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西南聯大:學術自由 民主堡壘

作者:疯疯颠颠  于 2017-6-20 08: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2评论

      1937年盧溝橋事變后,國立北京大學、國立清華大學和私立南開大學合並,在長沙組建臨時大學。1938年春,又西遷昆明,改稱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直到1946年5月,北大、清華、南開才得以復員北上,遷回原址。
        
  西南聯大,一所辦學不到10年的大學,以其對獨立、自由、民主的執著追求與堅持,成為一代知識分子的精神殿堂。著名物理學家楊振寧曾說:“我一生非常幸運的是在西南聯大念過書。”西南聯大之所以能成為中國乃至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跡,可以說“教授治校”,功不可沒。
    
  位于云南师范大学西南联大旧址的“师林”雕塑群 摄影/龙美光

  “我的表,你戴著”

  西南聯大的成就,首先源於領導班子的團結。南開校長張伯苓與清華校長梅貽琦有師生之誼,梅貽琦曾畢業於張伯苓創辦的敬業中學堂(南開前身)。西南聯大成立之初,張伯苓又誠懇地對北大校長蔣夢麟說:“我的表,你戴著。”這是天津俗語“你做我的代表”的意思。

  北大校長、曾自嘲為“北大功狗”的蔣夢麟,也頗懂得“無為”之道,他曾經說過一句名言:“在西南聯大,我不管就是管”。如果不肯放手,各自為政,勢必造成聯而不合、三個和尚沒水喝的局面。

  西南聯大的主要管理機構,簡而化之,一為常務委員會,一為教授會。三校校長——蔣夢麟、梅貽琦、張伯苓組成常務委員會,領導學校工作。同時,西南聯大行政上設教務、總務、訓導3處,3位處長以及理、文、法、工、師范學院五位院長均列席常務委員會,每周開會一次。以上職位,除訓導長由政府委派外,其他均由三校教授擔任。

  西南聯大成立之初,北大與清華一度鬧矛盾。據錢穆《師友雜記》記載,梅貽琦曾在提名聯大各學院院長、系主任時,偏向清華,引起了北大師生不滿。不久,蔣夢麟恰好有事到位於蒙自的文法學院去,北大教授於是紛紛向他“告狀”。一時師生群議分校,爭取獨立。錢穆在發言中力排眾議,認為國難當頭,大家應以和合為貴,他日勝利還歸,各校自當獨立,不當在蒙自爭獨立。蔣夢麟隨即插話:“今天錢先生一番話已成定論,可不在此問題上起爭議,當另商他事。”蔣夢麟採納了錢穆之論,教授們便都不說話了。

  蔣夢麟在西南聯大時的不爭,成就了西南聯大。如果爭的話,就成第二所西北聯大了。西北聯大1937年9月在西安成立,由北平大學、北平師范大學、北洋工學院等組成,不到一年就分崩離析。

  由於張伯苓和蔣夢麟不爭名位,同時他們又都在重慶兼有其他工作,因此,主持西南聯大的具體事宜,更多地落在了梅貽琦肩上。

  “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

  從1931年起,梅貽琦便擔任清華大學校長,此后直到1962年於台灣逝世,他一直服務於清華,因此,梅貽琦又被譽為清華的“終身校長”,台灣新竹清華大學也是他一手創辦的。在他任校長之前,清華師生倒校長、趕教授是家常便飯,校長在任時間都不長。但任何時期,清華學生喊出的口號都是“反對某某某,擁護梅校長”。有人問梅貽琦有何秘訣,他答:“大家倒這個,倒那個,就沒有人願意倒梅(霉)!”

  梅貽琦向來重視教授的作用,他認為:“一個大學之所以為大學,全在於有沒有好教授”,“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在有關辦學的一些重大事宜上,梅貽琦注意聽取有威望有影響的教授的意見。當別人問他的辦學主張時,他常說:“吾從眾。” 這並不是他沒有主見,而是充分尊重教授們的治校意見。作為校長,他能夠擺正同教授的關系,他說:“教授是學校的主體,校長不過是率領職工給教授搬搬椅子凳子的。”

  梅貽琦同時將自己比喻成京戲裡叫“王帽”的角色,看上去煞有介事,前呼后擁,“其實會看戲的絕不注意這正中端坐的‘王帽’。他因為運氣好,搭在一個好班子裡,那麼人家對這台戲叫好時,他亦覺得‘與有榮焉’而已。’”

