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的横祸,成就了我的木工学徒生涯 (一)

作者:dwqdaniel  于 2012-4-8 05: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58评论

关键词:木工

       上初一的时候,同桌是班长,那年正值对越反击战,班长每天都有小道新闻给同学们广播,比如咱解放军叔叔昨天又攻到小越南的哪里哪里了,敌我双方死伤多少啦,来自什么地方的部队,指挥官是谁等等。一天,我好奇地问班长哪里听来的消息,他偷偷地告诉我是收听短波《美国之音》得来的,美国人的消息如何有趣又可靠真实云云,这下把我馋得不轻。我自幼同外公外婆生活,不与父母同住,被老人娇生惯养坏了,那天一回家就缠上两位老人去买短波收音机,理由是要跟外国人学英文,练听力,外公经不住我坳就花了50多块给我买了台红灯牌的六管短波收音机,我乐坏了,当晚就乐滋滋地收听敌台了,谁料半年后会大祸临头。
       要说这敌台呀,还分好几类呢,美国之音不算最反动的,最反动透顶当属台湾的自由之声了,天天爆料,无时不刻地在骂共产党,听得过瘾,呵呵。从那时起,我时常与同桌的班长交流心得体会,我们当初都是小孩子,敌台里说的那些事我们根本就弄不明白的,可架不住年少轻狂啊,于是乎反革命计划悄悄出笼了,我俩商量着写信给他们,心想:哪怕他们寄点小礼物或者书籍杂志回来也好啊,说干就干,班长按敌台教唆的密写方式,用毛笔蘸着米汤水写了几封信寄给香港某信箱。。。终于出事了,几个月后,公安来了我们学校,班长因为给敌人写信,被发配到工读学校。我呢,当然被班长咬了出来,他对公安供出说,写信的事是我俩一起干的,虽然我没有写信的反革命行为,校长也十分的开明,但是本人还是被记过处分,留级。另外,每天放学后叫我到校办工厂参加劳动,锻炼改造自己,去跟一个右派陈师傅(好像已摘帽)学木匠,修理课桌椅,这么一来,就开始了我的木匠学徒生涯。
       那天,教务处的一位老师把我带到了我师父老陈那里,她向师父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原先我就认识师父,右派分子,单身汉,他住在学校里,除了负责修理课桌椅之外,还附带管理体育用品。第一次见师父,我有点骨头轻,就像同学们平时称呼他的一样,开口叫他“老陈”,不料师父抬手给了我一个耳光,凶巴巴对我训到:“侬个小赤佬,小反革命分子也配喊吾老陈?从今天起,叫我师父!”, 接着命令我立正站好,要我将自己的反革命行径对他回报一下,我被彻底打懵了,站着乖乖地对他讲述了我的事情,最后师父态度缓和些对我说道:“侬小局(鬼)今后的前途肯定完蛋了,入党升官发财别做侬格大头梦了,不如老老实实跟我学门手艺,将来好到社会上混口饭吃。”
       跟师父学艺差不多学了有四年,期间一共被师父打过3次,第二次被打是在最初学徒期,第一个星期师父教我学钉钉子,我是个左撇子,他硬要我换成右手干活,对我来说,那叫一个费劲,开始时不习惯使右手啊,锤子把手都敲肿了,于是趁他不注意,我偷偷地换成了左手敲榔头,最终还是被师父发现了,被吃了一顿生活,呵呵。
       师父被右派前是位做航空模型和船舰模型的高手,拿过全国冠军,好像还是位健将级运动员,在国家体委一个什么单位当教练,右派后先去农场劳改了几年,后来被发配到我们学校的校办工厂。他人相当聪明,手也巧,木器活儿的水平自然不在话下,他还会无线电技术,自己淘零件,自己装落地收音机和电视机。最牛逼的是用自制的万能钥匙开锁,还会开保险箱,我曾亲眼见他用耳朵贴在学校档案柜的门上,再用手边听边转打开了保险。时间长了,咱爷俩混熟了,师父告诉过我他的一些经历,他被右派的原因只是当时说了几句苏联老大哥的坏话,比如苏联人制造的东西如何粗糙啦,手表做得如何不精准等等之类的话,结果被单位划为右派。
       大约过了大半年,师父陆续教了我开料,推刨,组合,计算尺寸,开榫头,油漆等木工技术,本人进步很快,我渐渐地喜欢上了木工这一行,课间休息和中午休息时间也会跑去师父那里动几下手,过过瘾。师徒关系融洽了,师父的话也多了起来,一三五给我上政治课,二四六是生理卫生课。所谓政治课就是大骂共产党,师父比那个什么“自由中国之声”恶毒反动多了,什么大跃进饿死人就是先从他那里听到的,还有许多他的劳改农场狱友们的悲惨故事。至于生理卫生课嘛,师父尽管单身,但是谈起女人来头头是道,除了政治话题就是聊女人了,从人体结构到性格脾气,无一不知,无一不晓,他自吹可以凭女人的屁股形状推断出以后生儿生女,哈哈。那时咱还小,男女之事不完全听得懂,我有时会附和着笑笑拍拍马屁,这时师父立刻会嘲笑我道:“侬懂个屁啊,有理论无实践,太难为你这个小赤佬了,哈哈哈"
    校办工厂毕竟没那么多的课桌椅要修,没活干闲下来的时侯我跟师父学装无线电,拆了装,装了拆,从单管机一直装到六管收音机,颇有收获。期间又被师父揍了一次,是什么原因惹他发火呢? 下次再说吧。(未完待续)

