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han闲得

作者:tanghan  于 2007-3-29 04: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1:“鸡“的命运

 

有一阶段单位自己有养鸡场,秋后分鸡每人四只。为了表现忠心和能力,虽然在自己家都是妈妈做的事,在热恋阶段的老婆家,俺便赤膊上阵了。

 

开始有点毛手毛脚,杀到第三只时,已经熟能生巧:左脚踩住俩翅膀,右脚踩住两只腿,左手捂住鸡嘴,握住鸡头,将脖子亮给右手的刀。只需1分钟,无声无息,连鸡血都不溅一滴。到第四只鸡,已经喜欢上这种行为(本性?),提高了技巧:将手脚松动一些,令鸡有机会垂死挣扎,这样鸡血会流得更快。

 

您看:鸡会痛骂我的残忍,可又有什末用呢?

 

当与悲惨命运抗争时,人与鸡有何不同?

 

如果不想遭受被肆意屠杀的命运,唯一的办法是:自己不是鸡,而是拥有万物之灵的人类。

2:“羊“的残忍

 

中国人很聪明,整人的本事一流。来俊臣周兴毕竟是1300年前的事了,《满清十大酷刑》看了没有(不是指香港的那个毛片儿)?其中一项时“凌迟“:将皮肉一刀一刀割下,而且在1000刀之前人不能死。明朝大忠臣袁崇焕就挨了此刑法。

 

其实,整人专家一致共认最“酷“的方法是:痒。

 

金总舵主有一门儿武功:御气于指尖,点受刑之人的穴道,令其痒得抓耳挠腮,抓心挠肝,狂笑而死。希腊人也会此招儿:将人嘴堵上,手脚捆上固定,露出脚底板儿,抹上盐,令羊来舔,温柔地一下接一下地舔。被舔之人一定会觉得一刀结果了他,简直是上帝最好的礼物。

 

羊是善良温顺的,舔您的脚底板儿也不是“恶贯满盈“,可这受刑人却认为这软刀子最可怕。

 

那末,善良的人犯下的无知的错误,是不是最严酷的刑罚呢?

 

3:“蛇” 的诱惑

 

一次和老婆游中山陵,下山的时候在一个长椅上休息。老婆的历史感油然而生,慷慨激昂地指点着紫金山的郁郁葱葱。我偶然低头,看见椅子下爬着一只半米长的大蜥蜴。赶紧打断老婆的雅兴,张罗下山了。回到旅馆,老婆却不信刚才的巧遇。

 

女人为什末怕蛇?而且连象蛇的东西都害怕?

 

圣经上讲人类最初是没有羞耻感的。夏娃和亚当在伊甸园与天地裸诚相见,顺应自然。蛇在亚当不在的时候,引诱夏娃吃了上帝不让吃的禁果。人类从此懂了羞耻,学会了掩饰和伪装。人们不喜欢这些多出来的烦恼,蛇变成了罪恶的始作俑者。因此女人是怕见到蛇的,怕诱惑。

 

内心真正不想做的事,怎末会有诱惑存在呢?

蛇所能诱惑的是女人内心“想做”的那一丝渴望。

 

女人有将自己的悱恻情史倾诉的冲动,那便是倾诉渴望,何必要豁出去,才能做到呢?难道上帝又有什末警告吗?

 

4:“牛“的眼泪

 

生产队有一头老黄牛,性格温顺,胆小的妹妹都敢抚摸她的脸颊,喂她几把枯草。老黄牛确实老了,步履蹒跚,连扭个头都是慢吞吞地。

 

一天放学后,又去喂老黄牛。却看见她流泪:一颗接一颗,缓缓地从浑浊的眼里流出。给她青草也不吃,只是用鼻子嗅我的衣袖,用舌头舔我的手。

 

她要被杀掉了,人们已经不需要她锄地耕田。

 

默默地陪了老黄牛一会儿,我便离去。在家吃午饭的功夫,听到街上嘈嘈嚷嚷。原来老黄牛发了疯,顶翻了几个人。最后民兵用枪打死了她。

 

温顺的老黄牛发疯的原因是:在拉去杀掉的路上,小伙子嫌她走得慢,用力鞭打她。

 

难道如老黄牛般温顺就没有自尊吗?不善于表达就没有痛苦了吗?