  正是在這樣一種民主、自由氛圍中,西南聯大才識卓絕的教授們,才不斷創造了生動活潑而卓有成效的教育奇跡。

  在西南聯大,曾當過孫中山秘書的劉文典上課便很有個性。為講《月賦》一文,劉文典特意選擇在十五月圓之夜,當著一輪皓月開講:“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裡兮共明月??”師生沉醉其中,不知今夕何夕。當學生問他怎樣才能把文章寫好時,他說隻要注意“觀世音菩薩”就行了。隨即他解釋道:“‘觀’是要多多觀察生活﹔‘世’是要明白社會上的人情世故﹔‘音’是文章要講音韻﹔‘菩薩’是要有救苦救難、為廣大人民服務的菩薩心腸。”

  在破格錄用教授方面,西南聯大也不拘一格,唯才是舉。沈從文小學讀完后就去當兵,發表了許多小說,盡管未當過教員、講師、副教授,也未去國外留學,仍於1939年被聯大師范學院聘為教授。一貫自稱“鄉下人”的沈從文,從此便操著他那口濃重的湘西口音,在西南聯大認真地講授他的寫作課。后來,沈從文培養出了“最后一個京派作家”——著名小說家汪曾祺。

  西南聯大教授們的敬業精神也令人感佩。朱自清任教西南聯大時,盡管日本飛機常常飛來轟炸,生活也困難,但他依然兢兢業業,每天工作到夜裡12點以后才休息。一次,朱自清得了痢疾,可是他已答應學生第二天上課發作文,於是他便連夜批改學生的文章。而在他書桌邊,就放著馬桶。朱自清改了整整一夜的作業,也拉了30多次。第二天,他臉色蠟黃,眼窩深凹,人都變了相,可他連臉都沒洗,提起包又給學生上課去了。

  “如果讓我加入國民黨,我就不做這個院長”

  西南聯大在反對行政干涉和黨化教育方面,尤為難能可貴。

  為堅守民主治校,西南聯大堅決反對“官本位”意識。就連稱呼上,西南聯大隻有“先生”、“學生”兩種稱呼,學校教職員一律稱“先生” 或者“某某師”,而不會有“某院長”、“某處長”、“某主任”之稱。

  1938年3月,國民黨頒發通過了《戰時各級教育實施方案》等文件,明確規定以“三民主義”為抗戰行動的最高准繩,把各級教育納入“最高准繩體系。”

  同年秋,教育部又明文規定“黨義(三民主義)為當然必修科目。”對此,西南聯大工學院院長吳有訓曾非常不滿地說:“三民主義”被蔣介石搞成了“三迷主義”——官迷、財迷、色迷。

  據說當時西南聯大開黨義課時,講師往講台一站,馬上給學生鞠一個躬說:兄弟這門課是奉送的。后來隨著抗戰形勢的發展,西南聯大的三民主義教學幾乎到了舉步維艱的地步。不但聽課的學生寥寥無幾,就連為獲得成績的讀書報告,很多學生也懶得交。學校也採取敷衍態度,交不交作業都給學生及格以上的分數。

  1939年,陳立夫為教育部長,政府又規定說:西南聯大院長級別以上的人,都得是(或要成為)國民黨黨員。對此,西南聯大很多教授不以為然。法商學院院長陳序經就說:“如果讓我加入國民黨,我就不做這個院長。”聞一多發現同屋的教師是國民黨員后,專門就此向學校提出換房,理由是在房間裡罵國民黨不方便。

  1946年,馮友蘭教授撰寫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紀念碑》。文中寫道:“聯合大學以其兼容並包之精神,轉移社會一時之風氣,內樹學術自由之規模,外獲民主堡壘之稱號,違千夫之諾諾,作一士之諤諤。”這精辟地概述了西南聯大教學治校的精髓。

      名师汇集吴大猷 周培源 王竹溪 梁思成 金岳霖 陈省身 
西南联大
西南联大图册 朱自清 
冯友兰 吴有训 陈寅恪 沈从文 陈岱孙 闻一多 钱穆 钱钟书  费孝通 华罗庚 朱光潜 赵九章 李楷文 林徽因 吴晗
等300余人,他们都是各个学科、专业的泰斗、顶级专家

  人才辈出:著名校友:杨振宁 李政道 朱光亚 谢玮 邓稼先 黄昆 宋平   彭佩云  汪曾祺   王希季 陈芳允 郭永怀 屠守锷 吴讷荪 陈忠经 戴传曾。 联大师生担任中国科学院、工程院院士共171人(学生92人),其中有杨振宁、李振道2人获得诺贝尔奖;赵九章、邓稼先等8人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黄昆、刘东生、叶笃正3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吴有训是新中国第一任科学院副院长,现建有吴有训物理奖,目的是奖励在原子核物理领域取得重大成果的个人或在科学技术上对中国物理学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物理学家。宋平、彭佩云等人成为国家领导人。

