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30岁以上已婚人士请进】

作者:欢喜佛  于 2011-6-2 11: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轻松一下|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4评论

温馨提示一:此文巨长,看官务必耐住性子,一目一字,认真阅读。
温馨提示二:未婚人士如不慎进入,请务必在贵家长的指导下认真阅读。
温馨提示三:本文乃转载,原创者不详,老衲不对可能引发的心理不适及思想影响及严重后果负任何法律与道德责任。
——————————————  分割线  —————————————————

冯梦龙的《醒世恒言》中,有这么一个故事:叫作《乔太守乱点鸳鸯谱》。

故事大意是这样的:

一个姓刘的,有个儿子,有个女儿——由于故事牵涉的人物关系太复杂了(看这个故事,我是画了人物关系图才搞明白的),我就用A表示男,B表示女,用姓来区分它们——儿子就叫刘A,女儿就叫刘B

A的未婚妻,叫作孙B,孙B有个哥哥叫孙A,两个长得很像,都很貌美。孙A的未婚妻,叫作徐B

B的未婚夫,叫裴A

好了,主要人物就是这几个。我来简单配一下(交配的配):

A====B
A====B
B====A

最开始呢,刘A是要准备迎娶孙B过门的,但是呢,刘A生了场大病,可能是阳痿,可能是子宫癌睾丸癌,作者没交代我们不得而知。总之是困在床上,行将就木了。

A的老娘zhuo急呀,结婚的日子已经定了,如果不娶过来,将来儿子病重了,老婆就更娶不到了,而且还有冲喜这一说。

于是软磨硬泡,就豁倒喊孙B的老娘把她女儿嫁过来。

B的老娘也不是省油的灯,心想老娘把女儿嫁过去,你儿子哪里经得起折腾,一下葛屁了,我女儿就守寡了,到时候再婚,哪个要,还要说我女儿克夫。于是想了个损招,派自己儿子孙A,男扮女装,扮成他姐姐的样子,嫁过去。过去三天,刘A还不见恢复的话,就可以把孙A喊回来。

于是乎,孙A扮成女的,顺利嫁到刘家。

A依然生病卧床,拜堂的时候呢,刘家老母让刘B去替她哥刘A跟其实是孙A假扮的孙B拜堂成亲(狗的真够复杂的)。

拜完堂,就要洞房了。本来说让孙A1个人睡的,刘老母还不干,说怕新儿媳妇晚上qio黑害怕,非要鼓捣刘B去跟她的嫂嫂也就是假扮孙B的孙A去睡觉。

这处男跟处女,睡在一张床上,于是萌发了原始性冲动,关于这一晚上的事情,冯梦龙记载非常详细,这一点,他比贾平凹的书品要好很多。他是这样描述的:

慧娘道;嫂嫂,夜深了,请睡罢。

玉即道:姑娘先请。

慧娘道:嫂嫂是客,奴家是主,怎敢僭先!

玉郎道:这个房中还是姑娘是客。

慧娘笑道:恁样占先了。便解衣先睡。

养娘见两下取笑,觉道玉郎不怀好意,低低说道;官人,你须要斟酌,此事不是当耍的!倘大娘知了,连我也不好。

玉郎道;不消嘱付,我自晓得!你自去睡。

养娘便去旁边打个铺儿睡下。

玉郎起身携着灯儿,走到床边,揭起帐子照看,只见慧娘卷着被儿,睡在里床,见玉郎将灯来照。笑嘻嘻的道:嫂嫂,睡罢了,照怎的?

玉郎也笑道:我看姑娘睡在那一头,方好来睡。把灯放在床前一只小桌儿上,解衣入帐,对慧娘道;姑娘,我与你一头睡了,好讲话耍子。

慧娘道:如此最好!

玉郎钻下被里,卸了上身衣服,下体小衣却穿着,问道:姑娘,今年青春了?

慧娘道:一十五岁。

又问:姑娘许的是那一家?

慧娘怕羞,不肯回言。

玉郎把头捱到他枕上.附耳道:我与你一般是女儿家,何必害羞。

慧娘方才答道:是开生药铺的裴家。

又问道,可见说佳期还在何日?

慧娘低低道:近日曾教媒人再三来说,爹道奴家年纪尚小,回他们再缓几时哩。

玉郎笑道:回了他家,你心下可不气恼么?

慧娘伸手把玉郎的头推下枕来,道:你不是个好人!哄了我的话,便来耍人。我若气恼时,你今夜心里还不知怎地恼着哩!

玉郎依旧又捱到枕上道:你且说我有甚恼?

慧娘道:今夜做亲没有个对儿,怎地不恼?

玉郎道:如今有姑娘在此,便是个对儿了,又有甚恼!

