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飘逝 (自传体原创小说45)

作者:一鸥  于 2009-6-8 09: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31评论

关键词:

                               随风飘逝
                          (自传体原创小说45)
                             作者:木青

    戴祖涵将自己置身在房间的黑暗中,只有被他夹在手指上的那根香烟头上发出微微的亮光。一切是那么的寂静,一种教人感到窒息的孤寂。独自一个人享受寂静,向来是戴祖涵认为最惬意的事,他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痛恨这种情景的一天。眼下的孤寂只是令他更加想念木青,想念他们在一起时的种种情景,那些欢笑、甜蜜……但是,戴祖涵也明确地感觉到,木青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还在犹豫着什么,担心着什么……这样的死寂令戴祖涵陷入一种无可自拔的漩涡中,只能愈陷愈深,对自己造成更多、更大的伤害,直到他没顶为止。他受够了心灵上的折磨,情况已经严重到完全毁掉了他所有的作息、运转及思考能力,他完全没有办法做任何事,只有不停地想起木青。戴祖涵终于决定,要将这个问题彻彻底底的解决掉!
    ……
    木青打开门,默默地看着站在门口的戴祖涵,两人一时之间竟相视无语。彷佛忘了该说些什么,或许说话已成了多余,彼此的视线完全没有离开过对方,在了然的接触里,一瞬间便点起了雨过天晴的彩虹,灿烂、温柔……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了许久、许久,太多难以言喻及掩藏不住的情感,趁此在空气中漫舞着,飘流在两人的四周。他们用彼此眼里的勇气,来共同抵抗心底的惶恐……蓦地,戴祖涵一把抓起木青的手臂。因为他若不这样做的话,就会克制不住的将她拥入怀里,彻底地将她吻遍,直到没有一丝怀疑、犹豫渗入他们之间。好象感觉到空气中有股浮动着的奇谲气息,木青的心也有些莫名的忐忑,她紧紧地环住戴祖涵的腰,静静地伏在他的怀中。如同往常一样,戴祖涵总能带给木青平抚的感觉。 
    房间里也没有开灯,月亮的清辉透过玻璃窗撒进来,屋里的陈设仿佛被罩上一层轻纱,朦胧飘渺,充满虚幻的感觉。今夜是满月。明亮的月光将夜幕下的景物笼罩着一片迷幻中,星光点缀着万家灯火,微微的和风轻轻地摇曳着庭院里的花草树木,树影婆娑。 站在窗前,木青的头枕在戴祖涵的肩上,仰成一个角度,看着那圆圆的、多情的月亮,口里念出心中突然之间涌出的词句:“云破月来花弄影……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我不喜欢这一首。”戴祖涵轻声低喃。
    “应景而已嘛。前面是什么我记不清了,是张仙的《天仙子》对不对?”
