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猎熊记 (1)

作者:燕山红场  于 2012-5-29 05: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评论

关键词:, 懒洋洋, 小兴安岭

小兴安岭下的十月份已是深秋,下过一场雪后又来了小阳春。一到中午南边天上的太阳照得人懒洋洋的,清晨的寒苦被驱得一干二净。天空湖蓝,蓝得没底;原野到处一片锗石、土红的凝重色彩,枯草在阳光下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真该到在乾草堆上睡上一觉,享受一下嫩江平原美丽的秋色。

秋收了。大田中的大豆、苞米,菜地里的土豆、大头菜(洋白菜)、小根菜(小白菜)都已开使收获。男青年们都在地里闷头割大豆。早上来割地时,天冷得打哆嗦,豆子上一层苦霜。刚割几下手套就湿透,手指象猫咬;跟着裤腿、鞋袜都湿透,再粘上泥巴,两只脚象大泥饼,拖着在笼沟里滑来滑去,这滋味儿可不好受。现在好多了,可肚子又饿得咕咕叫。小伙子们一个个挺着酸溜溜的腰往大道上张望,盼着送饭车早早地出现。

“野猪!”忽然一人指着几百米外的一个黑家伙喊。“你们快看!那是……那是一只大野猪吧?黑色的。”

更多的人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果见一个大黑家伙在地边一溜小跑。

“真的,个儿真大!”

“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野猪呢!”

“追呀!嗷--”

男青年们乱喊着,挥动着镰刀朝大野猪冲过去。下乡这么多年,狍子、野鸡见得不少,可野猪还是第一次见着。

野猪?!举着镰刀就能对付?怕什么,这么多人呢。这傻家伙不是在逃吗?然而它并没有加快奔逃的速度,忽然转过身子蹲在那里。不对劲,它是狗熊!

跑在最前边的两个立刻刹住,举着镰刀惊叫:“熊!熊!是大狗熊!”他俩指望着自己的虚张声势能把熊吓住,至少让它不敢过来,没想到它头一低,闷闷地怒吼了一声,一蹿一蹿地迎了上来。糟啦!逃吧!所有的人都来个180度的大转弯,魂飞魄散,用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逃命,体会着什么是“兵败如山倒”。

恼怒的狗熊盯住刚才最张牙舞爪的,也就是跑在最前边的两个小子,几蹿就来到其中一个倒霉鬼的边上。那个可怜的家伙听到了熊的喘息声、奔跑声,他绝望地转身一看,熊已直立立地站起来!他吓得连连后退,嘴里下意识地嘟囔着,“别,别!”脑子里一片空白。熊张着的血盆大嘴里冒着热气,散发着浓重的腥臭,难看的大黄牙齿看得一清二楚,慌乱中他想用镰刀挡一下,但镰刀脱手而出。双手本能地往前一伸,正赶上发怒的熊一低头,一只手竟杵到熊嘴里。那傻家伙一惊,咳了一下,小伙子把手又抽了回来。“嗷-”熊更加怒不可遏!吼着上来就的一掌,击在倒霉鬼的头上。他如同稻草人一样地飘出去,摔在垄沟里不动了。当时就昏了过去,不然得吓死。

熊没有理会第一个猎物,又奔象第二个目标,就是刚才跑在第二位的小伙子。他正在发誓以后再也不打“野猪”。他很恼恨,为什么这狗熊没有动物园的熊肥?可丧魂落魄的人是跑不快的。他觉得自己已用百米冲刺跑得喘不上来气,一回头,熊就在他身后。它怎么跑得比马都快?“啊-”“嗷-”“嘣!”绝望人的惨叫,熊的怒吼,击打后背的声音。他完蛋了,一溜滚儿,倒下不再动。熊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把第二个倒霉鬼搂过来,一屁股坐在身上。它还一下、一下地颤动着身子,望着剩下的人们渐渐逃远。

“别跑啦,别跑啦!”有人大喊。“都聚到一块儿来,都过来!”

