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自卫反击战(二)

作者:燕山红场  于 2013-2-24 03: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1评论

关键词:自卫反击战

二、“杀鸡用牛刀”的记忆

龙州是广西的边陲,县城不大,步行20分钟就逛完。居住着壮族和少数的汉族群众,壮族的女人一律装着纯黑色的自织的棉布衣服,无论年纪大小都是纹眉,高高的前额、双眼皮和一色的黑衣构成当地独特的风景,惊叹之余为壮族妇女的勤劳、善良和淳朴折服。壮族的男人和汉族人穿戴一样,只是从那高高的前额和深陷的眼睛来分辨。大部队的到来使这个小县城沸腾了,高音喇叭播放着最走红《祝酒歌》,街边铁匠铺叮叮当当锤声音始起彼伏,百姓们照常忙碌没有一丝惊慌,连队的司务长们在集市上匆忙采购,到处是喧闹的人群。城边通往水口的国道上川流不息的军车预示边陲小镇宁静即将成为过去。

当时,越南当局看到中国大军压境后已将正规部队全部后撤,在边境上只有边防屯(边防部队)和民兵。接触42军的侦察连的战友得知,边境地区已经没有越南的正规军我们的几十万大军无用武之地,此仗可以完全不打了!闲暇时经常听到越南人和龙州的民俗和趣事:越南人因热带气候的身体发育成熟早,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不向中国那样谈虎色变假正经。女人赶街时遇到男人的骚扰和侵犯时,女人为保命会走到僻静地方与男人苟合后一走了之;边防屯的编制的女兵白天训练洗衣夜晚为当官的提供性服务;我边境村庄的二流子经常跑到越南一年半载娶一房越南老婆带回来,二流子穷光蛋却有两房老婆让人啼笑皆非;越共的创始人XXX虽然终身未娶,却在龙州有好几个相好--,此事无法查证肯定事出有因。

2月13日上午,为了验证边境水土的情况,我们一行四人驱车到水口边境检查(是42军的主攻出口)站取样。在离检查站200米处下车步行,距检查站还有50米处时因看不到我方执勤的战士,我们四人顿时慌了神,格外的安静误以为走入越南的领土,紧张的躲到树后不敢再前进,此时有点风吹草动那后果不可想象。全副武装的检查站战士看到箭拔弓张我们马上走了出来,轻轻地呼唤并招手致意,我们长叹一口气缓过神。柏油马路在我方边境一侧被高高的沙袋工事阻断,检查站已被42军突击部队接手(这些战友估计大多数没有活到今天,在此深深悼念他们!)。在取样后,我们趴在沙袋后面向对面看去,一座二层小楼,式样与我方的大致相同,估计是在“同志加兄弟”年代里由中国修建的。此时,一个身穿草绿军服的越南士兵提裤子跑步上厕所,他是那样年轻、步子是那样的急促!那景象使我至今难以忘怀,因为三天后他和那二层楼都化为了灰烬。

开战前的几天很难熬,人人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每天听着的新闻联播后晚上躺在床上集体听着《美国之音》,判断着前线的形势和掂量着即将打响的战斗。最关心着是北部边境的苏军的动静,担心他们一旦策应越南,38军是否阻挡的住?北京是否安全?首都受到威胁那后果不可想象!春节后时任副总理的小平同志访美回来后,大家心里顿时踏实,收拾越南没有后顾之忧了!多年后从解密消息得知,对越自卫反击战以广西为东线兵团,总指挥为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下辖第41军、第42军、第43军、第54军、第55军和第50军;以云南为西线兵团,总指挥为昆明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下辖第 11军、第13军、14军和第50军149师。近十个野战军约XX万人云集在与越南接壤的狭长地带,用“杀鸡用牛刀”的比喻两军的态势一点也不过分。我前沿部队的过度集中唯一担心的是轰炸,如若遭遇空中优势的美军就彻底遭殃了。反击战自始至终越南的飞机从未起飞,调往广西、云南的我空军部队在攻坚战时也没出动,可见自卫反击战局限性和战争组织者思想的禁锢。

2月17日凌晨5点左右,隆隆的炮声将我们惊醒,兴奋和紧张的人们互相说着一句话“开打了”!为了搞清越军使用化学武器的真实情况,我和两位研究员驱车前往42军的一个突破口。在通往边境的路上,工兵挖掘机正在土工作业,X研究员告诉我,这是在准备烈士下葬的墓穴;行至边境界碑时道路堵塞了,准备出境的部队全副武装地坐在解放卡车上,高声唱着革命歌曲(不是在唱,是壮胆的怒吼),进境的解放卡车载着伤员一辆一辆(道路恶劣和救助条件简单,每辆卡车只能拉4-5名伤员,有些伤员在颠簸中牺牲)接踵而至,路上随处可见滴滴的血迹;我们来到了用学校改建的野战医院现场,发现伤者均为枪伤,没有使用化学武器的迹象。反击战开始才3个多小时,医院里已经躺满了伤员。一位双眼受伤的战友撕心裂肺的哭嚎响彻了空间,因无法接受失明的现实情绪失控伤员被六个医护人员死死按到在床上。

