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日记121 - 127

作者:joymei  于 2019-10-13 18: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2评论

首先我要向各位村友道歉,最近几个月不知道在忙什么,压根儿没上村里来转悠,忽略了各位村友的反应,非常非常抱歉!

同时我要把余下的豆豆日记一并发上来。

前两天我思量思量自己的懒惰情形,觉得不能用日记这个名字来忽悠各位了,所以新一轮豆豆话语改为豆豆随笔

豆豆日记-121

麻麻这一整个礼拜忙得脚不点地,天天在为萨拉和姐姐的事奔波。上个星期六萨拉的大部分东西都搬进了新家,虽说萨拉毫无日本人的优点,但那个日本人搬家公司还真是守时守信说一不二,绝对值得表扬。两个日本小伙子搬得大汗淋漓,一丝不苟,粑粑去买了披萨和饮料招呼两个小伙子吃,可是他们不懂英语。麻麻几次三番让萨拉请他们吃,她都纹丝不动,振振有词地说“他们搬家是按时收费的,吃了时间就拖延了,那钱不是要多付?”麻麻实在看不下去了,把小伙子拉过去指指点点终于让他们明白了,两个人鞠躬致谢快速吞了几块披萨又继续加油了,萨拉竟然说“等下要把他们吃披萨的时间给扣了”,姐姐说顶多五分钟你还好意思扣钱?

萨拉的懒散愈演愈烈,整个搬家她只是旁观,姐姐和麻麻忙着替她整理,她竟然在一堆纸盒当中修理指甲。麻麻建议她整理自己房间,她说“我不想面对这些纸盒”,她要求继续住我们家,麻麻说你住是可以,但你不整理永远不会干净,她置之不理。

麻麻只能继续替她卖力,帮她把房间理出一个空间,又拖了粑粑帮她把床给装起来。姐姐倒是自己一个人整理自己的房间,她要求麻麻买个新的写字台;萨拉跟麻麻下令“不要着急给她买房间家具,当务之急你要去买个储藏柜,厨房太小,我的东西需要地方放”,麻麻真的晕了,凭什么还要帮萨拉买家具呢?

话说萨拉她家本来是四房一厅,父母回日本前把房子卖了,家具处理掉一些,其他的现在都搬过来了。姐姐考虑到萨拉东西多,就主动让她住主卧,她有自己的阳台,储藏室和卫生间,她心安理得地付和姐姐一样的房租享用绝大部分空间。

更有甚者,她自己卫生间的小垃圾桶堆满了生理卫生垃圾,她根本没有任何扔垃圾的意思。姐姐说这种脏东西我可不管,我给她边上放个垃圾袋她总能明白了;结果她照样继续堆放,直到把垃圾桶的盖子顶得大开,麻麻实在看不过去就给换了,我跟麻麻说千万不能迁就这种行为。

最最让麻麻郁闷的是,一切给萨拉安顿好以后,她就立刻变得不认识麻麻了。住进新家后头三天萨拉和姐姐还是回来吃饭。麻麻下班买菜做饭,然后再开车去接驾,萨拉连招呼都不打。最最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天她一个人拿碗筷盛饭独自先吃了,似乎她来的是食堂,而且还是免费的食堂哦。

今天晚上粑粑麻麻帮姐姐搬个五斗橱过去,开门时她回头看了一眼,一如既往地不打招呼。麻麻还是有礼有节地问候她,她简单地哈喽一下又接着看电脑了。粑粑麻麻姐姐三个人搬柜子搬抽屉,她连门都不帮着拉一下的,这个人到底是完全没有教养呢还是自私自利呢?