人们醒悟到这是个明智的办法,迅速地聚在一起后对着仍在瞎跑的人乱喊:“傻冒!傻蛋!别乱撞了!快到我们这儿来!你跑不过熊,不要被它各个击破!”人到底要比狗熊聪明。

“怎么办?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倒霉的同伴不管吧?可我们怎么救他俩?镰刀是无法对付不知死活的狗熊的,而况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死,什么是活。“咱们喊!大夥一块儿喊,熊会被吓跑的!”

对,喊!“啊-,啊-,嗷-,熬-打你丫的傻逼狗熊-!”小伙子们扯着嗓子怪叫。这声音颤动着,高高低低,虽不及最初追“野猪”时雄壮,却也刺耳。人们挥舞着镰刀又蹦又跳,越是想让自己狰狞,就越象小丑。

熊不时地墩着屁股底下的猎物,象是没看见几百米开外的那群狂呼乱叫的小伙子们。大概它在犹豫,即不肯向聚在一块儿的人们冲过来,又不想放弃猎物。冲过来会怎么样?是极其悲壮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知识青年力战顽熊”,还是又一次的溃败?“井水不犯河水”吧,求你了,高抬贵屁走吧。熊终于给小伙子们一点儿面子,它爬起来对着人群闻了又闻,最后“嗷嗷”叫了几声。正当人们紧张到极点的时候,它一转身,不紧不慢地扭着远去。

它终于消失在视野里。青年们提心吊胆地跑到两个倒霉的家伙身边。第一个被熊击倒的家伙头被打破,可伤得不重。他在遭到一掌时是晕了过去,但多半是由于惊吓。他趴在地上醒来时,一眼看见狗熊正在不远的地方坐在人身上一墩一墩的,当时周身一阵麻木,差点儿又晕过去。他还算聪明,为了避免杀身之祸,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大气不出。宁可憋死,也不能被熊咬死。直到同伴们奔来,才面如土色地坐起来。“哎哟!”他擦擦头上的血,“我的手都伸到熊嘴里去了,我的手都伸到熊嘴里去了。”他反反覆覆地看自己的手,猜不透为什么那时熊不咬他一下?

那个被熊当了“屁股垫”的小伙子仍昏迷着,没血色的脸,半睁着眼,嘴角还挂着点血。身上散发着恶臭,熊的恶臭和他的屎臭。这么重的熊身子一压,肠子没挤出来就算万幸。不会死吧?赶快吧!一个人试图把他背起来,可他软得象面条,而且还有一裤子的屎尿。你还别笑话他,熊坐在你身上压出的排泄物会更多。只好四个人抬着他,胳膊腿一揪就走,象抬个死猪。那个只会说“我的手都伸到熊嘴里去了”的家伙由两人搀着,一群人急忙忙奔向分场。

熊在秋天的原野中漫无目的地游荡。它从森林里跑到了平原上,好像是受到了鄂伦春猎人的追捕,于是有了侵犯性,总要伺机报复。傻熊还份外地好奇,这会儿它看到了大路上的送饭牛车,便一蹿一蹿地奔去。

这挂车是真正的老牛、破车、疙瘩套。车上的两女一男正往地里送饭。两个女“知青”自然是青年食堂的炊事员,老头儿是赶车的。车上放着装着二百多糖包的大笸箩和一个装满热水的巨大的蓝塑料桶。两个姑娘胖胖的,气色极好,头戴白帽,腰系白围裙,圆圆的鼓脸蛋要把皮肤涨破。一路上心情舒畅地哼唱。当然啦,下食堂总比下地好受。干车的小老头儿象个树根,发狠地诅咒拉车的,分场里最懒最胖的老牛,挥鞭猛打。这是什么“鞭子”呀?小棍子上拴个粗皮条,皮条上拴个大螺丝母。每一“鞭子”下去,就发出“咚咚”的响声。牛每挨一下只是把屁股扭扭,步调照旧。老头儿就越发地抡他的“鞭子”,直骂得自己要变成牛祖宗、牛魔王。

懒牛无可奈何地四下看着,猛然感觉到了已跑得很近的狗熊!它一惊,两个耳朵一竖,尾巴一撅,撒开腿飞跑起来,史无前例。

车上的三人几乎掉下去。“牛毛了,牛毛了!”老头儿喊着不知如何是好。一回头,脸立刻僵住。“熊!熊!”

