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小燕子,你还好吗?(一)

作者:大大阿哥  于 2009-5-3 11: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心路历程|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关键词:

燕子比我小二届,我读研时,她正上大三。 

那时的我,是一个很会玩的人。正常的学习实在是太轻松了,于是每天下午4:30分我肯定出现在操场上,与人踢足球。研究生中最令人头疼的“高等分析”等课程,我被获准无需听课,只要直接参加考试即可。

几乎每天下午1:30分,我肯定是第一个到图书馆里的人,占好第一排最靠边的位子,就去找一些自已喜爱的书来欣赏。有些书的借阅者,居然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

日复一日,每天都是这样,4:15分准时离开,又匆匆赶去踢球。不久,我偶尔发现有一个女孩也常常很早来到图书馆,占的位置也就在我的对面。女孩很漂亮,清纯而又亮丽。那时的我,一点也不懂,连女孩叫什么?多大?哪个系的都不知道。不敢也从没想到要找个借口去问一下她。

八四年五月,校学生会邀请我们研究生会派人给第二年二月参加考研的大学生做一场报告会,我和另二个同学成了报告人。

报告会很成功,发言也很精彩。大学生们非常踊跃地递纸条,问一些学习方法、考研技巧方面的各类问题。我们均一一解答。当然,问我最多的是他们不明白为何老在操场上见我在玩足球。我笑着告诉他们,考研前,千万别学我样。过了这道门坎,你就轻松自如了。我又反问他们,每天下午几乎第一个进校图书馆的人不就是我吗?当然,我看的是自已喜爱的非专业书籍,如数学、理论物理、心理学和人体特异功能等方面。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中午,我刚准备到图书馆去,一拉门,看见二个女孩站在门外,其中一个就是燕子(当时还不知她名中带燕这个字),我楞了一下,问有何事?她们说要请教一些问题。我忙回转身,让还躺在床上的三位光头室友别动,请她们二人进门了。

一交谈,我才知这个漂亮的女孩叫燕子,是xx系学生会的学习委员。她说她听了我们的报告会,很受启迪。今天受许多同学的委托,想当面再请教一些问题。谈话中,我方知道她们怕影响我休息,已在门外站了半个多小时,我的房间号也是向研究生会打听到的。

我很感动,不仅耐心、细致地回答每一个问题,还把自已以前考研时的全部书籍和资料都送给了她们。

拉开门,送她们二人出去时,看见一高一矮两个男生也站在门口。我忙问,有事吗?高个男孩红着脸忙不折叠地说,没事,没事!我和她们是一个系的。

哦!我什么也没多想,急着要赶到图书馆去。燕子向那男孩瞟了一眼,内中含有丝丝的不满(这是我事后回想到的)。

我依然每天下午去图书馆,燕子也一样,静静地做她的事,我们从不说一句话,就象从不认识一般。

偶尔,也会在校园里遇见燕子。远远地,我就把头扭向了另一边,装做没看见(至今想来,那时的学生,真是不可理喻,我们许多同学一直到毕业告别时,男女生间才有了第一次讲话!!!)。

五月底,虹来找我帮忙。

虹是我一届的同学,考研未成,留校当了助教。已参加过二次考研的虹,均因“高等数学”成绩太差未能录取。按当时的校规,虹还有最后一次考研的机会,考不取的话,虹只能老老实实安心做好她的助教工作。于是,虹找到了我这个当时所谓的研究生中第一数学高手的同学,希望我能帮助她提高数学考试成绩。

虹没有燕子那么漂亮,但在当时的校园里,也绝对是个回头率颇高的美女。

我很爽快地答应了虹的请求,并当即出了一份试卷让她考。果不出所料,虹只得了49分。我为虹制定了一份复习计划,其目标是保70,争75,但即使有失误,最低也必须达到65分。虹同意了这个计划,并商定整个六月份时,从周一至周五,每晚从10:00补习到11:00(周末除外)。下学期开学后,再另定迎考计划。

虹有自已的教师办公室,每天晚上我从自修教室走出,准时在10:00赶到虹的公室,辅导一小时,一起下楼,穿过花园后,我回我的研究生宿舍,她再往前走,到她的教师宿舍去。有时,路上也会热烈讨论题目,尽管俩人始终相距1米以上。

第二年的春天,虹以85分的绝对高分通过了“高等数学”考试,在来自全国各地参加我们大学考研的考生中,名列第三,一时让许多人跌破眼镜(这当然是后话)。自然,虹如愿成了研究生。

那时的大学生宿舍是七人一间,相比之下,我们四人一间的研究生宿舍要宽敞很多。我的三位室友中,汤来自宁波(现在加拿大定居),风和忻来自河南。风现为某市市长,忻则为某大学副教授。

整个暑假中,我这个上海人除周末外,也很少回家。头脑中满是超光速之事,整天都在想光子的静止质量等各种问题。每天下午,依然去图书馆,依然按时踢足球。

虹要回家过暑假,我为她设计了复习方案,考虑到开学后我要到外地搞调研(准备研究生论文),一并把整个10月份的复习资料交给了她。

整个假期中,一直没见到过燕子。图书馆中我的座位的对面,时而有不认识的人来客串一下,时而空着。我也不知燕子是不是上海人,只知道她那次到宿舍找我时,讲的是普通话(只是当时除确定对方是上海人时,我们才会用上海话交流,在大学里,大家基本上都讲国语的)。

十一月初,结束了在外省市的课题调研工作,我又回到了上海,回到了学校。

由于我的课题涉及到分光光度仪等设备,而学校当时又未配备这种仪器,只得到某研究所去完成课题中的测试工作。每天早起晚归,回到学校吃完晚饭后,看书、分析数据,再辅导虹的“高等数学”。从周一到周六,天天如此(那时还未实行双休日)。周日,依然去图书馆,然后踢球,只是,我一直未见到过燕子。

偶尔,也会想起燕子。只是,仅仅是偶尔想起而已。 

到了十二月中旬,第一阶段的所有测试工作己完成,我又恢复了在学校里的作息时间和生活规律。

十二月二十日吃晚饭时,我的室友忻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冲着我吼出了他似乎已压抑了好些天的话:阿杜,你别以为你是研究生,是上海人,你成绩好,就自以为是,你了不起啊!什么玩意儿!

我觉得他的话莫名其妙,同时我也下意识地握紧了我的拳头。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06: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