我跟麻麻说姐姐有得苦头吃了,这房子麻麻签了一年合同呢,姐姐在家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这下天天还要为萨拉做饭;麻麻说也值得,出钱出力给姐姐买人生一课,希望她能长点脑子。

 

 

 

豆豆日记 - 122

前天麻麻陪姐姐去看神经科专家,这个事情说来话长。

大概三年多前,姐姐去验光配眼镜,验光师做了眼睛扫描后发现姐姐的视神经肿胀,怀疑是脑压升高。验光师不敢怠慢,当即写了介绍信叫麻麻赶紧带姐姐去眼科医院看急诊。

麻麻也是如临大敌,连夜带了姐姐去挂急诊。眼科医生检查了之后同意视神经不正常,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做了眼底扫描之类的,叫姐姐第二天白天去给眼神经专家看看。

第二天麻麻请假又陪姐姐去眼科医院,专家看下来觉得没大问题。她说的确有些人的视神经长得不太正常,但不影响视力。保险起见,专家让姐姐一个月后再去检查。于是就这样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反反复复检查扫描。

顺便解释一下,眼科医院是公立医院,这里所有公立医院都是教学医院,专家有责任带教医科学生,年轻医生,公立医院所有检查都是公费的,唯一不好的就是每次去都要等一两个小时。但是没办法,姐姐的情况从开头急诊就在公立医院,等也只能继续了,偌大的悉尼独此一家眼科医院。

就这样查来查去都是平安无事,一直到一年半之前的那次扫描,医生目不转睛地看着片子发现视神经边上好像有根小血管出血。这下医生又开始高度警惕了,她说她可以确定眼睛没事,但是她不能确认脑子没事。本来最初的时候医生就有点想做核磁共振的,可是考虑到磁场,考虑到核磁共振可能给人带来的恐惧,就说不到万不得已不做核磁共振。这下是到了万不得已了,医生怕姐姐脑子里长瘤,把视神经顶出来,把血管顶破了。

于是姐姐就被送去做了核磁共振,她倒是一点没被吓着。可是检查报告出来把医生和麻麻都吓晕了,报告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姐姐脑子里有十多个点可能是病变的表示。眼科医生接到报告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可她不敢拖延,立刻打电话给麻麻,说她没法诊断了,隔行如隔山,她已经帮姐姐约了神经科专家了。麻麻问眼科专家那些病变是不是预示着多样硬化症,医生说是的,麻麻叫她赶紧把报告传过来,麻麻看到报告差点没发心脏病!

这就有了去看神经科专家的事了,那个专家是个教授,定期在眼科医院带教。他神定气闲地跟姐姐聊天,十分熟练地把片子一一过目,然后胸有成竹地说不用担心。他说那些点不是什么大事,可能是姐姐小时候病毒感染,也可能是摔跤撞了头所致。他说为了确保他没下错结论,一年半之后重复一遍核磁共振,假如没有变化,那就证明他是对的。

第二次核磁共振后,教授立刻给麻麻打电话,告诉她两次的图像一模一样,平安无事。但是不亲自看到姐姐,他还是不能下这个结论,这就回到开头麻麻带姐姐看神经科专家的事了,你们说这个弯转得大不大?

麻麻这次不着急了,但她也不想再去眼科医院等了。她打电话给教授的挂号室,要求约他私人诊所。那个挂号的倒也实诚,她告诉麻麻,看教授的私人门诊一次要四百多块钱,国家补贴两百自己还得付两百,最关键的是教授已经排到几个月以后了;她说你还是去眼科医院排队快,还免费。前天进去,教授带了个医科学生戴维,他还是那么不紧不慢,他说我们让戴维来做吧,看看他怎么处理。戴维有点不知所措,教授说你要自己去刨根究底,要搞清楚病人为什么来看病。于是戴维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姐姐聊上了,聊病史,聊经历,聊生活;教授在一边耐心等待,还跟麻麻说“这好像是不错的治疗方法哦”。戴维问到没话好问了,转头看着教授,教授轻声细语循循善诱,指导他怎么检查,怎么看片子。麻麻说诊室里只有三个椅子,教授让大家坐着,他自己站着。结论下完了,病也看完了,教授说你不用再看了,没事!麻麻心想这下终于可以走了,谁知道教授话锋一转又开始聊天了,他问姐姐五年以后会干什么?姐姐说读博士吧,教授说那读完博士还干什么?他还告诉麻麻他儿子读博士的事,就这么七聊八聊搞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问姐姐戴维怎么样?做得好不好?姐姐说戴维已经尽力了,他又问戴维怎么看姐姐要读博士的事。

你们说这个教授是不是有点八卦啊?麻麻怎么觉得再看下去他会不会有要做红娘的嫌疑啊?