    戴祖涵接着念出前半段:“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省记。”他搭在木青肩头上的手重重地捏了她一下。“木青,你怎么净记这种伤感的东西?这是写分别后万般感慨而无法挽回的词,我们不会那样的。我心里已经够不安了,你还要对我淘气!”戴祖涵低声叱责木青,心中莫名的不安突然又加深了,他从背后紧紧地拥住她。
    “你可真是敏感!”木青慢慢地转过身,抬起手轻轻地拍拍戴祖涵的脸颊柔声安抚道:“你别这样嘛!只不过是应景而已。”
    木青知道,赏月不是戴祖涵今天来的目的,他是专程来请求木怀远首肯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的。戴祖涵对木青露出一个微笑后,又撇过头去,换上一副忧心忡忡的神情。做事一向十拿九稳的戴祖涵可谓历经无数重大事件,再大的场面都不曾令他胆怯、退缩过,可是这回他真有些忐忑不安地担心起来了。                              
    ……
    在木家朴素整洁的书房里,戴祖涵看似意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他微微仰着脸看着双手背在臀后、在自己面前来回走动的顶头上司木怀远。
    已经五十多岁的木怀远,身材依旧挺拔,头发也很浓密,只是鬓角处已有一点花白。他的眼神仍锐利无比、很有威严,精神也很强悍,不怒自威的神态令人感到拘束。不过,如果稍微注意,就会发现,看见他的第一眼是有些悸动,但看久了会发现,他的眼底深处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与幽默。对于戴祖涵所提出的请求,木怀远虽有思想准备,仍不能不感到惊讶,一时无法给他正面的答复。其实,自从木青告诉了他有关戴祖涵和她之间的事,他的心里就一直充满了矛盾。
    那天,木怀远和妻子柯蓝通了个电话,把戴祖涵和青儿之间的事简单讲了一下,没想到妻子的态度竟从未有过的激烈。更令他惊讶的是,第二天一大早,柯蓝便来到了D市,这在一向淡泊沉静、宠辱不惊的妻子是极为少见的。特别是和女儿谈话后的失望与痛苦,几乎让柯蓝彻夜未眠。临走时还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一定要把握好,尽早帮助女儿走出迷茫……仔细想想,木怀远觉得柯蓝的话确实不无道理。自己这半生,打过解放战争,参加过抗美援朝。解放后,为了祖国的石油工业,转战在长城内外和大江南北,工作艰苦卓绝,和家人聚少离多。结婚近三十年,儿子木可已经二十四岁,青儿也十八岁了,自己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错过儿女的成长让木怀远终身遗憾,更觉愧对妻子柯蓝。试想,以柯蓝的娇弱,既坚持了自己的事业,又将一对儿女培养的如此优秀,真是太难为她了。这么多年来,妻子虽然平静如水,少有怨言,但她偶尔流露的幽怨的眼神和不经意的叹息,仍让他的内心深感痛楚。
    知女莫如父。木怀远的心里非常清楚,表面上娇柔任性的的青儿,骨子里却和她母亲一样自视很高,对生命质量的要求更高。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青儿的成长过程决定了她恰恰缺少母亲所具备的坚韧。而且,凭心而论,木怀远也真舍不得女儿再重复妻子生命过程的缺陷。柯蓝说的非常直白,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疼、给男人爱的。而这种疼爱在很大程度上要靠陪伴来实现。缺少必要的陪伴,疼爱又从何谈起呢?
    在心底里,木怀远是十分欣赏戴祖涵的。他虽然性格好胜,却取之有道;看似冷峻、孤傲,内心却是热情澎湃、活力十足;年纪虽轻,却老成持重。尤其是他博学多才,思维缜密,判断力敏锐;而且工作作风的严谨,强烈的责任感和事业心,表现在某项具体工作中的精神几乎近于悲壮。戴祖涵实在和自己太相象了,也是以事业为生命的。木怀远不由得在心底感叹。
    前些日子,木怀远参加了石化部高级石油代表团,在访问英国、巴西和美国期间,先后同美国的埃索公司、莫比尔公司、菲力普公司、德士古与雪弗龙公司及英国石油公司等15家石油公司签定了在我国南海、南黄海4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进行地球物理勘探的协议或备忘录。这预示着我国海洋大规模石油勘探的序幕已经拉开。接下来,肯定要在老区选派一批有实际工作经验、年富力强的干部,戴祖涵无疑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国家即将降大任与斯,可是……默默地来回踱着步,木怀远在心中反反复复地思忖着,从来没有哪件事让他如此难以抉择。在木怀远看来,戴祖涵的成熟稳重和相对丰富的阅历与木青的涉世不深和单纯幼稚,恰似苍茫的大海和涓涓溪流。大海虽然可以包容小溪,也能吞没小溪,青儿很可能会消失在戴祖涵的事业里。而青儿虽然外表柔弱,却心高气傲,又聪明、极具理解力。只是年纪还小,参加工作时间不长,视野相对狭小。可是,伴随着她的成长,以她的个性能安于被埋没吗?再加上两人的年龄相差十七岁,几乎可以算是两代人。而且,两人的家庭出身、成长环境以及受教育背景的差距都显而易见,还有,不得不顾忌的世俗的看法……
    “你一直不是个轻率的人,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青儿,她还是个孩子,心智尚未成熟,对感情更是懵懵懂懂,根本不谙风情……你到底喜欢她什么?”木怀远犹豫着问道。
    “木青的个性率直单纯,玩不来尔虞我诈的游戏,也不屑于去玩。和她相处时我不需要伪装自己,不需要猜测她的每一句话、每个动作背后是否另有目的。她就是她,天真、直接、自然!她的自然、她的真实,既让人感动她不忌俗世的潇洒,又让人心动她忠于本质的呈现,可谓是一个时而如年轻女孩般单纯稚真,时而有着凡间精灵顽皮天性的综合体……”
    “你……你就因为这些理由想娶她?”木怀远打断了他的话,难以置信地问道。
    “难道,我还需要更好的理由吗?”