 

相对于生死的门槛儿,尊严更为重要。

 

5:“猴“的选择

 

一次家人和朋友一家同游大连野生动物园。在猩猩笼外,俺那花枝招展的老婆被一只又丑又恶的大猩猩啐了一口。朋友手舞足蹈,哈哈大笑:你看,这支猩猩喜欢你呢!话音未落,那只猩猩又啐了朋友一口。这回轮到大家笑他了。不一会,管理员要清理笼内的卫生,用水管驱赶这56只猩猩回假山上的石屋。那只可恶的猩猩不随其他猩猩离开,张牙舞爪,舞拳弄腿。管理员的水枪毫不留情地喷洒过去,猩猩上窜下跳。假山上的猩猩们一起鼓噪,领头的长啸一声,向不屈服的猩猩挥了挥手。这只猩猩不情愿地转身退却,临上山前,还向管理员作了一个不雅的手势。

 

七万年前,猿在广阔的东非大地上,为了丰沛的水源和食物走出了森林。瞭望使他们直立了身体,空出的双手有了使用工具的机会。发展到今天,我们的手指已经能灵活地敲击键盘。

 

如果猩猩的祖先替代猿离开了森林,那末:关在笼子被欣赏的会不会是你我呢?

 

移居海外,黄种人迟了几百年,但总算有人来了。天马行空地想:

我们的后代与安居原籍的那些人,将来会不会有很大的差别呢?

 

6:“猪“的快乐

 

奶奶家的猪食槽有些特别,坐落在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上。经过我锲而不舍的考证,那是我祖爷爷中举时盛报喜文书的,来自皇家。您看:奶奶喂的猪,受过高等教育的熏陶,是不是可以和墨客提到的那头有思想的猪媲美?

 

不论那些猪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否领悟到生存和思想的主次关系,每次爷爷赶着它们上集的那天晚上,总是带回几头小猪崽儿和一大堆年货,不枉奶奶每天起早喂猪食的辛苦。

 

小猪崽儿不管食槽下面垫的是什末,不管年根儿时自己将是一家人期盼的交换品。每当奶奶喂食,它们都是兴奋的挤来挤去,一点儿也没有“猪怕壮”的担心。残渣剩饭是美味,稀泥凉地当豪宅。特别惬意的是土里打个滚儿,在太阳的烘晒下,旁若无人地酣睡。

 

生命的意义是快乐地履行自己的本分。

 

如果命运已经规定了一生的轨迹,为什末不选择快乐的方式度过呢?

 

7: “鼠“的叫声

 

(建议饭前饭后4小时内勿读此文)

有一道名菜叫:“三吱儿“。

刚出生的活小老鼠端上来,食者用筷子夹住,老鼠“吱儿“叫一声;蘸调料时,老鼠“吱儿“叫二声;放入口中,老鼠“吱儿“叫三声。

食者固然需要无穷的动力和无畏的勇气,但食者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名字的人。

肖伯纳说:动物是我的朋友,我不吃我的朋友。

并不是所有的动物都有幸成为肖文豪的朋友,我们也不可能都是肖伯纳。但人类是不是也要尊重一下动物们生存的空间呢?

否则,动物们挣扎时会想:TNND,下辈子再也不和人类一起过了,偶也跑到月球上住。


8:“猫“的温柔


左右邻居家都养猫,大部分时间她们是安详的。要末伫立在窗内向外望,要末懒散地趴在门前晒太阳。每当望见我回家,她们比我的家人还要积极地向我奔来。

如果看见我坐在门前,她们就踱着小碎步围过来。高高地竖起尾巴,尾端微微弯曲;两只耳朵一个向前,一个向后;眼睛半开,缓慢眨着;并不看我,只是将后脑壳儿轻轻擦过我的膝盖和手背;进而摊躺在我的脚下,大呲呲地翻个滚儿;兴致好了还伸伸懒腰,打个哈欠。

猫有猫的生存法则:主人需要她捉鼠,她便以鼠的克星出现;主人需要她温柔,她便极尽奉承之能事。凯印象贴的那帧“猫鼠同乐图“,有点世界大同的味道。

tanghan愚钝,不明白:如果猫不捉老鼠,猫还叫做猫吗?
如果世界上的猫都不捉老鼠了,到底是文明进步了,还是人类又干了件蠢事?

