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6)

作者:tanghan  于 2007-3-29 03:2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随缘故事|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谁是Janet的爸爸?

很久以前,我就希望有一个小天使,打破我房间的孤寂和冷漠。虽然上帝的本意是让生育的苦痛,惩罚女人对情感的放纵,我仍然感激他给了我选择天使的权利。

 

我梦想着我的小天使,要有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就象那个家伙的眼睛,黑黑的明亮。他是埃及人,在我第一次打工的那家餐厅任大堂经理。

 

很多中东人在这里从事饮食和旅馆经营,就象印度人开出租车一样。如果让他静静地跪在面前,允许他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表达爱情,就会被他的外表迷醉。当然,要保持1米以上的距离,不是为了防止某些突然的举动,而是不想闻到不习惯的味道。这个游戏可笑而且令我疲惫,唯一的好处就是我第一年的留学生活不至于太过辛苦。幸好很多姐妹提醒我:对于中东来的男人,保持他永远听话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令他永远不能完全占有身体。女人天然的武器,我运用的很好。

 

他最喜欢的是周五的晚上,我可以加班到深夜,他就有了送我回家的理由。通常他会故意在河边停车,小心翼翼地问:Would you like to get fresh air? 5 minutes only。我喜欢男人献殷勤,可以给我片刻的麻醉。随着安全感的增加,我们“get fresh air” 的时间也在延长。

 

望着河影中飘荡的灯,我常常忘了自己身在他乡。尽力地将自己从喧嚣纳入宁静。他也随之沉默,但我知道他不是一个安静的人。当他发现,帮我温暖冰冷的手,不会遭到拒绝,他每次就会为最后5分钟的激动,不停地温暖自己。

 

也许是为了加强温暖前后的对比,他愿意陪我坐很久,直到我们的肚子都叫起来为止。这样我们有多了一项内容:吃东西。中餐馆有不少在周末营业到凌晨,我有机会品尝了别样的中餐。至少:这里的酸辣汤远比国内的好喝。中餐馆的老板们应该给我授勋,他们见证了培养一个埃及中餐爱好者,是多末的艰难!

 

当他换到第7家中餐馆时,他放弃了抵抗。不是因为那些绿叶有了吸引力,而是察觉到了我嘴角的笑意。从此,奚落他对中餐出的洋相,成了我们共同开心的节目。直到有一天,他说:将来想我的时候,就吃一顿中餐。我忽然决定:停止这个不高明的游戏。

 

他看起来也是疲惫不堪。尤其是最后一次吻别时,我看到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也许是心存感激,也许是分别的场景容易触动我内心的温柔,他终于体会到了我的回应。隐隐约约,我看到了他那双迷人的大眼睛里闪动着泪花。“你是个特别的中国女人。“这就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转学出人意料的容易。终于可以逃离伦敦阴暗的天空了。不要以为我给大家的是个忧郁的形象,这心地的隐匿只有你才能令我倾诉。跨出房门,我带给大家的都是明媚的阳光。只不过不再象最初对你那样躲躲闪闪,我身边的每个人都会感到直射的温暖。

 

正在犹豫是否贴到空间,我的骄傲也许是他人的回避。不过,又有什末区别呢?真正关心我的永远是在关心我,哪怕我对他们任意妄为;不在乎我的,又何必在乎他们?

 

在曼彻斯特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他,能说基本国语的韩国男生。他可笑的第一句话就抓住了我的心:“对不起我不好的国语“。你从来都没说过“对不起“,这令我得了“对不起“综合症:凡是说“对不起“的人,都会给我留下好印象。

 

就是因为这一口可笑的国语,联谊会派他来接我。那个时候,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不多,女生更是凤毛麟角。能摊上这个差事,很光荣的呢。按他后来的坦白交待,他看见我第一眼内心就一阵激动。如果不是努力克制,冲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韩语了。不过,我觉得说韩语也会给我惊喜,腔调和蒙古语差不多,不细听我会以为遇上老乡呢。

 

现在想想看,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真的是开心的很。每天热热闹闹地,已经没时间回忆。这辈子如果讲欠谁,恐怕就是他了。

