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水波不兴

作者:wd6364  于 2010-11-15 06: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76评论

关键词:

   命不好怪不得旁人。人家含着银匙落地,咱是叼着铁钉出生,难免含冤藏恨,现在想起还是万箭穿心的。看看人家昆明的大户人家,随便一句就是历史。多么好听的名字,昆明,石林 滇池海埂 听得我心里埂得很窝得慌。如鲠在喉,不得不吐。
    我出生在一个小地方---河北徐水,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快七岁离开。全家人,姥姥姥爷爸妈挤在一个里外间里,大概有十几平米,进屋上炕,行动慢了后面人就要绊倒;出门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几排平房住的都是铁路的职工,有的丈夫常年在外,有的神经不太正常,有的挑拨群众斗群众。所以那年月虽然没玩具,精神生活是非常丰富的。我的烹饪第一课就是一个小哥哥大雁(该知道他娘多么想念他爹)传授的:将馒头揉碎,泡在冲了酱油醋和香油的开水里,绝对美味!
    当时有人吃糖葫芦,我不知深浅也要,可怜的姥爷虽然是半身不遂,但上身还有知觉,心中痛楚,头脑敏捷。指示我那逢周末回家的知识分子爹,将热油烫的红糖半夜时候倒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第二天一看---一一排小圆饼。姥爷说平面的比立体的耐看,我也就明白为啥,现在宁愿看相片不要去见人。
    那时候的一大乐趣是和小伙伴们去铁轨上捡筷子,比多少长短,如获至宝。现在想着后怕,火车上咣当咣当的不光是只有餐车的、、、、、还好旅客们自制,过站的时候没给抛下什么热乎的玩意来。
     货场去得比较多,挖金子找财宝,冒险意识就从那时始。多数是些气味难闻的东西,但有回撞大运,发现一桶桶的蜂蜜。我笨拙地爬上去,用一根木棍撬开塞子,巴兹巴兹地蘸着舔着,简直醉了。如今知道掉蜜罐子的生活不过如此。
     等闻讯赶到的铁路职工把恬(舔)不知耻的我押解到办公室里,玻璃上的冰花那个俊啊,冒热气的炉子那个暖和啊,我就和《警察和赞美诗里》的那个倒霉蛋一样,得意忘形呢。等退休前曾为货运主任的姥爷赶到,我正坐在凳子上踢着腿,啃着叔叔们烤的白薯(人家的午饭),两只脏里巴叽的破棉鞋在炉子上腾(错字)着呢。。。。。
   
     不晓得怎么搞得,女孩都爱挤兑我,其实我也不肥胖长得也不好看啊。那时候说话也不会文诌诌没敢提毛主席,不应该被攻击啊!动不动是我一出现,众人就作鸟兽散,或者交头接耳一番,郑重地告诉我,不带我玩,游戏结束。不管我的纱巾怎么漂亮,跳舞也不让我参加。和现在的情形差别不大。死妮子们,下回经过,坚决不从你们手里买糖葫芦,更不会找你们老头修鞋!哈哈,当时印象里满大街不是卖糖葫芦的,就是修鞋的,因为是个小站嘛!
 
   厚道人还是有的,站前一个卖花生米的大妈,好像认识我家人,每次见到都给我几粒。虽然她那脏手挺多裂口,我的小爪好像还迟迟不肯放开,总想全抓住。到后来,变成第一任务,有事没事去广场,蹲在她那摊前,假装玩石子,眼睛盯着那堆焦黄的好末(方言---好东西好物件),嘴里捣腾吐沫。没得多久,这个人蒸发了。肯定是被人拐走了,我想。
 
    因为我自己就差点被绑架。某个傍晚,候车室里人多得不得了,我也凑热闹,转来转去。一个男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我为嘛知道呢,因为卖票的业务我也都掌握了,看那个测量的格估摸,小孩买票要查的)。他猛地拉住我的手,所谓牵手的滋味第一次体验。说要带我去找爸爸。显然是不了解儿童啊。那个时候我最不想见的就是我爸了。他要是能给我买五分钱的花生米也行啊,我也就跟了。记得我喊了起来,拼命跺着穿小红布黑点点绊带鞋的脚,挣脱了。没跟家里人说。但有年春节家里请客,有张脸怎么那么熟悉!
 
