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与北京释法的关系

作者:buweizhai  于 2016-11-11 04: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特朗普当选与北京释法的关系

   昨天,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九日,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二〇一六年第五十八届总统选举,将于明年一月正式出任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消息传出,美国哗然,举世震惊。

   选举前的一年多里,甚至到了选举前夜,美国各大媒体的民调均显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将赢得大选,且赢得选举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一年多来,在国内,金融大鳄为希拉里烧钱,商贾巨子为希拉里出资,产业寡头为希拉里摇旗,传媒大亨为希拉里呐喊,社会名流为希拉里拉票,记者作家为希拉里撰述,专家学者为希拉里献策,影视明星为希拉里站台,网民学子为希拉里助威。在国外,盟国为希拉里树碑,友邦显贵为希拉里立传。而特朗普一直在进行着一个人的战斗。在党内,同志或远离,或撇清,或嘲讽,或诅咒。在党外,缺巨商赞助,乏名流加持,短媒体声援,少广告彰显,匮专家呼号,差学子奔走。倘若不是认为特朗普的出位表现能为媒体吸引眼球增加收入,特朗普怕是找不到舞台表演了。一时间,冷嘲特朗普,热捧希拉里,形同主流;坚信特朗普必输,认定希拉里稳赢,成为共识。虽知等到开票不久,特朗普开始反超,然后一路领先,到得威斯康辛特开票朗普锁定胜局。最终结果出炉,希拉里败选,特朗普获胜。但见,特营惊喜,希粉惊骇,日韩惊惧,欧盟惊愕,友邦惊诧,敌国惊望,余国惊叹。

   那么,是什么成就了特朗普剧终时逆袭成功?

   在整个选举过程中,有一句话越后来越常见。这句是“分裂的我们投票去”(Divided We Vote)。这句话道出了特朗普当选的原因——美国分裂了。

   为什么美国会分裂呢?《芝加哥论坛(Chicago Tribune)》于二〇一六年二月十日刊登埃里克·左恩的文章,认为“经历了八年的希望与变革,选民们似乎表现得愤怒而求变。(After eight years of hope and change, the electorate seems to be very invested in anger and change, as the Bush and Clinton families are now realizing more than ever.)。七月十八日Zero Hedge 发表了泰勒·杜尔登题为《希望与变革八年后,选民们愤怒了(After Eight Years Of "Hope And Change", Voters Are Angry》的文章。十一月十日,美国总统选就揭晓后的第二天,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Jeremy Au Yong的文章,其中引述了美国康内尔大学美国研究专家Glenn Atschuler教授的看法,其中写道“如果说二〇〇八年巴拉克·奥巴马靠着希望与变革的口号赢得了大选,那么唐纳德·特朗普靠着愤怒而求变的口号赢得了本次选举。(If in 2008, President Barak Obama won on a slogan of hope and change, Donald Trump has won on a slogan of anger and change.)” 所以是美国的分裂实现了这位商界达人政治素人的总统梦。

   为什么产生分裂?

   产生分裂的原因很多,归根结底是奥巴马的八年没有给人民兑现他承诺的希望,变革也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结果是穷的更穷,是普通百姓;富的更富,是那些,社会分裂,民众分化,使得特朗普有机会成为世界第一的总统。

   那么,为什么败选的希拉里及其支持者没有看到这一点呢?一是他们采取了鸵鸟政策,装作没看见;二是被传媒的误导了。虽说理想的传媒是中立的,但是由于记者对社会的观察是基于其所受的教育和社会影响以及媒体本身的价值观,要想中立是很难的。长久以来,充斥媒体的不是明星就是精英的故事,不是,很少能反映普通民众的声音。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一半的人选择了叫嚷着要和传媒开展的特朗普。

   至于民调离谱,这同样和媒体的宣传有关。见诸报端的都是热捧希拉里,冷嘲特朗普。称赞希拉里理性有安邦智慧,贬斥特朗普荒诞无治国经验。媒体几乎都把特朗普看成了戏剧明星荒诞剧谐星,至于其背后的社会现实则是不入其眼的。也因此在面对民调时,特粉们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以避免成为精英们冷嘲热讽的对象。

   写到这里,让人联想起了中国人大就香港基本法关于公职人员就职宣誓进行释法一事。香港立法会候任议员在立法会宣誓就职时,发生了候任议员宣誓时侮辱国家、侮辱民族、宣扬与其任职相反的思想、恶意作为、污言秽语错误甚至犯罪的行为。人大及时就公职人员宣誓事宜进行了法律解释,以便公职人员宣誓就职时了解遵守,加强当选人的责任意识。可以想见的,这次释法必然会遭到上述错误行为人的反对。果不其然,他们发动了数千人的法律界人士黑衣行、包围冲击中联办,以示抗议。

   就此事,英文报纸进行了报道。但是令人遗憾的是报道集中在这些抗议者的身上,从照片到文字无不给人以同情的感受,而对于支持释法的活动和民众或者让人厌恶或者不见报道。有一天的报道排发了照片八张。两张是警察与抗议者对峙,另五张中的人物是当事人或者是抗议者。照片中当事人眼望前方显得正义凌然,而抗议者在与警方的对峙中显得要么坚强无畏,要么柔弱无助。唯一一张有支持释法活动的照片里,支持者面目憎狞,凶恶无比。

   这反映了什么?表面上这是谁的声音大就让谁成为报道的中心的报道现象,实质上是反映了报道人的内心世界,也就是不相信中国、中国人和中国政府的潜意识在作祟。有人和中国政府唱反调就是重要新闻,就要详细报道,就要从同情甚至支持的角度报道。虽然支持释法的人士在数量远远超过了抗议者,要求释法和支持释法的活动比抗议活动开始得更早,但是在该报道里它们却踪迹不见,有一次成了沉默的大多数。这样报道同样会制造特朗普现象,物极必反,最后遭遇反作用力的袭击。别忽视沉默的大多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3: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