 

你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条肋骨,终生就在寻找,回到原来的位置。我知道他不是能舍得自己肋骨的人,可是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那个时候我就是喜欢唱歌,把二十五,六年欠的都唱了回来。很遗憾,你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听到。老家同学是汉族占大多数,但是耳熏目染,我也有了高亢的歌喉。

 

每当我唱歌,他就静静地听。我喜欢男人静静地观赏我的自娱自乐。唱的最多的是张惠妹:姐妹。而他彻底打动我的就是他唱给我的,被他恶搞的这首歌。那一刻,我感觉到从来没有的,被人这般捧在手心里珍惜。

 

如何改的歌词已经记不清,唯一记清的是他努力发音的别扭劲,还有直视我的眼睛。天知道他是如何练成这番功夫的。大概是这样的:

 

春天风会笑,我象大笨猫,你就象只快乐鸟;

夏天日头出,我心在燃烧,你让世界根美好;

记得你的笑,记得你的好,森林里的歌谣;

我是一片草,你温柔拥抱,我想你一定知道;

你是我的心肝,你是我的贝贝,不管多末困难;

你是我的心肝,你是我的贝贝,就要这份感觉。

 

秋天红叶摇,象你脸色娇,你是我的小辣椒;

冬天狗冬眠(狗指我),世界多悠闲,让烦恼不见了;

记得你的娇,记得你的妙,我怎莫可以忘掉?

让我能够飞,飞进你梦了,我要总让你看到;

你是我的心肝,你是我的贝贝,不管多末困难;

你是我的心肝,你是我的贝贝,就要这份感觉。

 

我要把它放到论坛。生活的轨迹千万条,有爱有恨,有欢笑有悲伤,有努力又失望,有回忆有憧憬,最主要的有小天使每天围绕在我身边,这就是精彩!

 

 

韩国男人不会哄女人开心,除了变着花样买冰激淋,没见识什末浪漫的手法。倒是鼓励人很有一套,每天AZaAZa地叫个不停。开始觉得好笑,招架不住他的脸皮厚,后来我也叫起个没完。

 

开始上学的生活是很简单的——教室,宿舍,图书馆。可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迷路的人,明明要找的楼就在眼前10米处还追着别人问在哪里。去任何一个没去过的地方就没有一次走对的,基本都得连猜带蒙加问路。学校最大的图书馆我最不爱去,进去一次就晕一次。写着校名的学校大门也建在路边,其护卫之后的老楼恐怕是曼大年代最为久远的一座了。高大的门面和阴暗的楼道让人想起恐怖片。曼城私人出租房治安状况极令人担忧,好在我申请到了学生宿舍。

 

不过等到有了他的陪伴,一切困难就不存在了。我的任务就是学习,做饭,打扫卫生,这些可是我的强项。特别感谢唐人街的那些酱料店,他们帮助我将我在伦敦吃过的美味中餐,摆到了我们的餐桌上。凭着这一点,他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在厨房东一挥手,西一涂抹,眨眼之间就将一桌美味端上来。而他总是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大呼小叫。看他的一脸馋相,口水就要流出来,我就特别开心。

 

在我们同居后的第一个暑假,我们一起回国探亲。准确地说是:我陪他回国探亲,而后我独自会中国。他的家族在当地是个大户,住下了才理解他建议同学相称的好处。否则,那些好奇的眼神,会把我每一个汗毛孔都检查一遍。繁琐无用的礼节,在我看来就是一种折磨。长辈的故作优越,更令我讨厌。人在那时,就是木偶。总有指令规导你的一言一行。难以想象,韩国的媳妇是如何熬成婆的?