    木怀远哑然看着戴祖涵神色自若的表情。他一直是个深思熟虑的人,怎么可能仓卒间做下这种攸关一生幸福的决定?他不禁犹疑。“我的女儿从小生长在温室中,而且,我教育得很小心,所以,她不懂骄纵任性那一套本领,我敢自豪的说她是一个少见的好女孩。虽然,她的年龄还小,对男女感情之事也懵懵懂懂,但却多愁善感,执着痴心。原本,她是个很快乐的女孩儿,我一直小心的不让她受到伤害,可是,你的出现破坏了这一切……”木怀远的表情不像是指控,更像是探索,所以,看来莫测高深。“再说,青儿才刚满十八岁,现在谈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为时过早。”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而且,将来我希望她能幸运的嫁给一位爱她、肯善待她、又能保护她的人。”
    “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戴祖涵的口吻铿锵有力。
    “你好象对自己相当有把握,这大概是你见多识广、经历相对丰富的原因吧!”木怀远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虽然意有所指,但毕竟口说无凭。
    “我并非盲目的对每一件事都抱着必成的态度,只是肯定自己的判断能力罢了。”戴祖涵沉吟了一会儿。“实不相瞒,我的童年生活与青少年生活与木青是大相迳庭的两种世界。她所享有的是比一般儿童更多的圆满、快乐和温馨,而我所经历的却是家庭破碎的孤寂。虽然,那已经是好远好远的记忆了,但是这种经历却深刻地影响了我的性格形成。生长在这种家庭里,我挣扎多时,若不肯定自己的话,早就被别人否定掉了。”他很巧妙地对自己的性格做了诠释。“至于……”犹豫了一下,戴祖涵接着说:“您方才提到的‘经历丰富’,我明白您是意有所指的。但请允许我解释,我得说那是被磨砺出来的。坦白地讲,您家里和乐相处的融洽气氛经常勾起我童年的回忆,这也是我经常拜访、叨扰的原因之一。”
    木怀远思量着戴祖涵的话,想着木青多愁善感、单纯、清高的个性,还是犹豫不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已经有三十五、六岁了吧?而且,以你目前事业有成、一表人才的自身条件,异性缘的机会应该不少,可你却一直独身。我想,这应该不会是没有原因的。你……你不会介意我探问你这方面的私事吧?”木怀远目光炯炯地直视戴祖涵,看着他不曾躲闪的眸子,想从中得到答案。
    戴祖涵隐藏得相当好,丝毫没露出羞愧或逃避的神色。“我不怪您,”他坦诚地迎视着木怀远,同样是目光炯炯。“您是该问。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是有一个女朋友,而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毕业前夕,为了留京,她和校学生处的处长结婚了,这件事令我很受打击。后来,忙碌的工作使我没有多余的精力与闲情逸致耗在这件事上。”
    “据我了解,事情好象没有你说的这么简单。”木怀远的语气仍有些犹疑,他斟酌着措辞。“你的感情经历似乎相当复杂,以至于这些年来你再也没有涉及感情问题……”
    “十年……”戴祖涵长长地叹了口气,神情幽幽地说:“整整十年。”
    “因此,我不免有些怀疑,是否还能有人真正走进你的内心深处?”木怀远不无担心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现在有了。”戴祖涵的唇角慢慢地扬起。“就是木青。请别问我她是如何做到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迎着木怀远探究的目光,戴祖涵一片坦荡。“当然,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和木青之间的距离,也能理解我们两人以外的各种障碍,甚至……我也曾有过放弃追求她的念头,但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稍稍停顿了一下,戴祖涵似乎有些犹豫。“老实说,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被木青吸引。我们的年龄差距有十七岁,但我却并不是因为看上木青年轻才喜欢她的,而她的那份清纯又确实触动我的心弦……我越是跟她相处时间长,她就是越深入我的心,我恐怕是认定她了。”
    木怀远敏感地抓住了戴祖涵叙述的重点。“你的口才极佳,但从头至尾,你只是提及‘喜欢’,却没有说过一句‘爱’。是你不再相信爱情?还是你对木青的感情仅仅限于‘喜欢’?”