 

豆豆日记-123

我以前出去遛弯常常会碰到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她十分不修边幅,一路走一路抽烟,看到我总要拍拍我的脑袋叫我好宝宝。后来那个女人突然消失了,我一直纳闷她跑哪里去了,今天麻麻终于给了我答案,她竟然归天了

麻麻告诉我那个人叫玖儿,没有家人没有亲戚,住在政府公房里。那些公房一般都是给拿政府补贴的老人,残疾人,穷人或者精神病人住的;玖儿一个人住一套一房一厅的联排屋,她在那里住了好多年了。她最最亲近的是一个脑子有点问题的男朋友和一个有精神病的楼下邻居。听说玖儿是个热心人,她尽量帮助公房里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玖儿一年多前被查出晚期癌症,她拒绝治疗,可是肚子疼又让她不得不隔三差五叫救护车去看急诊;每次医生都要挽留她尝试治疗,毕竟她才五十多岁啊,可她呢每次都骂爹骂娘的自己签字出院。

这么来来回回,医生护士都认识玖儿了,她的粗鲁也出了名了;她常常被安排在外科病房住几天,那个护理经理也被她起了个阿里巴巴的绰号。

玖儿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她除了止痛药外拒绝其他任何治疗。最后一次入院是她一年之内的第三十六次进医院,那一次玖儿意识到了她的大限将至了,她拉着阿里巴巴的手说“这次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阿里巴巴是个一言九鼎的人,她叫来了临终关怀的护理顾问,两个人一起策划玖儿的事。她们动用了好几位资深护士轮流陪伴玖儿,玖儿还是要抽烟;她的人生乐趣就是抽烟,吃牛肉派,喝可乐,看电视。阿里巴巴刻意违反很多医院的规定,她自掏腰包去给玖儿买好烟,玖儿看到香烟的第一反应就是“你偷拿我的钱了!”阿里巴巴说“你不要狗咬吕洞宾好吧,我拿自己的钱”,玖儿还不信,要阿里巴巴把她的皮夹子拿来自己查看。

玖儿就这样住了差不多两个星期,她不太喜欢医院的饭菜,阿里巴巴和几位资深人士每天自己拿钱给她买她爱吃的,推她到楼外去抽烟。那个临终关怀护士是最后一个陪伴她的,玖儿眼看着就要咽气了,护士握着她的手轻声细语地说“玖儿,不要怕,你放心走吧!”玖儿就真的撒手而去了。

玖儿走后,医院付钱给她体体面面开了一个追悼会,给她送终的就是那五位最后陪伴她的护士。玖儿火花后,阿里巴巴专程去取了骨灰;平时果断干练的阿里巴巴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那骨灰该何去何从呢?她茫茫然地把玖儿带回了家。后来经过商量五位护理大咖小心翼翼地把玖儿的骨灰送回她的公房,经过居民们同意,他们集体把玖儿葬在了家门口,又在上面种了些花,取名为玖儿花坛,玖儿楼下的小狗常常去玖儿花坛坐坐,公房里的朋友们也时时去那里聊聊天。

今天麻麻碰到阿里巴巴和临终关怀顾问,聊起了玖儿,她们二位都庆幸玖儿能在干干净净的床上体体面面地离开,最关键的是玖儿走得既没痛苦也不孤单。麻麻说真是要谢谢二位的无私奉献,阿里巴巴非常认真地表示:要谢的是玖儿,是她让自己这个做了多年护理经理的人重新意识到自己还是一个护士。阿里巴巴情真意切地说玖儿就是她的老师,玖儿教会了她回归初心去爱护病人,去想病人所想。

听完故事,我跟麻麻说原先我不喜欢玖儿,她身上总有那股霉尘气;我也不喜欢玖儿楼下的小狗,它每次都要凶我。但是我现在感到好惭愧,我不应该在她摸我头时对她叫喊,吓得她赶紧缩手。麻麻说你就是狗眼看人低,我认罪,明天我去折一朵花让麻麻带我去玖儿花坛祭拜一下。