一个突破口为何受阻而伤亡巨大呢?与伤员了解后得知,一是侦查准备不细,对山林作战准备不足;二是步(步兵)坦(坦克) 作战协同失误;三是参战人员心理紧张。亚热带的越南北方地貌和植物造成易守难攻,侦查再到位实战下也有纰漏。我军坦克分队入境后因速度快与步兵连脱节失去掩护,前两辆被越军的40火箭筒击毁,无奈下其余只能掉头回撤,迟到的步兵由于紧张把回撤的坦克误判为越军,惊恐中演绎了自相残杀的悲剧。多年形式主义的危害和部队训练的落后,我军单兵的作战能力与多年战争磨难下的越军不能同日而语,山林作战对我军更是陌生和薄弱,误伤这类的血的教训也就不足为奇。对于小弟弟(越军)的小把戏老大哥(我军)很快总结提高,从第二、三天开始,我军各部队就采用了炮火延伸射击、步坦交错推进、从山脊制高点向下冲击和封堵山洞打法,以小部队牵制肃清越军骚扰人员,大部队不怕疲劳和牺牲,在山地丛林中迅速穿插迂回,向越军的主力部队和高平、凉山等省会实施战略包围。

反击战的初期,很多参加抗日、解放战争的师团副职干部下到一线连队参战,看到前进受阻后,这些老领导拿出来当年玩命精神,跳出掩体带头冲锋,榜样的力量激励了年轻的干部和战士视死如归。有多年实战经验的越军单兵可以使用多种武器,并发明使用了高射机枪平射,多种武器轮番熟练使用对我突击连杀伤很大,很多老领导在第一天中也有伤亡。

从医院出来后,我被血淋淋的伤亡场面震撼了,双目失明战友的歇斯底里哭嚎声刺痛了我,心灵深处在哭泣---。战友们的牺牲和鲜血像一针吗啡,我的惊恐和畏惧没有了,把个人的生死丢到了脑后,期盼着用自己的身躯来换取这些17、8岁稚嫩战友的生命,让他们幸福快乐!

在回来途中,X研究员声情并茂地讲述了在参加越南南方做军事顾问的一段小插曲。为了避免美军的地毯式轰炸,越军战时集中战后散伙损失很小,得知美军直升机即将袭击野战医院时,X研究员、医务人员和警卫如惊弓之鸟各自逃命,将无数伤病员遗弃。虽然越军的营以下的干部基本在昆明步校受训培养,但是民族文化和团结互助的精神与我军光荣传统和作风无法相提并论,“小弟弟”与“老大哥”就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防化兵作为保障兵种不会直接参战,防化20团一直宿营在南宁市郊,野战防化化验室在边境我方一侧日夜开展着工作。对前方送下来的大量的样品进行验证中,结论是越军没有使用化学武器的迹象,部分水源由于死尸浸泡受到污染。忙碌中见到了一些越军使用的美式武器,如单兵携带的反坦克枪榴弹,很小极具杀伤力,它使见到的人对反坦克武器开了眼。

几天的时间里,时刻传来突击部队胜利的消息,凉山、高平已被我军包围;少数的越军不堪一击不见踪影;突击道路上的山洞逐一被后续部队解决,运输基本通畅;运送伤员和弹药的解放卡车为了防止越军的狙击手的冷枪,驾驶室和车帮上挂满了用水浸湿的背包,对远距离的冷枪起到了阻挡的作用,也不时也看到主驾驶位置玻璃上的弹孔;入夜在听《美国之音》时,时时听到我军被俘人员自曝番号、姓名和原籍同声广播,在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中很难杜绝此类现象;曾偶遇一位嘴上留着口水的新兵,看护他的副班长告诉我,攻击的炮响后新兵就神经分裂了,连里只能命令副班长留下照顾他,新兵只有18岁。

2月26日上午为了掩护军区防化部的领导的视察,我们野战化验室一车四人作为头车开道,总后军事医学院和军区有关部门多车紧跟从水口关卡进入越境。关卡上越南的检查站的二层楼已是一堆瓦砾;沿途水泥电线杆全部被我军炸毁;两侧山上所以山洞的植被被炮火烤焦,预示这里的战斗曾经残酷;沿途的水田荒芜着没有生息。一个小时候后到达了XX县,说是县还不如我方的一个镇,几十间平房住满了我军。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位北京宣武区入伍的的战士,老乡相见格外亲热,他说连队伤亡较大,回撤渡河时因携带装备重险些丧命,只能弃枪游了上来,而一些战友为了保护武器被河水冲走。他上岸后捡了一支冲锋枪后毫发未损。后来见到多位受伤后活过来的战友,都是身手敏捷的机灵鬼。

