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壮观的撒尿

作者:陈九  于 2011-7-15 00: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散文|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8评论


世上最壮观的撒尿

 

陈九

 

之所以说‘最壮观’,是因迄今为止尚未听说还有比此更壮观的撒尿。我曾犹豫过写不写这件事,毕竟是撒尿,听着不雅。可这件事,这个场面这个情景,老摆脱不掉,时不时冒出来在我的脑海中涌动。我终于断定我是逃不掉了,不写出来就无法安宁。无论别人怎么说怎么想,非写不可。

 

壮观首先要足够大,壮着巨也,像钱塘潮,游行队伍,都能以此形容。偏偏撒尿不行,这是个人行为,在一狭小空间,丝丝一缕转眼即逝,自己还尚未看清就没了,何来壮观?看来你的确没见过这场面,想象都无法想象。如果我告诉你不是一个人,是两千多老爷们儿一字排开,一声口令同时撒尿,你能想象吗?先想想两千精壮汉子排成一列是什么劲头?再想想两千杆枪同时开火是咋个动静?一人就算五百西西,两千乘五百,我得算算,二五一十,去四个零加四个零,就是一百万西西,打三折也七十万西西,一瓶醋约五百西西,两千瓶醋同时泼洒,滚烫浓烈,颇具翻江倒海之势,不过分吧。壮观,真是壮观。

 

这说得是三十多年前的冬天,我在铁四师新兵营受训,住在京西房山县的南坊镇。新兵营两千之众,比正规营队人多。其实铁道兵建制本身就大,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拼得就是人力。七五年河南水灾把京广线冲了个两百多里长的大口子,可郑州到信阳的铁轨是对焊的,长长一根儿中间不分段儿,轨道下的路基冲光了,铁轨却拧成麻花,不断,你说这不叫劲吗。四周全是水,什么设备也运不进去,要等水退去再施工得猴年马月呀?师长一声令下:每人一把钢锯五十根锯条,立刻进入指定地点,人工锯他娘的,看它断不断!那个场面咱择文另叙,上万人排成一线同时锯钢轨,现在不是兴什么吉尼斯纪录吗,实际上那个年代的中国人天天都创造吉尼斯纪录。历史是硬着头皮闯出来的,不是忍出来的。

 

扯远了。那年新兵清一色来自湖北,武汉的,新洲的,蕲春的,红安的,麻城的,英山的,还有少数后门儿兵。无论你乡关何处,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同样的目标聚到一起。每天从起床到熄灯,活动安排得非常紧。学队列,学风纪,学射击,学投弹,甚至学识字,有的新兵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像战士田三毛,就没大号。班长说,小陈,你给他起个名字,三毛三毛像啥话,我们是解放军,不是老百姓!我说好办,叫田三茂,茂盛的茂。班长一瞪眼,啥茂盛的茂,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干脆,咱是铁道兵,就叫田铁兵。好好,听你的,田铁兵。田铁兵!到!还别说,人是名字马是鞭,田三毛变田铁兵,男人味儿立马爆棚。后来这个田铁兵当上突击班长,在东线一次抢险中牺牲了,刚满二十岁。

 

新兵训练异常艰苦,住帐篷,吃粗粮,风里雪里磨爬滚打。这咱不怵,既然来了就豁得出去,好男儿为理想和荣誉,还有神圣的使命感,什么都不怕。但说不怕也不全对,新兵最怕的是深夜紧急集合,这个怕是本能的怕,刚当兵,衣服是军人,但魂儿还是老百姓。老兵睡觉是睁一眼闭一眼,潜意识里就时刻准备着。可新兵一躺下就睡死了,连骨头都在做梦。外面西北风刀子似地猛刮,被窝里热乎乎地裹着,正睡得解乏,突然一阵急促的紧急集合哨,嘟嘟嘟嘟嘟嘟!班长总是头一个蹿起来,紧急集合,快,打背包,别忘了子弹袋,枪,左肩右斜。唉哟喂,真起不来呀,人都起来了脑子还在梦里,就这么稀里糊涂拉出去。以连为单位的紧急集合还好说,围着营房跑几圈儿,也就十里八里,个把小时回来了,可那次全新兵营的紧急集合真差点儿要我们的命。

 

