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桑兰投诉的视角

作者:隔岸观火  于 2011-6-1 11: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热点杂谈|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2评论

关键词:

举个真实的例子。
朋友住在麻州数一数二的好校区,这样的地方穷人少,但架不住有钱的房主也愿意接受SECTION 8。section 8是政府因为住房紧张,不够分给穷人,就发给一些穷人这样的证书,让他们去找私人房主,找到后,政府与穷人按比例向房主交房租。很多房主愿意接受这样的住户,因为大头是政府出,不会闹出房客住房不交房租的麻烦。我朋友就摊上这么一SECTION 8邻居。
今年冬天的雪特别大,学校上课很不规律,某次我朋友就把儿子同学的手机号码抄下来,也把自己的手机号给了她。因为朋友的儿子才5、6岁,还没到配手机的年龄,至于那个黑女孩怎么会有手机,那就不是我们要关心的问题了。
话说打那以后,那女孩就天天下了学就来他家。5、6岁的孩子,一定要有成年人陪同,我朋友因为有个女儿已经上中学,可以担当接弟弟的责任,所以不用接送儿子。见女孩天天来,就问女儿是怎么回事,女儿回说:小黑女孩下了校车一定要跟弟弟一起来家,她也没办法,不敢让她一个人留在大街上,当然只能带回家。好在小女孩的家离得不远,朋友就只能下了班每天把她送回去。一连几天,朋友觉得这没名没份送孩子,万一出了事就说不清楚了。于是,就要小女孩下课回自己的家。小女孩说没人接她,她不能一个人回去。朋友问:你爸妈呢?
一般美国的黑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美国人,这个女孩的父母却是非洲人,还在非洲,她在这里是跟祖母住着。祖母一把年纪,估计也没车,没法接她。朋友就只能联系学校,说明自己未经授权,不能无缘无故承担监护人的责任。学校倒也痛快,马上让朋友的邻居承担起接送孩子上下课的任务,因为邻居那位女主人有校车的License,可以用私车权作校车。这样,问题看似解决了。不料,过两天,邻居突然骂上门来。
原来,那个小女孩不愿被派给邻居接送,就编了很多瞎话,说我朋友如何看不起他们拿SECTION 8。没想到这样一个5、6岁的女孩居然有如此心机,会玩挑拨离间术。好在那家也没什么道理,只是上门说明以后两家断绝往来。朋友乐得少跟这样的邻居交往,主要是跟南美人的文化不投契,孩子过去玩,没两天就满口FUCK,早就不想跟对方深交,原来是碍于远亲不如近邻,不好就跟人家翻脸,现在是对方主动来翻脸。而且也没敢大闹,朋友也就懒得CALL警察了。
我要说的是这个小女孩的视角。站在她的视角上,她就认为,她父母远在非洲,她同学的父母就该义不容辞得承担监护人的责任,义不容辞地送她上下课,朋友通过学校给她联系了另一家,她就对朋友坏恨在心。进一步说,等她成年后,会不会也产生桑兰一样的视角,认为,她的监护人当年没有打官司告我朋友,而是上门吵闹了一番了事呢?很有可能。关键看她会不会遇上海明那么二的律师。
一般的律师肯定会告诉她,她的视角不对,她的监护人也只是被授权送她上下课,没义务帮她打官司,而我朋友无罪可告。如果我们用这个视角来看桑兰,桑兰可能会说,她的情况跟那个黑女孩不同,我朋友对黑女孩没有责任,但当年那场运动会的主办单位对她是有责任的。但我只能说,桑兰的伤残是个意外,如果当时的主办方为意外买了应该买的保险,那么他们就没有责任。意外的发生,可能永远给桑兰带来了不可逆转的残疾,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你迁怒谁都改变不了事实。至于迁怒到监护人,那就更说不过去了,因为他们只是被授权帮助你康复,没有授权帮助你打官司。关于这一点,这个司法会教导桑兰的,无需我们多嘴。海明律师大谈现在有人在支持桑兰什么的,那是没有用的,因为断案的法院,不是舆论。这些所谓支持她的人也未必能成为陪审团的一员。
再说桑兰的另一个视角,就是关于被猥亵。桑兰竭力想告知天下,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她有被性侵犯的可能性,我非常理解她的心情,但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她高位截瘫。这就好比一个太监上法庭告别人性侵犯他一样,告上法庭,难堪的其实是桑兰自己。桑兰还是应该正视自己伤残的事实。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6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2 个评论)

