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威尔咖啡农场的午后---ZT 姜丰BLOG

作者:wd6364  于 2009-8-20 01: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8评论

关键词:

吃饭是生存的必要手段,有条件的时候可以讲究美食物,没条件的时候也一样需要果腹,所以,对食物,一个人不是总能挑剔的。挑剔要有挑剔的条件。

咖啡有点不一样,它们不在生存层面,是生命里的享乐,因而是可以挑剔的,可以宁缺勿滥的。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食物有如妻子,与一个好女人结缘,当然要庆幸,可如果碰到的不是一个好妻子,也只能是包容,既成事实的婚姻是不能挑剔、不容挑剔的。而咖啡则象情人,是生命里的锦上添花,是应该宁缺勿滥的。红尘中有一个好的婚姻已经很难,而有一个好的情人则几乎不可能——假设,人们毋须、也不该忍耐任何不完美的情人。情人只能是生命里短暂的邂逅、难忘的偶然、以及美好的想象。

假如,可以坐在一个有风景的地方或是一个风雅之处消磨一个下午,最好是可以与一个知己倾心相谈,那么,在这样的美好时光里,种植在毛那罗阿火山斜坡上的科纳咖啡是可以不辜负你享受人生的心的。 

2

造访大岛的格林威尔(Greenwell)咖啡农场,正是在一个美好的午后。

我们一行人,刚刚在传说中的阿甘餐厅享受了一顿海鲜午餐,然后带着美食后的满足与慵懒,驾驶车来到这个建于19世纪中叶的家庭农场。

美国的家庭农场,总是让人联系到田园风光、浪漫情怀和淳朴的笑脸。其实,人天然是喜欢乡村的,如果全世界的乡下都是有抽水马桶、有温水淋浴的,并且一样可以挣到充足的钱,又有谁不愿意住到村子里呢?而子承父业的家族生意,更不是人人都可以享有的幸运和奢侈。尤其在我们这个百年来战争、灾难和政治动荡连绵不断的国家,又有哪个家族19世纪的产业可以流传到今天?

即使在夏威夷,格林威尔家庭农场也算得上一个小小的奇迹。

160年前,从年轻的亨利·尼古拉斯·格林威尔(Henry Nicholas Greenwell)离开英格兰的家园、踏上科纳乡村肥沃的土地那一天起,格林威尔家庭农场的传奇就开始了。亨利与妻子伊丽沙白一起,花了四十年来开垦、经营和完善他们的科纳咖啡,然后将这些咖啡远销欧洲和美国。1873年,格林威尔家族因科纳咖啡而在维也纳的世界博览会上受勋。

如今,亨利和伊丽沙白当年居住的农舍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科纳咖啡博物馆,而他们的子孙依然经营着祖上留下的咖啡园。然而,那个阳光充足的午后,掌管着家族咖啡农场的托马斯·格林威尔先生进城办事去了,一直陪伴我游历咖啡传奇的是来自墨西哥的咖啡农场的职业经理。

他的皮肤黝黑,笑容有些许的腼腆,说一口有着浓郁的南美洲口音的英语。

看得出来,咖啡是他的生命他的热爱,以至于当对咖啡知识有着无限好奇的我已经问无可问、而我的同伴们都远远地落在我们后面打着昂贵的越洋电话消磨时间的时候,他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科纳咖啡的前世今生……

我们管某一种深棕色叫“咖啡色”。

咖啡,无论是在眼前、心间、货架上、还是杯子里,都这样的颜色——咖啡色。

从来没有想象,咖啡的前世,原来是一颗颗樱桃一样的、少女红唇般的鲜果。

是的,枝头这一颗颗红樱桃,的确已经是科纳咖啡的少女时期。她原本只是种在花盆里的小小的树苗,犹如一棵盆栽,被放在温室里精心照料,然后移植到户外,长成一棵树,然后,开花、结果,从青涩到成熟,等着她的涅盘与重生。

咖啡种植园从培育幼苗,到开花结果通常需要三四年的时间。咖啡树通常是在晚冬或者早春开花,秋冬结果。满枝头的咖啡樱桃果都需要人一颗颗地手工摘下来。一个熟练工人辛勤工作一天,可以采摘200400磅咖啡果。出产在火山地区的科纳咖啡豆具有最完美的外表。它的果实异常饱满,豆形平均整齐,而且光泽鲜亮,具有诱人的坚果香味,均衡适度的酸度。因为生长在火山之上,同时有高密度的人工培育农艺,因此每颗豆子都可以说是娇生惯养,标致、丰腴而娇艳。

为了保证科纳咖啡终端产品的完美,采摘下来的咖啡果实必须当天送到流水线上,经由机器挑选,除去未熟和过熟的果实,再去皮,放在一个大发酵罐里1214小时,去掉咖啡果表层的粘液,然后再洗涤、烘干、凉晒至少30天,以使每颗咖啡豆内的水分都分布均匀。经过这些工艺,咖啡果实总算摆脱了水果般的外貌,看起来象是花生米大小的一粒粒坚果(parchment)。然后,再去皮,按大小分类;再按照夏威夷州政府农业部制定的一套标准将不同成色的咖啡豆分级。这就是焙制咖啡的原料。