   售票处前的铁栏,翻上去不容易,掉下来却很轻松。面目皆非,青包紫包,这些词形容都不够。小猪头三,可能就这么来的。忘记疼是啥滋味了,因为那样也没能引来注意。寂寞啊。
   
   在最后一排房子里,住着一个叫小军的男孩,不比我大多少,父亲是个医生。他和姐姐艳红对我挺好的,没有落井下石。在他家存白菜的小屋里,他提出我们互相欣赏一下器官。我才六岁我怕个P,DEAL!他先脱了小裤子,让我看了摸了他的小鸡鸡。轮到我了,因为棉裤是连身的,解了半天,正好他家人回来了,只能被中断了。这是我最不讲信用的一次,至今悔恨。
   小小年纪,被两个男人看中,幸运啊。说到旅行,我就住在车站,还能没机会吗?
 
照片可是如今的,想想35年前的模样!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6 个评论)

3 回复 史无前例 2010-11-15 08:12
解放前的站牌应是从右到左书写才是
回复 oneweek 2010-11-15 08:18
这么小就摸了别人的小鸡鸡。 太猛了。
不好意思。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可见俺是什么人。
3 回复 SirCat 2010-11-15 08:45
多么丰富的童年记忆!
呵呵
3 回复 wd6364 2010-11-15 11:14
史无前例: 解放前的站牌应是从右到左书写才是
大帅啊,您是不是在黄姑屯那受了惊啊,我可说明照片是现在的。就是三十五年前,那也都七五年了,雄鸡唱了26年了,您真以为我今年八十了?但是你对自己老乡毫不留情地揭露,十分可喜。给你再秀一张真正解放前的车站
3 回复 wd6364 2010-11-15 11:17
oneweek: 这么小就摸了别人的小鸡鸡。 太猛了。
不好意思。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可见俺是什么人。
冤枉,一是被邀请,不知就里;二是没了好奇,起码没有耽误学业。
仁和智的,都不到我这里来的。也就是下里巴人,沆瀣一气吧
2 回复 wd6364 2010-11-15 11:17
SirCat: 多么丰富的童年记忆!
呵呵
“只是当时已惘然”
1 回复 方方头 2010-11-15 11:58
写得好!最喜欢看这样真实的故事平实里带调侃的描写
回复 杏林一虹 2010-11-15 12:12
我那么一块破砖能引出你这块美玉来,真是乐得我嘴都合不拢!等读完,更是笑得腰直不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可真够调皮的哈
2 回复 宜修 2010-11-15 13:13
史无前例: 解放前的站牌应是从右到左书写才是
挑毛病的又来了!
2 回复 宜修 2010-11-15 13:15
徐水、任丘,好像都是比较穷困的县。记得小时候周围许多家的阿姨都是那里出来帮佣的。
2 回复 xinsheng 2010-11-15 14:42
你最近有啥动心动肺的事啊?哈哈,好东西如黄河流水天上来。
鼓掌鼓掌。。。
1 回复 yulinw 2010-11-15 18:02
   小小年纪,被两个男人看中,比俺强啊~~你的车站照片是目前么~~
1 回复 SirCat 2010-11-15 22:53
wd6364: “只是当时已惘然”
那个想“绑架”您的
大概是个认识您家人的熟人
被想像力过于丰富的小丫头给
想歪了
呵呵
2 回复 史无前例 2010-11-16 07:16
wd6364: 大帅啊,您是不是在黄姑屯那受了惊啊,我可说明照片是现在的。就是三十五年前,那也都七五年了,雄鸡唱了26年了,您真以为我今年八十了?但是你对自己老乡毫不留 ...
恢复本来面目就是好!
2 回复 史无前例 2010-11-16 07:16
宜修: 挑毛病的又来了!
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才是!
2 回复 宜修 2010-11-16 11:22
史无前例: 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才是!
你们俩套的这叫什么“老乡”啊? 一个河北徐水,一个江苏徐州,哪儿跟哪儿啊,这是?
1 回复 wd6364 2010-11-16 12:04
史无前例: 恢复本来面目就是好!
   您呢,就是尊重历史;我呢,也是矫枉过正
2 回复 wd6364 2010-11-16 12:08
SirCat: 那个想“绑架”您的
大概是个认识您家人的熟人
被想像力过于丰富的小丫头给
想歪了
呵呵
那是个陌生人,我编造的请客遇到他情节,希望读者能猜测出我父母试图把阿拉作妥
1 回复 wd6364 2010-11-16 12:09
方方头: 写得好!最喜欢看这样真实的故事平实里带调侃的描写
那我就更有劲头了
3 回复 wd6364 2010-11-16 12:09
杏林一虹: 我那么一块破砖能引出你这块美玉来,真是乐得我嘴都合不拢!等读完,更是笑得腰直不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可真够调皮的哈
你要是砖,我就是扶不上墙的泥,和比我自贬?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17: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