    “我并不否定爱。爱有很多种,父爱、母爱、友爱、师生之爱……不胜枚举,我只是在认同情爱方面有点儿障碍罢了。”戴祖涵缓慢道出自己的看法。
    “既然这样,要我答应让青儿和你交往,你似乎挑错日子了!”木怀远怃然责难,他没料到戴祖涵的爱情观竟是如此的灰暗愤世。
    “我应该想到的,就算我挑个黄道吉日来跟您请求,答案也还是一样的。”戴祖涵仍不卑不亢。“我虽然不十分认同情爱,但是我对木青的‘喜欢’绝对超过‘爱的魔力’。爱会变质,情感也会转移,而魔力更是容易消失。”低头想了想,他又接着说:“我跟木青虽然算不上一见钟情,但我对她的‘喜欢’,从初次接触至今却是有增无减。这份‘喜欢’会是我给她一生呵护的有力承诺,如果您愿意的话,不妨把它同‘爱情’看做一回事。”
    “这么说,你是想要我睁只眼闭只眼喽?”木怀远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找出一个平衡点罢了。”戴祖涵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您认为‘爱’是幸福婚姻的基础,而我则是将‘喜欢’放在首位。人的观念不尽相同,但是若目标一致的话,我不认为我的想法就该遭受质疑。”
    “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推论,话说得倒是颇有道理,我也很感激你如此看重我这个做父亲的意见。”木怀远突然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今天你我互换立场。有人上门提亲,请求你将女儿许配给他,这个人除‘喜欢’以外绝口不提‘爱’的话,你会同意这门亲事吗?”
    “不会!”戴祖涵果决地回答。但很快他又补充说:“但是,我会让我的女儿自己做选择,因为要嫁人的是她。如果我不幸让她失望了,我也会想办法再激起她的希望。”
    木怀远丝毫不为戴祖涵的辩解所动,而是更加严肃地说:“我不得不提醒你,‘喜欢’也是出于‘爱’,是一种爱的表现。我希望你不要固执己见,而吝惜付出那些你认为不值一文的东西。”
    “也许木青能教会我爱也不一定。”戴祖涵突然心血来潮地冒出这样一句话。
    “说了这么多,我觉得你并不是很卖力地在说服我,让我信服你是适合青儿的终生伴侣。”木怀远挑起剑眉,半质疑地下了一个结论。
    戴祖涵淡淡地笑了。刚才有些僵持的气氛,因他这一朗笑有些缓解。
    应该没错看这个戴祖涵,他是爱青儿的,只是这个年轻人不肯承认“爱情”罢了。木怀远心里暗想。
    “其实,我完全可以顺着你的思路来阐述感情的问题,只是因为我十分敬仰您、尊重您,才将自己的真实的想法全盘托出的,我没料到这也会是个问题!”戴祖涵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辩解。
    “青儿若是跟了你,我看问题会是一箩筐。”木怀远还是难下决心。“你对爱情的理解实在令人难以释怀,尤其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能不为我的女儿担忧。”
    “我理解您。”戴祖涵理性地接受了木怀远对自己的不信任。“那您是首肯我和木青交往了?”他又试探着问。
    “你有打算让我说‘不’吗?我想,即使我反对,你还是会和青儿继续交往吧?甚至是私奔?”木怀远严肃的表情让戴祖涵有些紧张。外表看来虽温文儒雅的戴祖涵,眼眸中深藏的坚毅与不屈,也让木怀远觉得,他完全无法左右他的意志。 
    “我的确是没有那个打算。”戴祖涵故做轻松地说道,心却猛地一紧。