慧娘笑道:恁样说,你是我的娘子了。

玉郎道:我年纪长似你,丈夫还是我。

慧娘道:我今夜替哥哥拜堂,就是哥哥一般,还该是我。

玉郎道:大家不要争,只做个女夫妻罢!

两个说风话耍子,愈加亲热。玉郎料想没事,乃道:既做了夫妻,如何不合被儿睡?口中便说,两手即掀开他的被儿,提过身来,伸手便去摸他身上,腻滑如酥,下体却也穿着小衣。慧娘此时已被玉郎调动春心,忘其所以,任玉郎摩弄,全然不拒。玉郎摸至胸前,一对小乳,丰隆突起,温软如绵;乳头却象鸡头肉一般,甚是可爱。慧娘也把手来将玉郎浑身一摸道:嫂嫂好个软滑身子。摸他乳时,刚刚只有两个小小乳头。心中想道:嫂嫂长似我,怎么乳儿到小?玉郎摩弄了一回,便双手搂抱过来,嘴对嘴将舌尖度向慧娘口中。慧娘只认作姑嫂戏耍,也将双手抱住,含了一回;也把舌儿吐到玉郎口里,被玉郎含住,着实咂吮。咂得慧娘遍体酥麻。便道:嫂嫂如今不象女夫妻,竟是真夫妻般了。

玉即见他情动,便道:有心顽了。何不把小衣一发去了,亲亲热热睡一回也好。

慧娘道:羞人答答,脱了不好。

玉郎道:纵是取笑有甚么羞。便解开他的小衣褪下,伸手去摸他不便处。

慧娘双手即来遮掩道:嫂嫂休得罗唣。

玉郎捧过面来,亲个嘴道;何妨得,你也摸我的便了。

慧娘真个也去解了他的裤来摸时,只见一条玉茎铁硬的挺着。吃了惊,缩手不迭。乃道:你是何人?却假妆着嫂嫂来此?

玉郎道:我便是你的丈夫了,又问怎的?

一头即便腾身上去,将手启他双股。慧娘双手推开半边道:你若不说真话,我便叫喊起来,教你了不得。

玉郎道了急,连忙道:娘子不消性急,待我说便了。我是你嫂嫂的兄弟玉郎。闻得你哥哥病势沉重,未知怎地。我母亲不舍得姐姐出门,又恐误了你家吉期。故把我假妆嫁来,等你哥哥病好,然后送姐姐过门。不想天付良缘,到与娘子成了夫妇,此情只许你我晓得,不可泄漏!说罢,又翻上身来。

慧娘初时只道是真女人,尚然心爱,如今却是个男子,岂不欢喜?况且已被玉郎先引得神魂飘荡,又惊又喜,半推半就道:原来你们恁样欺心!玉郎那有心情回答,双手紧紧抱住,即便恣意风流:
  一个是青年男子,初尝滋味;一个是黄花女儿,乍得甜头。一个说今宵花烛,到成就了你我姻缘;一个说此夜衾[衤周],便试发了夫妻恩爱。一个说,前生有分,不须月老冰人,一个道,异日休忘,说尽山盟海誓。各燥自家脾胃,管甚么姐姐哥哥;且图眼下欢娱,全不想有夫有妇。双双蝴蝶花间舞,两两鸳鸯水上游。

云雨已毕,紧紧偎抱而睡。

这下好了,孙A和刘B搞上了,我草。

整了三天,孙A还有点不想回去了,他老娘zhuo急啊,怕他露馅儿啊。而且,刘A看到自己的婆娘——A假扮的——长得乖巧,这病居然一天好过一天,越发地想日了。

纸包不住火,刘A的老娘终于有一天看到她女儿刘B跟孙A两个抱着在哭,天天裹在一起,你说这个小姑子跟这嫂嫂有啥子搞头,天天腻在一起,搞拉拉的说,她老娘这下发现问题了。一问,狗的孙家的老乞婆竟然派她儿子来把我女儿给日了,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青天白日的,不能让他白日了。

最后闹上法庭,乔太守思想比较前卫,作出如下决定:既然孙A跟刘B是自由恋爱,便玉成了这一对。A和孙B还是不动。A的未婚妻徐B,就跟刘B的未婚夫裴A结合,反正大家都不吃亏。

最后结果就是:

A====B             A====B
A====B ——>   A====B
B====A           B====A

移项整理化简得:

A====B   ——>   A====B
A====B               A====B

简单来说,就是孙裴两人换妻。

全文完。

 

 

高兴

感动
3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yulinw 2011-6-2 11:47
   没看懂~~
1 回复 老地雷 2011-6-2 13:08
标题吸引人,内容有点没耐心看,跟在雨林后面送个同情分,自己慢慢看啊,咱没心思看
1 回复 门外照斜阳 2011-6-2 14:59
《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三言两刻中的一篇,以前看过,比这长点。
1 回复 秋阳如梦 2011-6-2 23:19
   也没看懂~~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2: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