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阿姨的故事(下)

作者:joymei  于 2021-2-16 18: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2评论

郭阿姨的故事上和中写出来以后,好多朋友尤其是认识郭阿姨一家的朋友们发来了很多感叹和反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让我搞混了,那就是在老张离开之前郭阿姨已经知道了他再婚的事实。老张是因为戴了婚戒才露馅儿的,在郭阿姨的再三追问下老张承认他已有家室,郭阿姨难过了好多天但在老张的安慰和承诺之下她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郭阿姨后来告诉我妈她虽然非常难受可是想想老张再婚也天经地义。让郭阿姨感到欣慰的是老张答应从此不会再辜负她,即便是看在她为公婆养老送终的份上,他都要对她的后半生负责,他发誓对巴西和南京两边的家会一视同仁,这也是郭阿姨能安心送老张上飞机的原因。郭阿姨想通后非但不妒忌,还坚持把自己的积蓄给了老张,她总是说在国外不容易,要有备无患。我之前提到过郭阿姨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她只有在外孙女考95分以上才会给孩子买一根棒冰,她教过我妈猪油怎么榨可以出油多,教过其他朋友油炸花生怎么样可以省油,所以她能够对老张倾囊而出是立足于她无条件的信任和关爱。老张回巴西后还是和郭阿姨书信来往,郭阿姨每次都要问他什么时候再来,老张也每次回复他生意兴隆一时走不开。郭阿姨自从知道老张有了太太的事情后就彻底打消了去巴西的念头,她希望老张能来南京和她一起安度晚年。

郭阿姨在南京和养女小妹、女婿小李以及外孙女一起住,小妹长得浓眉大眼生性活泼可爱,她当年能把阿庆嫂唱得出神入化,可惜没有机会做演员,后来做了公共汽车售票员;她的丈夫小李高大耿直在工厂上班,因为不会怕马溜须一直没有好的岗位,有一次过节他买了一只大饼装在蛋糕盒里送给了顶头上司,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郭阿姨和女儿女婿一合计,决定把他们一家送去巴西,有老张在应该不难站稳脚跟。老张倒是不反对,但他们一家都去的话移民倾向太大了,于是决定先办小妹和她女儿,小李虽然不乐意但也不得不同意,毕竟小妹比他要聪明灵活,就这样小妹和女儿的签证很快出来了,在众人羡慕的目送之中,小妹带着孩子告别了依依不舍的丈夫和郭阿姨,郭阿姨这次倒是放心的,她安慰小李有爸爸在那里肯定没问题的。

小妹和女儿一出机场就看到了老张,老张的态度远远没在南京时的热忱,他在开车带她们回家的路上坦言,他太太对她们的到来很有异议,他要小妹理解他的为难之处,小妹明白她们肯定是寄人篱下的,首先她和老张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其次老张的太太对郭阿姨一定是心存戒备的,但是想到光明的未来她觉得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终于汽车驶入了老张家的车道,开门后迎来的是老张太太和女儿冷冰冰的面庞,小妹业余演了几年的阿庆嫂多多少少也学会了察言观色,她有信心可以处理好与老张一家的关系。

老张家房子很大,小妹和她女儿被安排在类似于下人住的房间里,过了几天老张说他给小妹在自己的饭店里安排了一份工作,小妹很开心总算可以自己赚钱了,她的女儿那时候差不多十岁左右,老张一时似乎没有送小孩去学校的打算,小妹也没好意思问,反正等她赚了钱一切就有盼头了。小妹开始上岗了,老张的饭店生意不错,他太太女儿轮流坐账台,小妹就负责捡菜洗菜,收碗洗碗,扫地拖地,一天忙到晚疲惫不堪,她女儿有时候也被叫到饭店打小工,更多的时候则是在家里充当小佣人的角色。一个月做下来,小妹心心念念等待发工资,可是老张绝口不提此事,小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又过了几个月,老张非但分文未发还加大了小妹的工作量,而且态度也开始变得跟他太太女儿一样冷若冰霜了,小妹的角色已经从名义上的养女转变为名副其实的无薪劳工。小妹终于忍不住发问了,可是这一问让她彻底绝望,老张明确表示他把她们弄到巴西已经是仁慈有加了,所以她们理所当然要为他和家人效劳。老张既然已经拉下脸了,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小妹母女赶到饭店居住了,小妹每天以泪洗面苦不堪言,她哪里受过这份罪啊,郭阿姨一直对她视如己出捧为掌上明珠的。

小妹想带女儿回国,可一是没钱二是被禁锢了,连护照都不在自己手里,所以只能一忍再忍,郭阿姨知道了真情后心如刀绞,她万万没想到老张会这样的绝情,她让小妹无论如何设法回家。小妹那时候在饭店已经成了熟手,除了收拾做清洁外还做起了跑堂,她人聪明很快学了几句葡萄牙语,所以时不时也有点小费总算是一点点微薄的收入。日子久了,小妹和饭店的常客大使夫妇交上了朋友,趁有一天老张和他太太女儿都不在时,小妹向大使夫妇哭诉了她的遭遇,大使夫人听了义愤填膺,决定帮助小妹母女逃离苦海。大使夫人亲自出面交涉,拿回了小妹母女共用的一本护照,之后又把她们接到使馆住了几天,小妹出国后第一次感受到了祖国的温暖。在大使夫妇的鼎力相助下,小妹母女终于踏上了回归的航班,我妈和我则是一如既往陪郭阿姨和小李去虹桥机场迎接,我印象最深的是小妹完全不是我预想当中的可怜样子,她穿着一席大使夫人送的淡灰色西装套裙牵着蹦蹦跳跳的女儿神采奕奕地步出了机场,郭阿姨一家见面百感交集抱头痛哭。

故事就讲到这里吧,我记忆当中听我妈还是郭阿姨讲过她们后来才知道老张当年飞台湾并非仓促出行,而是早有安排带了小情人一起走的,但是近日再问我妈她说不记得了,其实他怎么走的已经完全不重要了。郭阿姨在国内的很多酸甜苦辣是我亲眼目睹或者亲耳聆听的,但小妹在巴西的悲催遭遇是完全听她自己或郭阿姨描述的。郭阿姨为人善良,但好人并没有好报,后来还是郁郁终老的;小妹也是命运不济,她的丈夫英年早逝,听说女儿也因为出国两年脱课太多最后只能考了中专。现在我认识的那批熟知郭阿姨的朋友们也没人知道小妹的近况,唏嘘呜呼哉!希望她们平安康健!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当前只显示与您操作相关的单个评论,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评论
回复 嘻哈:) 2021-2-24 04:17
tea2011: 好久不见,问侯!
茶妹,新年好!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2-24 05: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