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细数华裔老人生活六大艰辛:澳洲并非老人天堂

作者:snakek  于 2010-7-19 19: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移民生活|已有3评论

关键词:

 

【转贴】细数华裔老人生活六大艰辛:澳洲并非老人天堂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719日电 据澳洲新快网报道,难以逾越的文化和语言壁垒、遥遥无期的福利带来的经济压力、纷繁的家庭纠纷导致流离失所、丧失社会独立能力引发精神抑郁……一直以来,澳洲以环境好、福利高备受老人们的向往。不过,在这个众口称颂的养老“圣地”的光环下,很多艰辛在不为人知地默默经历着。数年前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一位遭子女遗弃凄凉度日的华裔老太曾苦笑着告诉记者,“澳洲原本就不是所谓的老人天堂”。   记者日前与澳华公会高龄服务主任陈妙凤、社区护理综合服务联络主任陈韵清和西区新移民服务中心社工罗世平等多位护老专家展开交谈,她们均认为,在澳洲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养老天堂”之前,政府和社会还有太多事情要做。就她们以各自经验来看,老人,特别是华裔老人,在澳洲正普遍面临着6大困难;对其中相当一部分老人而言,这些困难已经上升成了折磨,他们正日夜经受。     
 
困难一:语言壁垒无法逾越     专家们认为,语言是华裔老人融入澳洲社会最大的壁垒,并且几乎难以逾越,这也是大家所众所皆知的了。她们称,“悉尼99%的华裔老人全无英文基础,很多人连ABC都不认识”,严重影响了他们与本地社会的互动。   对最初来澳的老人而言,连搭巴士、买东西等基本的出行都备受困扰,在各个站台上、巴士站拿着中英文地址条问路的老人时常可见。各类银行账单、医疗报告、政府通知,满满的一纸英文常令老人困惑不已,也往往带来很多负面结果。据专家们介绍,在他们所知的案例中,有一位住公屋的老人因银行账户里余额不够扣款,接到相关机构的来信,被勒令搬出。老人不懂英文,求助到澳华公会才知事情的严重性,最终在后者的协助下向租赁仲裁处申诉,这才避免了被扫地出门、流落街头的悲惨结局。这样的事情,在社区里并不少见。     
 
困难二:丧失社会独立能力   “无论身体状况好坏,很多老人来澳后认为自己‘瘸’了”,专家们说,“因为他们失去了绝大部分社会独立能力,不得不事无巨细都依赖子女,很多人初来乍到若住在西人区,连买报都要人帮忙”。离开了国内熟悉而广泛的社交网络,住在环境空旷的悉尼,邻里间的陌生和出行不便,这些都让老人无所适从,孤独铺天盖地而来。加上文化上的差异,生活状况令人担忧。   有一对来自广州的老人,70多岁了,住在Lane Cove一个相对出行不便的地区。因不懂英文,不敢搭巴士,也就几乎不会出门。时间长了,老先生开始变得忧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思乡之情日盛,也就加重了精神抑郁。   据记者调查了解,对一部分之前在国内德高望重的老人而言,他们更需面对极大的心理落差。部分老人不堪精神重负,以泪洗面是常有的事,少数甚至动过轻生的念头。专家们建议,老人们希望获得社会独立,就一定要想办法找到工作,尽管对很多老人来讲,对普通体力工作可能存在一定的心理抵触。她们介绍称,有一位60多岁的老先生来澳前曾在中国某间法院工作,如今却在做清洁,以及在某家鲜花市场打工,工作时间可谓披星戴月。尽管辛苦,但对大部分老人而言,这是他们尽快取得经济独立,并开始拓宽社会交往的重要途径。    
 
