民族投降,是一切行将灭亡的反动统治者的共同特点。秦桧与赵构之间,并不存在所谓“官权”与“皇权”之争。李鸿章与慈禧之间也不存在所谓“官权”与“皇权”之争。无论是秦桧还是李鸿章,他们都是朝廷忠实的走狗。尤其是李鸿章效忠于清王朝可谓忠心耿耿,为维护清王朝的反动统治甚至呕心沥血。秦桧和李鸿章都是朝廷的命官,他们之所以效忠于朝廷,是因为他们都是皇权庇护下的既得利益者。如果将朝廷比作一张皮,他们则是朝廷这张皮上的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张宏良先生说“说皇帝卖国,如同说守财奴散财一样荒谬。”秦桧死后,宋高宗仍坚守对金和议条款,奉行投降主义,难道不是卖国?以慈禧为首的清政府先后与西方列强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奉行投降主义,难道不是卖国?秦桧和李鸿章不过是奉旨行事罢了。根据列宁主义的观点,皇帝的“国家”依然是压迫农民阶级的工具,在侵略者面前投降、妥协,目的是为了挽救行将灭亡的命运,继续维护其对农民阶级的反动统治。

(注1):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注2):毛泽东:《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注3):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
(注4):毛泽东:《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
(注5):列宁:《卡尔。马克思》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20 03:45
oneweek: 就是国内左派的文章都有条有理, 村里5毛写文章要好好学习。
他们都是些低层次的写手,就是他们的领导,也未必写出什么好文章,我的很多朋友,都是他们的领导。
0 回复 犀利哥 2010-6-20 11:06
政治~,苦了百姓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20 11:12
犀利哥: 政治~,苦了百姓
哈哈,老百姓也不是无辜的,我从来不认为有人是无辜的.  大家都在这大合唱中.
0 回复 犀利哥 2010-6-20 11:13
东方邪: 哈哈,老百姓也不是无辜的,我从来不认为有人是无辜的.  大家都在这大合唱中.
有点不懂?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20 11:22
犀利哥: 有点不懂?
他们不是无辜,是不觉悟.  任何制度和社会现状,都是官民互动的结果. 民强则官弱,反之亦然.
0 回复 犀利哥 2010-6-20 11:29
东方邪: 他们不是无辜,是不觉悟.  任何制度和社会现状,都是官民互动的结果. 民强则官弱,反之亦然.
一是国内的环境无法让他们觉悟, 另外为小我失大我,自己也不思觉悟; 人们的脑子里除了钱似乎什么都没了!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20 11:51
犀利哥: 一是国内的环境无法让他们觉悟, 另外为小我失大我,自己也不思觉悟; 人们的脑子里除了钱似乎什么都没了!
所以,早点离开也很好,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出乱子的. 钱不代表一切.
0 回复 itute 2010-6-20 15:02
如果连伟大领袖的支持者都遭受这样的待遇,
那g.c.d真危险了,
左派才是他们最能依靠的啊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20 15:06
itute: 如果连伟大领袖的支持者都遭受这样的待遇,
那g.c.d真危险了,
左派才是他们最能依靠的啊
如果你这么想,就绝对的错了. 邓及其继承人的做法,完全和老毛的想法不一样.
邓在经济上是喜欢资本主义的,这点没有错. 不过是嫁接的有问题. 就是政治经济嫁接错了. 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和专政思想,资本主义的经济路线. 搞的太奇怪. 这是中国特色的大杂烩. 很多东西,我不愿意多写, 免得那么尖刻.
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现在是权贵资本主义,毛是平均主义的社会主义,两者风马牛不相及.
0 回复 itute 2010-6-20 15:14
东方邪: 如果你这么想,就绝对的错了. 邓及其继承人的做法,完全和老毛的想法不一样.
邓在经济上是喜欢资本主义的,这点没有错. 不过是嫁接的有问题. 就是政治经济嫁接错了
没有表达完整
我的意思是,左派是意志坚定的,所以当权者可以依靠他们,
而现在的所谓自由民主派其实是墙头草,有奶就是娘的类型,根本靠不住
0 回复 东方邪 2010-6-20 15:21
itute: 没有表达完整
我的意思是,左派是意志坚定的,所以当权者可以依靠他们,
而现在的所谓自由民主派其实是墙头草,有奶就是娘的类型,根本靠不住
那其实你也错了. 左派是站在传统的共产党的立场上的,是要改善贫富差距,恢复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的, 他们怀念毛时代的很多东西. 比如群众运动之类. 这只能给目前的政权带来更多的麻烦.

何况,现在的政权,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了.  意志坚定才更可怕呢.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5: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