 

豆豆日记-124

麻麻这个人吃着这么人间烟火的食物,却说要和我聊聊不食人间烟火之事,我说能不能从你做起呢?她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说“你真是不识好人心,我吃那个肉包子是为谁啊?”呛得我直打了个噎

麻麻有好多好多阳春白雪的朋友,他们聊天如诗,文字如画,常常把麻麻愁得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她说为什么她只能平平白白地说事呢?我告诉她因为我们是下里巴人,这下触到她短处了,她跳了起来说“都是你不好,一天到晚不务正业,还写狗日记,竟还敢自封为下里巴人,你明明就是下里巴狗,不对!你是篱笆下狗!”

啊呀,跟她讲话真是比登蜀道还难,人狗不可同日而语;算了,还是由她去说人间烟火吧。

麻麻认识一位仙女,据仙女自我介绍,她是属于七仙女的第二梯队,于是麻麻就叫她八仙女。八仙女可神了,她虽然完全看不出道骨仙风,可是她还是持之以恒地遗世独立。

八仙女是被七仙女派来物色几个董永的,可是现在的世道董永难觅啊。麻麻知道这个秘密后劝说八仙女,你还是为自己操点心吧,董永找不到你回去也没法交账对吧?还不如借这个出差的良机自己下凡得了。八仙女想想也不无道理,上哪里去找七个董永呢?来都来了,就确保一个董永吧。

别说,八仙女很快真找到了董永,董永对她百般照料,万般缱绻,八仙女痴痴醉醉地过了一小段琴瑟和鸣的日子。可是仙女毕竟是仙女,很快她厌烦了财米油盐,她感觉董永好浊她好清。可是在人间哪有不食烟火的呢,离开董永的八仙女吃了一个星期方便面后不得不再次归临董永。

董永还是一如既往地待她,可是人间的事情好难料啊,董永他爸突然驾鹤西去了。董永出生清寒,这下真的到了要卖身葬父的地步了,但这年头谁愿意买董永啊?人人都有房贷车贷儿子孙子,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啦。

董永万般无奈只得求助于八仙女,八仙女到此时已经仙态尽失了,她一口回绝。麻麻说“你找董永不就是为了他顾家吗?”八仙女说“那是要顾我这个家!”我在背后悄悄地拉了拉麻麻的衣角,麻麻这次竟然听我这个下里巴狗,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了。

我倒是为八仙女担忧了,你们说她下凡不成归去不得,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啊!麻麻说麻烦你不要之乎者也好不好,听着忒别扭,都怪麻麻的朋友跟我推荐那“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电视剧,我看了半天着实一懂不懂。

 

 

豆豆日记-125

今天麻麻把剩下的佛手瓜搬到门前马路边,写个“请自便”的条子等过路人来拿。粑粑说还要请干什么,自取不就好了吗?麻麻说那是什么话?又不是嗟来之食,更不是咎由自取,请请何妨!前几天外婆听麻麻说打算把瓜全放街上,她也不同意,她说你留点嫩的给我,我这里一二十个还是可以给掉的。麻麻是一点不介意给人,但她特别不愿意像要硬塞给人家的那种感觉。放路边,大家轻松随意多好?

外婆说“你放外面,人家肯定一下子统统拿走”,麻麻说应该不会的,不要小看人好不好?说是这么说,可麻麻也蛮好奇人家会怎么拿的,她时不时走到窗前张望张望;近一个小时过去,马路上好像没人走过,好不容易来了个骑自行车锻炼的年轻人,可他就停下来拍了几张照片,貌似一个都没取。麻麻有点失落,她说店里那些皱皮了的佛手瓜还要卖四五块钱一公斤,我这里一个个珠圆玉润白送还没人要?