困难三:文化差异引发家庭纠纷     “来澳的老人100%都是因为家庭团聚,或是帮助抚养第三代”,专家们以勿容置疑的口气强调,“但很多家庭最后都出现裂缝,发生争吵,甚至上升到家庭暴力”。她们指出,尽管这种现象在中国也可能出现,但因为上述两大困难外加文化差异,家庭纠纷在澳洲正更频繁发生着。   在澳洲,华裔老人要面临一个中国式“大家庭”概念和本地“小家庭”概念的转变,如果无法实现上文提及的社会独立,老人仍如在国内一样依附子女家庭,则往往会有被抛弃的感觉。加上第三代孙辈多满口英文,老人常常无法参与家庭谈话。就算子女孝顺,老人也会觉得失去了家的感觉。在很多华裔家庭,子女希望同住的老人交纳一笔生活费。在子女看来,这是政府福利,可帮忙贴补家用;在老人看来,这是养老救命钱,子女有义务养老送终。且不说谁对谁错,但文化和观念上的差异凸显尖锐。   据介绍,最容易出问题的家庭组合,是老人与女儿以及她的西人伴侣共同生活,几乎很难做到“和谐共处”。文化上的差异、生活方式的迥然不同,这些都直接导致大大小小的矛盾。另外,在很多案例中,老人帮助带大孙子后,似乎已经失去了“使用价值”,如果健康还出问题,则更容易被嫌弃。   有一对老人,为子女抚养下辈,住在后院偏房里,最初倒也相安无事。等孙子到了读书的年纪,子女要求老人自己另找地方住。80多岁的老先生因患有老年痴呆症,在澳华公会的协助下被送进养老院,70多岁的老婆婆一个人住公屋,诸事不便,可谓晚景凄凉。这样的例子,说起来耸人听闻,但并不少见。   专家指出,在中国时,老人的地位相对较高,有房有退休金有亲朋好友,很多子女都靠老人资助买房;到了澳洲,老人完全依赖子女,心态谦卑,将自己的地位放得很低。这种从属关系上的转变,直接导致了很多悲剧的发生。
 
困难四:高估福利经济拮据   很多任务薪族老人都在犯一个同样的错误。在中国时,砸锅卖铁送子女来澳留学;子女定居后,又再一次卖房卖地或举债移民来澳团聚。这种破釜沉舟的做法,除了对子女的孝顺分外自信外,对澳洲的福利也抱有信心。很多老人来澳后生活的艰难,便是源于这份信心。   据专家们介绍,老人们不懂移民政策,普遍对澳洲的福利期望太高,认为即便子女不养老,也可以靠政府救济养活自己。专家们指出,要想凭养老金完全实现经济独立,老人们必须至少在澳生活10年以上,在此之前只能享受一些如Medicare等基本保障。至于子女赡养,除上文讲到的各类矛盾和纠纷外,很多第一代移民经济收入较低,也导致养老困难,老人无依无靠。专家们称,这种“投奔”式行为是基于中国传统文化和家庭观念基础上所为,但随着“感性”的老人来澳越多,这类悲剧也会日趋增多。   有一对老夫妇便是典型个案。老人资助女儿留学并移民,自己来澳后发现女儿根本无法照顾自己。老太太不喜欢澳洲的生活,大吵一架后独自回国,老先生继续留在悉尼。因女儿不理不管,老人最终离家出走,“出门睡街”,四处流浪,最终由澳华公会推荐到救世军,后者以人道理由提供援助,安置老人入住“中途屋”(即临时避难所)。因尚未符合申领救济资格,至今仍未从根本上解决生活问题。   
 