5 回复 陈营 2011-6-1 13:45
支持一下。桑兰的事情并不是一个视角那么简单的。今天的桑兰已经是个成年人了,除了高位截瘫以外没有生理上的问题,但是她文化水平低下,没有生活经验,伤残后受到了超正常的社会关照,她是一个被社会宠坏了的人。
3 回复 ala 2011-6-1 14:25
说得好::”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她高位截瘫。这就好比一个太监上法庭告别人性侵犯他一样,告上法庭,难堪的其实是桑兰自己“,真是这个理!太监怎么去强奸她人,不和常理吗。

Read more: 浅谈桑兰投诉的视角 - 隔岸观火的日志 - 贝壳村 -
4 回复 Siliconvalley 2011-6-1 14:35
说得在理。
4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6-1 18:44
陈营: 支持一下。桑兰的事情并不是一个视角那么简单的。今天的桑兰已经是个成年人了,除了高位截瘫以外没有生理上的问题,但是她文化水平低下,没有生活经验,伤残后受 ...
是一个视角问题。她和那个小女孩都一样,都认为,与她们不相干的人欠了她的,其实不然,不过,这个无需要我多说,美国的法院会教导她的。很多人经过美国法院以后才会知道,视角和美国人不同,很多在国内环境下产生的想法非常可笑。我现在担心的是海明报喜不报忧,选择性宣布案件的进程。
4 回复 泰山石敢当 2011-6-1 18:50
法治社会也有其问题,就是谁都有自由以任何理由对他人进行起诉。

比方说,你在街上遇见一个陌生人,平白无故,这人就可以说你踩了他的脚,造成了伤害,然后去法院告你。你虽无奈,但也得应诉,否则可能会被判败诉,需要赔偿。

桑兰一案,虽然原告方列举了这样那样的起诉原因,但是我总觉得原告方真正要达到的目的还没有告诉世人。

也许我是庸人自扰,但也许醉翁另有属意。
5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6-1 18:59
泰山石敢当: 法治社会也有其问题,就是谁都有自由以任何理由对他人进行起诉。

比方说,你在街上遇见一个陌生人,平白无故,这人就可以说你踩了他的脚,造成了伤害,然后去法 ...
是这样。法律有时候就是流氓社会最喜欢用的流氓手段。
4 回复 泰山石敢当 2011-6-1 19:06
ala: 说得好::”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她高位截瘫。这就好比一个太监上法庭告别人性侵犯他一样,告上法庭,难堪的其实是桑兰自己“,真是这个理!太监怎么去强奸 ...
桑兰一案,虽然原告方列举了这样那样的起诉原因,但是我总觉得原告方真正要达到的目的还没有告诉世人。

也许我是庸人自扰,但也许醉翁另有属意。
4 回复 light12 2011-6-1 19:41
海明至今只告一人

许多人以为别人欠他。全世界欠他
3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6-1 19:49
light12: 海明至今只告一人

许多人以为别人欠他。全世界欠他
海明现在象个疯狗一样,逮谁咬谁。不过真正的肇事者他都不敢碰,所告的人都与造成桑兰残疾无关。案子的前景就非常明显了。
4 回复 light12 2011-6-1 20:21
隔岸观火: 海明现在象个疯狗一样,逮谁咬谁。不过真正的肇事者他都不敢碰,所告的人都与造成桑兰残疾无关。案子的前景就非常明显了。
一场意外,也许有“真正的肇事者”,也许就怨自己吧

不清不楚就要乱告,自爆其短
3 回复 海豹2011 2011-6-1 20:59
ala: 说得好::”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现实,她高位截瘫。这就好比一个太监上法庭告别人性侵犯他一样,告上法庭,难堪的其实是桑兰自己“,真是这个理!太监怎么去强奸 ...
文章很好,但是不喜欢“太监上法庭告别人性侵犯他”这个比喻,没有性能力的男性还是有可能被别人性侵犯的。
5 回复 angelwing11355 2011-6-1 21:52
是的,她是一个被社会宠坏了的人。我也觉得还有真正要达到的目的。
3 回复 ala 2011-6-1 22:26
确实如此,一个太监也有被鸡奸的可能。比较科学的说法是:一个女人上法庭告太监去强奸她就比较可笑了。
4 回复 ala 2011-6-1 22:38
我用5蛋论去总结过:

