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何日君再来 一首一再被日本,台湾,大陆禁唱的世界名曲

作者:疯疯颠颠  于 2017-3-15 00: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5评论

yishou

法国钢琴家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演奏,他是法国金钢琴奖获得者。

大陆的优酷可以查到孤岛天堂,各位有兴趣者可以自己查看。

大陆版的孤岛天堂显然是删掉了黎莉莉的演唱何日君再来一大段。

  在古今中外,恐怕没有一首歌曲能比《何日君再来》这首歌的命运更多灾多难了!

  《何日君再来》的最初抒发是同学间的离别之情。

  此曲的曲作者刘雪庵,四川铜梁人,笔名有晏如、吴青、苏崖,是现代著名的作曲家,音乐教育家。早年曾在成都美术专科学校学过钢琴,小提琴,并学唱昆曲和作曲。1930年在上海国立音专跟萧友梅、黄自等学作曲。1932年,该校低班同学开联欢会,约毕业班同学每人为他们写一首曲子。刘雪庵便即兴创作了一首乐器演奏的探戈舞曲,曲调委婉缠绵,优美动听,在联欢会上演出后大受同学们的欢迎。

  1937年2月,上海艺华影业公司拍摄故事片《三星伴月》,电影是因获三星牙膏中国化学工业社资助而得名。导演方沛霖请刘雪庵写一首探戈,作为剧中的插曲,刘雪庵就将五年前创作的那首探戈舞曲交给方沛霖。方沛霖遂将此曲交给编剧黄嘉谟(笔名贝林)填词,这便是今日众所周知的《何日君再来》。刘雪庵对填词的具体情况当时并不知情,是事后才知道的。

  这首电影是一部表达工业救国、实业强国愿望的爱情故事片。讲的是实业家姜立源开办兴华化工厂,以此抵抗洋货的入侵。其长子姜宗良,留学美国专攻化工,毕业后当了海归,回国主持化工业务。与女歌星王秀文邂逅相爱并历经坎坷,终成眷属。

  剧中的女主角饰演者便是大名鼎鼎的“金嗓子”周璇,歌曲《何日君再来》旋律低回委婉,贴近口语;歌词语言浅显,朗朗上口。经周璇演绎后,深情哀婉,更加伤感动人,立刻红遍天下。此曲虽然唱的只是爱情,道出来的却是这样一种存在于沦陷区民众内心深处的普遍感情。曾担任过谭震林秘书的诗人曹白说:“上海沦陷前流行的歌曲是《义勇军进行曲》,沦陷后流行的歌曲是《何日君再来》。这倒不是上海人甘心沉湎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不可救药,而是表示做了奴隶后的期待以及期待光复解放的日子到来。”这个评价应该是公允中肯的。香港电影大导演李翰祥也回忆说:“卢沟桥事变后,北平成了沦陷区,最流行的一首,应该是《三星伴月》里的《何日君再来》。”显然,更多的完全将这首歌作为表达自己愿望和企盼的方式———恢复河山,驱逐敌寇。

  1939年6月,著名导演蔡楚生执导的抗日影片《孤岛天堂》(这是香港第一部有影响的国语片),就引用了脍炙人口的《何日君再来》作为剧中的插曲。这部电影的内容则是描写一群上海抗日青年,在打击日本特务组织后,准备投奔大后方抗日的故事,表达了“中国是不会亡的”的爱国思想。《何日君再来》为饰演东北流亡舞女的黎莉莉所演唱的,是这群爱国青年在准备分离时的惜别词。《何日君再来》中的“君”是中国的抗日军队,是沦陷区人民对中国军队的执着怀念和深情呼唤。电影《孤岛天堂》在香港、重庆及南洋等地映出时,均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首先对《何日君再来》下令禁唱的是日本人。

  1939年,日本诗人长田板雄(一作长田恒雄)将《何日君再来》的歌词译成日语,由日本歌星渡边滨子灌成唱片。歌词译为:

  忘不了你的面容,灯火在雾中摇曳。我们两人紧紧相偎,轻轻耳语,甜蜜地微笑,快乐的相处。那些逝去的日子多么美好!深爱着的你啊,什么时候再回来呢?(中国语)何日君再来。

  回忆尽在心头,忘也忘不了。站在分向两边的林荫道上,心中浮现着你的面容。怀抱着回忆,一心等待着你的我默默地过着寂寞无望的日子。深爱着的你啊,什么时候再回来呢?(中国语)何日君再来。