困难五:公屋成老人大梦想   老人移民来澳后,住宿是首当其冲的大问题,也是触发矛盾的最常见导火索,以及令老人倍失安全感和家庭感的原因。老人在澳的住宿形式无非3种,即与子女同住、自行租房和申请公屋,无一不困难重重。   同住一片屋檐下,老人与子女难免会产生矛盾。且由于文化和生活习惯上的差异,若想调和和相互适应谈何容易。有一对老人与女儿和女婿同住一栋3卧室房屋,帮助抚养一对孙子女。当孙子和孙女开始读中学时,寻求独立的他们希望能各住一屋,焦点自然定格在了老人的卧室。女婿希望老人搬出去,为孙女腾出一间卧室,家庭矛盾自此爆发。这样的案例,多如牛毛。不过,基于经济问题,老人外出独自租房在租金高企的今天,显然难以承受。很多老人不得不合伙租房,一如艰苦的留学生一般,早先期待的家庭感荡然无存。   另有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与女儿同住Granville区。老人有赌博的坏习性,故与女儿发生争吵,演变至后者向法院申请限制令。老人有一次与朋友去蓝山游玩,回家后发现门锁已换,不得入内。从下午3点等到晚上11点,颇为无奈的老太太在邻居的帮助下打电话报警,警方则找来了她的女儿。老人随后想随女儿入屋,却被警方制止,直接带到医院检查,次日送到家暴避难所,几周后被送去公屋。   在很多人眼中,老人孤独入住公屋,应该是一件很凄凉的事情。不过,在很多老人眼中,入住公屋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据专家们介绍,澳洲的公屋多设施良好,往往一对老夫妇可住进一套两卧公寓。很多公屋宽敞明亮且位于便捷地段,老人出行又方便,房租可能仅需数十元,凭养老金足以支付。不过,申请入住公屋,除身体状况较差或有家暴等经历者相对较快外,普通老人须排队轮候10年。就记者所知,一些老人没能等到公屋,等来的却是死神。   
 
困难六:医疗保健繁冗复杂   对老人而言,健康是生活要素的重中之重。对华裔老人而言,尽管揣着一张Medicare医保卡,繁冗复杂的医疗保健程序令他们无所适从。   以一名老人看病为例,他们或许需先前往家庭医生所在诊所,排队就诊并领取验血化验单,随后前往采血点排队抽血,再领回报告重回家庭医生,之后被推荐前往专科就诊。这一来二去,花费时间不说,老人奔波辗转所带来的困难显而易见。如果要亲身去医院看病,则麻烦更大。一位老人前往悉尼北岸医院看病,由个人接送服务送至医院门口后,面对即便年轻新移民也搞不明白的各种指示牌,老人徘徊再三也不得而入,最终错过了预约。另有一位70多岁老人要前往医院做一个简单的胃镜手术,他提前拿到的准备清单上,密密麻麻全是英文,不得已求助澳华公会帮忙翻译指导。专家们指出,澳洲医疗体系对非英语背景的少数民族社区关注力度的不够,导致老人求医困难。   除此外,中西国家在医疗保健方面概念的不同,也令老人们倍感困惑。在中国大陆或香港,老人如想入住养老院,自行选择后花钱即可;但在澳洲,申请入住后,老人们均需接受养老院的调查评估。在人口老化日趋严重的当下,评估结果带来的失望自然很普遍。如果老人申请入澳华公会等社区机构的登门护老服务,也需接受6-8周的评估,即便通过还需排位等候。就算老人愿意支付高达每小时35元的私人陪护,护理人员的缺乏也常常导致“有钱请不到人”的尴尬局面。   据专家们介绍,有位老人为接受白内障手术,整整排了2年。因未看懂医院方面的通知,错过手术日期,老人不得不重头再排。专家们指出,尽管私人医疗保险保费较高,但对老人而言相对便捷,不过“至少95%的老人并未购买私人医保”。   采访后记   与3位护老专家聊了好几个小时,那些多不胜数的负面例子不过触及皮毛。包括持探亲签证在澳的华裔老人数以万计,孤苦、凄凉、流浪、暴力的事件还在不断发生。在澳洲政府“多元文化”和“高福利”的粉饰下,这些老人们在背井离乡地咀嚼着他们始料不及的痛。多一点资助,多一点关怀,多一点文化上的理解,多一点针对老人的暖心政策,澳洲政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此之前,对相当部分的华裔老人们而言,这片土地并非“天堂”。 (马小龙)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0 回复 wazhh 2010-7-19 22:54
让老人去旅游度假吧
0 回复 snakek 2010-7-21 19:02
wazhh: 让老人去旅游度假吧
的确只来旅游也不错。不过到年纪太大,旅游也不行,还是要做一个决定要在什么地方终老。各人情况不一样,没有一定对或错的选择。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还是要多一些爱心,多一些关怀。
0 回复 世外闲人 2010-7-21 23:19
经济问题也是老人在异国生活艰辛的一大原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05: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