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盛衰的背后

作者:8288  于 2013-4-7 08: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网络文摘|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2评论

《花花公子》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品牌,原先,它只是一个色情杂志。20世纪50年代的时候,赫夫纳借了几百美元,开始创办《花花公子》杂志,结果一举成名,而且,赚了大量的钞票。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花花公子》最鼎盛的时候,赫夫纳的个人财产达到3亿美元。但是,1980年前后,《花花公子》遭遇了最惨重的衰退,濒临破产的边缘。一贯自信的赫夫纳也不得不承认,他不明白这一切为何会发生。最终,赫夫纳将《花花公子》的大印交给了自己的女儿。如今,《花花公子》虽然没有死掉,但是,风光已经大不如从前。
    《花花公子》的快速兴起,得益于性观念的开放。但是,赫夫纳并不是性开放观念的倡导者,他只不过是这个潮流中,最会摇旗呐喊的人。然而,正是这个带有叛逆色彩的性开放的成功,导致了赫夫纳后来错误地判断了形势。他以为,一切叛逆都可以成为赚钱的手段,他以为《花花公子》在“性解放”上的成功,可以复制到所有领域。
    应该说,赫夫纳的这个观念,在某些地方是被验证了。例如,60年代的时候,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接受的最长时间的采访,就是《花花公子》,采访者当时虽然名气不大,后来也成为全美知名的人物,他就是黑人小说《根》的作者哈雷-阿列克斯。马丁-路德金最初对于是否接受《花花公子》的采访比较犹豫,毕竟这份杂志名声不好,他不愿把自己同大乳房、光屁股女郎放在一起。但是,哈雷以300万的发行量打动了马丁-路德金。马丁-路德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几周后,《花花公子》对他的长篇采访获得了极大的轰动。
    《花花公子》对于马丁-路德金的关注,并不纯粹是关注人权,而是要寻找轰动的卖点。就在采访完马丁-路德金几个月后,《花花公子》又推出一个长篇采访,采访对象是自封的美国纳粹党元首,号称“至高无上的白人救世主”的罗克威尔。罗克威尔的办公室挂着美国国旗和纳粹党旗,还有华盛顿、希特勒和他本人的肖像。罗克威尔打算竞选美国总统,他通过《花花公子》宣布自己的当上总统后的政策:把美国所有的黑人都运回非洲,把同性恋都关到小岛上,把犹太人统统消除。赫夫纳也许以为这是新闻自由的权利,但是,他把自由绝对化了。
    整个20世纪60年代,赫夫纳最主要的工作是宣导一种“花花公子哲学”,他自诩为一个哲学家。赫夫纳甚至通过美国宗教界,向大众灌输他的“花花哲学”。美国宗教界对此形成支持和反对的两派。支持赫夫纳的人,甚至模仿《十诫》,在宗教刊物上登出“花花公子十大戒律”,例如:“不应该穿双排扣西装;不应该对犹太人摇晃;……不应该在做爱的时候太粗鲁,最重要的是不要对贞节有负罪感;不应该坐公共汽车旅行;……不应该阅读《读者文摘》。”
    虽然“不应该阅读《读者文摘》”放在“花花十戒”的最后一条,但是,这条“花花戒律”展现了赫夫纳以及《花花公子》的一种极大的野心:他们要成为社会主流。《读者文摘》虽然被某些人批评为浅薄,但它确实是美国主流文化的一个象征。而“花花十诫”中的这一条所倚仗的,就是《花花公子》杂志的巨大发行量,除此之外,《花花公子》还竭力把自己的触角伸入社会的各个领域。
    “花花公子”最兴盛的时候,它的企业涉及面非常广泛。“花花公子俱乐部”占据了夜总会的很大份额;此外还有电影业、唱片业、演出、旅馆、运输业、餐饮业、商品、赌场等等。赫夫纳为人们营造的概念是:你可以在“花花世界”内部度过一生,所有的生活、工作、享乐都可以在“花花世界”里面完成。赫夫纳本人就是这么做的。整个60年代,他住在芝加哥“花花公子大厦”,几乎没有出过大楼。仅有的两次离开,一次是有人到法院告他,警察把他拖上了法庭。另一次是与女友一起夜晚踩雪。这一本来极正常的行为,发生在赫夫纳身上,居然变成重大新闻。
    赫夫纳有一个习惯,即使面对公众的时候也穿睡衣,这个习惯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有人劝他,至少应该在每件睡衣上印上星期几的标志,从而使他能与外部世界有一点联系。赫夫纳以为他可以把全世界都变成“花花世界”,而他自己就是这个“花花世界”的帝王,最终,他遭到了强大的抵制。虽然赫夫纳本人不明白这种抵制为何会出现,原因其实很简单,主流社会不允许被“花花公子”们全部占领,就好比出版业不允许用《花花公子》取代《读者文摘》。