那年月正风行野营拉练。为防苏联突袭,据说他们的装甲部队已陈师中蒙边界,号称八小时攻陷北京。当时所有部队都在演习拉练,必须练就一身说打就打说走就走,善于展开运动战的硬功夫。那个月黑风高的寒夜,四下黑成一团。我正站岗,冻得痛哭流涕,只见连长指导员,还有几个排长朦胧中向驻地走来。他们全副武装,面部表情异常严肃。没等我缓过劲儿,连长一声大吼,时间到,吹紧急集合哨!紧接着哨声撕破夜空,呜啦啦响起来,不光我们连,整个营区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我彻底惊呆,迟疑片刻立马往帐篷跑,帐篷里早翻腾起来,没有喧闹,只有人影的抖动声,伴随星火般清脆的钢枪撞击声,汇成暗潮,令人望而生畏。俗话说当兵三个月就算老兵,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像一壶开水浇进棒子面儿,把一盘散沙凝成一团,把胡思乱想变成统一意志,把男人铸成铁道兵,铁道兵是男人中的男人。

 

黑暗中我们急促前行,尽管看不清四周景物,就凭脚下感觉也能发现今天的行动非同以往。过去连队紧急集合是围着营房转,田埂河汊都走熟了,反正一个多小时,回来照常洗漱开饭,什么都不误。今天的路不是土路,更像沿着漫水河畔的那条砂石路。我们这是去哪儿,莫非进山?大家虽然疑惑,但脚步毫不怠懈,追着赶着闯入无边夜色。不知不觉天色泛白,眼前几簇星残的灯火,让我们一眼认出这正是距营房三十里地的坨里镇,坨里镇为公社所在地,也是当地的集市,每逢初一初六,老百姓从四周赶来买卖交易,好不热闹。班长带我们来过两次,买牙膏,卖香烟,我买了一刀上厕所的手纸,班长问,好娇气呀,什么纸不能上茅厕,还用手纸?从那天起,当兵五年,我什么都用过,但再没用过正规手纸。

 

严重的问题终于突现。一般说,睡了一夜,清晨起来都要撒尿。紧急集合没机会撒,一路行军也没机会撒,三四个小时这样的大运动量,每个战士都已憋得难熬。田铁兵大叫,班长,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尿裤子……,话音未落,他真地尿起来,裤管儿里一股热流喷下来,打在地上冒起白烟。没人讥笑他,谁也不知下个会不会就是自己。班长也傻了,不知是气愤还是憋尿,满脸通通红,他瞪眼刚想说什么,忽然前方传来命令,停止前进,原地待命!这是漫水河的一处河湾,一边是山梁,一边为宽阔的河谷。部队停在路边,在广阔的视野中画出一条漫长的草绿色弧线。我们四顾无言,本能地寻找方便之处。这时连长指导员匆匆走来喊道,大家注意,没有命令不许撒尿!恰巧此时一队运石料的马车经过,车把式们个个穿着羊板儿皮大衣,他们听到连长的喊话哈哈大笑,不许撒尿?管天管地还管着人家拉屎撒尿喽?笑声未歇,只听前方又传来命令,大家注意,背对公路,准备好,撒尿!

 

我从未想到,古往今来,撒尿一词会像稍息立正一样成为军令,而且此时这道军令不仅令行禁止,还创造出一幅令人惊魂动魄的奇观:先是一阵闷雷似的轰鸣声,嗡……,沿着长长的队列扩散,这是由水柱击打干燥尘土产生的扑扑声汇聚而成。接着只见一串稠密的尘雾,绵延数百米,先在脚下,随即冉冉升腾,遮天蔽日覆盖了整个河面,仿佛河水在沸腾。马好像惊起来,声声嘶鸣打虎上山般掠过安静的晨曦,在深色山谷中阵阵回荡。车把式们笑容顿收,他们一边啪啪甩着长鞭试图让牲口平静下来,一边惊慌地叫喊,妈呀,这咋跟打仗赛的,这咋跟打仗赛的,完全不知所措。令人难忘的还有浓烈的醇香,因过分强烈让人为之一壮,每个人在惊讶之余,更有参与其中天人合一的兴奋。很多人类本能,当它们处于个体时是渺小甚至龌龊的,但当它们成百上千地聚成一体,就是亢奋甚至伟大的,量的巨大增长完全颠覆了事物原本的意义,臭变成香,轻渺变成厚重。那个大场面呀,两千多人的铁流一声令下尿进一壶,我们心中荡漾着酣畅淋漓的自信,当时不一定立刻说得清,但快乐,欢畅,尽兴,自豪,友爱,两肋插刀,共赴国难,所有关于高潮的感觉净在其中,大家笑啊跳啊,没大没小没上没下啊,无论前方有什么样的困难或敌人,不是有句俗话,一人一口吐沫把他淹死,这只是形容,耍贫嘴,而我们毫不犹豫地说到做到,一人一泡尿把他冲到太平洋去。