粑粑说你放出去了,管人家要不要呢,你难道要守株待兔?我们不如出去拉到,麻麻说也罢,等我们回家如果还没人拿,我就搬回屋里去。他们出去逛了一下午,等他们回来别说佛手瓜,连盒子都没影踪了。麻麻这下好奇心更重了,她问我人家是一点点拿走的还是真把一盒都搬走的?我哪晓得啊?那差不多十公斤的东西谁高兴一起搬走啊?粑粑说你烦不烦啊,你不就是让人搬走吗,那你管人家怎么搬法?麻麻说不就是好奇吗?我告诉麻麻好奇害死猫哦,麻麻说不害死狗就行!

麻麻刚刚黑灯瞎火的带姐姐去练车了,说是练车,实际就是找借口出去吃夜宵,也不怕胖,天天口头上还说要减肥,真是口是心非!吃完夜宵走过一个垃圾桶,就看见一个大妈拿着个手电筒查看垃圾桶。麻麻以为她丢东西了,撩起袖子打算帮她找,可是大妈立刻背对着她,麻麻正纳闷呢,就看见大妈熟练地夹上来几个空罐头,麻麻立马明白了大妈是在捡废品回收。自从政府实施了回收空瓶空罐后,的确有好多人把家里的废瓶都送去了,钱是换不了多少,环保是主要的,可在垃圾桶里捡废品还真是没见过,姐姐这算是开眼了,麻麻倚老卖老地告诉她“我小时候这种见得多了”。

刚刚在鲜芋仙一个鬼佬用中文点餐,营业员夸奖他“哇!你太厉害了,中文讲得那么溜”;麻麻心里不平衡了,凭什么外国人中文讲得好总有人夸?你看看那个娶上海老婆的德国阿福汤马斯,到处有人夸他,可是我们英文讲得一样溜,为什么没人表扬?思来想去豁然开朗,五千年的文明果然造就了我们的宽容和礼遇,不像那些金毛没礼没节。说起金毛,最近带金的好像出行不太扬眉吐气哦。

 

 

 

豆豆日记-126

昨天晚上我们去看学校一年一度的音乐剧表演,别看哥哥在我们地区的音乐剧中只能跑跑龙套,他在学校可是挑大梁的哦。哥哥从圣诞节时就开始自修剧情和歌词了,二月份开学后每个星期排练一到两次。麻麻接送每有怨言时,哥哥就告诉她“我这次是主角之一哦”,麻麻哼哼一笑,你这破锣啥时候可能做主角呢?

哥哥喜欢唱歌,但他是属于低音那种,有时候为了显示自己已经是年轻人,还故意压低嗓音,搞得来老气横秋的。他平时不唱,但一进浴室就开始自娱自乐,有时候偏偏要唱高音,往往有五音不全的嫌疑。麻麻老是说,像他这么连滥竽充数都不够资格,他们学校怎么可以忍受他参与音乐剧呢?粑粑说,啊呀不要要求太高,他自己开心就好啦!

麻麻不情不愿地花了75刀买了三张票,嘴里一直咕噜咕噜“太荒唐了,看你表演还要买票!”哥哥的朋友和他麻麻倒是二话没说鼎力支持,也买了两张票,麻麻预先告示他们“准备好只是看破锣表演哦”。

麻麻还唠唠叨叨,说哥哥浪费钱,上个星期去理发,却只是把底下的头发理了,外面的还是那么长。麻麻问他“你这是剪了还是没剪?”哥哥说剪了,但外面的必须留着,剧情需要;麻麻嗤之以鼻,什么破剧情需要这头发?前天哥哥说“下星期我要去剪头发,把外面的也剪了”,麻麻很不满意地说“你太莫名其妙了,以为理发是免费啊,一个头分两次剪,闻所未闻!”

哥哥这个星期一共演四场,昨晚是第三场,粑粑麻麻姐姐压根儿没抱希望,只是尽尽义务地去捧捧场。音乐一起,粑粑就有点认真了,他说“好像还有那么回事嘛!”哥哥学校的男生们先出场了,声音洪亮气势磅礴;继而兄妹学校的女生们也出场了,大有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感觉。麻麻说“哦哟,都还不错嘛,可是哥哥在哪里呢?不会他只是后补吧?”