除了自己农场的种植,格林威农场还从科纳地区南北300多家农场收购刚刚收获的鲜咖啡果,用自己的设备来生产咖啡豆。这些设备的工作原理与工作状态看上去都是那么一目了然,没有一点点故意夸耀复杂、深奥和昂贵,一如世界各地的农夫。

 

对于游客来说,最具观赏价值的过程是将绿色咖啡豆焙制成“真正”的咖啡豆(即咖啡色的咖啡豆)的过程。毕竟,前面的那些工序都漫长而毫无诗意,离咖啡的样子太遥远,而游客都是最急功近利、只问其一、不问其二的,他们急于看到的往往是最著名也最表象的那一部分,我们这些个个拿着单反相机的一小撮也不例外。

然而,那个午后,看惯了往来四方客的墨西哥经理毫不介意我们的唐突。想来,接待游客、让世人见识真正地道的科纳咖啡原本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假如他的一群客人中有一个充满好奇且彬彬有礼、对倾注毕生之爱的科纳咖啡表现出近乎虔诚的兴趣和热爱的东方女子,那么,解答她的问题(尽管有时稍显无知)或许是他工作中最骄傲、最享受的那一部分。

本来,我们到达格林威农场并转了一大圈在来到焙制咖啡的烤炉前,当天的作业已经结束,烘烤咖啡的女士正在切断炉子的电源,准备下班。然而,她和她的墨西哥经理一样慷慨、善良、善解人意,并且易于受到奉承——谁不喜欢和享受真诚的奉承。

中等程度地焙烤25磅咖啡豆——这是一小锅的份量,一大锅是100磅——需要大约45分钟,咖啡女士重新接上烤炉的电源,解开装着绿色咖啡豆的麻袋,称出25磅青绿的豆子,倒进烤炉。这些青绿的咖啡豆,来自于重量6倍于它的鲜咖啡果。

大约半小时的时候,淳厚的香味一点点渗出来,让即使平日里不喝任何咖啡的人都难拒绝。咖啡女士开始偶尔站到炉边,偶尔地闻闻、看看,然后聚精会神地透过玻璃视窗,来观察即将出炉的咖啡。

所有的人停下手里的事,盯着咖啡炉,等着那惊艳的一刻——直到这时候,她才成为世人无限珍视、神往与赞叹的科纳咖啡。

格林威尔咖啡农场的午后,阳光明媚而慵懒,空气里飘散着正宗的科纳咖啡的淳香,让人不由得不想:人生是用来享乐的。

当人们赞美一种美食的时候,使用的绝非仅仅味觉,你必定在味道之外赋予它所谓的色香,把眼睛和鼻子都动员起来。可这依然是不够的,你还须让大脑也活跃起来,在色香之外再解析它的成分、追溯它的历史、感慨有关它的轶事;最后,再沉醉于深深的感情。惟有如此,才不会辜负美食。美食是与美食家匹配的;我等凡夫俗子,和美食的关系只能用“饕餮”二字来形容。

咖啡亦不例外。我该怎么样讲述科纳咖啡,才能不唐突了这位佳人?

 

    夏威夷是美国盛产咖啡的州。夏威夷群岛的五个主要岛屿都种植咖啡,不同岛屿出产的咖啡也各有特色,考爱岛的咖啡柔和滑润、毛罗卡岛的咖啡醇度高而酸度低、茂伊岛的咖啡中等酸度但是别具风味,而最负盛名的当然是大岛的科纳咖啡。

科纳咖啡的纯正品质与独特风味得益于适宜的地理位置和气候。在大岛的大岛科纳地区的西部和南部,咖啡树遍布于霍阿拉拉和毛那罗阿的山坡上,这里海拔高度是150米~750米,正好适合咖啡生长。早上的太阳光温柔地穿过充满水汽的空气,到了下午,山地就会变得更加潮湿而多雾,空中涌动的白云更是咖啡树天然的遮阳伞,而晚上又会变得晴朗而凉爽。正如所有的绝代佳人都是天生丽质,珍稀的咖啡固然需要人工精心照料,但是其得天独厚的“出身”却是别处无法仿效的。

    早年间,科纳咖啡的种植一直采用家庭种植模式。开始,只有男人被允许在咖啡园工作,女人后来才加入其中。夏威夷人的这种家庭生产更愿意依靠家人的努力而不会雇用工人来干活,因此,当时的夏威夷人家生八九个小孩是正常的。