两个胖丫头正手忙脚乱,不让笸箩和水桶掉下去,顺着老头儿凝固的目光一看,“啊--”她俩同时一抱头,“要死--”熊距牛车二十米。

牛车在大道上狂奔,熊尾随着,很快的逼近。先是胖丫头们失去自制力,先后从车上滚落,肉蛋一样地摔在道边。然而熊并不理会,眼睛死死地盯着牛车。老板子手中的“鞭子”抡得象风车,熊还是猛地一跃上了车。老头儿“哎呀,哎呀”地叫着也掉了下去。大蓝塑料桶同时滚落,热水撒一地。

牛发了疯,猛跑几步冲下大道,牛车一斜,熊和一笸箩糖包都卸在道边的沟里。老牛前所未有地拉着空车直奔场区。二百多糖包喂了熊,成了不折不扣的糖弹。熊吃糖包,无暇顾及车上掉下去的,没命逃向场区的三人。吃罢糖包,熊便扭进了场区边上的那一大片小树林。

场区边上的职工自留地里,许多的老人和孩子在刨自家的土豆。<SPAN lang="EN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宜修 2012-5-29 10:09
知情回忆录。
回复 燕山红场 2012-5-29 21:02
宜修: 知情回忆录。
大家都有自己的回忆录............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燕山红场最受欢迎的博文
  1. 老鬼:一去不复返的壮士- 转帖 [2015/02]
  2. 35年了,89岁的老妈妈才抱着儿子的墓碑大哭 (多图) [2014/03]
  3. 俄20个经典瞬间 [2014/01]
  4. 游记:呼伦贝尔梦幻之旅 [2015/04]
  5. 俄罗斯人那些令人窒息的“疯狂” [2012/12]
  6. 俄美女与熊亲吻共舞! [2014/01]
  7. 告诉你们一个真实的李敏和李讷 [2012/03]
  8. 鲜鱼口掠影—京城度假散记(之一) [2013/09]
  9. ZT--俄罗斯人“姓名”趣谈(虽长,但是作为史料有益) [2012/04]
  10. 绝不让下一代再看到这一幕! [2013/05]
  11. 原创: 刚刚进家门,“市中法”的传票就到了?! [2012/08]
  12. ZT-俄罗斯年轻漂亮的女兵【新的多图】 [2012/04]
  13. 伟大的胜利日70周年 广场掠影 [2015/05]
  14. 原创:北京与莫斯科的交通比较 —京城一瞥之二 [2012/08]
  15. 原创:建军节前忆枪缘   [2012/07]
  16. 海外华人心中的小纠结 (1)- [2012/12]
  17. 原创:莫斯科——想 说 爱 你,真 的 不 容 易! [2012/04]
  18. 原创:还 能 再 回 家 看 看 吗?—踏访旧宅院落(之一) [2011/07]
  19. ZT-听一名参战女兵含泪的叙述: [2012/04]
  20. 跟老同学睡还提啥钱! [2012/03]
  21. 告别:即刻赶赴机场,再见了——亲爱的朋友们! [2012/07]
  22. ZT-莫斯科的美丽令人倾倒 [2012/04]
  23. ZT-俄罗斯著名外交家、汉学家、俄罗斯联邦前驻华大使伊戈尔·罗高寿在莫斯科逝世 ... [2012/04]
  24. 原创:叫 我 怎 能 不 想 她?— 踏访旧宅院落(之二) [2011/07]
  25. ZT-实拍俄罗斯“春晚”美女如云【多图】 [2012/04]
  26. 原创:回国倒计时——还有3天! [2012/07]
  27. 原创:依依不舍的诚挚敬告——尊敬的各位朋友们: [2011/07]
  28. ZT-俄罗斯故事(4) [2012/06]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21: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