                           一个坏蛋
                           鼓动
                           一个混蛋
                           欺骗
                           一个笨蛋
                           敲诈
                           两个金蛋。

Read more: 纸老虎其实是个相对概念 - 岳东晓的日志 - 贝壳村 -
3 回复 解滨 2011-6-1 22:38
同意LZ的说法。 桑兰官司根本站不住脚。 别说监护人,就是孩子的亲生父母也未必会帮助孩子动辄用打官司的方法“争取最大利益”,这样做也没有犯法。 美国政府有起诉家长毒打孩子,饿孩子等child abuse 或 child neglect 行为的,但从来没有起诉家长不给孩子打官司的。 民事诉讼很少涉及这个范围。

桑兰官司打到现在,就是在她的监护人身上和莫虎身上下功夫。 至于那些老美,桑兰的律师不过是虚晃一枪,人家根本不甩,桑兰的律师也懒得去自讨没趣。  所以这是一场地地道道的华人窝里斗。

还有一个事实,就是即便刘、谢夫妇当时不愿意让桑兰打官司,但他们不过是拖了桑兰10个月的后腿而已。 一年后,桑兰年满18岁,作为成人,自己做主,而且那个时候法律的追诉期还有效,她为什么不去打官司?  以后的几年内追诉期仍然有效,桑兰怎么不打官司告人家?

我更同意网上一个说法,也就是当年中国体操队已经和举办方商讨过这个问题了,对于当时的处理方案比较满意,甚至有些眼红(别的受伤队员没有这种待遇),而且又在美国找了个热心大款来帮助桑兰,所以体操队领导很放心。 如果刘、谢夫妇拿出当年的一些证据出来,或者传当年中国体操队负责人到庭作证,桑兰恐怕脸要拉的很长很长了。   

俺真正感兴趣的是,这场闹剧如何收场?

声明: 本人使用真名就此案发表评论,要告要罚悉听尊便。 敝人曾经是纽约市居民,十分乐意去纽约旧地重游。
3 回复 torpedo1 2011-6-1 22:39
隔岸观火: 是一个视角问题。她和那个小女孩都一样,都认为,与她们不相干的人欠了她的,其实不然,不过,这个无需要我多说,美国的法院会教导她的。很多人经过美国法院以后 ...
   国内的人还没有这样的视角。就是这里的“美籍华人”把这个视角创造得不中不西。
4 回复 解滨 2011-6-1 22:46
泰山石敢当: 桑兰一案,虽然原告方列举了这样那样的起诉原因,但是我总觉得原告方真正要达到的目的还没有告诉世人。

也许我是庸人自扰,但也许醉翁另有属意。
呵呵,大律师正在下一盘大棋,里面的水很深很深,无法探底啊!     
5 回复 泰山石敢当 2011-6-1 23:06
解滨: 呵呵,大律师正在下一盘大棋,里面的水很深很深,无法探底啊!        
也许水很深;
也许根本没水。
5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6-2 00:39
torpedo1:    国内的人还没有这样的视角。就是这里的“美籍华人”把这个视角创造得不中不西。
有一个中西有不同视角的东东就是“自杀”。在中国人眼里,自杀者一定被同情,你要不同情一个自杀者,你都不能被承认是人类。但在美国人眼里,自杀者是对他人的要挟,是对他人的abuse。
有此可见,桑兰起诉书里的很多视角都是中国式的,上了美国法庭,有得好让人家教育呢。
4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6-2 00:53
ala: 确实如此,一个太监也有被鸡奸的可能。比较科学的说法是:一个女人上法庭告太监去强奸她就比较可笑了。
说法科学,但没法比附。现在告别人的是伤残的桑兰,而桑兰所告的是正常人。不过就照顾伤残人来说,其实护士都是一水的女士,而医院的患者有男有女,如果桑兰告照顾她的人告成功了的话,那以后男患者都可以状告女护士强奸,哈哈,也CHARGE对方一个亿。当然,女护士不用给,是医院给。海明律师最喜欢告公司了,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人状告麦当劳获赔的案子,没准儿以后会接点男患者告女护士强奸的案子,要医院赔偿哈!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0: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