         这个不到十年的大学,在中国大学历史上可认为有不朽的光辉历史。

原文︱ 蕭且行    2010年08月10日15:20   疯疯颠颠2017年6月19日重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1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1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7-6-20 09:16
梅、蒋、张三位校长以及众多著名的教授,成就得西南联大的辉煌。看看今日国内之大学,如何能比?
12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17-6-20 09:39
谢谢介绍。
13 回复 sousuo 2017-6-20 09:52
国民党还是没能领导一切。
12 回复 疯疯颠颠 2017-6-20 10:09
徐福男儿: 梅、蒋、张三位校长以及众多著名的教授,成就得西南联大的辉煌。看看今日国内之大学,如何能比?
尤其欣赏張伯苓和蔣夢麟校长的不爭名位,学术自由,教授治校的民主的气氛。造成名师云集。人才辈出。
12 回复 总裁判 2017-6-20 10:25
徐福男儿: 梅、蒋、张三位校长以及众多著名的教授,成就得西南联大的辉煌。看看今日国内之大学,如何能比?
若非共产党发动内战。搞两个中国。民国教育发展到今日,世界一流。
13 回复 新鲜人 2017-6-20 10:35
学术自由,教授治校,是造就西南联大的根本原因。教育部派出的訓導長形同虚设。政治课也几何和沦陷区的日语课一样。得过且过,一律及格。但李公朴,闻一多最后还是被特务所暗杀。
13 回复 华盛顿人 2017-6-20 12:26
我在恢复大学招生后到北大上过学,当时有民主墙,认为北大很民主,和西南联大一比。简直无可比性!所以国民党也不能容忍,最后暗杀了李公朴,闻一多两位教授。浙江大学也强调过教授治校,但北大贺卫方教授辞去北大教授投奔浙江大学时发现浙江大学实际没有教授治校,又回到了北大。在现在的中国,恐怕不可能做到教授治校。把党赶出学校。
11 回复 疯疯颠颠 2017-6-20 12:43
新鲜人: 学术自由,教授治校,是造就西南联大的根本原因。教育部派出的訓導長形同虚设。政治课也几何和沦陷区的日语课一样。得过且过,一律及格。但李公朴,闻一多最后还
对政治课的比喻十分恰当!
11 回复 小辣辣 2017-6-21 02:22
几十年后,有人问沈从文:为什么当时条件环境那么苦,西南联大培养的人才,却超过了战前北大、清华、南开30年出的人才的总和?沈从文回答了两字:自由。
10 回复 lancasor 2017-6-22 23:50
西南联大被神话了,其实教学质量并不怎样。1940、1941国民政府举办两次全国大学生学业竞赛,第一名都是厦门大学,西南联大排在四五名以后了。西南联大仗着师资的人脉和地理优势,学生留美容易一些,政界、文化界人脉深厚一些而已。
7 回复 mwmblinds 2017-7-1 09:40
蒋介石先生和国民政府的第一功绩是在国家民族最危难时期,用政府可以调动的一切力量保存了中国的文脉和教学的主体--读书人,国民政府前后动员近百万(人次)军队保护了西南联大和其他后撤的师生员工,即便军队有人饿死,但几十万读书人教书人没有饿死,军队有欠饷但教职员工基本按时发饷,抗战是第二贡献。没有前政府的努力,今天的中国,已然是日本人的天下,相比毛先生对中国读书人的改造......但遗憾的是,这几十万被国民政府拯救的读书人,在1949年以后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沉默,甚至对国民政府恶言相向,自身也遭到灭顶之灾,自此,国之文脉断裂,文风渐坏,诚信荡然,呜呼哀哉。
11 回复 mwmblinds 2017-7-1 09:50
华盛顿人: 我在恢复大学招生后到北大上过学,当时有民主墙,认为北大很民主,和西南联大一比。简直无可比性!所以国民党也不能容忍,最后暗杀了李公朴,闻一多两位教授。浙
请查证,李公朴之死,是昆明警察局长为向蒋先生表忠心揣摩圣意有误而自己的肆意妄为之举,李先生死后,国民政府依法处决了此警察局长,召开公祭大会,蒋先生发表了公开文告,承担了自己的责任。
       较之现政府的反右致死数十万读书人......我们只有无语。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5: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