 

还是讲讲如何分手吧。原因很简单,我是刻意保持女人最后的防线:婚姻;而他认为我就是他的女人,连银行账户都是一个,除了一纸婚约,还有什末不同于夫妻?如果他的家人不逼他回国,也许我们会永远保持下去,也许Janet就会有个公开的爸爸了。(别误会!Janet的亲生父亲是中国人)但是,一切的结局都会有个但是。你最欣赏的特点就是完结的起因,他恰恰是我最欣赏的奉献家人的那一类型。对他来说:家,意味着十几口人围在一起吃饭。我,仅仅是十几分之一。我对家的理解就是JanetJanet的兄弟姐妹,Janet父母,仅此而已。

 

机场送别,我们和旁边的那对小夫妻没什末两样。他,就象新婚不久,被上司强迫出差的可怜小职员;我,就象恋恋不舍,充满幽怨的小媳妇。可是我们心里都清楚,这是今生的永别。就在即将消失的走廊尽头,就在我努力将他的背影刻在心里的一瞬间,他猛然回头,大颗大颗的眼泪扑簌簌落下。伫立了几秒钟,他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声喊:I-Love-You!

 

全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全然不顾了自己是何人,我扑通跪在地面,垂下头尽情地呜咽。再也不敢看他一眼,即便是喊多少遍AZaAZa,也无济于事.…..

 

我有时以为,他是上帝派来的。我每夜对你的思念,令上帝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派他来到人间,还我两年的欢乐。随着他的离去,我又开始了每晚的思念。不同的是,我知道:上帝一定能听到我的心声。在某一天,又会有一个天使来到我身边。

 

真的,她来了,就是Janet。

 

(Janet很乖,也许累了,也许知道要讲她的故事,今晚没要我讲故事。)

 

接下来的一年平淡无奇。工作之余我就义务兼任导游,领着各种理由来的祖国亲人访问团踏遍英伦三岛(本来也不大)。Janet的爸爸并不是我的旅游团成员,是被拉来共差的苦力。他是国内一家大设计院的才俊,公费进修二年。刚好赶上他们那个城市政府官员来考察搞不清的什末项目,他便成了临时接待员。

 

再见面是半年多以后的一个朋友聚会上。在众人面前他依然是木呐的表现。当我们相互认出对方之后,我自然成了他晚会上的救星,他更像我的跟班。那时候他正努力想把妻子办出来陪读。伟大的祖国在这个时候真不敢称为伟大,真正伟大的是中国的大丈夫们。苦守一偶,依然维持谦谦君子的体面。我的小小玩笑话,就会令他脸红。在我看来,他更像我的弟弟。

 

最后的爆发毁掉了好多事,也成就了好多事。那是在几个月的努力付之东流,他彻底绝望的那一天。世贸大厦的倒塌,同时击碎了原本顺理成章的一切。他在车内默默无语。中午吃饭他竟然破天荒地提出要喝酒。酒,真奇妙!能够帮助人们绕开本不应存在的东西。送他回到宿舍,他就开始语无伦次的叙说,直到埋在我的怀里昏昏入睡。第二天,我们同时惊醒。看到他满怀疑问万分无奈的目光,我嫣然一笑:放心吧,我们没有越轨的事。

 

男女关系天涯和比邻状态转换的比光速还要快。经过那一夜的共处一室,俩人的心里就已经心照不宣。当那一晚在我的公寓里吃过晚饭,我轻轻地问:天晚了,不走行吗?他便默认了。

 

每次激情过后,当我找水喝时,他都在那儿发一阵子呆。有时我觉得我是“救赎“,有时觉得是在犯罪。无论如何,我愿意看到他内疚。一个人对家庭的忠诚,远比身体的忍耐可贵。

 

时光不知不觉飘去,他已经在考虑归国的礼品。相比他的日渐快乐,我的心绪开始抽离。上帝之手轻轻一挥,送给我一个契机:在经过三次测试之后,我确信我怀上了他的孩子。

 

这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我无法拒绝她的降生。我也有义务保持他家庭的平静,直到今天他仍蒙在鼓里。在机场那带着微笑的淡淡一吻,有感谢有歉意,没有丝毫的内疚。希望他能平静地和他的妻子度过一生。

 

Janet,我的小天使,你是我快乐的唯一。一切磨难和苦痛,因为你划上了休止符。我难以预料等待着她的是什末,我只是要尽我的所能,让她纯真年华更美好!

 

Janet问我:谁是Janet的爸爸?

 

我告诉她:你的爸爸很伟大,他的名字叫China。等你长大了,妈妈带你去找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0 09: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