    “果然不出所料。”木怀远的话让戴祖涵无法确定悲喜。“但是,我还是要坦白地说,你和青儿不合适,希望你能慎重考虑我的意见。”
    走出书房,戴祖涵仔细地回味着刚才的谈话内容,他发现越来越理不清自己心里的矛盾了。而且,他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和自信,在和木怀远谈过话之后也一点点地抽离了,令他感到从来没有过的空虚。这情绪来得突然,也来得奇怪,使得他向来冷静的心湖起了莫名的涟漪……略略蹙起眉头,戴祖涵的双眼定定地盯着漆黑的夜空,心里的怪异感受不断浮上心头, 理不清心中的百味杂陈,似乎害怕失去某样宝贵的东西似的……他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未完待续)
1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1 个评论)

1 回复 milu 2009-6-8 09:48
沙发一会儿
1 回复 绛紫湮 2009-6-8 09:51
板凳凑合坐~
问好啦~
1 回复 一鸥 2009-6-8 10:31
milu: 沙发一会儿
请喝茶,慢慢看。
1 回复 一鸥 2009-6-8 10:34
绛紫湮: 板凳凑合坐~
问好啦~
欢迎小紫燕!加坐垫,品茶,慢慢看。
1 回复 milu 2009-6-8 10:58
一鸥: 请喝茶,慢慢看。
香茶谢谢!看见了你的影子
1 回复 stellazhu111 2009-6-8 11:06
thank you....
2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09-6-8 11:35
问好。
1 回复 绛紫湮 2009-6-8 11:57
一鸥: 欢迎小紫燕!加坐垫,品茶,慢慢看。
谢谢 呀 来呀 听我朗诵好不好~
0 回复 一鸥 2009-6-8 11:59
绛紫湮: 谢谢 呀 来呀 听我朗诵好不好~
听过了,真清纯!
0 回复 绛紫湮 2009-6-8 12:04
一鸥: 听过了,真清纯!
听过啦~西
2 回复 绛紫湮 2009-6-8 12:04
一鸥: 听过了,真清纯!
:)
1 回复 妈妈咪 2009-6-8 14:11
俺也要杯茶慢慢看。。。。。。。。。。
0 回复 一鸥 2009-6-8 14:21
妈妈咪: 俺也要杯茶慢慢看。。。。。。。。。。

慢慢品
1 回复 一鸥 2009-6-8 14:23
人間的盒子: 问好。

盒子好 慢慢品
2 回复 妈妈咪 2009-6-8 14:24
一鸥:
慢慢品
谢谢一欧GG啦。。。。。。
早上一杯清茶,有助身体健康!
1 回复 一鸥 2009-6-8 14:26
stellazhu111: thank you....

别谢 慢慢品
2 回复 一鸥 2009-6-8 14:27
milu: 香茶谢谢!看见了你的影子
1 回复 一鸥 2009-6-8 14:31
妈妈咪: 谢谢一欧GG啦。。。。。。
早上一杯清茶,有助身体健康!
我这已经是下午14:37~~
1 回复 yulinw 2009-6-8 15:43
在中国也可以进村么?我和你最近--2小时。
1 回复 妈妈咪 2009-6-8 16:06
一鸥: 我这已经是下午14:37~~
可我这儿是早上啊。。。。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5 15: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