  渡边浜子灌制的是日文唱片,李香兰灌制了中文唱片。这两种版本的歌曲很快在日本畅销起来,可好景不长,不论日文版还是中文版均被日本当局勒令禁卖,理由是:“这种外国的靡靡之音会使军纪松懈。”

  尽管这首歌曲有宣扬“醉生梦死及时行乐”的腐朽思想之嫌,是颓废的无奈之音。但一经李香兰再度演绎演唱后,又立马成了“汉奸歌曲”。

  1941年,歌星李香兰在其所主演的“大陆三部作”之一《白兰之歌》(粉饰日本侵华政策)以及《患难交响曲》(满洲映画协会出品,日伪掌控)中,相继演唱了这首歌。结果此曲在“满洲国”(东北)很快由流行起来,大街小巷不停地播放,家里家外,人人都在唱《何日君再来》。

  在抗日战争时期,上海沦陷区的歌舞场所里经常可以看到歌女演唱这首《何日君再来》。“歌声低靡,舞影摇曳”的场景,当时的日本占领军敏感地意识到《何日君再来》里的“君”字就是指中国军队,这是歌女们在借歌反对他们的“大东亚共荣圈”,于是开始下令禁唱。

  1945年,李香兰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举行的独唱音乐会上演唱了《何日君再来》,结果被上海工部局(共同租界的行政、警察当局)怀疑李香兰是带着盼望重庆政府或共产党政府早日归来的愿望,才唱了《何日君再来》。当时,李香兰穿着一件白色礼服登台演出,而舞台恰恰是蓝与红相间的颜色,被认为可能暗喻着重庆政府的“青天白日旗”。审问时,李香兰反驳说:“这是一首单纯的情歌,丝毫不含有政治意义,而且以周璇为首,许多人不是都在唱这首歌吗?”

  李香兰不是一语就可以说得清楚的历史人物。

  她本是日本人,原名山口淑子,乳名豆豆。1920年2月12日出生于中国辽宁省奉天(今沈阳)附近的北烟台,不久举家迁往抚顺。父亲是满铁的工作人员,汉学世家。13岁时,山口淑子认了父亲的中国同学、沈阳银行总裁李际春为养父,她也因此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李香兰。后来到满映当了电影演员。因为她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所以被当时称为“金鱼美人”。

  李香兰是周璇的铁杆粉丝,也是一个天才的歌唱艺术家。一方面她能讲一口标准的北京官话,对中国的风土人情浸透骨髓,也对中国有着很深的情结。她在1938年曾穿着中山装在东京演唱中国歌曲,引来了众多日本人的谩骂。她对此表示说:“不是为日本人错把我当成中国人而歧视,而是祖国的日本人对我出生的中国——我的母亲之国羞辱。”

  另一方面,李香兰作为日本人一手制造的伪中国演员,其歌声有意无意地成了日皇宣传工具,罪行深重。如在1945年,李香兰特到日本下关日本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空军基地去慰问,并且流泪唱过《如果是男子汉》:“如果是个男子汉,如果是个男子汉,何必迷恋尘世的悲欢,在阵亡的时刻,要有男子的胆魄,心中怀着圆的红日(指日本国旗——作者),为国玉碎!”

  抗战结束后,李香兰和另一个女汉奸“川岛芳子”,都被中国政府以汉奸罪判处死刑。川岛芳子原名金壁辉,是真正的中国人,货真价实的女汉奸,被执行枪决。李香兰在执行前,突然举证说自己是日本人。按照有关国际法律,则无法判她汉奸罪,她没杀过人,更勾不上战犯。结果只好把她作为日侨遣送回日本国去。

  李香兰不是汉奸,《何日君再来》自然不再算是“汉奸歌曲”了。不过,此曲的噩运远未画上休止符。

  1967年,红遍日本、东南亚的歌星邓丽君在第一张个人专辑《凤凰花鼓》中就灌录了这首歌,歌声别具韵味,荡气回肠,但却遭到台湾当局的禁唱,认定歌中的“君”暗指人民解放军。邓丽君无奈之下,只得易改歌名和歌词,叫做《几时你回来》。

