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暖花开

作者:wd6364  于 2011-4-1 10: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23评论

实习的安排结果出来了,我分在苏州,好朋友彬彬也是。而几个谈了男朋友的女生却被派到了南京省市外贸。她们都作苦脸状,娇嗔地捏着我肩膀晃,长指甲深深地扎进肉里。

“要弄辆车子的啦。”彬说。我们就去自行车棚下面找没有锁的,花几块钱配上链条锁,满好。第二天大早,把脸洗得很干净,两人并肩骑着车子,和成千上万的劳动人民一正,迎着晨风去上班。

我被带到医药保健品公司出口一部,她在纺织。其他同学也都四散了。

进到指定的办公室,几个人抬头看看我,点了个头,陆续出去了。坐在那里,传真机嚓嚓的声音一直不停,电话铃声此起彼。窗外是明媚的春天,小鸟在鸣叫,我不知道是迷茫还是新鲜。

吃饭时间下去一看,狭小黑暗的食堂,没几张桌子。我们这些人进去,马上就满了。两个中年男人捧着饭盒,相视一笑,议论说又来了什么的,把我们学校的名字发得很轻佻很滑稽。菜就三四样,炒的蔬菜很甜,给的也少。我和彬默默地吃,她也没什么精神,只说还好。

下午,人就都从外面回来了。年轻的一位女士,米色短风衣,漂亮的包包。她一进门,屋里就热闹了。几个男人开始逗她,问中午哪里吃的,宰了谁了。她也打着哈哈,很娴熟地周旋着。有的就问小邵今天做了几笔单子?她就迅速地查留言收拾抽屉,说明天要去吴县。对了那里有什么好吃的啊,她把问题扔回来了。不等人反应,她看看小坤表,说糟糕糟糕,约了人,要晚了。然后很潇洒地招手再会,对我也笑了一下。

她走后,几个人就没声音了。看离下班还有一会儿,就拥着出去抽烟了。看着天边那一抹绯红,心里有点高兴,今天终于要过去了。

后来的每天是重复。个个都很忙,我反成了坐班的。听到电话成串地响,不知道接还是不接。有几次斗胆听了,告诉对方人不在,人家问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我就没词了。但这样还是给自己找了点事忙,所有也就乐得做个接线员。

等他们回来了,我好心地告诉说有电话找,却是一盆凉水浇透。这个说知道了淡淡的没表情,那个说哪里来的什么名字是不是关于什么的,我就张口结舌了。马上人家的脸色就很不好看。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着字典,老实地坐着。

半个月过去了,知道他们不会带我,更不可能让我参与任何的环节,那点恐慌的心情没了,面无表情地进出。突然感到,这样早出晚归还真是很累,耗人。晚上回到学校宿舍,打了饭就上床,边吃边看恐怖小说,反正宿舍就我一人。

彬彬来敲门了,拎着一瓶黄酒。她运气好,跟着科长坐小车下去厂里,吃得美,还捞了点。给了她一对绣花枕套,两瓶黄酒。“真丝的,你摸摸看嘛。”她打开水红色的枕套,顿时宿舍里就明亮了。我是有点灰心的,可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从柜里找出有点哈拉的花生米,两人长吁短叹地喝着。

这样的生活就是我们将面临的?那还真是没什么好盼望的。这时我强烈地留恋起学校和学生生涯,因为再有两个月就要离开了。周末我更多地穿梭在小城的各个角落,留心周围的一切。某浙江湖州刺绣厂在石路展销产品,被我看到,一下置办了够五个人终身大事的被面。

实习快结束了,每人要找所在单位的写个评语,并交两百元算是培训费用。评语我不在乎,可钱给谁呢?没人教我呀给谁都不甘。想来想去,老陈至少装模作样地和我寒暄过,问家在哪里呀学什么的呀。当我把钱交给他,他很不好意思地摸着头,还是接了。然后他给我泡了杯宁红保健茶,很诚恳地解释说,最近大家都忙指标顾不上我,有什么问题找他。可能因为你不懂苏州话,有些荒废了,他补充道。什么呀,我当然懂。而且我还把他们的产品目录全都背下来了,英文传真都过目了。因为不能接触到出口的厂家,不了解进货环节。但其他的步骤还是多少触及到了。最重要的,知道了外贸系统是什么样子,看到了将来的自己不会想进去。

讨厌的是,刚忍辱负重地以为永远告别了那憋气的地方,就发现装有香肠的饭盒忘在食堂的蒸笼里了。没办法,星期六就嘿哟嘿哟骑车去取了一趟。香肠太珍贵了!