左顾右盼了几十分钟,哥哥拄着根斯迪克大摇大摆地登场了,姐姐说“气场好大呀!”原来哥哥是演一个身居所有高位目空一切的叫Pooh Bah的家伙,他以低沉的嗓音抑扬顿挫地指点江山,对小国寡民冷嘲热讽不屑一顾,麻麻说“哇,哥哥这是本色出演啊!”音乐再起,哥哥字正腔圆地划着他贵族的斯迪克唱了起来,麻麻惊讶得下巴都掉了,她儿子怎么会这么专业呢?莫非是假唱?

半场休息,麻麻已经对哥哥崇拜得五体投地了,连粑粑姐姐这么善于揭短的人都对哥哥啧啧称赏。哥哥朋友他麻麻说她也想去参加音乐剧了,哇塞!榜样的力量原来是无穷的哦!到了下半场,姐姐偷偷摸摸拍了几张照片,还录了一小段,她说她好为哥哥自豪,她要给她朋友们秀秀。演出结束后,好些哥哥旧时的同学来祝贺麻麻说哥哥好棒,麻麻也完全丧失了中华民族的谦虚谨慎的美德,飘飘然地回答“是啊,真棒!太出乎我意料了!”

哥哥回家路上跟麻麻说“虽然明年是我高考,可是兄妹学校的老师已经说要我参加明年的音乐剧了,我还会有重要角色”。麻麻这下心悦诚服地说“好好好!开心就好!这下我明白为什么一个头要分两次剪了,给你钱下个星期去剪头发吧”,粑粑还说等他们的DVD出来后我们要一定买的哦

 

豆豆日记-127


一直看到澳洲媒体指责中国人买卖奶粉囤积居奇,搞到澳洲婴儿没奶吃,麻麻自己也见过老头老太抢购奶粉,但今天的阵势还是让她大开眼界。


麻麻上午在超市瞎逛,刚好走到奶粉那边,就注意到一波神色严峻十分有使命感的大伯大妈们以急行军的速度直扑可瑞康奶粉。他们一看就是训练有素,个个眼明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奶粉装进了自带的手拉购物袋,随后立刻转身离去。没等麻麻反应过来,架子上两排奶粉就没了,照每人两罐算,至少有二三十个人在运作。麻麻看着鱼贯而入鱼贯而出的同胞,眼睛都直了,那种团队合作是任何公司都求之不得的。


麻麻继续闲逛,发现着那波人又迅速返回了,周而复始做着一模一样的勾当。麻麻觉得周围人的眼睛都火辣辣了,谁叫他们都是同胞呢?麻麻真希望有个洞能进去躲一躲,既然没洞那就赶紧逃吧。


哎,无巧不成书,买奶粉的首领竟然把车停麻麻背后了,而且一辆购物车还直接挡了麻麻的道。那首领十分淡定旁若无人地装货,麻麻说你能不能把购物车挪一下?那个人反问你不可以自己挪吗?麻麻一下子怒了,她说我当然可以自己挪,那就是说这一车是我的东西对吧?那人一听急了,立马过来把购物车挪一边,加快速度把奶粉全放车上,然后锁车急速离去。


麻麻常常犯好奇害死猫的毛病,她跑过去看看那车到底装了什么,虽然茶色玻璃好暗,可还是不难看出满车都是奶粉。她真有去报告的冲动可是想想自己也是中国人,太坍台了,于是悻悻地回到自己车上;刚刚打算开走,那首领和他的大部队又回来了。这下好像工作告一段落了,最后几十罐奶粉装上车后他们开始结账领工资了。


麻麻斗胆拍了几张照片以此为凭。据说另一个超市已经严格控制买奶粉了,一个人一天只能两罐,如果你是两个人一起去,必须用两张不同的卡购买,但不知道他们怎么控制现钞操作的人。时不时听同胞讲白人歧视我们,可这样的所作所为能不让人歧视吗?我觉得歧视已经是低估了的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4 回复 红杏桃子245 2019-10-13 22:00
每段都写的很生动,好看,真实!
1 回复 joymei 2019-10-20 18:33
红杏桃子245: 每段都写的很生动,好看,真实!
谢谢支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joymei最受欢迎的博文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4: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