  在大陆,《何日君再来》遭遇的命运更惨。解放后,此曲就被视为头号的“靡靡之音”。对于曲作者刘雪庵而言,这本来是移花接木的事情,跟他根本搭不上边。但他还是被人硬说是给李香兰量身订造的歌曲,是为汉奸所作。给错划为右派,关进“牛棚”,长达22年,受尽折磨,导致双目失明,文革结束9年后才获平反。

  在一浪又一浪的政治漩涡中,歌曲《何日君再来》一再被人曲解、上纲上线。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歌曲《何日君再来》因邓丽君的翻唱进入大陆而再度走红,却被错误认为是“精神污染”,甚至是鼓吹“藏独”,因此遭到严禁,成为一桩音乐史上的最大历史冤案。

  但禁归禁,民间还是暗流涌动,对邓丽君的歌曲奉为至宝,百听不厌。老肃的第一本手抄本歌曲集中,就有邓丽君的《小城故事》、《甜蜜蜜》、《美酒加咖啡》、《月亮代表我的心》、《又见炊烟》、《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和《何日君再来》这些歌。

  《何日君再来》的翻唱者黎莉莉,不仅是当时的著名影星,更是被誉为“龙潭三杰”的优秀共产党员钱壮飞的女儿。1982年黎莉莉挺身而出,她在《北京晚报》上发表文章“幸存者有责任讲话”,声援《何日君再来》曲作者刘雪庵,说明她剧中所扮演的角色,并指出《何日君再来》的”君”字的真正意义,为“君”平反。

  但反应寥寥,1986年,蒙受不白之冤的刘雪庵默默去世。

  2005年11月,在北京召开的刘雪庵研讨会上,专家们对《何日君再来》这首歌曲的产生背景、创作过程、社会影响等都进行了深入的学术探讨,最后认定:此歌不应属于黄色、反动歌曲。至此,才正式还这首歌曲一个公道。

  以讹传讹,不辨是非,究竟都是谁的错?

  曲调婉转复沓,歌尽年少青春易逝,人生悲欢离合。与时下的那些粗俗为爱“死去活来”的流行歌曲相比,《何日君再来》比较典雅婉约的多了。

  老肃认为,尽管岁月流逝,沧桑巨变,但永远流逝不去的却是那些千古流声,真心的道情!

《何日君再来》的麻烦官司

  2015-03-22 17:15 作者:老肃2009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7 回复 新鲜人 2017-3-15 02:20
不调查研究,连黎莉莉亲自解释也无用,可悲。男性演唱,和钢琴及交响乐演奏都说明这是一首不朽的歌曲。
6 回复 笑臉書生 2017-3-15 03:02
不朽名歌,不朽名曲 全都听完,真好,谢谢!
6 回复 小辣辣 2017-3-15 03:23
在此歌中我听到了沦陷区人民的无奈和期待!这是非沦陷区人民所不能理解的。
7 回复 疯疯颠颠 2017-3-15 03:35
翰山显然是不能体会沦陷区人民的这种心情,我的青少年时代就是在这种无奈与期待的心情下长大的,因为我只听过周璇的原唱,没有去过歌舞厅。我没有认为是汉奸歌曲,否则日本也不会在沦陷区内也禁唱了。
翰山 2013-3-12 07:32
这个很有意思。可能除了这些故事,还有其它故事。当时八十年代被封,主要原因大概不是因为作者,刘雪庵,而是因为这个歌曲在敌占时期,是敌占地的流行歌曲,被爱国人士称为“汉奸歌曲”。而八十年代,当年的爱国青年,正好当权!所以把这首歌,连邓丽君一起封掉了。

我听家父说过,抗日时的敌占区爱国青年,对这首歌很痛恨。这首歌是当年醉生梦死,附敌的人唱的歌。这是当时这个歌曲的历史。而“九一八”则是抗日歌曲,爱国人唱的歌!泾渭分明!

当然,时至今日,当年的老人都已老去,可能年轻人对这段历史就不在乎了。而且当今又恰恰是个靡靡之音的时代!