攻下高平和凉山后,对越作战的战略目的已达到,各部队在围剿了残敌并相互掩护着后撤。在XX县见到了参战部队放松的场面:工兵运输车在装载被击毁的我军坦克,轻松的连队干部在试射着缴获的轻重机枪,很多战士在洗澡休息晒太阳。一些自称是华侨的越南女性企图随部队回国,因当时无法分辨身份暂时关在一间房里,听看押的战士讲,后撤时只能把她们丢下了事。

下午,我们这一行人马回撤到龙州。时间很短却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无护照出国最早的时间记录。

进入三月份,回撤的车辆把道路拥堵起来了,参战部队开始有序撤回我方一侧。解放卡车拉着伤员,拉着缴获的电视机、永久自行车和缝纫机,拉着木柴和牲畜,浩浩荡荡凯旋了!为了教训越南当局,参战部队对沿途建筑和设施进行摧毁,使越南边境省、市经济发展滞后多年。2004年因公赴越南胡志明市时,我曾征求一位越南老者的意见,他告诉我:“中国大哥哥生气了,就要打打小弟弟”。对越自卫反击战就是“大哥哥”用军事手段狠抽了“小弟弟”一顿,因为“生气”下手时轻重很难掌握。

因为回撤的仓促,匆忙参战的XX军的一个连队没有组织好突围,而集体放下武器做了越军的俘虏,此消息在交换战俘时被媒体用照片刊登使大家很恼火。考虑到多年没有实战,总部要求对被俘的战士教育后复原,干部要交军事法庭发落,这些被俘人员从此背上了“包袱”。友邻的两栖坦克团团长和政委在所乘坦克中弹燃烧后弃车撤退,怕被越南人发现摘掉了领章帽徽,途中团长遭冷枪牺牲,政委和警卫员十几天后才爬回国内,当踏上国土时他俩失声痛哭。当时,摘掉领章帽徽被认为是变节倾向,牺牲的团长连个“烈士”也没混上,政委也提前转业了。

3月10日,野战防化化验室四人回到南宁市郊原防化20团暂驻地归建,闲暇时,我撰写了《自卫反击战中野战化验之我见》一文发表在防化杂志X期上。并开始了在广州军区防化团的戎马生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13-2-24 03:49
谢谢分享。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燕山红场最受欢迎的博文
  1. 老鬼:一去不复返的壮士- 转帖 [2015/02]
  2. 35年了,89岁的老妈妈才抱着儿子的墓碑大哭 (多图) [2014/03]
  3. 俄20个经典瞬间 [2014/01]
  4. 游记:呼伦贝尔梦幻之旅 [2015/04]
  5. 俄罗斯人那些令人窒息的“疯狂” [2012/12]
  6. 俄美女与熊亲吻共舞! [2014/01]
  7. 鲜鱼口掠影—京城度假散记(之一) [2013/09]
  8. 原创: 刚刚进家门,“市中法”的传票就到了?! [2012/08]
  9. 绝不让下一代再看到这一幕! [2013/05]
  10. 伟大的胜利日70周年 广场掠影 [2015/05]
  11. 原创:北京与莫斯科的交通比较 —京城一瞥之二 [2012/08]
  12. 原创:建军节前忆枪缘   [2012/07]
  13. 告诉你们一个真实的李敏和李讷 [2012/03]
  14. 海外华人心中的小纠结 (1)- [2012/12]
  15. 原创:习以为常——俄罗斯大嫂穿行在男更衣室 (少儿不宜!) [2011/10]
  16. ZT-俄罗斯年轻漂亮的女兵【新的多图】 [2012/04]
  17. 原创:莫斯科——想 说 爱 你,真 的 不 容 易! [2012/04]
  18. 原创:还 能 再 回 家 看 看 吗?—踏访旧宅院落(之一) [2011/07]
  19. ZT-听一名参战女兵含泪的叙述: [2012/04]
  20. 跟老同学睡还提啥钱! [2012/03]
  21. 告别:即刻赶赴机场,再见了——亲爱的朋友们! [2012/07]
  22. ZT-莫斯科的美丽令人倾倒 [2012/04]
  23. ZT-俄罗斯著名外交家、汉学家、俄罗斯联邦前驻华大使伊戈尔·罗高寿在莫斯科逝世 ... [2012/04]
  24. 原创:叫 我 怎 能 不 想 她?— 踏访旧宅院落(之二) [2011/07]
  25. ZT-实拍俄罗斯“春晚”美女如云【多图】 [2012/04]
  26. 原创:回国倒计时——还有3天! [2012/07]
  27. ZT-俄罗斯故事(4) [2012/06]
  28. 原创:依依不舍的诚挚敬告——尊敬的各位朋友们: [2011/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8 23: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