 

三十多年过去,那次野营拉练的很多细节已经稀弥,只记得我们平均负重逾二十五公斤,一天走了一百一十里,直到登上凤凰岭才返程,但那个宏大壮观的撒尿场面和感动,在心中召之即来丝丝入扣。我有时想,当年那个新兵营长或许只是心血来潮,甚至不排除搞恶作剧,不管何种动机,都让我们体验了一次终身难忘刻骨铭心的震颤。我们用军人特有的方式相互交流,像三月三对歌,像川江号子,像黄河纤夫曲,把默契和认同,把凝聚和信念,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血流在一起命换在一起,连撒尿咱都撒在一起,咣地铸进彼此心头,也为那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特殊年代,添加一笔意味深长的注释。

 

很多年后一个周末,我女儿从中文学校放学回来。我问,今天老师都教你们什么呀?苏轼的《赤壁怀古》。来,背给爸爸听听。“……乱石穿空,惊,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等等,惊涛拍岸,惊涛拍岸呐。怎么爸爸,我背错了吗?没错,你背得一点没错,应该说,你背得太对了。

 


3

高兴
3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3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1 回复 海外愤青 2011-7-15 00:41
豪情时代!
2 回复 566 2011-7-15 01:55
野营拉练好像是自70年始,回想起军营生活,无限感慨。
1 回复 玮哥 2011-7-15 01:57
古人云,千人撒尿,惊涛拍岸
1 回复 早安太阳 2011-7-15 02:33
   哈哈哈哈
1 回复 pengl 2011-7-15 03:30
昔闻投鞭断流,今有举鞭成流。好,豪气干云!

顺便问一下,你那篇锯木工的链接在哪儿呢?
1 回复 BL_518 2011-7-15 03:54
生活需要高创意~~~~~
1 回复 陈九 2011-7-15 04:25
pengl: 昔闻投鞭断流,今有举鞭成流。好,豪气干云!

顺便问一下,你那篇锯木工的链接在哪儿呢?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0810/user-109227-message-19503-page-1.html

在这里。
1 回复 pengl 2011-7-15 04:44
原来已有些时日了。多谢。
5 回复 xqw63 2011-7-15 05:18
顶豪情年代
1 回复 人权是非 2011-7-15 05:24
对比阿九撒尿,吉尼斯算是小巫了.
1 回复 锅盖 2011-7-15 06:21
向老大敬礼了。我见过,也是新兵的时候,军列停车的时候。(俺空四军的。)   
1 回复 match99 2011-7-15 08:39
壮观的撒尿勾起了对75年大水的回忆。 乖乖,京广铁路冲断200多里。75年我在下游,只见酱油色的洪水带着很多不能说的东西飘下来。教游泳的体育老师(河南人)就拿75年大水举例说明会游泳遇到大水就能捡条命,不会游泳必死无疑。
1 回复 天天天兰 2011-7-15 09:37
这样的文章,总是让俺一柔弱女子,血液里升腾起一种豪情,脑海中,是那些斑驳的年代,似曾经历一般
1 回复 一树繁花 2011-7-15 12:53
见识真广。
1 回复 smith_h2 2011-7-15 13:04
   好文!
1 回复 方方头 2011-7-15 13:41
波澜壮阔哈哈
1 回复 胡扯亂說 2011-7-15 15:52
好壯觀的一泡尿。
1 回复 ofox 2011-7-15 15:55
哈哈哈哈
1 回复 yulinw 2011-7-15 16:55
   壮观~~
1 回复 yuki-1217 2011-7-15 22:10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8: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