历史有时候很复杂!
6 回复 fanlaifuqu 2017-3-15 03:35
好听!
7 回复 新鲜人 2017-3-15 05:27
疯疯颠颠: 翰山显然是不能体会沦陷区人民的这种心情,我的青少年时代就是在这种无奈与期待的心情下长大的,因为我只听过周璇的原唱,没有去过歌舞厅。我没有认为是汉奸歌曲
我认为不仅翰山没有对沦陷区人民的理解,同样的翰山的父亲也没有在沦陷区度过。网上的大部分网友也不太容易理解当时沦陷区人民的无奈与期待的复杂心情。他们期待着中国政府的回来,但国土日复一日在继续沦陷,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收复失地?何日君回来? 何日军回来?这是沦陷区人民的无奈心情! 连日本人都懂了,只有中国大陆政府不懂。这是非常可悲的!
6 回复 华盛顿人 2017-3-15 07:08
新鲜人: 我认为不仅翰山没有对沦陷区人民的理解,同样的翰山的父亲也没有在沦陷区度过。网上的大部分网友也不太容易理解当时沦陷区人民的无奈与期待的复杂心情。他们期待
谢谢新鲜人和疯老的的补充解释。有些理解了。不但不是汉奸歌曲。而且从某一个角度看,可以认为是一首爱国歌曲。即便是汉奸歌曲,也与刘雪庵无关。这不是发生在文革期间,更觉得可悲!!!
6 回复 琴瑟 2017-3-15 07:50
原来还是抗日歌曲,最喜欢小提琴的演奏!
6 回复 shen fuen 2017-3-15 08:10
刘雪庵是人才!
6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7-3-15 08:11
喜欢好听!
7 回复 疯疯颠颠 2017-3-15 10:08
琴瑟: 原来还是抗日歌曲,最喜欢小提琴的演奏!
与松花江上有类似的味道,但是松花江上不能在沦陷区流行,而何日君再来可以流行了一段时期:更隐晦一些而已。

流利失所的东北同胞传唱《松花江上》(歌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z4r0wtDV9M

http://news.QQ.com  2004年09月16日19:07    

  歌 词
  歌 名 :松花江上 演唱 田浩江
  作 曲:张寒晖
  作 词:张寒晖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哪年哪月,才能够收回我那无尽的宝藏?
  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
5 回复 大千世界 2017-3-15 10:41
疯疯颠颠: 与松花江上有类似的味道,但是松花江上不能在沦陷区流行,而何日君再来可以流行了一段时期:更隐晦一些而已。

流利失所的东北同胞传唱《松花江上》(歌词)、

ht
有道理,沦陷区人民是悲痛和无奈的,小屁孩懂得这道理。期待何日君再来!何日军再来!君,军声音相似。无疑是期待国军何日能收复失地,而事实上看到的是大片国土继续在沦陷。
这种无奈和期待是痛苦

上次疯老写的【何日君再来是一首什么样的歌。】http://www.backchina.com/blog/231124/article-174821.html

讨论非常热烈,可以参看。从刘雪庵的流亡三部曲和长城谣来看,他不仅不是汉奸,是名符其实的爱国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k-_qn7AcEs (流亡三部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6JH0Pv-470(长城谣)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高粱肥,大豆香,
遍地黄金少灾殃。
自从大难平地起,
奸淫掳掠苦难当。
苦难当,奔他方,
骨肉离散父母丧。
没齿难忘仇和恨,
日夜只想回故乡。
大家拼命打回去,
哪怕倭寇逞豪强。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四万万同胞心一条,
新的长城万里长。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四万万同胞心一条,
新的长城万里长。

《长城谣》在大陆被禁止演唱长达20多年。但是台湾香港的艺术家没有忘记这首歌,一代又一代传唱下来。1979年刘雪庵被平反,《长城谣》的歌声又从海外传回。1984年春节,香港歌手张明敏在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演唱了《长城谣》,大陆年轻人对这首歌曲十分陌生,以致认为是张明敏首唱的港台歌曲。此时79岁的刘雪庵已经双目失明,在家中的病床上收听了张明敏的演唱,老人百感交集,泪如雨下。
6 回复 疯疯颠颠 2017-3-16 02:45
大千世界: 有道理,沦陷区人民是悲痛和无奈的,小屁孩懂得这道理。期待何日君再来!何日军再来!君,军声音相似。无疑是期待国军何日能收复失地,而事实上看到的是大片国土
谢谢大千世界网友的补充。刘雪庵的的确确应该是一个爱国音乐家。
6 回复 春到人间 2017-3-16 07:35
刘雪庵不朽!
6 回复 红遍大地 2017-3-16 11:36
体会到沦陷区人民得无奈与期待的心情,他们看到的是大片国土在不断沦丧。如何能不唱出何日君再来? 何日军再来?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7 05: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