3

高兴
1

感动
2

同情
1

搞笑
1

难过
1

拍砖
4

支持
6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8 个评论)

1 回复 甜,不甜 2012-4-8 05:46
sf
2 回复 dwqdaniel 2012-4-8 05:52
甜,不甜: sf
你动作真快啊!   上茶!
1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2-4-8 05:52
“侬懂个屁啊,有理论无实践,太难为你这个小赤佬了,哈哈哈"
2 回复 oneweek 2012-4-8 05:54
不错。 提前有了很多知识
5 回复 dwqdaniel 2012-4-8 06:00
穿鞋的蜻蜓: “侬懂个屁啊,有理论无实践,太难为你这个小赤佬了,哈哈哈"
对啊,把俺送到教唆犯那里改造会有效果吗,共产党糊涂了!
2 回复 dwqdaniel 2012-4-8 06:00
oneweek: 不错。 提前有了很多知识
没错!
1 回复 Emansfield 2012-4-8 06:03
小木匠, 学生意。。。。灵额
2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2-4-8 06:08
dwqdaniel: 对啊,把俺送到教唆犯那里改造会有效果吗,共产党糊涂了!
sounds really funny
2 回复 无为村姑 2012-4-8 06:22
好故事,好听~期待你挨师父第三次打
4 回复 trunkzhao 2012-4-8 06:26
继续,继续,肚子里有货。
当年对越作战时,最多也就听个苏联台越南台什么的,根本听不到美国之音,因为干扰太大。
给敌台写信咱没干过,不过听了香港良友或者益友电台,写信要一本英文版圣经,为此提心吊胆了好几个月。最后圣经没来,公安也没来,就死了心了。
2 回复 ahsungzee 2012-4-8 06:28
好文章!顶!怪弗得侬介聪敏,原来老早就拜过师勒!等侬续集!
1 回复 Laile 2012-4-8 06:30
不错的经历,咱在学校也是记过的主啊,也是被人出卖的啊~~~
1 回复 mosville 2012-4-8 06:43
很有意思,继续,期待。我文革期间,大概是66年或67年,也偷听敌台,那时我是小学生,没资格搞文革,又不上学,家里没人管,就听收音机,什么都听。但我那时还不反党,只是听热闹。
1 回复 Cateye 2012-4-8 06:44
好故事。接着讲。
3 回复 hanfeng109 2012-4-8 06:52
怪不得老兄木匠功夫了得,原来拜过师啊。
赶紧接着说故事。
1 回复 元悟愚翁 2012-4-8 07:20
挺有意思的故事,等待下回分解。
3 回复 懒懒猫 2012-4-8 07:20
侬个小赤佬,原来自小就是反革命分子啊

但木工手艺还真是让人不得不羡慕妒忌的!
3 回复 卉樱果 2012-4-8 07:23
原来帅哥有木工基础的呀,怪不得,坏事变好事,横祸成才。
话再说回来,你那时好天真哦~ 给他们寄信会收到吗?呆想想好睐
2 回复 嘻哈:) 2012-4-8 07:55
呵呵~,小反革命接受右派大反革命教育 !你的右派大反革命师傅忒凶了,动不动就打人 ?班长后来呢?
3 回复 match99 2012-4-8 09:20
给美国之音的香港地址写过信。寄来的节目时刻表是寄到学校传达室的,很担心被发现。
123... 8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0: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