9:“马“的虚名

刘备有一骏马“的卢“,高人相曰:此马必妨一主。刘备不以为然。一日刘备孤身为追兵逼至溪涧悬崖,“的卢“奋力一跃,摆脱追兵。在四川可循“跳马涧“。后来赠马于庞统,就是火烧赤壁退百万曹兵的“凤雏“先生。结果在“落凤坡“,妨了先生的性命。

可见:马的虚名因人而异,根本在于人的德行,气数。

3万关东铁骑兵临北京城下,范仁宽问皇太极:您准备好了吗?无法回答之间,大清兵马决然而去。再回来时,开创了延续300年,疆域千万的江山。

做什莫事,应什莫名,得什莫财,要看自身的修养是否承担得起。否则:说不定是福是凶。

Lottery不中,我不愁;愁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中了500万,如何“分赃“?
甜蜜梦想之余,悄然扪心自问:“我准备好了吗?“

10:“虎“的悲哀

哈尔滨有个虎园,面积很大,圈养着20多只东北虎。相对于仅存的百余只东北虎来说,这是个虎窝。

2001年有幸和朋友乘车进入虎园,可以5米左右观赏他们的“虎威“,看清虎头虎脑上的“王“字。管理员配合,放了一只猪进园。想是这些虎很久没吃饱了,5,6只大大小小的“兽中之王“跳跃着,撵的可怜的猪嗷嗷叫着,东躲西跑。几分钟后,猪被堵住,靠着大树喘息。我们的相机高高举起,兴奋地等待那血淋淋的一刻。

令大家失望,僵持了许久,虎和猪就这样对峙着。猪固然没有退路,怒目圆睁;虎不知如何是好,呆若木鸡。猪在想:要杀要剐,来个痛快地,大义凛然;虎观望:盼着有个领头的将猪先弄死,现成便宜。

真的不想我们的子孙,将来会有与“虎“一样的悲哀。

11:“狗“的地位

北美中产标准配置:一栋house两台车,两个孩子一条狗;
一位罗马尼亚女同学说:小时候妈妈教导,书和狗是我最好的朋友;
刘邦喜食狗肉,常去樊哙狗肉店品尝。一位韩国男同学说:到加拿大最大的遗憾就是吃狗肉象做贼,很不爽。

欧洲人打猎为生,狗是助手,生死之交;东亚人农耕为主,狗为奴,看家护院。入乡随俗,在加拿大不吃也罢。很不理解为什莫汉城在奥运会期间严令狗肉生意,西方人不懂入乡随俗吗?中国人移民北美,日想夜盼融入主流;西洋人侨居东方,却被推崇别具一格。

狗的地位变迁,反映的不仅是民族习惯,深层次地反映文化差异和主辅屈从。什莫时候,你吃你的狗肉,我崇我的狗宝贝儿,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

12:“兔“的身高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每个幼儿园小朋友都喜欢唱的儿歌,到了加拿大要改一改了。

加拿大的野兔子既不白,也不小。灰灰的,两只后腿长而有力。胆子也大,时常逼得我给她让路。当她倚着后腿站起来时,除了那标志性的三瓣儿嘴,那一点还象个可爱的“小白兔“?

桔生北为柑,水土和气候是现成的解释。对于最近发现的小人国化石,科学家认为那些动物因岛上的食物资源的缺乏,而收缩身子。大象也因缺少食物,使自己的尺寸变得小多了。相反,如果耗子有充足的食物,经过几千年的变迁,它们就变成了较大的硕鼠。人类也同样适用这种原理。

可是,生长着大灰兔的加拿大,土生土长的小老鼠为什莫和中国的硕鼠如此不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3 23: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