    当美国社会到处都出现“花花公子”的兔子标记的时候,正常的人们感到自己是被侮辱了,被迫生活在“花花帝王”统治的“花花世界”里,令人感到是一种耻辱。赫夫纳的前妻有一句话很有代表性:“读《花花公子》的人不配做教师”。当我们有众多读物可以选择的时候,教师读一读《花花公子》也未尝不可。但是,当这个世界只剩下《花花公子》一种读物的时候,这个世界是令人厌恶的。对于“花花公子”的抵制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在《花花公子》如日中天的时候出现的。
    1980年前后,各种各样的原因,使得“花花公子”的主要赚钱手段只剩下赌场。但是,在英国和美国,法院都做出判决,取消“花花公子”的赌场经营许可证,理由是,把赌场交给“花花公子”是不能令人放心的。这个判决实际上是在宣布,一个企业必须有社会责任心,在这个问题上,“花花公子”走的太远了。因此,赫夫纳不明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这个世界不允许全部成为“花花世界”,“花花哲学”不可能成为所有人的哲学。即便在《花花公子》最火爆的时候,发行量达到600万册,类似可口可乐、保险、航空等大广告商,也不愿在《花花公子》上发布广告,这表明了主流社会对于《花花公子》的深层态度。
    当赌场被收走之后,“花花公子”确实面临破产的边缘,赫夫纳不得不将大印交给了自己的女儿。克丽丝汀-赫夫纳能够挽救“花花公子”最大的原因是,她放弃了父亲要把整个世界变成“花花世界”的狂妄野心,她把《花花公子》定位在主流社会之外,它就是一个色情行业的主要角色而已。克丽丝汀-赫夫纳关闭了大量无关企业,即使保留了电影部门,出版的也只是“花花公子”的色情电影,她已经没有了塑造好莱坞明星的打算。如今在市场上逗留的“花花公子”服饰,只是“花花公子”当初企图统治世界的美梦残余。《花花公子》起死回生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走向世界,在世界各国发行当地语言版本的“花花公子”;二是网络。《花花公子》现在终于明白,自己得以生存的唯一理由是,它只能是色情,而不能是整个社会。
    如今,有些人说起赫夫纳以及《花花公子》的经历,总是掩饰不住对于财富和美女的激动向往,从而看不到《花花公子》兴衰背后的真正原因。我们注意一下赫夫纳鼎盛时期“花花公子”所涉及的所有领域,都是钱生钱的领域,没有一个是创造真正财富的领域,都是极度享乐的领域。虽然大众媒体经常把幸福生活就描绘成这样,但是,社会如果真的全部变成尽情享乐的世界,那将是一个灾难。
    我们回顾“花花公子”走过的道路,想一想,它留给我们什么呢?性解放并不属于它,它只是性解放的最大受益者。但是,对于女性大乳房的崇拜,确实是《花花公子》的最大成绩。在《花花公子》出现之前,人们能见到的乳房,最多是《国家地理》杂志中记录赤裸土著妇女的照片。在那个年代,很多妇女甚至不敢在丈夫面前袒露胸部。而《花花公子》则将性感的乳房变成大众膜拜的对象,甚至可以将乳房和身体分开。以至于乳房越来越大,与古代社会母性崇拜雕像的夸张乳房走到了一起。同时,使得不少没有大乳房的女性产生了真正的自卑。
    “花花公子”还有一个巨大的影响,就是今天KTV等娱乐行业的行规。在“花花公子俱乐部”出现之前,色情行业仅仅只是妓院。而“花花公子俱乐部”创造了陌生男女在一个个小房间里“娱乐”的先例。俱乐部规定:“只许看,不许摸”,在妓院发生的事情都不能在俱乐部发生,俱乐部里喝酒跳舞,还有歌舞表演,连芭芭拉-史翠珊当初都在“花花公子俱乐部”演唱谋生,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酒水。“兔女郎”可以收小费,小费与俱乐部分成。“花花公子俱乐部”早期甚至明确规定,“兔女郎”不能与客人发生性关系,哪怕在俱乐部以外的地方。到了后期,这些规定形同虚设。
    “花花公子”在最兴盛的时候,拒绝和抵制了黑社会,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变成社会主流。但是,它的这个野心失败了。色情永远不能成为社会主流,社会的主流只能是那些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人或机构。不知道80多岁的赫夫纳现在是否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可怜他至今还是永远穿着华丽的丝绸睡衣。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5 回复 trunkzhao 2013-4-7 09:27
争取在倒闭之前翻一翻花花公子杂志。
6 回复 黄笑吾 2013-4-7 12:43
youporn.com 比它好看多了。
stunners.com 也相当精彩。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29 07: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