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五毛党

作者:magicthinkpad  于 2010-4-23 17: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娱乐八卦|已有10评论

http://bbs.chinaunix.net/thread-1694679-1-1.html

   天涯的五mao党的面目,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额头一个SB形的大刺青,嘴里面满含着粪尿,可以随时乱喷。看帖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找几个好帖,舒一回心,------这是从前的一大乐事,现在看帖却总十分窝心,------在水下潜着,爽爽的看了休息;倘肯回复一帖,便可以玩一回打酱油,或者俯卧撑,做睡前戏了,如果回到十几帖,那还能赚一点积分,但这些看客,多是普通人,大抵没有这样专心。只有五mao党,才扑进主子指定的帖子里,装疯卖傻,慢慢地捣乱。

  我从注册后起,便在天涯的杂谈版块里玩潜水,朋友说,我心眼太直,怕回帖不好被人跨省,就在水下潜着看罢。潜着水只看不回,虽然平安无事,但五mao 党乱喷粪搅浑水也很恼人。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网民从帖子里熏走,算过帖子点击率少了没有,又亲看帖子被沉在死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搅闹下,潜水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朋友又说我受不了这气。果然本人的脾气直,按捺不得,便养成专骂五mao党的一种无聊习惯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泡在论坛里,专骂五mao党。虽然没有什么薪酬,但总觉得有些爽快,有些舒畅。官僚是藏身幕后的,专家也不在帖现身,教人发作不得;只有五mao党到帖,才可以痛骂散心,所以至今还记得。
  
  五mao党是长着人头而有猪脑的变异的人。他身材很猥琐;黑红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砖粉;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尾巴。长的虽然是人头,可是又残又损,似乎先天不足,后天又缺陷。他对帖开喷,总是满口屁滚尿流,叫人恶心呕吐的。因为他姓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死全家五mao党”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五mao党。五mao党一到帖,所有看帖的人便都看着他骂,有的骂道,“五mao党,你脸上又添上新砖痕了!”他不回答,对楼上喷,“温两碗尿,要一碟茴香粪。”便排出九毛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拿了人家的五mao钱了!”五mao党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拿了米家的五mao钱,吊着拍。”五mao党便涨红了腚,菊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乱喷道,“取钱不能算拿……取钱!…… 变异人的事,能算拿么?”接连便是连环的屁,什么(此处删去若干字)熏得众人都昏晕起来:帖内外充满了异样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五mao党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卖菊了。幸而生得一副厚颜,便替人家丢丢脸,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习性,便是先天脑残。丢不到几次,便连主子的背景体面,一齐弄丢。如是几次,叫他替脸的人也没有了。五mao党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卖菊的事。但他在跟的帖里,品行却比别人直率,就是不善掩饰;虽然间或戴个面具,暂时被人怀疑身份,但不出片刻,定然现形,在人前显露了五mao党的真面。
  
  五mao党喝过半碗尿,涨红的腚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五mao党,你当真是脑残么?”五mao党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一块整钱也捞不到呢?”五mao党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腚上笼上了一层灰色,菊里喷些粪;这回可是全是中出连发之势,一些不断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笑骂起来:帖内外充满了异色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骂,楼主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楼主见了五mao党,也每每这样训他,引人发笑。五mao党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楼上乱喷。有一回对我喷道,“你读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茴香粪的粪字,怎样写的?”我想,走狗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五mao党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楼主的时候,发帖要用。”我暗想我和楼主的境界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楼主也从不将茴香粪上帖;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米国的米下一个共和的共字么?”五mao党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喷,“对呀对呀!……粪有四样吃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捂着鼻走远。五mao党刚用指甲蘸了尿,想再泡制一帖,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帖看客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五mao党。他便被他们拍砖。一人一块。众人拍完砖,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尾巴。五mao党着了慌,伸开五指将尾巴护住,弯腰下去说道,“别踩了,我已经无毛了。”直起身又看一看尾巴,自己摇头说,“无毛无毛!有毛哉?无毛也。”于是这一群看客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五mao党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人们正在慢慢的看帖,看完回帖,忽然说,“五mao党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次拍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回帖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拍掉了尾了。”楼主说,“哦!”“他总仍旧是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喷到转基因主粮帖里去了。关天的东西,喷得的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遭围观,后来是拍,拍了大半帖,再拍断了尾。”“后来呢?”“后来拍掉了尾了。”“拍掉尾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人们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发他们的帖。
  
  中秋之后,好帖是一天少过一天,为了预防跨省;我整天的打酱油,也须穿上马甲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好帖,我正胡乱占了个沙发。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温一碗尿。”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五mao党便在楼下占了板凳趴着。他身上脏而且瘦,已经没了尾巴;穿一件破马甲,脸贴着地,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喷道,“温一碗尿。”楼主也回出帖来,一面说,“五mao党么?你还欠十九次拍呢!” 五mao党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再拍罢。这一回是现钱,尿要好。”楼主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五mao党,你又赚了五mao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赚,怎么会拍掉尾?”五mao党低声说道,“转基因,转,转……”他的语气,很像恳求楼主,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楼主都笑了。我撒了尿,端出去,放在板凳上。他从腮帮子里吐出四毛大钱,吐在地板上,见他满脸是泥,原来他便用这脸蹭来的。不一会,他喝完尿,便又在旁人的喊拍声中,趴着用这脸慢慢蹭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五mao党。到了年关,众人看过旧帖说,“五mao党还欠十九顿拍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五mao党还欠十九顿拍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五mao党的确死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4 回复 解滨 2010-4-23 23:09
笑死人了。 作者是鲁迅再世!
4 回复 我思念 2010-4-25 10:34
第一遍读完了. 笑坏了.
好文我都要回头再读一遍,这个"长着人头而有猪脑的" 好像对村里的猪不尊敬呀.
大笑
3 回复 magicthinkpad 2010-4-25 10:46
解滨: 笑死人了。 作者是鲁迅再世!
可没有那么夸张吧,这只不过是copy,search and replace而已了。
4 回复 magicthinkpad 2010-4-25 10:46
我思念: 第一遍读完了. 笑坏了.
好文我都要回头再读一遍,这个"长着人头而有猪脑的" 好像对村里的猪不尊敬呀.
大笑
多谢提醒。应该是写这个帖子的人不知道贝壳村的存在吧。
4 回复 ManCreatedGod 2010-5-1 05:08
单纯骂人的功夫十分了得,一定得了祖传
4 回复 东方华 2010-5-10 15:13
上梁不正下梁必歪,党风不正世风日下。
3 回复 jannykwong 2010-7-2 19:10
hahahahahahaha  你真不能得罪呀。。骂人功夫这么了得!
3 回复 jannykwong 2010-7-2 19:10
hahahahahahaha  你真不能得罪呀。。骂人功夫这么了得!
4 回复 magicthinkpad 2010-7-2 20:01
jannykwong: hahahahahahaha  你真不能得罪呀。。骂人功夫这么了得!
哈哈,一般一般。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4 回复 黑山老猫 2010-12-13 11:52
    笑死了. 把孔乙己改的这么好. 强人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21: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