不久,南京的同学回来了,口音也变了。闭口不谈实习的事,只是在水房里大洗特洗。彬彬告诉我,她们其实是想分配到南京,家里跟系里打招呼,特地去那里实习的。我相信她,因为后来果然如此。

回到课堂,发现少了一人。外贸部代培的吴锡,比我们都大好几岁了,人胖胖的社会经验丰富。女朋友是外语系的,校体操队最丰腴的一个,曾经看到他们在街上互相喂食羊角面包。我眼睛不好,一天下午去教室看书,没开灯,居然没发现他俩在后排腻者。事后我跟他说对不起成了电灯泡。他来一句“那也是我的荣幸!”嘴多甜!然而就是这样难得的好同志,被逮起来了!传说他偷了自行车们,推到阊门旧货市场去卖,被发现了。

我不大明白,到现在算有点醒悟。谈恋爱成本是高的,但爱情的价钱更高!

<iframe title="YouTube video player" width="480" height="390"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b8gV0o4IAEY"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8 回复 风天 2011-4-1 11:14
多了几分江湖阅历啊。
4 回复 xinsheng 2011-4-1 11:28
有点桃色,但还是有点灰冷。春天啊,你怎么还不暖起来。
4 回复 yulinw 2011-4-1 12:36
   越写越精彩了~~
2 回复 wd6364 2011-4-1 14:55
风天: 多了几分江湖阅历啊。
江湖的水还是太浑了些,渔翁得利,我这样的呆子也就看个热闹.
7 回复 wd6364 2011-4-1 14:56
xinsheng: 有点桃色,但还是有点灰冷。春天啊,你怎么还不暖起来。
今年的花开得不旺.咱在西边,春水都向东流了.
4 回复 wd6364 2011-4-1 14:57
yulinw:    越写越精彩了~~
蒸的吗?你是老好人,赞扬的话不可全信.
3 回复 yulinw 2011-4-1 15:06
wd6364: 蒸的吗?你是老好人,赞扬的话不可全信.
   啊!?俺是老好人?这才刚刚解禁呢~~~
7 回复 山楂花 2011-4-1 16:07
传说他偷了自行车们,推到阊门旧货市场去卖,被发现了
不由得想起那年快毕业的时候,阿姨把自己的一台收音机拿到新街口那家寄卖店。
居然第二天系里就有老师来找我:“你去卖收音机啦? 谁的?”
6 回复 风天 2011-4-1 19:41
wd6364: 江湖的水还是太浑了些,渔翁得利,我这样的呆子也就看个热闹.
呆子多成大侠啊。
4 回复 红妹子 2011-4-1 20:50
字太大了,看得吃力。
4 回复 杏林一虹 2011-4-1 21:02
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4 回复 小猪的妈妈 2011-4-2 01:35
红妹子: 字太大了,看得吃力。
  
2 回复 wd6364 2011-4-2 02:24
山楂花: 不由得想起那年快毕业的时候,阿姨把自己的一台收音机拿到新街口那家寄卖店。
居然第二天系里就有老师来找我:“你去卖收音机啦? 谁的?”
哪里都有他们的卧底啊!谁说做好事难,做点坏事才真是难加难呢.
3 回复 wd6364 2011-4-2 02:25
风天: 呆子多成大侠啊。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大虾的待遇好不到哪里
3 回复 wd6364 2011-4-2 02:26
红妹子: 字太大了,看得吃力。
没关系的,我看得习惯了,写起来顺手
3 回复 wd6364 2011-4-2 02:28
杏林一虹: 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一到社会的大熔炉,我就成了第一炉的废料---现在早就生锈了
5 回复 wd6364 2011-4-2 02:36
yulinw:    啊!?俺是老好人?这才刚刚解禁呢~~~
可惜我人微言轻  无力回天
2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1-4-2 08:51
这是我没有经历过的。没有到实习就溜出来了。
7 回复 yulinw 2011-4-2 08:52
wd6364: 可惜我人微言轻  无力回天
  
5 回复 风天 2011-4-2 17:25
wd6364: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大虾的待遇好不到哪里
找个小池成一统,管他大鱼吃小鱼啊。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5: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