当咖啡种植尚未采用大规模种植园的模式时,咖啡还未成为在全世界广泛种植的农作物,科纳咖啡的生产与销售经历了几起几落。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咖啡的需求量急剧增加,政府为了保持士兵的作战能力而为他们大量购买咖啡,需求的上涨引发了价格攀升,科纳咖啡也不例外。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到1928年的这一段时间是科纳咖啡的黄金时代。但是,随后而来的大萧条又给了科纳咖啡沉重的一击。1940年,第二次大战使咖啡价格又一次上涨,为了避免价格过度上涨,美国政府为咖啡制定了价格上限,即使是这样,夏威夷的咖啡农还是获得了不少实惠,他们运送咖啡果的交通工具在这个时期就统统由毛驴换成了吉普车。

真正的科纳咖啡产量很低,确实是世间珍品,如果你不是身处夏威夷的科纳,就很难拥有百分之百纯正的科纳咖啡豆。这个午后,我们却可以在格林威尔咖啡农场探究这个咖啡贵人的身世,这该是怎么样的奢侈。

 

当我们结束参观,农场口的小门市部给所有到访的客人都准备了自产的正宗可纳咖啡,有不同的烤制程度、不同的风味,陈列在门口简陋的临时搭起的木案。一次性的塑料杯子放在桌角,由客人自由取用。

大家在热带海岛的午后已经走了很长的路,这个时候,拿起一次性塑料杯子畅饮——这简直就是在酷暑里喝着解渴的大碗茶。

我没喝。我拒绝用地道的科纳咖啡解渴。

也许我以后再没机会喝到如此正宗、地道、纯正的科纳咖啡,也许,这是我今生和科纳咖啡唯一的邂逅。正因如此,我才不能怠慢了她、辜负了她。既然我没有能够和一个风雅的知己坐在一张可爱的桌子边,看着斜阳细斟慢饮一杯的缘分——那才是消受科纳咖啡的方式——我,还是放弃这邂逅吧。正如,当你偶遇了一位心仪已久的姑娘,而你又没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打动她的芳心,那你也绝对不会轻浮地摸摸她的脸蛋儿,然后转身就走。

这整个的午后,都消磨在格林威尔咖啡农场,却为着一个享乐主义者心底隐秘的骄傲,而没有让一滴科纳咖啡随随便便地沾到我的芳唇。

 

 

是的,是的。喝咖啡应该是个享乐的事,是要从容的、铺陈的、讲究的。

首先,咖啡应该避开光和热,储存密闭的容器里。你不可以因为爱咖啡的香味四溢而不盖紧咖啡罐子的盖子。咖啡豆需要在室温下储存,而研磨好的咖啡粉则要存放在冰箱的冷冻室——当然,我相信你决不会把一罐名贵的科纳咖啡和一驼冻猪肉扔在一起,即便你是个大大咧咧、不拘一格小节的人。

假如你恰好拥有一包完美的咖啡豆,并且认为一杯咖啡可以是人生的一个享乐,那么,你就应该仔细读完我下面的文字:

永远不要为了未雨绸缪而勤快地提前研磨咖啡豆——你应该在准备喝咖啡的时候,才现研磨咖啡豆。最美好的香味比爱情更娇嫩,是不能保存、更不能保鲜的。

确保你的咖啡机是干净的,没有让它在上一次的享乐之后依然“齿颊留香”。

用过滤过的冷水。你不能为了节约时间而用温水或热水来煮咖啡。

每一杯水要用大约两汤匙的咖啡,但是这是由你的口味和好恶决定的——煮制咖啡不是科学,而是艺术。

应该马上扔掉煮过的咖啡渣,除非你对苦味情有独钟。

煮好的咖啡立即享用;如果需要放放,也要放在暖瓶里,而不是放在你的咖啡杯里,这样才能保持咖啡的风味。把凉了的咖啡重新热热甚至重新煮一下再喝貌似节约,实际是暴殄天物。

最后,如果你喝的是科纳咖啡,那么格林威尔咖啡农场的咖啡箴言是:和一个特别的人一起享用它。无论红颜还是蓝颜,一个知心的人才不辜负一杯上好的咖啡和一个美好的午后。

 

 

 

3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comptcity2002 2009-8-20 02:53
小丫头文采不错。
回复 LUG 2009-8-20 03:03
意大利咖啡第一好喝。各种混合,各人喜欢。
回复 任飞飞 2009-8-20 05:11
长~~认真地读完了, 很有味道, 才女一个~~
回复 深秋的云 2009-8-22 06:22
喜欢姜丰的文才!
回复 wd6364 2009-8-22 06:29
深秋的云: 喜欢姜丰的文才!
真的是不张扬的才,回归本真 不瞎折腾
回复 深秋的云 2009-8-22 07:24
wd6364: 真的是不张扬的才,回归本真 不瞎折腾
比那个杨lan强多了. 讨厌那一对夫妇! 一对不知廉耻的骗子.
回复 wd6364 2009-8-22 07:54
深秋的云: 比那个杨lan强多了. 讨厌那一对夫妇! 一对不知廉耻的骗子.
你还真敢说话啊,我都收敛了很多了,小心有人削你啊
回复 深秋的云 2009-8-22 22:50
wd6364: 你还真敢说话啊,我都收敛了很多了,小心有人削你啊
多谢提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12: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